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转载我就提刀杀了谁

禁止转载,转一个拉黑一个。
迫真·自己爽就得了·选手。
KY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对杀一双。

【锤基】畸形。[12]

围城的那一天,Loki还记得他是怎么死的。

他举起了那块石头,高高的举在了头顶,那充满了恶意的力量突如其来的袭击了他,比世间最锋利的刀刃还冷冽,切开了他的皮肉,把连接在一起的身体一分为二,那坚硬的刀片好似贴着他的肌肤,划过去的时候只感觉到了冷却没有感觉到疼,细碎的冰凉触感从被切开的截面渗入骨髓,这不同于任何他曾经经历过的疼痛与伤害,这感觉让心脏冷冻,让肉体衰老。

他知道没有人会感激他,所有人都会对此一笑而过,没有人不会觉得他的死亡不是因为咎由自取,他配不上牺牲这个词,只能说是自作自受。

这一切他都知道,深刻的、由衷的体会过这种来自他人的恶意,他明白这是他活下去的养分,也依旧为这些感情所取悦,没有人能否定Loki的能力,正如同他的生命无法重新倒退。

从来不曾因自己的所作所为而后悔的Loki此刻却拥有了悔意。他被谩骂,被囚禁,被撕咬,被伤害都不曾后悔,这种感情突如其来,却并非是因为他要死了,而是因为一些他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耳边是爆破时传来的巨响,火焰席卷着风里的肃杀之意,好似有一千道从地狱之下逃出来的尖叫与怒吼,Loki觉得他得说点什么,说什么都好。

废话也好,俏皮话也罢,他这条舌头不能在死之前安静的如同一块腐肉。可是在生死的一瞬间他发现他想说的太多了,多到让他自己都无法想象的地步,多到他这个神都望尘莫及的数量。

当第一团火舔到他的手指,他抬起头看到了他的哥哥。Thor和所有的超级英雄站在一起,站在离他很远很远的地方,手里拿着雷神之锤,头上带着那个有羽翼翅膀的头盔,鲜艳的披风红得比这火焰还要热烈。他感觉到了炙热的温度要把他的躯壳烧干,蒸发掉他体内的最后一滴水分,将他包裹起来如同吸取养分,要把他烧的连渣都不剩。

Loki终于明白他该死了,在蒸腾的气焰中他伸出了手,被死亡浸染的眼睛开始变黑。Thor是否在远处叫他的名字他已经听不见了,他的身体在消失,他看见了自己的手臂正在化为乌有,成为黑色的粉末掉落在地上与尘埃为伍。

这是他想要的结局吗?Loki不清楚。他只知道一切都脱离了他阴谋的轨迹,仙宫没能在他的眼前崩塌,那必然重新浴火重生的Asgard也没能和意料之中一般的重现。脑子里那些纷乱嘈杂的声音在刹那间全部褪去,只留一句话充斥着他的意识,明明只有瞬间的死亡经历但Loki却觉得这指缝间流逝的时间仿佛走了千万年。

他抬起头看着自己的哥哥,他的兄弟。头上佩戴的黄金鹿角盔也被吞噬,在最后一点皮肤消失之前,他终于把自己的声音传递了出去。

 

——对不起,哥哥。

 

虚无将他湮灭,一切的一切终究回到了起点,他为了自己的恶性而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最后回笼的那点不甘和善意并非是突如其来,或许很久很久以前他就想这么做了。

当盛放灵魂的躯体消失,当控制肉身的灵魂灭亡,Loki想象不到没有了他的世界是否对于Thor来说是美好的,不论何时发生在对方身上的麻烦总是有他一份,从儿时到如今苍老也是一样,不分昼夜,无论冬夏。印象里Thor从来没有离开过他的恶意,而他也从来没能真的脱离对方给予的阴影,反正他俩半斤八两,没谁对不起谁,也没谁该放过谁。

是的,我怎么能放过你呢?

