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23摊宣。

我可能在也可能不在,在不在全看我那天起不起得来床。【划掉】

无料领取条件(二选一):
1.购买《曙光》送无料《梦中梦》,数量有限送完为止
2.关注社团微博@零壹壹肆工作室和CPP社团账号即可领取一份无料 


CPP地址。

微博地址。

给各位可爱的姑娘们的一段话:我家淘宝店铺在今天上午被恶意举报导致封店,等来年一切都准备好后会再开放新的店铺地址的,给各位小姐姐带来不便敬请谅解。之后想买本子以及因快递暴力需要换本的小姐姐们请进企鹅群: 156910341(光明顶邪教现场。)我们会在群里为姑娘们解答。
已经买了并且发货的不影响。

GGAD是什么绝美玻璃渣爱情!!!啊!!!如果我这个月工作弄完!!!GGAD写他妈的啊!!!

我现在看一些小姑娘的818真的做的太搞笑了。

我非常想把我之前做的空间几小时就被举报屏蔽但转发四位数以上,当天晚上500多人因为我做的818而加我好友吹我818彩虹屁的那个818放上来给某些人开开眼。

但是想想感觉像是引战,算了。

搞清楚了,都是写同人的,没什么高低贵贱,把态度放正了说话。

特别是记清楚了,产粮的是爹,老子是爹明白吗?妈的儿子在背后指手画脚什么?免费吃老子喂给你的粮就老老实实的闭嘴。你爹我不需要任何所谓的意见,爱看不看老子不需要。

话放在这里了,我就是不听任何所谓的【指点意见】,我爱写啥写啥,老子就是不接受任何意见,不想听某些人对着我放屁。

我没写抹布吸du作践角色的行为就请把手指头缩回去。

妈的写个同人文居然还有小圈子我他妈真的开眼了,都他娘的什么玩意儿还背后拉个群diss人,谁他妈认识谁啊碰瓷儿碰的真熟练。


我,路易,暴躁老哥,会骂人谢谢,还会在lof公开骂人。

没有偶像包袱。

我就是一个糊逼写手,舒坦。

【枪弓】死海。[5]

他们开始了风餐露宿的生活。但是对于AI来说,外界的情况对他的影响并不大。不需要进食,不需要排泄,也没有所谓的观感,而只要天亮着就能充电。所以真正的风餐露宿也只是对于库丘林而言的,于是他有些心里不平衡的看着一边忙活的Emiya,有时候会想,为什么对方愿意陪着他。

而他,比起原来的时候,其实要更加的辛苦。

身体没有原来那么的灵活,有些时候搬运某些东西还会觉得比较费劲,睡眠的时间更长了,连那一头柔顺的蓝色长发也看着没有那么光泽。库丘林真实的能够感受到自己的变化,他也在不断地恐慌着死亡的到来,所以每一天都希望自己能够走的很远,越远越好。远到再也没有人能够找到他,远到所有的人都忘记他。即使在规定的时...

邦信《稀巴烂》预售。

预售时间:10月20日晚8点-11月20日晚12点
发货时间为预售结束后10天内
首发:魔都CP23
CP:邦信

微博上有抽奖,微博地址(置顶那条):《稀巴烂》抽奖

预售地址

预售地址

预售地址


我服了,吞我评论吃我动态还限流,被安排的明明白白。

【枪弓】死海。[4]

库丘林离开了洛杉矶的那座城市。他并非是没有离开过,只不过那些都只是他出任务的时候的必经之地,算不得他本身意愿上的离开。而这一次则是他出自于自己的想法,真真正正的离开了那座城市,离开了他从生到死的地方。

他已经开始虚弱了,或许只是几天的时间监控着他身体状态的警局就会得知一切,所以他要跑,他要逃,他要逃离那座牢笼,至少是不会死于被绑在手术台上的经脉注射,至少他还想度过余下的几个月的时光,而非匆匆的报废。

身为他的AI,库丘林想Emiya应该是已经知道了。

可是他们两个却默契的谁也没有说,谁也没有提。就这么单薄着没有带任何的行李和钱财,只是揣着属于Emiya的主机芯片和那个实体装置,坐着一节老...

