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转载我就提刀杀了谁

禁止转载,转一个拉黑一个。
迫真·自己爽就得了·选手。
KY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对杀一双。

【锤基】畸形。[49]

炙热的火焰将他燃尽,那种皮肉被灼烧的疼痛让Loki想到了炎山炼狱里的熔岩,失重感突然之间传来,他极速的坠落着,一刻不停,时间都仿佛被抽干,一秒的程度甚至让他觉得里面包含了千万年,Loki在想他要去往哪里,尽头是什么,会不会是深渊。

等到真正砸在实质的地面上,他才有一种意识回归本体的感觉。Loki抬起头望过去发现这是一片绿色的空间,不属于九界里的任何一处,似乎是从空间缝隙里开辟出的一个天地,但细细品味却更像是在死亡里偷偷溜出来的偷生者。

他从地上艰难的爬起来,这片空间的边缘是模糊的烈焰,似乎近在眼前,可当走过去的时候却永远发觉它们未曾靠近。

视觉中心有一个台子,上面放着一个巨大的鹿角盔,一只黑鹊停留在上面,这让他想起了曾经他作为鸟儿的时候那个同样的场景。

两个扭曲着的人形出现在台子的周围,Loki看过去,那是苍老的Loki与年幼的Loki,两个人的眼眶里都没有瞳孔,漆黑的眼球同时转向他的方向,由绿色的火焰中显形的两个人一起跨出一步,面对着他。

 

三个Loki鼎足而立。

 

这个时候Loki才知道,原来他快要死了。

那火焰是预言之焰,是让人直面内心的火光,是自我拷问的代价。他第一次看到了死亡的自己,这些个已经死在过往回忆中的自己,本应该成为湮灭于时光中成为云烟的自己,此时此刻成为了具现化的存在,站在了他的面前对峙着。

那只代表了不详的黑鹊站在弯弯的犄角上嘶鸣,眼前这个衰老的Loki伸出一只手掐住了喋喋不休的鸟儿,当周围只剩下火与空气燃烧的声音后,Loki才感受到了一股凉意从背后袭来,渗透进了他的骨髓里,代替了他赖以生存的内脏,成为了填充他全部的存在。

他的未来究竟要做什么Loki已经明白了,无非就是跟着他一样去做即使后果无法承受也绝对不会后悔的事情。他站在原地突然笑了出来,弯下了腰捂着肚子大笑,笑到缺氧笑到抽搐,笑到嗓子里只能发出断断续续的咳嗽声,笑到远处的两个人的视线都将移开。Loki大概是知道这是哪里,这里是死亡者未死亡前最后的挣扎之所,是罪孽者未赎罪前的直扣心灵的拷问。他这个接二连三死去又三番五次回归的恶徒自然是最适合这种虚无边境上的牢笼,等他停止了大笑将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全部收敛好,才重新抬起眼睛看着面前的两个‘他’,两个过往,两个Loki。

 

苍老的那个说,这里是隐喻的空间,是所有预言与语言的背面,是不会被任何人知晓的地方,是不曾存在于任何一个吟游诗人笔下的空荡之地,每一个Loki都将到来,从无例外。

稚嫩的那个说,这里是不被任何预言与征兆降临的地方,没有任何人可以在这里违背自己的内心,即使是谎言之神也绝无办法,它会让你直面你内心所有的恐惧,这里是抉择之地。

 

Loki沉默的听着,幽绿的火焰似乎从阴霾之处向上爬行,他没有理会企图爬上他后脚跟的污秽,而是在沉思着眼前的一切,沉思着这些过去的自己究竟是死是活。

阐述还在继续,还未曾停歇,当过往的所有事情都尘埃落定,即使是发生了那么多,也依旧只能用寥寥几句话来概括,不知是否算是一种悲哀。

 

——我不想死。

——我使用着计谋想要毁掉一切,我的计划一环套一环,它应该是完美无缺的,它差点就实现了,它理应杀死Thor,可是它却失败了。因为我后悔了。

——我做了这么多就是为了把自己从命运的束缚中解救出来,用命,用死亡,即使这样也在所不惜。

——我要解放的是我,是我自己,不是你,不是他,是Loki。

——可当我被虚空吞噬,我便已经死去。今后的Loki都将是我的复制品,都将是廉价的赝品。

——我已死,我已逝。

 

