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基】荒河。[3]【时间逆转AU】

改了历史时间线,一战二战的时间被我提前了几年。

顺便在上世纪的时候同性恋是要被活活乱棍打死的。

真·乱棍打死。

——————————————

【60】

Loki的眼前是一片白。
白色的房间白色的床,白色的墙壁白色的门,但周围的装潢非常的精致,精致到在他的记忆里从来就没有看到过。床上放着一束淡粉色的百合,窗帘上的碎花也是这种很温馨的颜色,光从外面射了进来,他从柔软到令人咂舌的大床上下来,剥开那块随风而起的布料后看到了外面的景象。
楼下是来来往往的人,都穿着非常正式的西装与裙装,眼前是非常拥挤的城镇,不是在曾经那样贫穷又落后的村落,而是真真正正的城市,黑色的轿车停在楼下,Loki看了一眼就放下了窗帘,他在房间里摸索着,来来回回的摸索着,才终于在抽屉里找到了一本日历,他慌忙的翻来之后看到了上面的数字——1961。
Loki心里头算着,手上的台历早就不是曾经在那个小木屋里看见的那一个,纸质很新也很厚,他用手指捏着那张纸在考虑他是不是又变了。
手掌再也没有那种僵硬感,即使能够感觉到皮肤的干燥却也能捏出柔软的肉来,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也没那么多皱纹了,指腹下面的触感说不上平滑却也不再充满褶皱,Loki试着发出声音来,低沉又缓慢,他知道,他又年轻了。
时间在他身上倒退着前进,并且吃掉了许许多多的他本来应该度过的时光,他掐指算着,算1976减去1961等于多少,在他心算的途中窗外是人们欢快的交谈,他对比一点兴趣也没有,只是不知道如今这是在干什么,以往醒过来的时候从来没有这么的奇怪,没有荒无人烟的荒野,没有空旷的天空,空气里是难以形容的家具的气味,而他的身边也没有一个人。
Loki手里捏着那本日历坐在过于柔软的床边放空思维,渐渐的有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于是他便抬起头盯着声源的方向,当声音来到门口的时候听到了一声清脆的金属门锁开启的动静,在下一秒,Loki的心又放了回去。
Thor笑着走向他,还是那只蓝色的眼睛,只不过对方看起来更像是个保养很好的中年人,头发花白混杂着其他颜色,没有驼背也看起来很高,Loki想起来对方曾经说过年轻的时候快两米,他坐在床上仰视着Thor,觉得或许没有错,对方真的有这么高。
来者穿着白色的西装,胸前的口袋里别着一只颜色很浅的花,头发一丝不苟的梳到了后面,脸上的笑几乎没有一丝变化,Thor走过来坐在了他的旁边,然后问他怎么还没准备好。
“准备好?我应该准备好什么?”Loki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可是对方却很是吃惊于他这个回答,晃着手告诉他时间快来不及了赶紧换衣服。
外面还是吵吵闹闹的声音,Thor站起身来去衣柜面前翻找着什么东西,而他就这么看着对方的背影,高大的健壮的,并不佝偻的,连脸上看起来都没有那么充满风霜,在这个温馨的镇子里保养的很好的Thor,他真的很英俊。
即使60岁了也能看到对方身上在过往的时光里拥有的模样。

这是一种很难说得清的气质,干净的淳朴的,但又没那么那么的乏味与寡淡,利利索索没有多余的东西,就那么摆明了展开在他的眼前,让Loki移不开视线,让他放不下心神。明明只是一个60岁的已经失去青春与活力的人,却能撑起十分挑人的颜色与衣服版型,还是留着一头垂肩的长发,Loki眯着眼睛终于看清对方白色的头发里混杂着的究竟是什么颜色,是金,是黄,是暖,是光。

而他现在才知道原来对方的发色,是这个。
门又开了,Loki将视线转了过去看到了一个穿着婚纱的女人走了进来,身后跟着许许多多的男男女女,对方的长相很锋利但是并不刻薄,身为一个女性总有攻击性这么强的面容是很少见的,可是却非常的性感。
Thor在听到动静后转过身来看着对方发出一句赞叹,然后放下了手里的衣物张开双臂拥抱了对方。 

“你真漂亮。”

“是吗,我还以为你看不上这件婚纱。”

“怎么会,这可是Loki亲自给你挑选的。Loki,你来看,好看吗?”

