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转载我就提刀杀了谁

禁止转载,转一个拉黑一个。
迫真·自己爽就得了·选手。
KY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对杀一双。

【锤基】畸形。[END]

Loki又成神了。

这不是谎言之神,也不是邪恶之神,是新的神明,是凌驾于所以神明之上的,拥有着记录、篡改、诉说与传成的故事之神。

他从‘谎言’变为了‘故事’。

当以活着的躯体重新踏上土地的时候才发觉,原来距离他到达那个死亡缝隙已经经过了八个月。

他觉得自己该去找那个所谓的自己的未来解决接下来的事情了。当天空中又重新出现了一个地球并在逐渐接近自己脚下的地球的时候,Loki明白原来那个‘国王Loki’已经开始了他的复仇。

他的记忆很模糊。

模糊到很多事情他都不记得了,但或许这并不重要,毕竟他都活了千千万万年,不可能在这亿万秒的时间里每一寸光阴他都记得清清楚楚,重归‘生’的怀抱,Loki站在原地想了许多,他抬头看着快要濒临破碎的天空,眯着眼睛将视线打过去,他看到了那个未来。

腐朽的苍老的,将他放置与比喻之焰抉择之地的那个自己,正骑着Jormungandr带领着亡灵大军向着Asgard移动。

Loki看着Jormungandr巨大的身影,他想,Thor是不会来了。

 

什么是神明呢?

——神明是符号,是象征,是魔法,是光阴。是灵魂的点金石,是构建出一个具有强大力量生命的本质。是当内里改变之后就不再存活的生物,是当传说消散便也会跟着消散的生命。

——说到底,只要神明的传说还在,便将永垂不朽。

 

“哈?诸神黄昏?”

他知晓了老Loki究竟想要干什么,不过就是他在第一次死亡后就已经放弃的阴谋,比如说引起诸神黄昏,比如说成为整个世界的主宰。

Loki用手指摸着自己的下巴顿时觉得有些好笑,因为当他明白了谎言的本质,明白了神明的本质的时候,他就已经在某种程度上凌驾于众神之上。这并非是地位与力量的压制,而是一种象征性的意念上的绝对凌驾。

他拥有‘故事’。

不论是人类之间流传的,还是在宇宙中流传的,亦或是‘故事’所存在的本质,这些被他所掌控后,任何预言与征兆,任何既定与否决都可能被更改,添加,记录,删除。因为他是‘故事’,也是将‘故事’叙述出去的人。因此只要他活着,那么众神便活着,众生,也便活着。

想到这里他突然想笑,想嘲笑那些挣扎不休不肯放弃的过往,想要讥讽曾经苦不堪言自我排解的经历。那个什么都没有被阻碍就直接完成了赎罪任务的国王Loki没能做到,反而是他这个差点被对方替代的倒霉鬼做到了,只能说是世事难料。

 

他飞向了苍穹,去往在成为‘故事’之前,还是‘谎言’的时候便被驱逐的故乡,他看到了盛大的战争,那条名为Jormungandr的大蛇上国王loki笑得癫狂,而死去的代理执政人的权杖落在了对方的手中,那是神后的象征。

属于至高象征的权杖闪烁着耀眼的光泽,折射白日温暖耀目的阳光,散发出腥甜粘稠的血色。

拥有漆黑无限空间的宇宙里漂浮着歌颂创世纪的彩色玻璃,映着来自黄昏时刻暗淡下来的深红色泽。众神们在这里厮杀着,长蛇黄色的眼睛正盛满了混沌注视着他,Loki站在Asgard的土地上笑的肆意,神情微妙,寓意嘲讽。

血液从四面八方翻涌而至,鼻腔中充斥着甜腻到令人作呕的气味,断裂的雕像堆在角落垒成废墟。长靴踏在面容慈祥的断壁神像上,垂眸打量上面细小的裂痕无声轻笑。背阴处里的污秽与恶意不断滋长繁殖,最后破茧而出质变为黑夜下的亡徒,獠牙锋利。

挥手带起身后的风衣上下翻飞,无数黑雾弥漫,最终化为一片虚妄消失在宇宙中,铺天盖地遮掩住黄昏过后暗淡的日光。

耳边是金属铠甲互相摩擦产生的轻微响声,面前人的面孔隐于黑暗却无比清晰,曾经引以为傲的某些东西此刻却略带讽刺的意味,对方那出乎意料般的神情非常好的取悦了他,不可置信的质问传来,他想,他幸亏没有变成这样。