“哥哥,对不起。”

 

Loki听着这苍白的声音将腐朽的气息从远古之地带来,夹杂着最原始的恶念与糜烂,似乎像是深陷在沼泽里不断腐烂不断发酵的怪物,浑身都是污浊的泥泞,咆哮着向着他的方向爬来。

他看到了,看到了隐藏在记忆深处第一次死亡时候的情景,他的羡慕与嫉妒,他的不堪和丑陋,那个于万千星辰的夹缝中苟延残喘的Loki,那个精神错乱疯癫至极的Loki。

他的曾经。

 

——我不想死。

——我是一个崭新的开始,我本能挣脱掉曾经的束缚,我应当赢得所有计谋下我应得的奖励,每一个人都希望我洗心革面,但是当我摸着他们的胸口却听到了里面的声音在说,想要以前那个。

——人们总觉得旧的更可取,他们需要一个反派来衬托自己的荣誉,当一个恶徒真的转变也无人相信。

——所以当我被虚空吞噬,我便已经死去。可我是作为我自己而死,不是任何人心中所期望的那样。

——我已死,我已逝。

 

“我赢了。”

 

这个清脆的声音是他的梦魇,是他在月光下杀死的孩子,是他的业障,是他跨不过去的鸿沟与无法治愈的伤疤。他直视着对方漆黑的眼眶,那是没有尽头的黑洞快要把他整个人连皮带肉都吸进去。那些诅咒和仇恨一下子涌了过来,空间里唯一一只黑鹊还在扇动着翅膀,就如同是无声的嘲笑。

 

两个已死之人注视着他,Loki伸出一只手指向自己,他觉得有点可笑,那个未来的Loki会选择送他来到这里进行抉择,而作为Loki本身,他们所有的,不论是投影还是黑鹊,不论是真实亦或是重生,最排斥的事情莫过于跟那些在不同时间段的自己面对面的来一场毫无意义的会晤。

他或许会疯。

没有人会如同他这般用阴谋将自己分割,就是为了求得一个理想中的结局,求得能够重头来过,求得可以脱离命运的枷锁拥有一个真正的属于自己的未来。

可是Loki知道未来只有一个,他前仆后继的死,就只是为了转变,他能够平等,能够更改,能够真正的抓住那道光。

那道被镶嵌在Asgard的金宫穹顶上,最遥不可及的光。

 

“所以呢,这是轮到我了?”

他毫不躲藏的直视着面前的两个人,一瞬间所有的问题都涌上心头,他知道他就是Loki,他就是,他是他本身,是他自己,是每一个不同以往的邪神,是那被命运诅咒着的虚妄的谎言,可是当真正直面了自己的过去,直面了这些从来不愿去回忆的曾经,心里的那道防线便会骤然崩塌,一点渣儿都不给他留。

“这是所有Loki的结局吗,是所有Loki口中的‘复制品’必定所要经历的事情吗?还是说这是一个用来作为自我嘲讽的最出色的舞台,用来讥讽其他的Loki的一个令人发笑的途径?”

 

——不,都不是的,只是需要你做出一个抉择。

 

——是,就是这样,我们都是这可笑的无人喝彩的闹剧。

 

Loki听着两种南辕北辙的回答不由得笑得出来,他在想,果然都是他,不论哪一种回答都将是他会说出来的话,这与邪恶无关,同样与谎言无关,这只是一种对于事实的阐明,它是,但它也不是。

本来Loki以为他自己会很迷茫,或者说是不知所措,不懂这样的情景为什么会发生,不明白这一切究竟又为何会走向结局。可是此时他却异常的清醒,从未有过的清醒。

比对着年幼时候的Thor伸出自己的手还要清醒,比在决定需要一个不被束缚的未来时还要清醒。

这种突如其来的经历让他感到震惊却没能混淆是非,Loki当回味过来之后便在想那个即将被Thor说出来的、他没能听到的答案。或许未来的那个国王Loki确实是故意这么做的,但是他却觉得这说不定是一种更好的结局。