Thor牵着那个姑娘的手走到了他身边来,Loki迷茫的看着面前的这两个人不知道说什么好,整个房间里都挤满了人,他全都不认识,只有一个Thor他能叫的上来名字,而面前的这些人还在等着他的回答,Loki的目光移到了对方的身上,他注视着这条雪白的裙子,不得不说确实很漂亮。

当Thor催促的声音响起来的时候Loki才机械的点了点头,那些人在闹腾了一阵子后从房间里出去了,最后一个人带上房门之前让他们快一点,门锁落下,本该嘈杂的屋子重新归于平静,Thor坐过来问他怎么了,而那个女人依旧站在他的面前,手里拿着捧花,阳光透过单薄的窗帘布料照射了进来,他从来没有看见过这么温馨的色调,于是Loki哽住了,只是沉默着低着头,而两边的人也并没有催他。他看着Thor身上的白西装又看着女人身上的白色婚纱,末了才问了一句,你们两个是要结婚了吗?

这么一句话差点没吓得那个新娘穿着高跟鞋崴了脚,Thor睁大了眼睛看着他,那副表情十分的滑稽,对方像是看到什么洪水猛兽一样高声的问他这是吃错了什么药吗,然后把柜子里拿出来的黑色西装放在他怀里就出门了。Loki低下头看着自己手上的衣服,那个女人依旧没能离开,只是在门被关上的时候坐在了他的身边,坐在了Thor之前坐着的地方。

“你该祝福我。”

“嗯,结婚快乐。”

“不是这一句。”

“那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你这样他会生气的。”

“你是说你的新郎?”

“不,我是说Thor。”

女人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烟与打火机,戴着白色的手套夹着一支烟就抽了起来,屋子里被香味所弥漫着,对方也压根不在乎他这个60岁的老人吸二手烟有没有什么不妥,只是自顾自的吞云吐雾,末了还问他要不要来一根。他从来没抽过烟于是拒绝了,而面前的女人也没觉得吃惊只是自己抽着自己的,一点不介意被拒绝。

“我和你很熟吗?”

“说不上很熟,但总归是比跟Thor熟一些。”

“你是我的朋友?”

“你是我的父亲。”

对方把烟头捻灭在了玻璃杯中,转过头来看着他的时候暗红色的口红有那么一丝丝的蹭色,对面那双黑色的眼睛像是黑洞一样直视着他,Loki望进去,他看到了他自己。

一个卡在中年与老年之间,还未曾真正的步入衰老,一只脚他在门里,半白不白的头发,半皱不皱的五官,连皮囊都显得颇为尴尬。Loki吃惊于眼前这个人的回答,在想了老半天该怎么称呼的时候这个女人仿佛看穿了他的踌躇,于是先一秒做出了答案,并对着上一句话进行了补充。

“Hela。顺便你也只是‘之一’,另一个父亲是Thor。”

“我们生活了多久?”

“十五年了。”

“我不认识你。”

“你现在认识了。”

“我不记得你。”

“是了,你只记得Thor。”

Hela从床上坐了起来拍了拍手上并不存在的烟灰,然后拿着花束走了出去,在关上门的一瞬间回过头透过头纱望着他,跟他说,辛苦了。

Loki并不知道自己哪里辛苦了,只是他转头看着被风吹起来的碎花窗帘,听着外面愉悦的、充满了祝福的声音,手里拿着那一套由Thor递给他的黑色西装,脑子里想着,这么好看的姑娘会嫁给一个什么样的男人。

直到他换好了衣服走下了房子,他看到有光从门外照射进来,视线里昏暗的颜色一瞬间就亮了。Loki从来没能真正的跟人接触过,除了Thor,而对方却不在他所谓的‘其他人’的范围里。过去的那些日子,那些佝偻着身子没办法正常生活的日子,那些在冰天雪地里,在荒无人烟的旷野里生活的日子好像还历历在目,而眼前的一切则告诉Loki,不是的,他变了。