没有变成这种垂垂老矣还被嫉恨充斥着心脏的模样,没有变成这种明明无法改变还偏要撕心裂肺将所有人都拉下地狱的模样。

一如往昔的自己。

仿佛一面镜子,将现在嗤之以鼻的过去投影在眼前,嘲讽着自己斩断抛弃的东西又重新以另一种方式再次重生。透露着即使分尸断骨,割皮放血,也依旧苟延残喘的拥有过的曾经。

即使不屑一顾,即使视如敝屣。

他能看到对方厌恶的情绪从内心不断滋长,翻涌咆哮着企图破茧而出。Loki眯起双眼毫不掩盖自己疯狂的笑意,舌尖舔过自己尖锐的虎牙,细碎的嗤笑声从唇齿间不断挤出,喉咙深处的干涸感期待着干净的泉水而非腥臭的血迹,对方那张脸上的惊讶简直是最甜美的糕点,令人喜悦。

 

“见到我不开心吗,老橘子皮?”

Loki把玩着被他从对方手中拿到的王后权杖,不断变换着自己的性别来嘲笑对方早就老朽的身体,他站在诸神黄昏下的战场里,他终于可以作为强势者好好的报复眼前这个给了个苦痛的‘自己’。

“你究竟……”

“总之——我现在是故事之神,同时也是月亮女王,是魔法剧场,反正就是百分百升职加薪了。”

再次从女性变成男性之后,他继续的说。

“我并没有做什么你做不到的事情,所以问题来了,究竟是为什么我没有变成你呢?为什么我成为了‘故事之神’而你还是‘谎言之神’呢?你能回答我的问题吗,‘国王Loki’?”

“没有!!!”

对方扭曲着面孔对他喊了出来,然后指着他,满脸都是不可置信,满脸都是难以接受。像是看到了什么他最不愿意去承认的事情,Loki能够感受到对方眼里的羡慕与嫉妒,恨意与杀气,这些他都很熟悉,熟悉到方式就是从他的身上移植到对方的眼中一样,这些都是当他还是一只黑鹊的时候,确确实实所拥有的最不堪的情感。

 

“你永远都不可能得到你想要的!你永远不可能真正的做到改变!就算改变了又能如何!没有人会承认没有人会接纳!就像是掉在地毯上的污渍无论怎么洗都不可能洗清!他们都会恨你!所有人都会如此!随便你怎么按照他们的要求做出改变,那些人永远也都不会满意!你永远都是骗子!是欺诈师!是反派!

他们永远不会接受你!永远不会想要你!永远——”

 

那个老朽的老人站在远处撕心裂肺的喊,像是把他这些年所有的不甘和仇恨全部都嘶吼出来,那个沙哑到像是破风箱一样的嗓音似乎都快要真的不能喊出任何声音了,整个神域的人都能听见,连那些亡灵都被震撼。

他走上前去看着这个被绝望吞噬的自己,不由得露出了一个似笑非笑的神情,他不知道该如何去说这件事情到底怎么想,毕竟他也是Loki,他知道所有。

所以他明白。

 

“可是那些人并不重要不是吗?”

Loki将权杖换了一只手拿着,然后搭在了对方披着皮毛的肩上,他直视着未来自己的模样沉下了神色。或许是在抉择之地的经历让他已经真正看开,又或者是Thor的承认让他想清楚了自己需要什么不需要什么,对方那双被疯狂与嫉妒占满的双眼浑浊的快要看不清颜色,这不该是一个国王应该有的眼神。

“说实话‘国王Loki’,没人想当国王,拜托,这种游戏即使是那个年幼的我都已经不玩了。你都这么老了,为什么还热衷于这种复仇、嫉妒、自负的游戏?没人再会愿意陪你玩这种恶作剧了,而我,并不需要全Asgard的人都爱我。

他们怎么看的怎么想的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他们恨我也杀不死我,他们爱我也不能给予我什么。这都是些我叫不出名字来的人,都是我根本不会与之生活的人,恨又如何,爱又如何,你为什么要在乎这些无所谓的人,而不去真正在意应该在意的人。Thor呢,‘你的’哥哥呢?”

