【轰出】相声流小甜饼。

如题,一个妹子约的稿子。

是我八百年不写一次的HE。

真的是在全程讲相声,甜唧唧的。

总之就是傻白甜。

————————

绿谷出久,雄英1-A班学生,长相不起眼,性格也不起眼,被人欺负来欺负去的生活了十来年,要不是欧尔麦特慧眼识珠,可能他接下来的几十年都要在无个性中浑浑噩噩的度过下去了。

基本上没跟女生说过话,开学第一天被女性同学搭讪就差点心律不齐猝死当场,虽说班级里的所有人都非常的友好,但本质上也还是遇到过被人凶、被人蹲墙角、被人宣战以及被人暴揍的各种惨烈经历,学校医务室常客,老师批假多发人员,只要用过个性班主任就能立刻通知治愈女郎准备担架,业务熟练,堪称学校一绝。

以上情况其实对于绿谷出久来说都不算的上是什么事情,毕竟仔细想起来这些年他自己大都是这么过的。关于自己今后的生活是什么样,上了高中的学生多多少少也是有过幻想的。除了成为一个职业英雄以外,就是谈一个可爱的女朋友,最好能跟她在20多岁的时候结婚,然后生一个可爱的孩子,个性不用太强,能让孩子自己高兴就可以了。

这大概就是绿谷出久最幸福的未来了。

 

但问题来了,成为职业英雄他已经踏上了第一步,然而第二步,他就给一脚踩进了深沟里拔都拔不出来了。

 

望着轰焦冻那张怎么看都跟‘可爱’沾不上边的脸,以及跟‘女朋友’这个以‘女’为前提天差地别的性别,绿谷出久捂着自己胸口里那只撒蹄子左右横跳就差飞身一跃跳楼自杀的小鹿,真实表演了一个什么叫做猛男落泪。

在认清了自己的初恋居然是一个个子比他高能力比他强长得比他帅人气还贼火爆的同班同性同学之后,绿谷出久的内心受到了极大的震动。在经历了逃避现实、不愿相信、开什么玩笑、生活在他妈逗我吗、今天是什么愚人节、以及我们绿谷家就要在此断子绝孙等等——跟‘他的初恋对象是轰焦冻’的事情八竿子打不着的想法之后,终于一边喷着喷泉泪,一边揪着欧尔麦特竖起来的刘海,哭诉着承认了他自己其实是陷入了恋爱难题。

然而单身了四十多年的第一英雄、和平的象征、下到8岁幼童上到80岁老太太的梦中情人欧尔麦特,则是伸出了大拇指,并且露出了标准十二颗大白牙的笑容告诉绿谷出久。

 

“喜欢就去告白啊绿谷少年!”

 

告白个锤子啊那他妈是轰焦冻啊欧尔麦特你在开什么玩笑?!

 

内心如此咆哮着的绿谷出久放弃了跟这个四十多年的单身魔法师讨论青少年美好又忧愁的暗恋话题,绿谷妈妈看到这几天自家儿子魂不守舍的样子,非常担心是不是在高中里又遇到了什么事情,上去询问之后却得到了儿子晕晕乎乎的一句回答。

 

“妈妈,我的人生出现了危机。”

“……哈?”

 

不明白少年忧愁的绿谷妈妈没明白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可是绿谷出久也不能说是上去一把握住他妈妈的手,然后深情款款的说一句,妈啊,您儿子怕是要带个儿婿回家了。

他怕他妈妈当场暴毙。

 

“所以说,儿婿是什么?”

“儿媳妇和女婿的简称?”

“绿谷少年,清醒一点。你还在暗恋阶段,不要把婚后生活都给规划好了。”

“不,我并没有,毕竟不论是我还是轰同学都不能生孩子。”

“你们要是能生孩子才有问题吧!!!!”

 

欧尔麦特看着明显坠儿爱河脑子都不清醒的绿谷出久完全不知道说什么好,他这个感情线基本等于空白的单身男士完全无法提出任何有用的意见,如果对方是女生就算了,然而,是男的。

 

 

轰焦冻,男,雄英1-A班学生,长相很出众,个性超级强,老爹是家喻户晓的万年老二,算得上是出了名的英雄二代。基本上打遍雄英无敌手,和所有正常男人一样再怎么性格冷淡也还是会有青春期躁动,和所有不正常的男人一样,躁动起来风在吼马在叫黄河在咆哮。

 

以上只限于内心活动,毕竟轰焦冻本身还是一个没有神经病也不是个痴汉的青少年好学生。

 

在白月光照进心扉里的时候轰焦冻同学就把目光投在了绿谷出久身上,但是爹不爱妈不疼的情况下有了暗恋人选根本没有可以诉说的渠道。

但唯独最不想让人知道的那个老爹偏偏就知道了,还专门被叫到了房间里讨论这个问题。

 

“所以,你是有喜欢的人了。”

“……是的。”

“个性是什么?”