他变得年轻,而且还会继续年轻,他将经历他没经历过但是其他人都记得的事情,他会看着时光在倒退的过程中呈现在他眼前的所有,而这一切将会是什么样,他无法知晓。

就像是这一道门,门里门外两个世界,他来的时候孑然一身不记得任何事物,走在路上则小心翼翼又毕恭毕敬,他隐瞒下所有他的不同与异样,绝口不提那些未来会发生的事情,他惶惶不安,他不知所措。Loki站在门口向外看去,人和人接踵而至,人们穿着十分正式的衣物,而他则一个都不认识。他将用自己的唇齿说出最可笑的谎言,然后粉饰这个本就摇摇欲坠的现实,他从来不曾记得任何一个人,从来不曾记得和这些人度过的任何一个分钟,而他却要假装自己是自己,自己记得,自己知道,自己明白。

这个弥天大谎在他即将踏出第一步的时候就必将成功,Loki不知道如果被戳穿会发生什么样的后果,那一定是他不敢想象的结局。

光影里的Thor穿着洁白的西服,还没有萎缩的肌肉撑得那款衣服的版型十分的好看,对方和他不认识的人谈笑着,手指拨弄着落到眼前的几缕长发,在看到他的时候转过来对着他笑,笑得让阳光的光晕都黯然失色,时光好似并没有怎么打磨着这个人,反而是让其拥有了在长久的光阴中沉淀下来的气质,落拓的、张扬的、却并非那么的具有攻击性。

Thor站在阳光里,站在色调温暖的城镇中呼唤着他的名字,Loki就这样的踏出了第一步,踏出了他充满了谎言的一生的第一步。

或许这并非是第一步,在那个大雪纷飞的季节里,在那个他转身就走没有回头的夜晚,其实他就已经明白,自己将是这世间最大的谎言,从头到尾,贯彻到底。

“你还是穿黑好看。”

“是吗,我以前穿什么不好看?”

“呃,什么都好看。”

“我们要去哪?”

这句话刚刚问出来的时候Hela便被伴娘们从房子里迎了出来,车子上面都绑着缎带和鲜花,五颜六色的祈求被花童们拿在手上,Loki看到新郎从人群中走了出来牵起了Hela的手,而Thor的手掌则紧紧的握住了他,在人群的欢呼声中坐进了轿车里。

这是Loki第一次坐车,除了在75岁那一年坐过的破旧三轮车之外,这是他首次坐在机动车的上面,Loki有些新奇但是并没有表达出来,他能感觉到身边的Thor那种十分压抑的感情,说不上是伤心还是欣喜,Loki摇下车窗看着外面那辆由新郎与新娘坐着的婚车,看着Hela在洁白的头纱下隐约显露的脸,他想,这或许就是因为她吧。

因为这个他们的女儿,因为他们正好是父亲。

Loki其实挺想象不到他会和Thor一起赡养一个这么大的孩子,毕竟在他的认知里,生命中有一个Thor都几乎占满了他所有的空间,再挤进来一个明显主观意念如此强劲的孩子,显然不在他的认知里。

可是事实却是,Thor红了眼睛眼泪直往下掉,Loki将视线移过去却说不出任何安慰的话。因为他从来没能和Hela相处过哪怕一天,他们两个最亲密的举动大概就是坐在一张床上,对方吸烟而他吸着二手烟。

等到婚车到站了,Thor才哽咽着看向他,伸手打开了他那边的车门,两个人拥挤着踩在了地上,而婚礼的主办方让他们先入座,于是Loki和Thor就肩并着肩走进了教堂里,坐在了第一排的长椅上,等待着时辰的到来。

当第一声钟敲响的时候Loki正抬头看着教堂里高耸的房顶,最大的那一面彩色玻璃估计有十米高,圣母的光辉被阳光折射成斑斓的颜色,他看到视线里有淡粉色的花瓣,那一条长长的红色地毯上被带着翅膀的花童们洒满了玫瑰,新人们手牵着手在婚礼进行曲的演奏中走来,一直走到了尽头神父的面前,走到了耶稣传教时张开的双手之下,被世人歌颂。

他感觉到了身边的Thor情绪上有些不稳,但是在这种场合下也并不能说些什么,于是Loki想了想伸手握住了对方颤抖的双手,他们紧握着,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从对方那里传了过来,Loki睁着眼睛看着他所谓的养了十五年的女儿正在跟另外一个并不认识的男人步入了婚姻的殿堂,一瞬间的,Loki好像有些能明白Thor的感觉了。