当故事之神将神明自己书写的命运摊开之后,那些所有的阴霾,所有的计谋,所有的侵略与战乱都将褪去。

而终究会来到的必定会来到,终究会发生的也必定会发生。

Loki眼看着那个未来的自己逃走了,他眼看着两个地球最终相撞,也看着诸神黄昏真的到来。

所有的一切归于虚无,一切。

除了这个故事。

除了他的叙述者。

 

Loki站在白色的空间里,这里没有点线面,没有一切,它可以黑可以白,可以无限可以方寸。将故事收在心里,手里握着Asgard一半王权的象征,他低头看着这个线条流畅的权杖,有点嫌弃身为王后的武器居然如此寒酸。

行走在漫无边际的纯白空间里,手腕上带着的蓝色玻璃指引着他的方向,他看到了蜷缩在远处的那个人,也看到了一个充满了失望与悲伤的灵魂坐在地上自哀自怨。

那是他自己,是他可能成为的未来,或者说应当成为的未来。

年迈的Loki让他走开,可是他不,抬手把权杖收回身后,他将手按在对方的弯弯的犄角上,敲打着象征着‘Loki’的鹿角盔。

虚幻本身存在的轮廓,黑夜下的土地皆在掌控之中,神所触及不到的时间,则为骗子肆意妄为的乐土。

他都知道的。

“你走开,我想一个人待着。”

“我觉得你还没能回答我的问题。”

“我不想回答你的问题,你可以走了。”

“是吗,你想给我看什么?一个年迈的丑陋的邪恶的失败者?”

“可我就是我。”

“你确实不是幻象,但真实也不总是只有一个不是吗?”

Loki握住了对方长长的鹿角向上抬,他用尽了自己身为神的所有的力量,然后他听到了对方的嘶吼,却也看到了这张橘子皮一样的苍老的脸在扭曲,他听到了对方的愤怒和诅咒,可是Loki一点没能动摇,他还在用力。

直到这张脸变成一张皱皱巴巴的皮被他丢在一边,低头看过去坐在地上的Loki拥有的是一张年轻的面孔,和他长得一模一样。

他站立在对方面前看着年轻的国王Loki,因为他们都是Loki,所以他明白其实从根本上来说,自己根本就没能改变。他们的每一个,不论是哪一个,苍老的,年轻的,幼小的,还是男性的或者女性的,即使死去又复活,即使一个一个的出现,到头来他们还是没有任何变化,因为他们都是Loki。

可就算没有,总归还是会逐渐不同的。如果真的从未有一件事情做到了,那也太可悲了。

 

“所以呢,这很重要吗?

我什么都做到了,我什么都实现了,我赎罪了,我改变了,但是恰恰又不让我改变的也是他们,他们只想要以前的Loki,只是更愿意承认旧的,而不愿意接受新的,所以他们如愿了,我还是我,我还是邪神。

而你又凭什么站在高人一等的位置来评判我的选择?你也不过是和我一样,死了一遍又一遍,从来不曾得到自己想要的,从来没能真正的从别人那里得到善意!”

对方愤怒的吐露着狠毒但不可置喙的言语,而他则是面上带笑温和得如同从未发生过这种事情的模样,目光灼灼,不以为然。

抚摸着对方肩上披着的皮毛,压下从嗓子里发出的低沉的笑声,参杂着不断深入的引导,纯白的空间里似乎是起了风,风里带着些许光亮,照亮了对方那张苍白又熟知的面孔。

伸出一指指在他心脏的位置,意料之中并未传来跳动的触感。咧着唇角露出一个狡猾却不显得恶意的笑容,贴在身前人的耳侧,轻声开口。

“可这也不是你想要的啊。”

沉溺权势与欲望的始祖唤不起那早已褪色的名字,如败谢的誓言腐烂在故乡的土壤中。逝去的光阴如无情的飓风摧毁着摇摇欲坠的旧情,被套上冠冕堂皇的说辞如今也开始消逝于尘世。

Loki感知到了对方的这些复杂的情绪,那是没能挽救一切只能让它越来越坏之后的自暴自弃。

没有尽头的生命要用鲜血与阳光作为筹码,虽说表面这张好看的外壳要用浮华的衣物服饰来装点内里的空洞,可冠以Loki之名就不会去做自欺欺人的可笑之事。

“你因为气愤毁了一个地球,‘你的’哥哥才会要想要杀死你,但这并没有什么不对,这些你知道的,每一个作恶的人都明白报应总是会来的。Thor与你成为死敌,这并非是你想要的生活,所以你回到过去想要找到原因,但你不能因此再毁了一个。毁了让你之所以是你的所有的‘因’,这是你之所以是你的一切——”

