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躯壳。[1]

慎入,慎入,慎入。

非常有毒的剧情,有哲学内容。

首更两万字,惊不惊喜,刺不刺激?

部分设定参考《攻壳机动队》。

——————

城市里的高楼反射着莹蓝的色泽,透明的大厦顶端是各种动态投影广告,高架桥在百米高的天空中架起,周泽楷开着车耳朵里是最新的电音合集,驾驶位的左上方弹出虚拟屏幕,新的来电让他先是设置了车辆自动驾驶后接通了电话,冰冷的电子女声传达着来者的留言,他从位置上稍稍起身,座椅向后翻折,操控着移动杆把自己的身体移动到后排,伸手拿过文件包将磁卡取了出来。

清晨一如既往的令人昏昏欲睡,周泽楷听着节奏轻快的歌曲企图让自己的精神稍稍清醒。

枪支与就职文件全部都准备完毕,从医院开出的身体检测报告也被主任亲自打了激光章,电话那边的留言还在继续,无非是各种注意事项和规矩,等到棒读的音效过去后一阵忙音出现,随后传来了熟悉的男声。

“东西带好了吗?”

“好了。”

“九点,第十区正门刷卡,记得走正大门,不然会被攻击。”

“嗯。”

“联系你还真是麻烦,我简直想不到这年头居然还有人会有便携式通讯设备,你知不知道为了找你我简直快把整个办公楼翻了个底朝天,才找到一部丢在备份室里的废旧的手机。”

“有话直说。”

“任职第一天,相关注意事项已经发送完毕,顺便说一句,第十区那边可不是你坐办公室打打字就行的文职,至少把你的大脑移植进Cyberbrain……”

然而对方话还没说完就被周泽楷强行关闭了通讯,这种千篇一律的说辞已经听得太多,即使脾气好也该听厌了。他躺在座椅上,身下的车子正在进行着自动定位驾驶,他稍稍抬高了座椅的高度,看到了外面充满电子莹蓝色的城市里的巨型投影广告,广告人物正在拆卸自己身体的部位,从头到脚,最后又合二为一。

「最好的生物科技与最牢固的网络墙壁,以实际行动来保护您的大脑。」

这类广告语层出不穷,几乎是覆盖在城市的每一个角落,像是水流一般无孔不入,以一种不容拒绝的态度冲刷着每一个人的思想,将之牢牢的钉死在思维深处。

扯下了耳朵里佩戴着的有线耳机,这已经是淘不到的古董货,周泽楷随意的丢在了车子里,等待红绿灯的时候旁边的车主从自己脖子后面拉扯出了一根导管,插在了一个便携式电脑上,他看着导管上的红色信号灯闪烁不止,最后定格为绿色断掉了链接。

沉默的收回了视线后高架桥开始向下延伸,日光能照射到的地方越来越少,周泽楷刚刚感受到周围环境光线的变暗,从各个角落里闪烁的人工能源光便铺天盖地将溶洞一般的中层城市照亮,头顶上传来经过处理的机械声线,一遍一遍的播放着注意事项。

「任何以网络手段攻击和侵犯他人大脑的行为都隶属于一级犯罪……」

这种广播层出不穷,后来播放着历年来企图攻入传媒网络侵入他人大脑的罪犯的下场,要么是被活生生将大脑从身体里取出来切断生物导管被迫脑死亡,就是被植入虚假的记忆而导致自身认知错误而格式化。

抬起头看不见天空中的太阳,只能看见仿佛没有顶的大厦与无处不在的蓝色环境灯,第十区处在主城区与卫星城市的交界处,一条宽大的河流将之区分,架在河流中心的桥梁材质是透明的,向下望去能看到被包裹在防护罩中的下层居民地段,粼粼的波光反射着冰冷的光线,周泽楷活动了一下手指,他看到水面上方的天空中有被扭曲的直升机的轮廓。

像是一只在游动着的水母。

 

“周泽楷,男,23岁,完全体自然人,无任何网络犯罪与警告记录,信用额度F级。”

在主大门刷卡登记的周泽楷听到信用额度是最低等级时愣了一下,他抬头看着脖子后面插了一堆导管的AI工作人员问:“F?”