他不知道那个答案究竟是什么,不知道自己是否会被打回原形再也不见天日,哪怕正与反的几率分庭抗衡,他都赌不起那另一半的可能性。他宁愿就这样不明不白的,至少只要那回答没能真正被说出来他就可以自欺欺人的告诉自己,他会被原谅的。

 

苍老的那个说。

——选一个吧,带上你的王冠,成为另一个我。不再被这些莫须有的东西所困惑,做你该做的,想你该想的,永远不要被其他的东西蒙蔽了双眼,永远不要为了无所谓的东西停止你的脚步,你是谎言,你是邪恶,你将是所有所有恶念的集合体,没人能伤害你,因为你是我,你是Loki。

——握上循规蹈矩的把手,享受这一切带给你的安全感,你不用再考虑改变,你将继续走身为Loki的这条道路。

 

 

稚嫩的那个说。

——选一个吧,丢掉你的自负,成为另一个你。不是任何人所期待的模样,也不是任何人心目中的印象,不要让任何人得逞,不要让任何人有可乘之机,不要循规蹈矩,不要走以前那条充满陷阱的道路,你是神明,你是诅咒,你将是那些征兆最直面的回复,没人能阻挠你,因为你是我,你是Loki。

——结束我们的故事,全心全意的拥抱虚空,让那些轻蔑的人永远得不到他们想要的,让一切免遭自己的毒手,灰飞烟灭。

 

 

他们都说。

——你该选一个。

 

Loki站在烟雾里听着,这是两个他的自我独白,这是他过去的两个存在贯穿一生的谏言,他们同时存在又同时相去甚远,每一个他都曾经历过,每一个他都不愿重走一遭。他害怕着不论做出何种选择都会重蹈覆辙,他根本就不可能得到任何的原谅,得到任何的救赎。

这是奢望,这是妄念,这是白日做梦,Loki想要后退一步,他想要远离这个是非之地,他要回去,去一个谁都不知道的地方苟延残喘的过完他的一生。

就让这抉择死在无线等待的绝望里,就让Thor的回答一直成为从不能落下的闸刀一辈子悬在他的头顶上,他愿意就这么做一只掩耳盗铃的可怜人,收敛他所有的爱与欲,去无人知晓的边陲之地艰难度日。

死在围城之时的老Loki向他走来,死在黑鹊嫉妒之下的小Loki向他走来,而作为如今被剥夺了谎言的能力只得面对真实的Loki站在绿色的火焰里沉默不语。

他的心在告诉他,拒绝,统统拒绝。他不要选择一成不变的那条路,那条路上满是荆棘,满是陷阱,满是谎话和虚伪,满是他曾经嗤之以鼻的种种过往,是颓唐到无可救药的程度;他也不要选择翻转过后的那条路,那条路上一片空虚,只有虚无在重点等待着他的降临,那是破碎的美好,那是残缺的完美,是永远被一双眼睛盯着的永远不能停歇的执念。

 

——你该走向腐朽但是永生的道路,因为你是谎言之神。

 

——你该走向崭新但是跌宕的道路,因为你是谎言之神。

 

Loki突然抬起了眼睛,他看向这两个咄咄逼人的自己,看向他们就如同看向时间长河中再往前去千万年时的陈旧的回忆。

如果他是老Loki,他会选择前者;如果他是小Loki,他会选择后者。然而他哪个都不是,他既不衰老也不稚嫩,他卡在成年的这个线上,没能从巅峰走向衰落,也没能从脆弱变为青春,他只是一个拥有着年轻身体的第三个Loki,不是投影也不是黑鹊,是那两个已经死去的回声不曾拥有的新生。

一个已经失去,一个还未等到。

 

“你们说什么是谎言呢?”

喋喋不休的两个人同时停下了声音,他们像是没有灵魂的躯壳站在烟雾里,站在每一个Loki都会拥有的鹿角盔旁,那只黑鹊还立在台子上放着的头盔犄角上,只是三个人面面相觑却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回答出这个问题。

“明明知道真相却说出了相反的事情,明明认知里不是这样却欺骗他人并隐瞒,用虚假去作为包装展现出来,混淆视听用伪装来带给他人以假象,你们所说的‘谎言之神’,是指这个吗?”