Hela在他的面前从未表现过对这场婚礼的期待与赞美,甚至平静的如同这并非是她自己的婚姻一样,Loki不曾多说一句,因为他觉得此时此刻的自己并没有什么立场去置喙什么。虽说这个‘十五年’确确实实的发生过,但是对于如今他的来说也是确确实实未曾发生的事情。而这个姑娘一看也不是那种会被迫无奈嫁给自己不愿意的那种人,他想不明白,于是便抛到了脑后。

当神父摊开手中的书宣读着婚礼誓言的时候,在Hela与新郎同时交换着戒指并说出‘I do’的时候,Loki感觉到耳边传来了温热的气,他稍稍转过头看过去就是Thor那只灰蒙蒙的眼睛,对方盯着他,然后轻轻的触动着双唇,对着他说,我愿意。

当人们在教堂外的草地上抢着捧花的时候,Thor牵着他的手站在台阶上,两个人看着眼前的景色与天光,Thor在一边默默的站立着,随即转过来小声的跟他讲,他喜欢那块彩色玻璃。

“我们终于能站在婚礼进行曲里说‘我愿意’了。”

听到了这么一句话Loki站在阳光里睁大了眼睛,他没能回过头看着对方充满满足的眼睛,也没能对着这一句话做出任何的回应,他们两个人只是紧紧的互相握着对方的手,穿着一黑一白的正装西服,在教堂的门口,在沉重的钟声下心照不宣的沉默不语。

他觉得有什么东西卡在了自己的喉咙里不上不下的,Loki用余光看着对方坚挺的身体,脑子里回想着那个摔在泥地里爬不起来的干瘪的老人,想着那个在雨夜里走了一天只为了给他摘下一年里最后一颗柿子的人,莫名的他有些后悔没能在树下的那个雪天回应着对方的话,那一句被被风呼啸着快要听不见的一声,我爱你。

在欢庆中婚礼结束了,Thor去处理结束之后的收尾工作,而他则是坐在化妆间里等着对方忙完了来找他,可是在天黑下来之前先来找他的并不是Thor,而是Hela。

对方脱下了繁重的婚纱,穿着黑色的裤装找到了他,脸上还是偏红的新娘妆,点着烟进来的时候一点都没有那种庄严的仪式感,反而像是黑夜里走在街边的朋克女郎,锋利又引人注目。

Hela随便搬了把椅子坐了下来,Loki无话可说,而对方显然也不急着说些什么,只是在外面的钟声再一次敲响的时候,这个姑娘对着他说,她要离开了。

“是的,你嫁人了。”

“这与我嫁不嫁人没有关系。”

“那与什么有关系?”

“与你有关系。”

Hela吹出了嘴里的最后一口烟,然后将烟头丢进了垃圾桶里,她看着Loki那双绿色的眼睛,在离开之前说下了最后的话。

“我嫁人并非是为了什么,不是嫁给爱情,也不是嫁给现实,而是嫁给了我自己的抉择。今后的一切或许我们就该分道扬镳了,但是我由衷的为我们、为我们三个共同生活的十五年感到庆幸。庆幸遇见了你,遇见了Thor,但是之后的日子你们两个之间再也不会有我了,我会和那个男人离开这个镇子,去更远的地方了。”

黑发的女人踩着高跟靴打开了门,临走之前回头留下一句。

“你要记得,你爱他。”

这场婚礼像是一个分界点,Thor带着Loki回去了,他们两个走在夜晚的城市里,灯火通明,不会因为天暗下来就让世界毫无光彩,不会在晚上五点多的时候两个人就要回到那个充满了霉味的木屋里点上一盏昏黄的煤油灯,然后一分一秒的消磨着时光。

他们在镇子里的房子是个小别墅,刷着粉蓝色的油漆,门口有一片玫瑰花田,不大,大概就是五平米的大小,里面的花开得很好,Thor每天都起床去照顾这个小片的花田,而Loki则在家里摸索着,摸索这个时代他不曾了解的东西。

