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转载我就提刀杀了谁

禁止转载,转一个拉黑一个。
迫真·自己爽就得了·选手。
KY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对杀一双。

【ALL叶】S。[1]

军队paro。
ABO。
异能。

将近6000字肝死我了……
估计会写成大长篇。

说在最前面。
今年年初的时候我画了一套全职军队paro的明信片,lof上还写了些简单的设定。因为脑洞挺大就想试着把故事写出来。
可能很正经,也可能很毒。
毕竟我不写同人很多年【不是……】,文风或许抓不准,但还是想把故事写下来。
有句话说最好吃的是自己的脑洞,最难吃的是自己的腿肉,我就试着吃一吃我的腿肉。

——————

机械冰冷的提示音在昏暗狭小的指挥仓中不断响起,密密麻麻的地形线铺满整个荧光屏幕,代表敌方军事机械的红点在不断变化位置。整个室内都静谧无声,除了呼吸声以外,基本毫无动静。

喻文州靠坐在背椅中盯着投射下来的,属于欧亚交界处西伯利亚战场的卫星地图。手指间灵活的转动着纤细简约的金属手杖,在脑子里将可实行的方案反复推导演算后做出了最终选择。

【哒——】

手杖敲击桌面的清脆声响回荡在整个指挥室中,先前因为环境和气氛原因安静如鸡的其他下属长出了一口气。

熟知上司代表性行为的人都在此刻得知进攻方案已经被确认,一起蹲在大洋下几个月的大老爷们仿佛是看到了人类的曙光。

然而同一时间,指挥室的门被打开,来人将一部终端递给喻文州后,便后撤一步垂首做出报告。

“将军,是方上将的来电。”

听到这喻文州眼皮一跳。
他一点都不想接这个电话,一点都不想知道方锐此时此刻会带给他怎样一个糟糕的消息。

刚想按下挂断键,结果通讯自己就接通了。
得,手慢了一步。

“哟,喻将军,别来无恙啊。”

其他人早在听见【方上将】三个字的时候就已经默契的撒腿就跑,一个二个争先恐后的出了房间。喻文州倒也没介意他们不告而退,毕竟常年的同事,有些特殊人员的来电基本都要回避。

点名强调方锐方同志,划重点,敲黑板。

“战线前方已经开打了。”讲这么一句话是想告知对方时间紧急刻不容缓,没时间陪老不正经的闲杂人士聊天唠嗑。

“I Know.I Know.不过老叶让我转告你们,千万别轻举妄动,东欧那边出问题了,估计有诈。他已经跑去试探军情,让你们在后面先嗑嗑瓜子养养金鱼,谁不听话回去就得挨他一顿胖揍。”
前面还操着一口流利的普通话,结果越说越有一股子东北大碴子味儿,想也不用想肯定是魏琛带歪的,喻文州思绪一飘,没注意终端低沉的提示音,结果方锐话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啥玩意儿?叶修那个老不死叫我们别轻举妄动?哥们你知不知道海军总部出了多少艘航母多少艘巡航舰多少乱七八糟的武器储备?这他妈都从南海开到北冰洋头顶上马上就能迂回登陆俄罗斯了你现在告诉我不要轻举妄动??你是不是在逗我?现在我们在海里头憋在昏暗狭小的军舰仓里不见天日了快一个月,都快憋出鳃你知不知道?谎报军情小心你黄大大一剑挑飞你!还有老叶想胖揍我们?Are you kidding me?就他那只能打金鱼的身手还是回去安安心心当个鹌鹑吧!”

插入进来的黄少天激情澎湃又满腔热血,方锐觉得他俩要是面对面那对方的吐沫星子能喷他一脸。

“问题这不是我能决定的了的,你得找叶修知道不?”

“那也得老子找得着他!他都三个月没去海军总部了!”