“对。”只有程序驱动的AI手边的电脑屏幕被扯了下来,那双和皮肉没有什么区别的手突然分裂,一根手指展开成四个单独的机械触手,在屏幕上用肉眼难以看见的速度打字。

“因为你的大脑并没有连入中心主网络,没有任何记录的空户口,自然是最低等级。”

虽然回答的内容不多但是也足够他明白原因了,周泽楷看了看这里空无一人的场地突然有点疑惑,从进入第十区范围开始唯一能进行对话的只有门口那一台人形AI,按道理说这个地方不应该是这样。

空旷的飞机坪上没有一架直升机,寂静的令人心生恐慌,他想回去再询问门口的AI,可一阵突如其来的心悸让他打消了这个念头。

清晨的工作日,荒无人烟的工作区,周泽楷从兜里掏出了终端发现信号被完全屏蔽,皱着眉开启了特殊通讯线路,堪堪只亮了一格的信号灯很是寒碜。

据说第十区已经超过五年没有新人员注入,过高的在职死亡率与同行第一的待遇让很多人望而却步又眼红许久,当在警局做着最无关紧要的文职工作的周泽楷收到消息说第十区要将他调过去的时候第一反应这是个诈骗电话,直到局长亲自过来把调职文件甩在他桌子上,一脸你小子走了狗屎运的表情后他才明白这是真的。周围的人即是嫉妒又是幸灾乐祸,嫉妒这堪比六合彩中奖率的工作机会,幸灾乐祸周泽楷估计刚去一天就要进重症监护室。

“哈?重症监护室?开什么玩笑,现在医院里有这种病房吗?十年前就淘汰了吧?”

“黑市说不定还有,毕竟那里做私人器官贩卖和强化的地方不少。”

“你就不怕这人去了那地方被人把内脏掏空了?活着的肉体里没有一个金属片的自然人哎。”

哄笑声此起彼伏,周泽楷面色不变,把东西收拾好之后就出去了,他把用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早被时代所抛弃的终端拿了出来,收件箱里是很多年前系统发送来的政府广告,无非就是让用户去医院排队领号将大脑植入信息生物网络。

周泽楷从来不掩饰他的身份,他拥有一具没有经过任何生物科技与机械改造过得肉体,拥有疼痛和五感,完全的骨骼和最真实的血肉,明明是最天然的人类,却仿佛和所有人格格不入。

正确来说他就是个异类。

在其他人能在脑内交流的时候只有他需要用说出来的语言,虽然“说话”这种行为还是普遍存在的,但少了一种通讯能力的周泽楷从一开始就被他人摒除在范围之外,常年如此后就造成了他沉默寡言的性格。

第十区在调职他以后说能提个要求,周泽楷想也不想就说能不能把我在政府那边的医疗备案撤了,那头沉默了一会问为什么,他说三天两头有人上门催他去进手术室,很烦。

几乎是只用了十分钟他这个要求就被实现了,对方报了个报道时间后就切断了联系。对于自己能来传说中第十区工作的周泽楷来讲,在哪里上班并没有很大的要求,多年来冷漠的人际关系让他完全不在乎这些身外之事,只不过当所有人都一副你撞大运的反应后,他也多多少少受到了些影响。

手里提着公文包,周泽楷根据之前的提示向着正门的方向走,周围的建筑从外面看是用黑色特殊合金建造的,形状都十分的简单,方方正正的正方体,简单到凌厉。或者说有一股子凌厉的杀气,周泽楷眯着眼睛,看到在喷着黑漆的建筑表层下,有难以察觉的炮口的衔接痕迹。