从来未曾有过如此清闲的时光,他学着骑自行车,学着去了解电话与热水器,学着去阅读报纸与镇子里这些花花绿绿的世界。这是他从未接触过的一个新的坏境,人与人之间会频繁的交往,他与Thor之间的相处更加的顺畅,这并非是来自于Loki自己的转变,而是一种流转在两个人之中十分契合的默契,或许没有了那种虽然空旷但是压抑的荒野之后,一切都会变得温柔起来。

没有了身体上的病痛,没有了压在后背的沉重,就算踏入了60岁的门槛Loki也觉得浑身轻松。这栋房子建的很是舒适,他与Thor睡在一个卧室里,有时候他们会因为半夜蹬被子的事情而吵得面红耳赤,也会因为那些盖不住脚的床板而睡不着觉,Loki有些时候会爬起来问对方你究竟有多高,而Thor摸摸他白色的胡渣告诉Loki,壮年那会儿有198吧。

Loki躺在床上翻了个白眼转了过去,而Thor会爬过来撑在他的头顶上要亲,他震惊于对方一把年纪了还这么幼稚,然而看着Thor那张笑起来傻气十足的脸却又说不出什么拒绝的话来。

Hela的房间空了出来,对方是言出必果,说离开那就是干干脆脆的离开。而有时候看着那个空掉的房间他才明白当初Thor伤心的原因并非是由于自己的姑娘嫁了出去,或许更多的则是因为对方的离开。

Loki不曾去问过这个女孩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就如同他也不曾问过在镇子里面互相介绍对方的时候会用‘兄弟’这么一个词汇来代替‘爱人’。人前的时候Thor会称呼他为弟弟,人后的时候他们站在同一块镜子前面修面,然后躺进同一张床上相拥而眠。

他能察觉到Thor的小心翼翼,生怕被人发现,生怕被人察觉,他们的所有亲近都装在了这栋房子里面,没有人会知晓他们的关系,兄弟之情囊括了一切似是而非的言语与举动,他们两个是镇子上不可思议的单身汉,是共同抚养一个弃儿的兄弟,他们两个相依为命,住在同一个屋檐下面共度余生。

Thor与Loki之间所有亲密的举动都悄无声息的发生,他们藏在窗帘后面接吻,藏在被窝里拥抱,Loki想起了Hela的话,也想起了曾经追逐在他身后跟着他的Thor,他突然觉得这个老头也并没有这么这么的糟糕,至少每天早上的鲜花饼足够甜美。

老年人的生活其实并没有什么新鲜之处,但是比起曾经那两段荒芜的时光却丰富了许多。Loki会被天早上起来数着钟声敲响的次数,会坐在躺椅里看着门口的Thor给玫瑰浇水,早餐是牛奶和面包,再也不是那种只能用吸管喝着的稀粥。

汽车与自行车在水泥路上来往着,两层楼高的房子一栋挨着一栋,Loki带着眼镜将他半长的头发梳到脑后去,然后坐在窗前就着阳关能看一下午的书。

他们有一间书房,里面是墨绿色的墙纸,书柜很高,当Loki读完一整面墙的书的时候也开始进入冬季了。Thor会在两个人出门的时候帮他在脖子上围好围巾,在出门之前双手紧握着取暖,随即又在开门的时候相互松开。

在第一场雪下下来的那天Loki从床上醒来,他被楼下的喧嚣所吵醒,当他换好衣服走下来的时候看到了被装饰一新的客厅,无数邻居都站在屋子里,而Thor的手上拿着大包小包的东西。

人们看着他下来便凑上前交谈着,Loki用他与生俱来的语言天赋随意的搪塞却不显得敷衍,可是随后却在一声生日快乐里,他愣住了。

回过头的时候一位女士正在帮Thor戴上尖尖的生日礼帽,滑稽的大红大绿的颜色,做工粗糙还沾着亮片,所有人都簇拥着对方,并在等着Loki这个最亲近的人送上今年的生日礼物。可是Loki的双手空空如也,他完全不记得这种日子,在过去的生活里也从来没有听过Thor提起,他们两个相处的那两段时光里并没有什么可以庆祝生日的环境,于是当Thor那双颜色不一的眼睛望过来的时候Loki才感觉到了窘迫。