“哦,那我和他天天低头不见抬头见,没事还能看睡颜。”

“方锐我操你大爷——!!!!”
黄少天的怒吼,突破天际,魔音灌耳,于是喻文州满脸微笑义正言辞的禁言了他。

方锐在终端那头笑了一声,随后说到。
“我代表军方总部感谢喻将军的大义灭亲。”

然而喻文州却不吃他那一套,将手杖一下又一下有节奏的敲在手心里,指挥室中的红色信号灯闪烁不定,因为需要长时间潜伏在海中,电量供应是有固定数值的,为了节省不必要的资源浪费以至于造成【等不到进攻命令就断水断电】的悲惨结局,因此整个舰队的每一艘战列舰全部只开启应急灯。
这就代表着,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里,所有人都处在一个基本上等于伸手不见五指的环境中,照明又基本只靠机器屏幕光,每一个人都是在黑暗狭小的高压下预备作战。
即使是喻文州,此刻也吃不消了。不说庞大的军用费用,单单说精神状态,都不能接受这个迟来了一个月的待定命令。

“方锐,你老实告诉我,前线死了多少人?”

通话那头沉默了许久,最后才说“或许只剩下老叶了”这种回答。

这话刚说完方锐就听到一声巨大的敲击声,主舰指挥室里那张由特殊金属材料做成的会议桌被喻文州手里小巧的手杖砸了一个坑。
方锐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终端就断了。

喻文州一个人坐在昏暗的会议室里,红色的灯光不停的闪烁,沉默不语了将近快半个钟头,他取消了黄少天禁言。
还未等对方话出第一个字,就开启了全部舰队作战群的通讯线路,在确认一共52个舰队舰长都能接收到消息后做出了最后命令。

“所有人准备,将军队出海升空,我们空降西伯利亚前线战场。”


 

*
特殊作战部所有人都窝在平原上的黄土地里感受着大地母亲别样的母爱,被风吹了满嘴沙子的孙翔一边扣着舌头底下压着的黄沙,和趴在他脑袋边上的变异蜥蜴大眼瞪小眼,正在以意念一决雌雄。
江波涛看着孙翔这一副还没有摆脱童趣的清纯模样,绝望的以手捂面感慨孩子没救了。
同时对对方的前任上司肖时钦给予了极大的同情。

“孙翔,留点精力别和畜生怄气。”

然而孙翔只是在背地里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然后把一嘴的沙子劈头盖脸全吹给了那只畜生。

曾经是冰雪世界的西伯利亚平原,此时此刻却是炽热阳光照射下的无垠沙漠。
特殊作战部队的头头儿在早几天就违背命令,偷摸跟着叶修翻进了墙那头的东欧区域,本来孙翔还想跟着一起,结果被人一句【人数太多带不动】的理由强行留下。
本来还想强行撒泼【带我别带他】,可周泽楷非常不要脸的挺直了胸膛,军服上代表将军衔的标识闪瞎了孙翔的眼。

行行行你军衔高你牛逼!
官高一级压死人!
杀千刀的官僚主义!

孙翔瞅着叶修那张老神在在的脸,只好伸出了两根中指表达自己愤恨不已的内心世界,结果被三点水一个巴掌盖在了天灵盖上拉扯着目送他们消失在沙漠深处。

翔翔委屈,可是翔翔不说。

“副队,你说他们俩进去行不行啊?”

江波涛一掀眼皮,用手遮在额头上挡着阳光。几个大老爷们窝在烤炉般的沙漠里蹲守了将近七天,原本玉树临风风流倜傥的军队制服早被风沙洗成了土黄色,孙翔这种不拘小节的就大咧咧得撕了袖子,扯了衣领,躺在沙子上全当免费阳光浴。
摸了一把脖子后面被晒爆皮的部位,江波涛收紧手指聚集了薄薄一层水雾附在上面。

“不管队长他们怎么计划的,他们既然决定单枪匹马进入东欧领地,那么就是有把握的,我们只需要在这里切断从北方输入的补给队伍,以及蹲守接应他们就可以了。”

话音刚落,江波涛就将视线放在那只变异蜥蜴身上。这几天的野外生存让他们把方圆几里的活物全都给糟蹋了,甚至是掘地三尺掏沙子下面的虫子填肚子。
好几天没见到爬行类动物,蚊子再小也是肉,好歹能挤出点水来喝。想到这里江波涛抬手刚想将属于蜥蜴身体中的水分分离出来,突然就察觉到了不对的地方。

随即那只蜥蜴的眼中出现了属于机械的红色光芒。

“孙翔————!” 