Loki低下头张开了手,他的掌心已经燃不起任何的魔法火焰,他现在并非神之躯,是失去了神力后再也无法调动能量的霜巨人,甚至连宇宙能力都无法感知一点,他笑了起来,用手指撩开落在额前的碎发,直视着两对黑洞一样的眼眶,做出了他的回答。

“可是很可惜啊,我已经不是谎言之神了。”

这句话轻飘飘的被Loki说了出来,里面没有任何沉重的口吻,就是在叙述一个既定的事实。风好像从这个空间不知名的地方吹了起来,带起了他略长的刘海,将他的风衣吹得猎猎作响,那些飘散着的雾开始消失,连视线里的那些火焰都开始逐渐的熄灭。

他看到了那两个Loki脸上惶恐的情绪,耳边似乎有什么在响,很响很响,像是震耳欲聋的击打声,像是从遥远的时间尽头追来的一道怒吼,他听到了雷电正在袭来,是他最熟悉的、最恐慌的、最心悦的雷霆。

他听到了Thor的怒吼。

那两个由火焰聚成的过去被雷所劈碎,Loki不顾身后倾泻而下的电闪雷鸣走到了中央的高台上,他看着那个沉重的鹿角盔慢慢的改变了形状,变成了他所熟悉的小巧的模样,上面的断角处还留有焦痕,那是他跟Thor在教堂里对峙的时候留下的痕迹。他将护额大小的犄角戴在了头上,回过身去的时候看到了洞穿了时间与空间,飞越了虚无与虚妄,携带了一身的风霜雨露,从无数尽头的尽头追随而来的众神之王。

 

“你来了。”

“是的,我来了。”

“你来晚了。”

“不,我没来晚,我还能看见你。”

 

Loki抿了抿嘴对着自己的哥哥露出了一个笑容,说不上是苦涩还是高兴,但是这笑确确实实是出自内心,至少他的眼里还装着泪水。

 

“我觉得当所有人放弃我的时候,至少我不能放弃。当谎言之神自己变成一个谎言的时候,或许他就已经死了。毕竟活着的谎言背后,就是死去的真相。”

“不!Loki,你该听听我的意见。”

“答案或许已经不重要了,我曾经是骗子,是变幻者,是智慧的老叟,是神圣的幼童,是月王与流浪者,是凌驾于任何人之上的魔法大师,但是摘下了这些名头之后,你觉得我是什么呢?”

“你就是你,在我心里,你永远是你。”

Thor沉重的不假思索的回答回响在空旷的空间里,他听着并记住了每一个发音,身体里在重新涌起力量,那些压在他脊梁上的不堪重负的重量正在减轻,Loki放松了双肩,他直视着Thor的蓝眼睛,此时此刻他才发觉原来他最喜欢的颜色,是蓝色。

“我不会因为自恨的那部分而放弃,不会因为盼我凋零的那部分而放弃,我也不会因为任何人而放弃。我不会选择一条别人为我定下的路,因此是我要感谢你的,Thor,至少过去的千万年里你从来没有一刻想要放弃过我。”

“这是必然的,Loki,我追过来是想要告诉你——”

 

从手指上重新点燃的火焰跳出来,不同于以往的任何一次,这不是黑色的,不是绿色的,不是粘稠的像是液体一样的火焰,不是曾经看着便感到诡异的魔法。

那是金色的,是璀璨的,是晨曦一样的光辉。

 

“我的哥哥,谎言,是故事啊。”

——————————

我靠,我不管,我把剧情救回来了,这他妈一定能HE!!!

Thor:跑什么跑跑什么跑?!你继续跑啊!我话还没说完呢你跑什么?!

Loki:……再见,我还得跑。【不是】

OJBK下一张3.0下线4.0上线。

快完结了快完结了。

我终于不用受折磨了日更5000+了[......

评论 ( 29 )
热度 ( 32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