一种难以言说的、形容不清的慌乱充斥着他的胸腔,随即在所有人的目光中Loki推门而出。

他将Thor的呼唤留在了身后,他一个人走在街上,说不清为什么自己要这么做,或许是感觉到了自己的格格不入,又或者他确实是拿不出什么想要的生日礼物来,毕竟他根本就没听说过Thor的生日是哪一天,问他要礼物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于是Loki就在城市里行走着,他大概是想逃离那个所有人等待的局面,逃离Thor期待的目光,他也不知道自己该往什么地方走,反正就是走。走过了电影院,走过了石桥,走过了一家图书馆,一直到一个废旧的工厂外面他才停下了脚步。说到底虽然没能老到膝盖发软的地步,但他也不是健壮到可以大跑大跳的年纪,当Loki蹲下身的时候本想休息休息,结果踩到了什么柔软的东西,随后就听到了奶声奶气的尖叫。

他拨开地上的纸盒子看到了里面有一只狗,非常脏也非常小,小的还没有他手掌那么大,眼睛也没睁开,他环视着四周的环境,在没有发现任何其他什么狗类之后便蹲在这小东西面前看了许久,看着看着他想到了曾经Thor跟他说的,在未来他们处在无人的荒野上的时候,Thori的来历。

于是Loki就忍受着这只小畜生的浑身污泥,将其用手帕包裹起来后便揣回了兜里原路返回,他又重新经过了那家电影院,那座石桥,那栋图书馆,最后在夕阳落下去的时候站在了自己家的家门口,Loki喘着气不知道该怎么跟Thor说,说他为什么离开,说为什么他会当着所有人的面甩下了今日的寿星一个人出门。

可没等Loki想好怎么编一个谎言的时候Thor就从里面把门打开了,两个人愣愣的对视着,Loki能看到屋子里狂欢后的景象,虽然人都走光了,但那些彩条和纸花还都在。

Thor走到哪里都是受欢迎的。

在这个时间点呆了两天,Loki便知晓这一点。

“Loki,你去哪儿了,我还想着你会不会出事了。”

“没有,我给你带东西回来了。”

“啊,什么?”

“狗。”

说完他就从兜里把那个嗷嗷直叫的狗放在了对方的手上,踏进门之后鞋都没脱就进了洗手间去清理自己身上的污渍。身后是Thor的尖叫声,他靠着门看着对方手舞足蹈着,蹦蹦跳跳的像是个拿了糖的孩子,对着那只狗露出了十分傻气的笑容。

于是这便成了Thor在60岁的时候收到的礼物,对方告诉他,这是60年里收到的最好的礼物。

“我以前没送过你吗?”

“这不一样,这个礼物我等了30年!”

“你早一点告诉我你想要一条狗不就行了。”

“不!这是你在东欧的时候告诉我的,你说我们60岁的时候会有一条狗,从那以后的每一年我都在等着你送给我,这能一样吗?”

听到这种话Loki愣住了,他想这是不是自己在未来会跟Thor说的话,会不会是自己在Thor的过去说出来的话,于是他小心翼翼的拽着对方的袖子,问那以前我还说过什么吗,可Thor只是笑,说你说的那些我们都实现了,玫瑰花园,鲜花饼,狗,还有刷着粉蓝色油漆的房子。

“啊,不对,还有呢。”

“还有什么?”

Thor俯下身亲吻了他的嘴角,在把被子盖上来的时候说,还有你说我们会一直活到九十岁,生命的最后会有一条河。

关于那条土狗对方问他起什么名字,Loki想了想就说叫‘Thori’吧,他以为对方会反对没想到却答应的非常干脆。于是Thori就在他们的照顾下变得活蹦乱跳,或许是狗能明白当初带回自己的人是谁,于是比起更疼爱它的Thor,这个宠物却更黏Loki。

在冬季即将过去的时候雪也化了,原本银装素裹的小镇也充满了年后的气息。他和Thor穿着粗线毛衣坐在躺椅上一个看着书一个看着报,Thori趴在旁边玩着地上的球,而突然起来的一个消息让整个房间里温馨的气氛全都消失了。