 

 

 

 

 

*

被无情挂了电话的方锐摆出了一张异常悲伤的表情,魏琛吧唧吧唧了几口嘴里的烟屁股,躺在属于元帅办公室里那张最舒服的沙发里吞云吐雾。瞅着方锐那张假的太做作的脸,扯了扯嘴角笑了出来。

 

“你瞅瞅你那表情,活像个被负心汉抛弃的小娘子,敢情这是要上吊自杀赶着投胎啊?”

 

方锐合上终端开启了便携模式,本来方方正正的屏幕自己就压缩成一道数据最后缠在了使用者的手指上。指腹摩挲着指环的金属质感,走到沙发脚上一屁股就坐在了魏琛的小腿肚上。

 

随着屁股底下一顿鬼哭狼嚎,方锐用手撑着腮帮子语气幽怨的很。

“是啊,老叶那个负心汉抛妻弃子一个人跑去幽会小情人去了,留下发妻我孤苦伶仃拉扯脑瘫婆婆养家糊口。”

 

“谁他妈是你脑瘫婆婆?!”魏琛一脚丫子蹬在方锐的屁股蛋上,要不是因为够不着,他能把嘴里还燃着火的烟屁股也塞对方嘴里。

 

方锐笑眯眯的也不在意这一记兔子蹬鹰,站起来走到窗户旁边,除外最高建筑的最高一层,眺望着夕阳下的整座空城。

 

魏琛将烟头按在窗沿上,默不作声的盯着远方,瞳孔拉成一条直线后拍了拍身旁人的后背,沉下了嗓音。

 

 

“来了。”

 

 

等两人肩并肩下了电梯,出了办公大楼,一抬眼就看见空地上密密麻麻围了一圈士兵,端着枪包围了整片区域。两个穿着墨绿色统一制服的兵蛋子就像两只老鳖围在竹筐里。

方锐一挑眉毛,想了想这比喻不太适合英明神武的他方大大,环视了一番周遭属于欧洲人的面孔,清一色的土黄色军装大概能判断得出是多瑙河以东的联军势力。

把鞋底子在地上磨蹭了许久,手背在身后按着手指上的指环终端发了一条特殊消息,待确认发送成功后便凑到魏琛边上咬耳朵。

 

“喂,老魏,你会说English吗?”

 

魏琛一巴掌把对方的脸拍远后,满脸嫌弃的对着面前的地方啐了口唾沫,那架势明显是借着恶心方锐来埋汰敌人。举着枪的士兵全部整齐划一的上了膛,他盯着黑黝黝的枪口脑子有点虚。最后深吸了一口气,用丹田之气吼出了一句震耳欲聋的回答。

 

“不止English,连German,French,还是什么鬼的Italian老子都不会!!”

 

方锐:……

妈的智障药丸。

 

只好让方锐这个二代老油条和对方扯皮。

本身这座城是中央联军一个非常重要的军事据点,一夜之间变成空城使得欧洲方面军队直接扑了个空,因此翻箱倒柜才找了这两个大活人,此时此刻谁都不敢轻易开枪。

毕竟这么大的转移行动在军方眼皮子底下完成是不可能的事情,唯二的证人怎么说都得抓回去。

 

所以方魏两人非常的有恃无恐,还敢用他的中式英语和对面唠嗑打屁。

一面无辜的指着自己的衣服告知对方他和魏琛两个只是前方部队留在后方接应的投诚军,一面又拿出先前用来作假的证件,排头的那个士兵用步枪的枪口戳在方锐的肚子上,怼得他是龇牙咧嘴。