“你关心的只有这个吗,我告诉你我是不会步你的后尘走上个性婚姻这条道路的!”

 

真香预警.JPG

 

比起其他人来说,轰焦冻自己本身的家庭情况让他非常快的接受了自己的初恋对象是一个男性的事实,并且在确定之后就决定认下来好好想想怎么实施下去。

关于绿谷出久就是欧尔麦特的弟子这件事情差不多也都清楚了,虽然当时完全没去想自家老爹到底知不知道人选是谁,可是本质上来说他还是希望绿谷能够接受并且嫁入轰家。

 

分析来看,轰焦冻本人,思想直男,战法也十分直男。根本没有考虑过恋爱问题直接过度到婚后生活,也没想过同性婚姻的具体可实施性。

但是他长得帅,怎么办,只能原谅他啊。

另一边在安德瓦得知了自家儿子小小年纪居然恋爱不说,还是暗恋之后便浑身难受,可是轰焦冻根本就不告诉他是谁,急得他是辗转反侧抓耳挠腮绞尽脑汁都猜不出来是谁,但是人选大概也就是雄英的那些同学,于是在第二天大名鼎鼎的第二英雄安德瓦偷摸爬窗的时候,也看到了跟他一样趴在雄英教学楼外面偷窥的欧尔麦特。

两个肌肉壮汉在风和日丽的下午一同四肢朝下爬在墙上遥遥相望,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喉头哽咽,无话可说。

事后两个人坐在教学办公室里,一个支支吾吾,一个吭哧瘪肚,反正就是不说人话。相泽消太把自己班里两个问题儿童全都给提溜过来,让这两个人把办公室里坐着的一个打太极一个打马虎眼的肌肉巨婴给带回去。

等到绿谷出久和轰焦冻两个人一起站在办公室门前的时候气氛一度非常尴尬,一个心里有鬼一个问心有愧,俩小的在外面的氛围跟俩大的在里面没啥区别。轰就看着比他矮了一截的绿谷站在原地局促不安,一个没把持住就上手捏了捏对方翘起来的蓬松发梢。而被心上人触碰的绿谷同学当场表演了一个原地爆炸,脑子混乱想要转身跳楼之际被轰一把搂住了腰给抱了回来。

等房间里两个人听到外面的动静出来瞅瞅的时候,就看到这俩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于大众广庭之下搂搂抱抱特别有伤风化。

欧尔麦特站在安德瓦身后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对着绿谷竖起了大拇指,而安德瓦则是气愤自家儿子小小年纪就移情别恋居然在有喜欢的人的情况下还对着别的同学动手动脚。

你爹我是这么教你的吗???而且对象居然是欧尔麦特的亲传徒弟不可原谅啊!!!

 

一时间场面十分火爆眼看着马上就要失去控制,上课铃声及时救了两个人的命,让轰焦冻带着绿谷出久一路飞奔不留一片云彩。

 

冷静下来的绿谷小朋友在思考着怎么跟轰焦冻解释之前他失态的事情,关于之前也了解过对方的家庭状况十分特殊,那天过后听说轰同学在对方老爹那里吃了不小的亏,在权衡利弊并且询问了自己几个朋友之后,得出了应该约人到家进行必要道歉的结论。

 

“如果轰同学真的因为你而挨骂,确确实实是要道歉的啊!”

“即使不明白为什么挨骂?”

“问什么原因啊,结论不就是因为这个吗?”

 

他们说的好有道理,我居然无言以对。

被丽日御茶子与饭田天哉洗了脑的绿谷出久回家就跟自己的妈妈交涉一下,问能不能约同学来家里。第一次收到儿子这种请求后绿谷妈妈十分的兴奋,表示完全没有问题我这就去准备准备,然而绿谷少年在自我挣扎了许久对着在厨房里倒腾的妈妈说。

 

“妈妈,我约的同学是我暗恋对象。”

 

咣当——————

 

“妈?!妈???”