“那是因为我失败了……”

“不,恰恰相反,你成功了。”

Loki打断了对方的话,他用手把玩着那根权杖,在思考了片刻后继续说出了他的回答。

“是你让我能够得到一个不一样的如今,我不再是‘谎言’,我跳出了那个命运三女神所许下的预言,我不再是欺骗者,不再是变幻者,更不会是被诅咒者。神明将书写他自己的命运。

 

——而我,即是‘故事’。”

 

 

他端起了手中的咖啡喝了一口,味道浓郁但是足够苦涩,Loki皱着眉从桌子上又拿了几颗方糖丢进杯子里搅拌着,对面的Verity看着他的动作不由得吸了一口气。

“所以说,地球毁灭了?众神死亡了?”

“对,没错。死的一丁点灰儿都没能剩下。不过由于我比较特殊,一个新生的又寓意非凡的神明,所以我活了下来。”

“等等……你这个故事的信息量太大了,你让我缓缓……”

“没什么可以怀疑的,你是人形测谎机,你知道我没说谎。”

“可是如果这一切都毁了,那我是什么,这个巨大的纽约城又是什么?!”

他看着Verity有些崩溃的指着咖啡厅外面人来人往的大街,指着不远处矗立在城市里最高的那个写着‘Avengers’的建筑,把嘴里的这口饮料咽了下去。他歪了歪头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里像是没有骨头的生物,懒懒散散又不着调。

“因为我是‘故事’啊,只要我这张嘴还能诉说出语言来,那么那些故事就会成为活的存在。神明是什么?就是一堆符号,一堆魔法的产物,而你们人类作为信奉神明的生命,自然而然的也会出现在我的故事里,于是这个世界就可以重新建立,一切就又会重新存在。所以说所谓的‘诸神黄昏’啊,在我看来都是一两句话就能解决的事情,只不过现在来说,我不能说谎了。”

“不……不……你说的信息太多了,我得好好想想,你说会不会这只是你的一场梦,你把它当真了,所以它在我这里显示的就不是谎言而是真相?”

“别自欺欺人了Verity,你的测谎仪能力时天衣无缝的,这可是传承着Gram同源的力量,不是真相的话,你肯定在我说出第一句话的时候转身就走。”

“所以说,你现在其实算是个救世主?”

“嗯哼,不客观不严格的说,确实是这样。”

“哦我的天啊——”

Verity发出了十分绝望的感叹,然后跟他一起瘫在了沙发里,两个人就这么对视着,而对方推了推眼镜想了很久,才重新再去问他一些问题。

“除了我还有人知道这个事情吗?”

“嗯……应该没有了吧,不过Thor或许知道,毕竟他现在可是Asgard的神王。”

“那你怎么不去找你的哥哥?”

“我现在一点都不想见到他。”

“假话。”

“不,是真话。你忘了我现在不能说谎。”

“好吧,居然是一句真假参半的话,不过为什么?”

“毕竟我跟他的关系——比较特殊,而我现在又不能说谎,真要是见面了我可能会死的很惨,各种意义上的死。”

“你的那位兄长我记得是位很正义的神吧?他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顺便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你不能说谎了?”

“各种意义上的死,可不只是你以为的那个死。话说回来说到不能说谎的原因,除了被Gram影响之外,大概是由于‘故事’不能作假吧,你能想象一个满口谎话的故事之神把所有人的一生都用他自己喜欢的方式篡改吗?如果真是这样我第一个篡改的故事绝对是让Thor成为我的妹妹,我一定会好好疼爱她。”

“那你打算一辈子不去见他?”

“呃……一辈子我不敢肯定,反正最后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和他正在死亡边缘的空间里,或许就让他以为我死了比较好呢?”

“你不是不能说谎吗……”

“虽然说在你们人类的哲学中隐瞒也属于谎言,但是对于我来说就不是了,不跟他见面就算说谎的话,难道我要跟全天下的所有人都公布这个事情才能保证我‘故事’的本质?”