抬脚冲着主建筑走了过去,在马上就要踏上楼梯的时候,周泽楷突然听到了一阵响声,那声音说不清是什么,却突如其来像是一根针刺进了他的耳朵里,剧痛又令人赫然,他条件反射的后退了一步,抬起头看到一个东西从楼顶上坠落,黑色的阴影遮在了他的头顶上,下一秒那个东西从天上掉了下来,几乎是擦着他之前所在的那个位置,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一声巨响炸在耳边,他看到了金属和某些带着颜色的东西散落在地上。这个景象在他的眼里仿佛按下了暂缓键,他看到那个坠落的物体砸在楼梯上,把坚硬的石块都击碎,在地面上留下一个浅坑,飞溅的石子擦过了他的侧脸,然后那东西顺着楼梯翻滚下来,一直滚到了他的脚边上。

红色的血液从坠落点一直延伸到他的靴子下面,像是冲刷下来的油漆。

等到周泽楷反映过来,低头看着自己跟前的东西,才发现那是个人。

赤裸着的,四肢被切断,徒留一个头和一个躯干,在四肢的横截面处有各种金属的零件和生物韧带,他看着这个破破烂烂的义体人的前胸被巨大的摩擦力给磨光了表层的人造肌理,露出了下面银黑色的钢铁胸腔。

刚刚想要跨过去,靴子才离开地面,地上的那个人的头就突然转了过来,一双黑色的眼睛直视着他,周泽楷看到那张被烧焦的脸只留下三分之一能看得出是个人。或许是这种经历太稀奇了,周泽楷莫名其妙就停下了脚步,还在不断流着血的人躺在地上仰视着他,末了张开了嘴。

“小子,见死不救?”

这声音带着些沙哑,却不难听,周泽楷有些惊讶于对方损伤成这样还能说话,上上下下打量了许久,才意识到这是个义体人,并非是人造AI机械。虽然心里有些吃惊,但他依旧是面无表情的看着地上这个严重毁容的人,因为着实烧伤程度太过严重,他也看不出对方是个什么表情。

“你不会死。”

“那可不一定,假如我的后脑勺摔漏了,脑浆从里面流出来怎么办?”

周泽楷刚想表达出生物科技下作为人类使用的头部零件能承受6000摄氏度的高温和23钝的压力,你那后脑勺即使是从楼上摔下来也不会有什么事的意思,冲天的火光就从大厦正门喷涌而出,一楼的玻璃炸裂,迸溅的碎片像是一把把锋利的刀子扑面而来,热风带着势不可挡的气势掀翻了空地上所有的树木和汽车,周泽楷抬起手臂挡着头部,他感觉到一股灼热的温度渗透进他的肌肤,神经末端传来的疼痛感让他的头皮发麻。气流涌出直接把他掀飞了出去,摔落在地上之前看到了那个人侧着头看着他,还留有一部分植皮的嘴角微微上扬。

那人被火舌吞噬之前,无机质的眼睛反射着红色的光,笑着看着他。

整个天空中响起了警报声,周泽楷强忍着眩晕和疼痛从地上站了起来,顾不得把手上的文件夹拿在手中,他从后腰处将手枪取出握在手里,在余波正在减弱的时候跑到前面去把那个义体人从地上拖拽出来。

即使说着拒绝的话,他也没办法真的见死不救。虽然义体人只要机械头骨中属于人类的部分还在,换个身体就能活,可目前的形势太莫名其妙,把一个失去行动能力的人放置在那边也着实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手掌刚刚触摸到对方身体的瞬间就被高温烫得一激灵,周泽楷咬了咬牙,强行忍着疼痛把那半截人扛到了一辆车的后面,即使没有了四肢,这个人也能有200到300斤的重量,这种重量对于经过改造的人可能不是什么问题,但是对于周泽楷来说已经过于沉重了,他喘着气握着枪,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而那个被他从地上一路拖过来的人背部的人造肌理已经磨损的差不多了,整个人看上去不像是个人,反而是被废弃的AI机体。

他现在顾不上身边这个死没死,从兜里掏出终端想要联系负责人,刚刚按下数字就传来了一个声音:“第十区所有的线路和网络都被入侵,包括处在信息网络中所有工作人员的大脑,你联系不上任何人的。”

对方话音刚落,周泽楷的枪口就指向了对方的脑袋,他沉着脸看着这人没了表皮略显恐怖的机械脸,轻车熟路的给枪上了膛。

“为什么你没事?”