Loki在最后一秒化为乌有的时候用尽了全身上下所有的,他能够想象到的,他能够运用到的最强大的魔法,这是他毕生都未曾真正激发的能量,这也是他死前的最后一次反击。

只要想到今后再也没有人能够真正的威胁Thor,没有人能代替他成为对方最执着的对手,Loki就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然而他的死无法逆转,谎言之神不可能就这么轻悄的死去,没有碑铭,没有纪念,甚至他的兄长都不能在这之前来看他一眼。从今往后他再也无法捉弄对方的情人,也不能用谎言与诡计挑拨他们的关系。当他死去后,没人会在雷神醉酒的时候陪他zuo[]爱,而他也无法炫耀的告诉对方其实我早八百年就睡了你的老情人。

这还都只是放不上台面的小打小闹,他Loki这一生注定要跟Thor纠缠到死,从生死大事到日常讽刺,即使坐着的白骨王位下堆满了他自己的血肉,那必定也要拔出扶手上的那柄獠牙,狠狠地刺进对方的胸口,然后呼吸着Thor的体温,狞笑着凑到对方面前,大肆的嘲笑着雷神的无能与羸弱。

过去的时间里他无数次的想象过他要如何把Thor从黄金的宝座上一脚踹下去,而他将会张开双臂迎接王位的降临。循环往复了数千年,他没能做到却也甘之若饴。他甚至想过要毁掉仙宫来个你死我活,既然我无法得到,那么你又凭什么拿着我梦寐以求的东西活得辉煌。

他不该让Thor拥有片刻的安生。

每个人都得有个跨越不过去的标杆,Loki从生到死的这个人都是Thor,而为了公平起见,Thor Odinson的这个人也必须是他。Loki明白他比Sif重要,比Odin重要,比仙宫任何一个人都要重要,他对于Thor来讲就是跗骨之蛆,是那他永远揭不下来的伤疤,他绝对不会允许又有何人企图在将来、在他死亡后的时间里取代他的存在,占据本应该属于谎言之神的位置,成为他的哥哥今后最重要的人。

这是扎根在生命中无法根除也无法拔出的妄念,同时也是他埋藏在心底滋长成怪物的一个执拗。没人能说清Loki到底是要怎样,是要他生还是要他死。

只是他不允许就这样退出Thor的生命。

 

你怎么可以余生无我?

 

那个魔法被他幻化成他自己的模样,这一举动几乎抽干了他所有的生机,比虚无的力量还要强大,比虚无的杀意还要早到,与其说他是死在他人手上不如说是死在自己手上。

身为仙宫之神的骄傲Loki不会允许除了Thor以外的人取走他的生命,这是他们两个之间的宿命,任何人都无法去违背。

谎言与欺骗几乎是贯穿了他的一生,没有这些东西根本就无法活下去,这既是恩赐也是诅咒,扣在他的胸膛里跟心脏锁在一起,想要摒弃这些东西就要以同等价位的事物作为交换。小时候Loki是拿不出这些来,可后来他却再也无法割舍,让他哭让他痛,让他喜让他惊的这些刀子。

复仇者联盟和那些超级英雄得到了他死前赋予出的力量,他已经无法亲眼看到虚无被杀死的场景,在陷入黑暗之前他张开眼看了Thor最后一次,然后将嘴里咳出来的血咽下了肚,带着他的不甘与嫉恨,那滔天的妒忌遮蔽了他的眼睛,他想,Thor,你永远无法摆脱我。

 

生也不能,死也不能,我得在旁边看着你,看着你生,看着你死。看着我把你摧毁,或看着你将我粉碎。

 

当战争结束,Norman Osborn投身监狱,虚无被Thor用雷电劈碎丢进了太空之中,他听见了Thor在他死后的怒吼,在所有事情尘埃落定之后,落下的魔法会成为一个活着的、重新存在的Loki,然后再次用那张会想让人撕碎的嘴与捣烂的舌头,轻声细语的吐露出新的谎言。

 

——我怎么可能会死?