【枪弓】死海。[3]

记忆里似乎是有人说过,复制人的骨骼硬度是正常人类的倍数,而作为军用型号更是加固了身体素质,一般的利器是无法破除军用复制人的骨骼。

那时候他刚刚被启动,按照正常人的说法就是刚刚出生,脑子里灌注的是这个世界的基本信息,那种快要将大脑撑开的各种内容就如同一把重锤,一下一下的击打着他坚硬的头颅,头中的脑髓在沸腾,连肌理都在高温燃烧,他眼前的一切都在变化,镀上了一层又一层迷幻的色彩。

眼球肿胀的像是在向外凸起的玻璃珠,库丘林当时什么都不懂,只能粗略的忍受着这样的痛疼。房间外面是调配的技术人员,他的身上插着各种各样的仪器设备,而透过唯一的玻璃窗能够看到的,只有外面冷漠的人类。

破坏墙壁就会收到电击,...

【枪弓】死海。[2]

虽然说AI作为电子产物严格来说没有真正性别,可还是有性别展示与概念在;复制人同样,虽然拥有生殖器官却并不存在繁殖能力,因此两个有性别又没性别的人造产物住在一起,冰冷又无趣。

他们之间继续没有任何娱乐,只不过偶尔还是会有些许接触,作为空闲时间的消耗行为。

库丘林是没有名字的,而AI也是没有名字的,两个人说不上是人却也只能用“人”来作为主语去称呼,一个只有编号,而一个也只有代码。


库丘林这个称呼也并不是名字,而是斯卡哈手下作为所谓“垃圾处理者”的代称而已,而Emiya也并非是AI的名字,而是他被库丘林带回来之时,包装袋上用水性笔写着的字母组合而已。

库丘林是整个军用型Lancer系列里...

【枪弓】死海。[1]

银翼杀手AU。

——————————

库丘林穿着黑皮夹克衫,顶着满脸的伤口走进了洛杉矶中央管理警局。

开着白炽灯却依旧潮湿压抑的走廊里,所有路过的警员都对他进行了无言的注目,不少人看到库丘林后嘴里骂骂咧咧的说着些什么,然而真正挡路的却一个都没有。

他冷着脸接受着所有人的恶意,看不出一丝一毫为此波动的情绪,似乎是已经习惯,又或者是早就不放在心上。人情冷漠乃至恶言相向好像已经成为了目前的常态,他抖了抖夹克上的雨水,红色的血迹混杂着落在地上,而身后的机械清洁工则是一直跟在后面,将他走过的本应该泥泞潮湿的地板擦的锃光瓦亮。

个子比一般的人都要高一些,从脑后流下来的血迹让额前的碎发垂下来贴在脸...

《稀巴烂》的封面,估计这个月会出本宣。

蹄踢蹄踢子:

18.10.03作品更新

【带土中心】虹。[1]

朋友说看完想杀我,手下留情……………………

————————————

似乎永远都是一个模样的故乡。

阳光明媚,晚风舒适,草木茂盛。从头顶下投下来的树荫透着绿的色泽,鼻腔里能嗅到阳光的气息,还有阵阵不知从何处吹来的水汽。

 

每年的夏天,都是宇智波带土最喜欢的季节。

天亮的很早,没有长的令人觉得恐怖的夜晚,在他朦朦胧胧快要苏醒的时候,睁开眼睛总是吐着白的天,清亮的色泽,不像是深冬雾霭般的压抑,能让他觉得整个一天都似乎会是好天气。

 

波风水门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问,你的梦想是什么。他说,我想成为火影。

 

意料之中的嘲笑与意料之中的轻蔑,来自于他成...

【韩叶】和他。

一万多字,一发完。


——————


叶修入伍那年,其实只有十六岁。

他家住在老京城的军属大院里,从小风里来雨里去疯惯了,没什么志向,读书读不来,文章写不来,和他一母同胞的弟弟反而是个才子,双百的分数每次拿回家里来都跟叶修两张堪堪及格的卷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上到他爷爷,下到家里养的小狗都知道,一到期中、期末的时候,叶修这个人就开始玩失踪。

叶家上下三代都是军人。往上数到上世纪二十年代的军阀时期,叶修他太爷爷就是某个大军阀手底下的兵,他爷爷在抗战的时候也参了军。新中国成立了之后就按功勋排位,他家就分在了军属大院的小阁楼里,颇有一种“一览众山小”的感觉。

正因如此,叶家三代单传后终于...