身后是在不断爆炸的火光,他看着银黑的金属泛着橘黄色的色泽,对方镶嵌在合金骨骼中的机械眼以很小的幅度转动,他听着这人发出一声低沉的笑声,笑声刚刚起了个头就被随后的爆炸声掩盖。

“因为我的脑内网络是单线,正确来说并不隶属于任何线路,所以说整个第十区里现在只有我一个人的意识还受自己的控制。”

“不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

“不可能有人的大脑单独会成为一条线路。”

“呵。”这声轻笑里夹杂着嘲讽与些许不可细想的轻蔑,那人躺在地上动了动脖子,“不要把无知当资本,小子,你一个自然人可别太嚣张了。”

对方这句话刚说完,被周泽楷当做掩体的车辆就被扫射,大口径子弹射击在钢制外壳上的声音异常的刺耳,车辆被过大的击打力带动着快要掀翻,还躺在地上的那个人看着一脸紧张的周泽楷笑着调侃:“你可要小心了,被这种子弹打中的话,血肉之躯会被炸烂的,那样的话你可能会当场死亡。”

周泽楷眼睁睁看着原本蛰伏在建筑物里面的炮口变形,转了个弯对准了他们所在的方向,再黝黑的枪口闪烁着橘黄色灯光的一瞬间周泽楷飞扑出去,原本他所在的地方落下了一枚炮弹,车子直接爆炸,火光灼烧着他的背部,有一瞬间他甚至闻到了肉糊的味道。

他爬了回去看到了被压在废墟下的那个人,本来只剩下半截躯干,这回炸的更彻底了。那人的机械眼转动着望着他,没说什么救救我之类的话,只是问他的脑壳还好吗。

周泽楷扯了扯嘴角,把重量还有100多斤的义体抱了起来,那人现在很小,或许一岁多的婴儿都比他大,周泽楷一只手臂都能抱的过来。

“不太好。”

“怎么个不太好法儿?”

“只剩下一半了。”

“哦。”

对方从喉咙里挤出了一个音节,具有穿透性的炮火一直跟随着他们,身后的水泥地被炸出了一个又一个坑,在他们进入一栋建筑物后那人突然开口:“后面。”

条件反射下周泽楷转了个身对着身后射了一枪,子弹击中物体的声音传来,下一秒他就看到一个人举着枪对着他。

“打腿。”

枪响之后周泽楷闻到一股腥甜的气味,他看到那人的大腿里流出来了鲜红的液体,并非是人造填充的假性红水,而是属于人体内部的真实血液。他上前一步把那人手里的枪捡了起来,抱着怀里的义体人继续跑,跑的过程中他发现不断有人来拦截,他怀里抱着的人用一种慢悠悠的口吻说:“你手里这把枪是第十区标配的穿透弹,能打穿义体外甲,千万别对着人脑袋瞄准。”
周泽楷靠着枪毙喘着气,他觉得他的喉咙都要冒烟了,两条腿止不住的打颤,怀里抱着的人一点没有紧张感,这让他有些恼怒。
“为什么不打死?”
“这些都是第十区内部的工作人员,打死了你赔?”
“他们现在在攻击你。”
“不不不,你说错了,他们在攻击你。”
被操控着的工作人员一律举着枪向他们所在的方向靠拢,周泽楷把怀里的人丢在地上,再一次把伤口对准了对方的脑袋,而这次他手里拿着的是穿透枪。
“说清楚了。”
“戾气这么重可不好,你带着我自然也成为了始作俑者的目标。”
当机立断周泽楷就站起身来想一个人离开,被丢在原地的人也没有挽留,他听着枪火连体的声音数着数,没过多久就看着那人回来了,手里举着枪不断的向后射击着,路过他的时候还专门弯下腰把他从地上了捞起来,抱在怀里抱稳当了掉头就跑。
他的头被放在了周泽楷的肩头,埋在对方的脖子里轻声地笑,一点没有掩盖自己的笑声,也不管对方会不会介意。
“小子怎么着,舍不得我了?”
“闭嘴。”

“你往地下室走。”

“干什么?”