 

没人会怀疑这个活着的,从战场上下来毫发无伤的Loki只是一个骗局,因为他曾经已经诈死了太多太多次,死而复生已经不是什么新鲜的把戏,没人吃惊也没人去询问过程,只有他的哥哥走过来,问他还好吗。

“说实话,我一点都不好。”

“真看不出来,我都不知道你这句话是真是假。”

“你觉得他是真的就是真的,如果你觉得他是假的那他就是假的。”

 “Loki。”Thor对着假得像真的一样的那个Loki露出了一个笑容,眼睛里的蓝色波光潋滟,像是敷了一层水,如同海面那样纯澈。他垂下眼盯着对方握着锤子伤痕累累的手最终也没能将那句真话用谎言的形式给说出来,他将它重新咽下了肚子,他披上了身为‘Loki’的外衣,以一种混响视听的方式苟延残喘的存活。

那个衰老的Loki拥有无比强大的魔法,强大到给予了他年轻了许多的身体,给予了他痛疼与五感,连带着那贯穿始终的罪恶与迷恋,全部都压着Thor的身影灌进了这具根本就不曾实质存在的躯体中。他能被触碰,能被击倒甚至能够死去,却也不能被真正伤害,真正击溃,真正的拥有一切。

因为他是假的,从头到尾都是一个虚假的谎言,是只要被戳穿就会湮灭的脆弱的躯壳,无法真正的去承受什么热忱与嫉妒,因为他轻的像是一张纸,也重的如同一座山。

他的恶他的心几乎等同于油然而生的天分,他明白自己是如何呈现在这世间以虚假的真实来蒙蔽别人的眼睛,他的兄长呼唤着他的名字,然后站在了他的面前,包容的就是天与海,沉进去就再也出不来。

“我不论你是真是假,你还活着就好,这就是我所期待的。”

 

他歪了歪头,半长的黑发从耳后滑落到侧脸,Loki眯起了绿色的眼睛突然笑了起来。他没有回答Thor的话,因为他知道不论怎么说都是谎言,同时,不论怎么说也都是真相。

Loki觉得或许他真的就是老Loki的一道投影,用了对方毕生的魔法建造的一个全世界最大的谎言,他不能留在这里,他得走,他得逃,他得去一个没有人知道的地方,然后沉下心来默默地苟且存活,然后想方设法的把他这个兄弟置于死地。

不论他是死是活,是真是假,那一颗要和Thor纠缠到死,纠缠到天荒地老的污浊的心,都要拉上对方一起万劫不复。

而此刻,他最擅长的事情,也莫过于微笑着说出最真实的谎言。

“我当然还活着。”

我怎么可能去死,就算留下一兵一卒,就算只剩皮骨血肉,就算成为一滩烂泥,他都得盘上雷霆之神的靴子,阻碍他前进的道路,随即拉下泥潭一起沉没。

辉煌不曾改变他的信念,死亡未能成功消灭他的意志,如果说他这个人还有什么优点,除了一张天花乱坠的嘴,就只剩下从没变过的,执着于Thor的心。

Loki继承了死去的那个Loki所有的天赋,他永远知道如何去激怒的他哥哥,如何成功的给对方找十分麻烦的麻烦。他醉酒声色,他玩世不恭,他谎话连篇,比原来那个阴沉到让人心悸的邪神快活许多,也放肆许多。因为他知道他是假的,假的就是假的,总有一天会灰飞烟灭。

太可笑了,邪神并不会这么想。

这道念想拥有死去之人所有的恶劣与聪慧,他狂妄自大又自视甚高,他得小心翼翼的擦着过界的边,想方设法的让自己成为真的。没有人能够真正的取代邪神,也没有人能真正的成为邪神的倒影。这是一个伪命题,也是一道二律背反,同时成立又同是悖论。

在许许多多的时间里Loki实践着这一命题,他找到了他的哥哥,把对方床上的女人轰走,然后在舔了舔对方嘴唇上的口红后又回过头脱起衣服跟他的兄长睡觉。

两个人抱在一起脱了衣服盖一床被子,Thor的身体总是会散发出十分温暖的体温,他喜欢把自己冰凉的手脚贴上去,然后自然而然的接着做下面的事情。他们总是会这样,心照不宣的做亲密的事情,等到做完了穿起衣服又重新成为敌人。

 

Loki想,他现在得好好地跟他的哥哥告个别,他已经摘下了镣铐与禁锢,他们站在仙宫的边缘,身后是五光十色的宇宙,只要他跨过去那一步就等于自由。

不是被外物所捆绑后所无法拥有的廉价的自由,而是他这个被魔法创造的幻想真正的脱离既定的框架,走出桎梏迎接新生的自由。

 

“你该好好地接受事实,而不是把我当做你最后的救命稻草。”

“我从来没有这么想过!”