PPT第二版样板一部分,回头再去做下第三版。

【锤基】柘榴/Lithops。[5]【神父锤X吸血鬼基/地狱之歌AU】

  前文地址。←点我。


Thor这个人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其实还真的说不清楚。

对于每一位注册在职的驱魔师来说,首先要确定的就是对方的身份背景,毕竟这种不能让普通人知晓又很特殊的职业必须保证其安全性,所以就算不是家族产业也要是有专门固定的人进行推荐,没有任何前科记录与任何不合适的因素。然而Thor这个人就像是凭空蹦出来的一样,没人知道其身份背景也没人知道这人怎么来的,莫名其妙的进了天主教中央教条,莫名其妙的成为了梵蒂冈十三课课长,然后在以这个身份活跃在神秘世界的第一战开始,便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有人说过他是某个红衣主教的私生子,也有人猜想过是哪个落...

一款PPT设计。
初版,还没做完。

FATE目录整理。

《癔症》。

金士。

已完结。

[1][2][3][4][5][6][7][8][9][10]

[11][12][13][14][15][16][END]

[后记]

[Guest]


《水母》。

金士/言士。-[言峰士郎注意*]

已完结。

[上][中][下]


《假如》。

金士。

[一发完]

【锤基】柘榴/Lithops。[4]【神父锤X吸血鬼基/地狱之歌AU】

  前文地址。←点我。


这个城市其实是有病的。

至少从风和日丽建筑华美的梵蒂冈坐着船跨越了英吉利海峡来到这片土地上的Thor是这么想的。

白金汉宫确实是金碧辉煌,但是对比起法兰西的凡尔赛宫还是差了不止几条街。嘴里咬着隔壁一家店卖的饼,英国人的舌头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做的,如同嚼蜡一般的Thor随手把手里只啃了两口的东西丢到了街边上乞讨的老人的跟前,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目前作为顶着日不落帝国名号的英吉利从世界各地搜刮了无数的财宝,皇室用在了哪里他倒是不清楚,但肯定是没怎么太过的用于铺张浪费,跟几百年前到现在依旧骄奢淫逸的法兰西人完全不同,至少在经过了大革命之后,...

在我看来,吃bl还是bg是没有什么高低贵贱之分的。
至少对我来说,我吃一对bl并不是因为这两个人是【男】的才去喜欢,而是因为两个角色之间的感情,或者用土味儿话来说,化学反应强烈,我才会去喜欢。
bg亦然。
我喜欢帅气有魅力的男性角色,也喜欢美丽可爱的女性角色。所以结论是,世界上一切美好的爱情我都喜欢,它不应该是被性别框定的。
十几年前我们说,爱情不论性别,支持同性关系。
而如今我觉得应该继续对同人圈或者原创圈子说,爱情不论性别,请不要以恶意对待bg,也不要拉踩女性角色。

好久以前的手帐,找四张拍拍。
直男拍照水平,就这样吧。

【锤基】柘榴/Lithops。[3]【神父锤X吸血鬼基/地狱之歌AU】

  前文地址。←点我。


隔了很久拿出来写,这次会一口气写完。重点说在前面。

1.是【Hellsing/地狱之歌/皇家国教骑士团】的AU,三个翻译我都拿出来了,别再问了。

2.锤是专杀怪物的组织【梵蒂冈第十三课课长】,代号犹大,这个组织在AU设定里是地下不见光的,而课长是‘最强人类’这个概念。

3.吸血鬼必须是童男被女性吸血鬼咬了,而处女被男性吸血鬼咬了才可以转化的,其余都只会变成食尸鬼,这个也是Hellsing里的设定。

4.英国新教是从天主教分离出来的,跟梵蒂冈是死磕的关系,虽然信奉同一个上帝但是关系超烂。

5.我宗教水平很烂,有错误的地方欢迎提出来,...

【金士】假如。

我手上有块沾了芥末的小甜饼,是哪位小可爱要来吃呀?