“你难道还想出去?别做梦了,估计整个第十区的范围都被锁定,你进来的时候应该是没有人的吧。”

周泽楷这才想起来他来到这里的时候确实是一个人都没有,只有门口的那个工作AI机械人,但是如此想来一般负责关口的地方无论如何也不应该只有一架AI设备放在那里进行来往人员的检查,只不过当时他还没有注意到这一点而已,而结合着眼下的现状才反应过来哪里不对劲。

“等死?”

“当然不,你把我带到地下室去,不然你真想自己一个人对抗整个第十区的人员?这少说也有一百来号人,还都是经过身体强化的,就算你手里有穿透枪也够呛。”

周泽楷一只手拎着婴儿大小的义体人,对于对方说的话不置可否,但是脚步却转向了楼梯的方向,他想要去找东西作为掩护慢慢下楼,然而怀里抱着的那个人却又开口了。

“别浪费时间了,整个建筑的摄像头都被监控了,不然他们不可能追上来的这么快,直接下去,别走电梯,我给你看着点。”

“你看着什么?”

对方的机械眼眨巴了一下,在眼球处散发出了一个红色的光点,头部转向他身后的位置说:“普通视野的导线已经损坏了,只能用红外备用视线了,至少勘测热量上比你的肉眼要强太多。”

子弹是会打完的,即使一路捡枪一边打也跟不上消耗,就如同对方所说的一样,整个大楼的监控全部被人黑掉了,攻击他们的工作人员周泽楷也不可能真的一枪爆头把人打死,全靠义体人提醒他打哪里,偶尔人比较多的时候分不清该打谁就一律朝着腿部射击,因为不知道瞄准目标的身上到底哪里是肉体哪里是机械,打腿是最有效的方式了。

“不错啊,弹无虚发。”

当周泽楷把怀里抱着的人丢进地下仓库里的时候沉重的击打声传来,同时还掀起了层层的灰尘,他捂着嘴咳嗽着,背后的汗已经把衣服洇湿了,强烈的运动过后太阳穴突突的跳着,用尽全力把门堵上后就坐在原地大口的喘着气。这一路没有受伤的原因是他把这个义体人完全当做了盾牌,而这种行为却是被对方提出的。他爬过去看着对方胸前快被打成筛子的胸腔钢板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而那人仿佛看明白了他眼里的情绪,突然就笑了起来。

“别太在意,我现在剩下的部分都不是肉身。”

“呃……”周泽楷突然有点卡壳,虽然明白对方这是在安慰他,但是他却并没有一种被安慰了的感觉,他想到了什么,突然情绪更加低沉了。

“你别瞎想啊,我断掉的四肢也不是肉体。行了,看到角落里废旧的机械体和导管了吗,搬过来。”

现在的情况周泽楷是不太明白的,唯一能交流的人也就只剩下地板上躺着的这个半死不活的义体人,他费劲了力气搬了一个老式的AI机体放在了那人的旁边,导管接好后对方问他有多长,他大概看了一下,回答说有20米。

“够了。来,一端接着机体,一端接着我。”

对方说完这句话周泽楷猛然抬头,睁大了眼睛看着对方,一脸的不相信,而那人也不和他废话开口催促着。

“别震惊了,我后颈有四个端口,你把导向器设置好后插进去。”