“那你觉得我是什么?是你死去的亲爱的该死的弟弟留下的一个虚伪的谎言,还是一个怎么对待都无所谓的没有内里的空壳?!”

“你为什么总是用这种伤人的语言去揣测别人的善意?!”

“因为我就是你心目中以为的那样,是个自私自利且无药可救的坏蛋!”

“Loki!你不是!”

Thor将他扎在他身上的那个针也拔了出来丢在了地上,跟他之前丢在血泊里的那一根躺在一起。他的哥哥甚至没有去摸一把流着血的腹部,而是放下了雷神之锤踏着血迹走向了他。

Loki还是捂着嘴,他挺直的脊梁从来不会因为压迫而弯下,他的兄长很了解他,只是走到了三步远的位置就停了下来,并没有继续更近一步,生怕他做出什么无法挽回的事。可Loki心里却觉得可笑,因为在他亲自戳穿了他是个伪造品的那一瞬间,就已经无法挽回任何事情了。

“我是的。”

Asgard的神王又向前了一步,他们站在星星下面,黑暗没能把他们压在不见光的世界里,对方金色的头发一直是他最喜欢的东西,抚摸在手里是顺滑的触感,他想起来在小的时候他就曾经偷偷的把自己的黑发藏在金色的编发里,然后给哥哥系上黑色的缎带用来遮掩他隐秘的心思。

“你不是的,我知道的Loki,我知道你是一道投影,但我也知道你就是Loki。不是谁的造物也不是谁的执念,你就是你自己,你醒醒,别钻牛角尖好吗?”

“可我死了。”

他回想起那被黑色的虚无切开身体一分为二的冰冷,回想起了那烈焰燃烧着骨肉的炙热疼痛,也回想起了他死前最后说出口的那几乎等同于自我释放的道歉,在那黑色的眼球中看见的最后一个人,是他穿着银甲手持Mjolnir冲着他大喊的身影。

站在阴暗的影子里,Loki又想起了曾经他被Thor按在地上,被细小又尖锐的针刺破皮肤的疼痛,那长在唇齿间如同蛆虫的伤疤从皮肉下爬了出来,让他很难再开口说话。Loki掐着自己的脖子想要把涌到喉咙里的那些字眼全部都咽下去,可是他做不到也无法做到,舌头跟嘴唇像是不听话似的上下一碰就说出了他极度压抑着的、窥不见天光的最后一丝清明。那是他不敢轻易直视的,还鲜红着的跳动在火焰上炙热的心。

Loki回头看了一眼脚下如同深渊般的宇宙,最后在从遥远星系处吹来的风中笑了出来,眯着眼睛跟他的哥哥做了最后的告别。

“我想我从来没很过你,无论何时。”

————————

1.0死亡出现在《围城》中,后来Thor复活了众神,Loki成为了2.0小Loki。

想到小正太我就想要昏过去……

这里的魔法幻觉我是加了个私设,理由在文里自己看自己理解我就不解释了。但这也并不是一个假象,因为他也是Loki。

在漫威设定中连回声都能成为3.0没理由一个有身体有思维的就不是Loki。

好苦恼我想写lady Loki啊美女!!!大xiong美女Loki!!

下面可能会是2.0正太也可能会是lady我想想怎么捋时间线吧。

————————

顺便我觉得我已经把Loki写的很可恶了[不是]……说实话我觉得比起来Thor才可怜吧你们为啥都觉得Thor渣啊这段感情说真的没谁被动,他俩都很被动,而且以Loki那个性子……我觉得他更渣x
不过那句【对不起,哥哥。】是漫画原台词。

评论 ( 24 )
热度 ( 55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