Thor的父亲去世了。

Loki抬起眼睛将架在鼻子上的眼镜取了下来放在了桌子上,然后走到了愣在门口的Thor的身边,无声的牵起了对方的手。Thor有些不知所措,对方转过头看着他的脸看了很久,Loki细细的打量着眼前的人,他发现Thor其实还是老了的,即使保养的再好,到了60岁也该是有了风霜吹打的痕迹。

他伸出手抚摸着对方的脸,在阳光下与之亲吻,Thor跟他说父亲死了,而他只是点点头就当自己知道了。

剩下的日子里Loki就陪着Thor去处理那位死去的老人的后事,而他根本就没有听说过Thor的这个父亲是谁,到了出殡的日子里两个人穿着黑色的西装互相搀扶着走进了墓园。

参加葬礼的人很多,多到比当初Hela结婚的时候到场的人还要多。神父站在挖好的墓坑前念着悼词,他们来的时候受到了所有人的注目礼,这让Loki很是不安。然而Thor却当做没有看到一样继续着他的悲怆,当棺材落下的时候终于哭了出来,他们两个远离人群,黯然离场。

Loki没有去问为什么Thor作为儿子不去看父亲最后一眼,也没有去询问那些到场的人奇怪的眼神是因为什么,对方只是靠着墓园外面的栏杆蹲在地上哭着,小雨淅淅沥沥的下,打湿了他们的衣服,却因为衣服的颜色太深而看不出浸湿的痕迹。

Thor跟他说,其实他承受的了,毕竟并不是每一个人在老年的时候才会迎接自己亲人的离去,毕竟更多的人在中年时期就会送别自己的长辈,他这样已经很好了。Loki听在耳朵里既没有附和也没有反驳,这个葬礼参加的很匆忙,离去的时候也很狼狈,Loki不知道Thor跟他的父亲有着什么样的矛盾,他不知道所以不去问,不去问就不会暴露其实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的事实。

这个镇子好像一直都在下雨,一直下一直下,而他们这种年纪并不适合这样的坏境,阴雨天会影响人的心情,同时也会让他们的关节酸痛。

在这一场伴随着葬礼进行曲持续了很久的雨停止之后,Thor戴上了白线手套去后屋搬了些东西出来,对方告诉他他们的修车厂可以继续开了,于是后面的那个小仓库就又打开了卷门,每天Loki读书的时候就能听到外面叮叮当当的声音。这个镇子并不大,但是意外的车很多。

有些时候有了点好奇心就会下楼去看看那个车库里到底在折腾什么,他看着Thor把沉重的扳手像是玩具一样抡在手里,对着那些他看不明白的零件叮叮咣咣的敲打着,他拿着那些银白的金属螺丝在手指间把玩着,问Thor什么时候学会的修车,然而对方却抬起头满手油的问他,你这是什么傻问题。

“我们当年跑货的时候早就无师自通了,况且比起这个,我更擅长的是修枪。”

这一会Loki没有去问为什么Thor会修枪,他不说话将那些有棱角的螺丝丢在了桌面上,随后的日子里他就搬一个小凳子下来坐在对方的旁边,Thor修车他读书,然后跟着一起学着怎么认车子的结构与扳手的种类,Thor有些意外Loki为什么要这么做,结果他只能翻了个白眼说自己忘光了。

“当初可是你教我修车的。”

“现在你教我不亏吧?”

“你可别还没老就老年痴呆了。”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的头按进发动机里?”

两个人在一起的日子平淡但是并不寡淡,每天就浇浇花种种草,早上吃点烘培蛋糕,下午修车读书,晚上就出门遛遛狗,一天也就过去了。

有些时候Loki回想起Hela离开的时候跟他说的最后一句话,他会看着Thor的侧脸,看着对方那只灰眼睛发呆,其实Thor平时表现的很好,好到他从未知晓其实对方那只眼睛后面的耳朵也听不见声音,而这一点则是在他打碎了藏在柜子里的相框时才发现的。

黑白的照片里对方的头被白色的纱布包裹着,眼睛和耳朵尤为严重,他们穿着深色的军装于一架坦克前面站着,枪被背在身后,Thor看他,而他看镜头。

当他跌跌撞撞的跑去拿着破碎的相框找到对方的时候尤为歇斯底里,他揪着对方的领子问他们是不是上过战场当过兵,是不是开过坦克杀过人,是不是还受了伤落了病根,而Thor手里端着的新出锅的鲜花饼全都撒在了地上,对方看着他说是的,上过当过、开过杀过、你没病我有病。