门外是不断击打的声音,周泽楷看着正在变形的大门,抿了抿唇抱起了对方的头部,用手指摸到了后面端口的形状,咬了咬牙把导线口插了进去。

周泽楷看到怀里这个因为损伤了人工植皮而丑陋的像是一堆废铁的义体突然失去控制一般从他的手臂上掉落,而一旁外表如同傀儡的机械体突然坐了起来,闭着的眼睛猛然睁开,里面是散发着红色光晕的眼球。傀儡的头部转向了他,还能听得见因为年久失修而发出的‘咔咔’声,手臂抬了起来活动了一下带着球形关节的手指,他听到了原本属于义体人的声音从这具身体中传来:“看好我,发现问题立刻断线。”

随即这具赤裸着的傀儡突然冲了出去,迎着火光和枪炮,周泽楷仿佛看到了一个坚不可摧的堡垒。攻进来的被控制的人全部被一招撂倒,穿透枪基本上打不中对方,那人灵活的就像是一只鸟,完全不似有几百斤重量的机械体。

他看着对方手里抓着导管从楼梯上跳了下去,连接在这一头的身体因为导线长度的不够而随之向着门外移动,他赶紧扑上去紧紧的抱着那半截身体,用腿撑着墙壁以防自己也跟着掉下去。连接在端口的线路开始松动,周泽楷已经要没有力气了,外面的炮火声越来越大,他躺在地上,额头紧紧的贴着地板,看到了一辆装甲坦克挤开了门进入了建筑内部。炮口转动着对准了他这里,周泽楷当机立断放松了腿部,被导线拉扯着向外移动,几乎是在坠落的一瞬间炮弹打中了他身后的位置,火焰灼烧着他的后背,疼得他叫出了声。

坠落的途中周泽楷一直没有放开那个人的身体,等到砸在地面上的时候才感觉到了整个内脏的震动,他的眼睛前面出现了重影,耳朵里听不见任何声音,呼吸困难,且伴随着剧烈的疼痛。

他感觉到抱在怀里的东西压断了他的手臂,已经没有知觉了,也不知道枪还在不在手中,他侧着头,身边不断有石块落下来砸在他的周围,视线里的景象是那个赤裸着的傀儡跳上了装甲坦克的顶端,一拳打碎了激光测距仪主机,然后双手拉扯着主炮与炮塔的连接处,生生的给扯断了。同时巨大的拉力使得傀儡的一根手臂连接着半个后背也碎裂开来,零件崩裂在地上,那个人掉了下来。

一个躺在这头,一个躺在那头,两个人之间是一条用来连接的导管,因为爆炸而不断坠落的石块砸在线上,周泽楷看见那个人眼睛里的红光明明灭灭,眼看着再这么下去导线将要被切断,因为故障而断线会让精神意识收到损伤。他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而对方那个少了半截上半身的傀儡也趴了起来,他们两个很默契的往外走,后面被控制的人也依旧在追赶着,到了一处机械门前,傀儡用剩下的那个手指在墙壁上的密码输入栏里打下了开门指令,他把周泽楷推进去后自己才从缝隙中钻了进去。

周泽楷躺在地上感觉双腿有千斤重,手上的那个手臂垂在一旁,原本抱在怀里的躯体被随意的丢在了地上,那个人从角落里翻找出了一把电锯,打开了开关后发现还有点电,便提着电锯走了过来。

听到了锯齿运动的声音,周泽楷转过头看到这人提着锯子就要对地板上躺着的原身体下手,他赶紧用左手握枪上膛对着对方射了两枪,一枪打穿了傀儡的脖子,一枪打烂了后脑的外壳,使得电锯没落在原体上而是砸在了地面上。

“放下他。”

傀儡放下了还在运动中的电锯,抬手把歪掉的脑袋正了回来,傀儡的脸看着周泽楷,小幅度的挥了挥手臂。

“你别紧张,还是我。”属于对方的声音传来。

“证据。”

“你要说证据我还真没有,不过我真的没被病毒感染,只是你抱着这玩意儿不累吗,我把头割下来也是一样的。”

“放屁。”被疼痛折磨着的周泽楷此时此刻的心情很是爆炸,也顾不得自己爆粗的问题,拿着枪的手一点都没抖,他定定的看着对方。“就算是义体人头被割下来也活不了!”