“那倒不用……”

“这就对了。”

Loki眯着眼睛将被子里最后一点咖啡喝完,然后捏着一块方糖放进了嘴里,Verity这个他唯一的朋友跟他分享这个秘密,对方笑着亲吻了他的脸,而他也回了一个礼。

“圣诞快乐,Loki。”

“圣诞快乐,Verity。”

他们在街口的地方互相道别,外面的街道上下着小雪,整个城市里都挂满了圣诞节的饰品,红色和绿色充斥着整个视野,每一个人都带着新年节日里必有的欢乐气氛,每一家店的橱窗都被打扮的十分温馨,每走几步就是各式各样的圣诞老人和麋鹿。Loki双手合十冲着自己的掌心呼着热气,他想念自己高档公寓里的电子游戏和垃圾食品了,还有新年里一定会在正点播放的电视节目和演唱会,他走在小路上,周围的人们互相道着好,路灯上都是红红绿绿的小彩灯,脖子上的绿色针织围巾还是Verity送给他的圣诞礼物,他低着头往回走,在不小心撞到人的时候才抬起头,脱口而出的一句抱歉只是刚开了个头就被咽回了肚子里。

他觉得圣诞老人给他开了个天大的玩笑。

——但是见鬼!他是北欧的神!他不过什么圣诞节!

 

“嗯?你这是什么表情,见到鬼了吗?”

Loki下意识转身就想跑,但是对方直接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力道大的有些过分,还没能他想好说什么就被丢进了一个结实的怀抱,坚硬又温暖。

他的鼻头有些泛酸,头顶上是Thor的呼吸声,自己的哥哥搂着他大喘气了好几下,才重新开始说话。

“你还想跑是不是?我告诉你Loki我可是带了东西来的,你要是再跑我就再给你带上!”

“等等!今天圣诞节你就跟我说这个?!”

“得了吧,咱们是北方的神,不过中庭人的圣诞节,而且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我可是让你们都活回来了,你居然不夸我反而要算账?!”

“那你先把Asgard神后所持的权杖拿出来。”

“……”

他闭上嘴不说话了,反而是Thor一直在追问。

“你拿不拿出来啊?”

“……”

“那可是神后的象征你一个人独吞了不太好吧?”

“……”

“它好不好看好不好用啊?你是不是喜欢极了?”

“……你松手。”

“不松,我知道你肯定拿着它高兴死了,天天一个人乐吧?”

“你话怎么这么多?”

“你不正面回我就肯定是被我说对了,因为你不能说谎了,Loki。”

他们并肩走在下着雪的小路上,Loki拒绝回答一切关于那根权杖的任何问题,也拒绝回答一些他压根不想回答的问题,比如‘你想不想我’,‘你爱不爱我’,‘我帅不帅’,‘你什么时候开始惦记我’这一类问题。就当做没听见,就当做不知道。可是Thor却在一旁傻笑着,因为对方知道他不回答就等于答案是‘Yes’。这非常让人生气了。

“你能不能消停点?”

Loki实在是忍不住了,两手插在兜里站在公寓的楼下转过身对着Thor说,然而对方还是笑,笑的满脸都是他觉得最傻的那种情绪,然后眨着两只蓝眼睛深情的望着他。

“Loki,你知道你头顶上是什么吗?”

他抬起头看过去,还没能从挂在门口的那堆红红绿绿的装饰里找到Thor指的东西,便被扣住了后脑跟对方进行了一个湿乎乎的吻。

他们站在他的公寓下面,站在白色的雪里,站在了Merry Christmas的音乐声里,面对着面,对方还是和以前一样,幼稚的眨着眼用睫毛扇着他的睫毛,随后在烟花声里,他的哥哥凑到他的耳边告诉他。

 

“是槲寄生啊。”

-END-

——————————

写完了,这个文大概一个半月时间,正文完结到现在是26W字,是我写的第一篇锤基。

千言万语说不出来,等我之后写个后记吧,整理下写作过程中我的一些看法以及对锤基两个人感情上的梳理和个人认知,包括时间线与发生的事件。

Loki的单人漫画到他成为了故事之神为止,我想漫威这是对他最大的肯定了。

之后还会有几篇番外,大概是日常,求婚,车以及关于缝嘴事件的解释,我慢慢写吧。

谢谢一直追文到现在的姑娘们,十分感谢。

如果可以想要长评!!!我不要面子了!!!请给我长评!!长评一定记得艾特我!我要转发!我要存起来!谢谢!!!

还有,请赞美我是甜文写手!谢谢!

评论 ( 67 )
热度 ( 107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