而魏琛则看天看地完美表现出一个压榨新兵蛋子的老混球形象,无所畏惧。

只不过腿肚子直打哆嗦。

 

敌人部队负责的军官站在特殊防护玻璃之后,魏琛再次调动视野,看清楚二百米外刻在他铭牌上的名字。在脑壳里绞尽脑汁把扒拉出了这个军官的的生平事迹后,拉长视线看到几千米以外的军事布防,走上前对着方锐的小腿就踹了上去,随后就是又一阵枪械上膛的声音。

 

方锐非常上道的哎哟哎哟了好几声两个人翻滚在一起拳打脚踢大声骂着【叶修王八蛋神他妈把他俩丢在这边当炮灰吃方便面没有调料包】一类的话。方锐趴在魏琛耳朵边上喘着气儿问。

 

“你确定他们听不懂中文?”

 

“老子管他们听不听得懂我就是要埋汰叶不修咋地?!”

 

那群外国佬就这么眼瞅着这俩人翻在地上滚成一团的内讧,而队伍里的军官用不耐烦的眼神示意了他身边的警卫员,那人走到他俩脚跟底下刚想开枪,就被方锐一梭子捅进了肚子里,然后伸手扯下了属于那名士兵的铭牌。

魏琛同一时间压低嗓音用只有两个人听得见的声音说。

 

 

“东北方。”

 

 

包围着他们的人还没看见怎么回事,作俑者微微一笑,一手搭在魏琛的肩头,一手伸出中指对着面前的枪口。

语气一波三折,犹如山路十八弯。

 

“You're a jerk.”

 

 

 

 

 

*

正面战场炮火连天。

由于先遣部队的全军覆没导致计划被全盘打乱,而且指挥官突然玩了失踪,整个军队的高层人员都开始人心惶惶。虽然说消息泄露的开始就被王杰希一教鞭抽了回去,可流言蜚语是挡不住的。

 

特别是大家发现王将军的眼罩好像更大了……

 

西元2921年,世界爆发突如其来的种族变化,人类觉醒异能,天气骤变,死伤无数。

在天灾下死亡的人数超出总人口的十分之七,剩下不到十分之一的人口中出现自带异能的特殊人群,以及全人类的性别变化。

 

政府有名无实,阶级层次被完全打乱,适者生存,物竞天择,武力成为至高无上的免死金牌,军队则掌控国家。

而处在这种情况下,任何一个拥有异能的活人都是资源。这个时代不兴什么坐镇后方指点江山的高官将军,军衔越高,越要上前线。毕竟每一个能熬上将衔的都是能力出众的大杀器。

 

然后王杰希就一杆杆抽飞了一个人的脑袋,在脑浆飞出来的同时转化其结构,变成王水洒了后排人员一脸。

宛如人间惨剧。

 

偏远战场的炮火声震耳欲聋,那是属于普通人的热武器较量,而这里,则是硬碰硬的自身实力。

 

 

空气中的水分含量是0.03%,人体中的水分含量是70%。

 

王杰希就是叶修的心肝宝贝蛋,战场上的移动炮台,比能在8000米之外一枪干掉小鬼子的周泽楷还亲。

 

身边的战友不断地死去又不断地补上,靴子踏在混合着血液的泥土上感觉能陷进去。虽然王杰希是中央军群怪的扛把子,可整体势态却又处于被动,说到底再这么下去迟早要完蛋。

 

队伍已经杀红了眼,长款军服被血液淋得湿透了,鼻腔中灌满了甜腻的血腥味,说不清是自己的血还是别人的血。王杰希将手套脱了下来,当成抹布擦干净金属教鞭笔上沾染的液体,强撑着精神再次调动精力,把对面即将突围的敌人堪堪的留在了警戒线之外。

什么火啊水啊石头啊岩浆啊,说不清是什么玩意的能力五颜六色的在天上乱飞,主战场的平原已经被砸出了一个巨大的深坑,敌人已经一鼓作气快要攻入后方补给营,可中央军能打的基本就只剩下一个王杰希。