“所以说我不是一般的义体人咯。”调笑般的口吻从面无表情的傀儡人口中说出,异常的违和。“你看见过有义体人能因为一个导线而附着在毫无生命特征的机械体身上吗?不能吧?”

这个问题周泽楷无法反驳,也正是因为这样一开始这个人让他接线的时候他才那么的吃惊,原本就要扣下的扳机停了下来,他紧紧的盯着对方要一个答案,即使外面的门传来了巨大的撞击声也没有改变举枪的动作。

“行吧,简单来讲,我是个完全体义体人。”那人的手里抓着电锯插在了地板里,而锯齿的边上就是那个只有小半截的原体。“是没有大脑,只剩下三分之二是人类脑髓之外,全身上下都是合金机械的义体人。”

这句话像是重锤一般砸在了周泽楷的心上,他完全不相信这种消息,听起来简直就像是个笑话。

之前从高处坠落下来造成的轻微脑震荡还在发作着,周泽楷眯着眼睛消化着对方的话,明明知道这种认知超出了他的理解范围却不知为何有一种这就是事实的感觉,而这种个感觉让他很是难受,他甚至都没有发觉到举着枪的手正在颤抖。

可是对方严肃的语气结合着现在的形势却一点都不像是在说谎,末了还加了一句:“哦对了,你就是那个最近被调职来的吧,正巧了,我就是下令将你调过来的人,你的任命书上应该有我的签字,你好,我叫叶修。”

话音刚落,周泽楷就看着那个叫叶修的人把电锯锯向了他原体的脖子,运动中的锯齿和合金的摩擦中迸溅出红色的火花,尖锐的摩擦声让周泽楷忍不住收起手枪捂住了耳朵,他就这么盯着对方亲手将自己的身体分尸,等到头颅的部分和躯干分离后那把电锯也基本报废了。被切断的横截面散发着高温的红光,里面的机械零件冒着烟儿,那人单手抱着自己的头,周泽楷不知道这个这个人究竟是用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去分割自己的身体,即使对于义体人来讲都是一件难以接受的事情吧。

从那张没有表情系统的傀儡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刚刚发生在眼前的事情让周泽楷愣在原地很久都没有回过神来,虽然整个过程中并没有血肉横飞或者血溅三尺的景象却也足够震撼人心,他动了动嘴唇,努力了许久才叫住了对方。

“叶修。”

“嗯?”

外面的大门被撞开,风把废掉的铁门吹起,从傀儡人的背后掠过砸在了墙壁上,他看着那双无机质的眼睛不动声色的握紧了枪。

“你要怎么做?”

“自然是夺回第十区网络的控制权,之后把人揪出来拧掉他的脑袋啊。”这声音听着很轻快,像是说着什么玩笑话一般,上扬的尾音中带着点让人难以想象的自信与嘲讽,随即叶修便把自己的头丢给了周泽楷,两个人之间只剩下一根导线连着,周泽楷捧着那个被烧焦的脸,低下头用手指抚摸着冰冷的机械头骨。

“你叫什么?”

“周泽楷。”

“很好,小周,我脑袋交给你了,可别让脑髓流出来了。”

说完这句话傀儡体就冲了出去,地上的导管开始向外延伸,周泽楷从地上站了起来,他把连接在对方后颈的线路缠在自己断掉的手臂上,也不管疼痛怎么折磨着他的神经,用左手拿着枪,顺着线的方向也追了出去。

他看着对方只是用着一具被淘汰的老式机械体,用一只手臂就干翻了无数拿着穿透枪和高压武器的义体人,甚至面对热量追踪武器都毫不逊色,像是一只蜘蛛一样附着在建筑物的墙壁上,一击必杀。而周泽楷则跟在后面补枪,就这么一路跟到了主控制室,傀儡把周泽楷一把从门外给抓了进来,随后从墙壁上把一个合金铁片掰了下来朝门口丢了过去,追来的三个人几乎被切断躺在地上,周泽楷看着那三个人横截面里电路闪烁着的蓝色荧光皱着眉把门关上了。

傀儡自己拔掉了脖子后面的端口接线,在机械体失去控制倒地的一瞬间周泽楷看到自己怀里的头颅睁开了眼睛。叶修缓了好一会才眨巴着眼睛有了焦距,他张开嘴呼吸了好几口空气才重新在原体里发出声音。

“小周啊,大学的电子机械课程学的怎么样?”