他喘着气问你病哪儿了,Thor眨着眼睛跟他说,我只能听见一半,看见一半了。

那张照片背面的日期签下的是1931年,Loki翻找着那段时间的战争史,然后深深的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此后他们再也没去谈论那一天发生的事情,只是在之后的日子里Loki会默然的站在Thor左边的方向说话,他一身的疏离与尖锐并没有真正的收敛,只是对着对方的时候会稍作平歇。Thor说他都60了还脾气这么怪,然而Loki并没有因为这个而生气,反而是问过去的他是什么样子。

“很难说明,你年轻的时候简直就是一个人形自走荷尔蒙,真别说,虽然你的脾气太臭了但是喜欢你的人还真不少。”

“我以为‘人形自走荷尔蒙’这种词你会用来形容你自己。”

“哈哈哈,不,我可是姑娘们的梦中情人,咱俩不一样的。”

Loki甚至以为他们能一直这么的生活下去,至少是没有后顾之忧的,带着一条狗拖着一个生意说不上兴隆但也不惨淡的修车店,每天吃着鲜花饼也不用担心会晚年蛀牙。然而来自于过往亲戚的一个通知打碎了一切美好的幻想。Thor的那些亲人从父亲Odin生前留下的文件里知道了为什么Thor与Odin断绝了关系,并且带着人找上门来,说是要为Odinson家清理门户。

那些人面目狰狞的冲进了他们的家里,踩坏了Thor精心呵护的玫瑰,掀翻了他们刚刚做好的早餐,对着他们的家具打砸抢劫,木板落在头顶让Loki头晕目眩,他听着那些人叫骂着难听又恶毒的词汇,将他们这两个步入花甲的老人打倒在地。

那些原本关系颇好的邻居们在这些人的闲言碎语中也跟着变了脸色,他与Thor就像是做下了什么滔天恶行的囚徒一样被人辱骂被人殴打,Thor将所有的疼痛承担了下来,他拉着他跑,从他们的家里一直向外跑,Thori跟在后面追着他们的脚步,而再后面就是那些拿着武器想要杀死他们的人。

他们就一直跑一直跑,丢下了他们的小花园,丢下了他们新刷了油的书柜,丢下了小仓库与给Thori做的狗窝,从镇子跑到了郊外的马路上,而后面的人开着车一路追赶着,叫骂声从脑后传来,Loki从来没有这么的害怕过,他怕那些人真的会把他们打死,也害怕Thor会突然倒在他的脚边。

那些按了钉子的木板让Thor与他的皮肤上都占满了血,Loki伸出手按着Thor后脑上被凿出来的窟窿哭得撕心裂肺,狗在他们身边不吵也不闹,身边的人满脸是血的捧着他的嘴亲着,腥甜的血腥味刺激着舌头,Thor说对不起被发现了,他摇了摇头说没事的,我们不会死,我们会活到九十岁。Thor就问,说九十岁的时候我们在哪里,他说,我们在谁都不知道的地方,只有我们两个人,你在树底下喝着酒跟我说你爱我。

Thor就突然笑了起来,连那只灰色的眼睛里都能看见笑,于是他又重重的亲吻了他,血丝连着两个人的嘴唇,他们都知道彼此都跑不动了。

车灯照过来的时候那金黄的光芒都没有Thor的笑脸灿烂,被推出去的瞬间Loki听到了一声尖叫,他从地上爬了起来,看到了车轱辘底下躺着的Thor,满身鲜血。

恨意涌起的时候他叫了出来,那些潜伏在心头里的情感在一瞬间爆发,那是他用谎言堆砌而成的前半段人生里最大的冲动,是他剑走偏锋的性格里最难以严明的偏激。Loki看着渐暗的天光与秃掉的树林大声的笑了出来,笑得声音嘶哑,笑得手指扣在坚硬的水泥里折断了自己的指甲,让血肉模糊着传来钻心的疼痛。

风从远处传来带着令人心悸的嘶吼,冷冽刺骨。


©Lou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