 

想要战略性撤退可是没地方退,想要拼死一战可又如螳臂当车。

 

老王同志在心里想了想军区宿舍没浇水的花没喂食的鸟,学校里还没长大上战场的学生们,以及拍拍屁股二话不说离家出走失踪成瘾的叶修。

顿时一股气憋在嗓子眼里出不来。

左眼眼罩早不知在什么时候不翼而飞,王杰希两只眼睛一睁一闭全靠预判来对敌。抬手捞过余光里的一个人朝后翻滚,待回过神来的时候之前站着的地方已经被熔岩烧成黑洞。

身边的士兵喘的像头牛。

 

而身体的疼痛已经在告知极限已到。

精神力的疲惫已经让异能施展的越发艰难,水分中转变的化学含份也越来越低。对于强化系和防御系的异能者来说已经起不到非常大的威胁作用。

 

像他这种身份即使做了俘虏结局也是死亡。想到这里王杰希抬手摸了一把额头上的伤口,看着手掌里新鲜的血液,想起了叶修曾经开过的玩笑。

 

【你的左眼说不定就是开启零号机暴走的开关呢。】

 

抬手将教鞭笔捅进面前人的脑子里,抽出的时候带出来一大片白花花的脑内脏。用仅剩的独眼视力看到血色中被敌人包围在中心位置的指挥官,王杰希撕了碍事的军大衣,挥舞着他的小魔杖,一步一步的往里面走过去。

 

一步一个血脚印,此刻已经不能说是精准的异能控制让他自己也沾染上了毒性颇强的化学液体。能做到将军衔的从来都是能以一敌百,甚至以一敌千的大杀器。特别是他这种扬名战场的大名人。

 

抱着一种【要死一起死】【我死了也要拖个A级一起手拉手下地狱】的悲壮心情,王杰希单枪匹马进了贼窝打算同归于尽。

那根被叶修戏称为【小魔杖】的教鞭笔也折损了,王杰希用剩下那条还算完整的右手掐着敌方大将的脖子,咧嘴一笑。

 

 

 

天空中的空间突然扭曲,撕扯出来的黑洞里逐渐的吐出巨大的军舰,密密麻麻铺天盖地,高悬在所有人的头上投下了巨大的阴影。

整整一个编排数量的航海军舰。

 

因为空间变化和成百的军用军舰的发动运作,使得地面的空气流动形成气旋席卷了陆地战场,活着的死了的全都被这阵风吹的欲生欲死,连半死不活的王杰希也像一朵娇嫩的小花给掀飞了。

黄少天站在主舰外部之上,肩上的披风在身后猎猎作响,他垂首看着下方基本上死伤殆尽的自己人,以及被血染透的王杰希,暴怒充斥心头。

还未等舰队着陆,便看见敌方一名士兵将手伸向躺在地上的人,黄少天直接借着风从天上跳了下来,红着眼睛以超越音速的速度赶了过去。

 

同一时间,拔剑声响起。

 

 

 

“王大眼————————!”

 

 

 

 

 

————

 

简单说一下设定。

因为算是架空文所以什么军衔什么队伍配置我都瞎几把写。

 

元帅>将军>上将>中将>少将。

以此类推。

 

异能需要载体来体现,并不是一伸手就能风啊雨啊信手捏来。

关于ABO的设定只想锦上添花,并不想全部围绕这个写简单粗暴的车队。

 

 

目前透露一下出场人物的能力。

王杰希-水的质变。一般是变成腐蚀性和毒性特强的酸碱两种,但是是随机的,只能控制强度,不能控制种类。

黄少天-速度。

方锐-隐匿。

魏琛-鹰眼。

江波涛-榨取水分。和王杰希的区别在于一个是攻击性一个是辅助性。

 

关于人设和载体可以去翻我年前画的画,长什么样穿什么制服都有。

评论 ( 37 )
热度 ( 262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