 

虽然能够想到自己的家长对于自己有了喜欢的人这个事情会有过激的反应,但是没有想到居然过激到这个地步。因为扭伤而进了医院的妈妈没有办法见到自己儿子的心上人快要把急诊室哭出喷泉,安抚下来之后绿谷只能求助于欧尔麦特,想到轰对于自己这个师父也是有着一定的憧憬,觉得自己简直是计划通之后就打了腹稿企图去约暗恋同学赴约。

 

结果第二天放学的时候绿谷就磨磨蹭蹭了好久,才挪到轰焦冻的课桌旁,对方那张俊脸即使有一块烫伤,其魅力也是不减反增。被轰焦冻的英俊闪了眼的绿谷出久一时没忍住,以丹田运气吼出一句“轰同学我想约你去我家做客”,导致全校学生都知道了英雄A班有人约了校园人气王子去约会。

 

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啊!

拒绝三连的绿谷出久缩成一团恨不得自己把自己埋了,一旁的轰焦冻一边拍着缩在自己脚边上的一团球,一边嘴上安慰着好好好你没事你没有没人瞎说。

等到轰焦冻回家跟自己老爹说自己心上人约他去家里做客的时候,安德瓦直接从房间里搬出了这些年给自己儿子攒的彩礼钱,并且爷俩挑了个风和日丽的日子出门买正装和服去了。

 

做爹的完全没有想过自家儿子有没有求婚,做儿子的也完全没有考虑绿谷出久叫他去家里干什么。

两个人统一战线觉得这是轰家马上喜事儿来临,亲朋好友虽然还没通知,但是请柬款式已经在挑选了。做爹的想要大肆铺张,做儿子的觉得自己未婚妻[夫]肯定不喜欢这么张扬,爷俩就这个问题在家里大打出手,鸡飞狗跳好不热闹。

直男思想,直男思想。在此抱拳告辞了。

 

眼看着就要到约定时间,绿谷妈妈还在医院里修养,欧尔麦特自告奋勇来帮助自己的小徒弟接待他的暗恋对象,两个人在厨房里折腾了大半天,最后还互相商量好要趁着这个时候告白成功,不论结果如何至少要尝试。

 

“我我我我我不敢!”

“放心大胆的去吧绿谷少年!如果说你不开口的话,我就帮你说吧!”

“不不不不不你千万别帮忙啊!”

 

门铃声响起的时候绿谷出久紧张的把茶给撒了,欧尔麦特看这个样子就自己先去开门了。保持着浑身肌肉的模样脸容满面的去开门,大嗓门还没发出来冲着轰同学打一声招呼,就看到了安德瓦那张气不打一处来的老脸,以及堵在绿谷家门口一条街的高档汽车以及货物。

 

“……”

“……”

 

两个肌肉壮汉继续面面相觑,绿谷在屋子里听到一堆汽车的轰鸣声也走出来看看,结果刚从欧尔麦特的胳膊肘底下伸出头来,就看着穿着一身正装和服的轰家爷俩,以及望不到尽头一看就是上门求亲的彩礼车。

 

“……”

“……”

 

气氛一度十分尴尬马上就要失去控制,在安德瓦发出‘即使这样我也不会认输的欧尔麦特你的徒弟一定会给我们轰家生出最优秀的孩子来’、以及欧尔麦特回应‘你在做什么棒槌梦我们家绿谷少年绝对不会同意个性婚姻’之前,轰焦冻少年先一步跪下去伏在地上大声道。

 

“我一定会跟你幸福的!请嫁给我吧绿谷!”

 

非常的优秀。

 

在绿谷出久还在思考着被心上人拒绝告白后应该怎么相处之际,全雄英的梦中情人轰焦冻同学已经优秀到直接一发直球打入门中完成满分操作。

学不来,真的学不来,在场的四个人哪怕有一个人思考一下这是不是在逼婚都能挽救现状,然而事实是四个人的脑电波全都不在一个频道上,俩现役英雄在争执到底是谁嫁给谁谁出彩礼谁出嫁妆,以至于打的不可开交。另一边手里拿着请柬的轰焦冻正试图把窝进被子里不知道是羞的还是恼的不敢见人的暗恋对象从被窝里刨出来。

 

“绿谷,绿谷,你出来啊。”

 

“——臭小子你手往哪儿摸呢你居然是这样的人吗??”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Lou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