先看看题目,再吃糖。

——————

吉尔伽美什看到的最多的,其实是卫宫士郎的背影。

平时这个人即使在家里也是忙来忙去的打扫卫生或者收拾东西,他坐在客厅的中央打着游戏,每一次抬头有的也只是对方弯腰或者匆忙的背对着他的脊背,在厨房里也是,卫宫宅开放式的厨房却总是只能看到这个人半侧着做饭的样子,连他们两个半夜睡在一起补魔都爱用背入这种姿势。

说不清好还是不好,只是长久的总是面对卫宫士郎的一面,即使不去专门的注意,也是能够观察到一些比较隐晦的东西。

比如说,这个人位于脖颈后面的第二块脊椎,比平常人都要突出那么一点。

这种发现非常的莫名其...

目前fgo里出现的梅芙的五种样子,我应该没落下别的。
第一张是白板,第二张是没加滤镜的直男拍照。
我真的直男审美,妈的我加的滤镜太丑了还是删了吧……

我的女王,我的贵妇人,我的女神。
我永远喜欢梅芙。

笑。

有心算无心。

他笑我卑鄙却异常决绝,不是自己的东西说拿就拿,不是自己的玩意儿说抢就抢。
理直气壮的夺了那无上的阴阳之力,本无信仰却冒充假的信徒,哄骗不谐世事的圣人继承者,以平凡之身灌注能翻云覆雨的魔种力量,在楚汉之处亲自划一方领土,占地为王。

我看他平平淡淡的说,像是在叙述他人的笑话,我挑着眉,带着笑用套着银甲护指的手从他的脖颈处开始向下滑,顺着那根坚实的脊椎,强迫着对方在我面前卑躬屈膝。
挺拔的脊背顺着手压下去的方向越来越弯,那根笔直的脊梁再也没能直起来。红色的长发垂在地板上,突然让人想起了那天晚上夺得力量的狂喜之后,满地的疮痍。

放肆的笑声越发刺耳,穿在耳上的银坠里刻着细小的痕迹,我亲自...

给大家说下,因为前一版封面工艺跟不上,我们在商量后决定重制封面,工艺不变,因为修改比较晚所以预售延长5天,姑娘们如果不喜欢这版封面可以点击退款。


【预售地址 】

————


全职高手《蜕》二刷


CP:周叶


规格:A5


字数:11w±


纸质:封面:250g超感纸,荧光油墨工艺,腰封切模

      内页:100g欧维斯


装订:胶装


页数:246p


价格:65RMB


作者:路易


封设:Sheldon...

提问箱回复。[2]


1.

喜欢的正经书,中华书局点校本史记,还有古埃及史书之类的,还有天体物理的科普类书籍,总的来说真正有用的书都很喜欢。

小说很多,余华的尤其喜欢,还有加西亚马尔克斯和米兰昆德拉。

网文喜欢一本叫师姐的剑。

喜欢的国内剧,亮剑。国内电影是一代宗师,来来回回看了各种剪辑版,唯一能让我看到导演名不问演员不问制作就买票进电影院的导演是王家卫。当然他坑过我。

国外导演大卫芬奇,希区柯克,昆汀, 詹姆斯卡梅隆,斯皮尔伯格。

喜欢的国外电影,肖申克的救赎,辛德勒的名单,阿甘正传,雨人,看不见的客人,消失的爱人,教父系列,搏击俱乐部,美丽人生等等。

动画就EVA,攻壳机动队,hellsing...

【金士/言士】水母。[end]【言峰士郎注意*】

传说中,乌鲁克的吉尔伽美什王是神与人的结合,拥有着最强的神性,生来就是一个国家的恩,拥有整片土地的管理权,甚至可以蔑视那些从天上而来的神。

这位王拥有最香醇的美酒,品味最美艳的女人,全天下的财宝都是他的所有物,即使成为暴君人们也依旧相信他。

那是,最完美的躯体,最坚实的血肉;是最明亮的发,与最鲜艳的眼。

不可一世到令人瞠目结舌,满身魅力让人移不开眼。即使知道这个人性格糟糕到难以相处,即使明白这位王自高自大到无法沟通,甚至骨血里浸透着的身为王的本性绝对不会停下脚步,又或者镌刻在生命里的那些伟大令他永远不可接近,却总有那些飞蛾扑火般的人们前仆后继的死在名为英雄王的火焰里,每一年,每一秒,似乎...

©Louis | Powered by LOFTER
1     /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