“A+。”

“主控制电脑的接线板会玩吗?会的话你把外壳拆了把我接上去。”

周泽楷也没和他废话,提着枪对着巨大的超级电脑就下了手,把外壳打碎后从里面掏出了无数的五颜六色的线路,找了大概有个十分钟才终于找到需要的那一根,他把那根线刚刚扯出来的时候外面的装甲坦克就冲开了大门,他看着主炮口对准了他的头散发出红橙色的光芒,睁着双眼紧紧的盯着那个比他脑袋都大的炮口,沉默着把线路插进了叶修后颈的端口。

*

醒来的时候周泽楷先是看到了白色的天花板,随后才反应过来自己眼睛前面是一个橙黄色的半透明屏幕,上面有红色的光标,而圆形光标正随着他视野的转动而滑行,随后有人出现在他的眼前,穿着白色外褂的一名女性看着他,手里拿着一块电子板。

“醒了?有不适反应吗?手臂感觉的到疼痛吗?”

周泽楷摇了摇头,随后又点了点头,那个女性医生转过身又消失在了他的视线里,他想要起来,但是疗养舱里太过狭窄,他无法起身,更何况手上还打着点滴。耳边是医疗器械的滴答声,纯白的房间一尘不染,他感觉到自己的鼻腔里正在缓缓吸入十分纯净的氧气,放缓了动作将其拔了下来,然后慢慢的移动身体坐了起来,顺带着取下了戴在眼前的东西,在他坐起来的一瞬间远处的感应门打开,门外是一名青年,对方直接冲着他的方向走了过来,双手插着兜,弯下腰凑近了他的脸。

“不错啊,看样子很快就恢复过来了。”

周泽楷有些不适于这么近的距离,他稍稍的往后退了退,而对方好想也明白了他的意思,马上就直起了身子拉开了两者的距离。他听着这个青年的声音,几乎是瞬间就认出来是那个叶修,而一边的女性医生在对方进来的时候就出去了,并且十分体贴的关上了门。

“这里是哪儿?”他抬头看着叶修,问出了自己的问题。

“第十区的备用基地。”叶修从一旁拉了个椅子过来坐了上去,单手撑着脑袋笑眯眯的回视,“本来你只是作为预备役被调职过来,结果现在直接被转正了,高兴吗?”

然而面对这样的问题周泽楷并没有回答,还是那一副没什么表情的样子,但是散发出来的情绪已经能很明白的展现出他的答案了,而叶修却也没觉得尴尬,只是用手指撩了一下自己额前垂下来的刘海儿,随后丢了一本证件过去,周泽楷打开后发现是自己的行动工作证,里面是他的个人照片信息和一个专属于第十区特殊小组的激光印章。

等到周泽楷跟着叶修走出病房后,发现外面是一个穹顶很高的建筑,全部都是白色的瓷砖和白色的墙面,连反射出来的影子都透着乳白的色泽,他渐渐的觉得这个地方比起是个备用的基地,更像是某种研发中心。

走廊里没有任何一个人,等到穿过了一个走廊的拐角后,周泽楷才看到了一个人。

一张木质的办公桌处在白色走廊的中央,一个带着眼镜的老年人坐在桌前,路途中全是在流水线上移动着的白色人形素体,周泽楷看着这些千人一面的拥有球形关节的机械体一个贴着一个向后移动,一声清脆的响声将他的注意力拉扯了回来,他看到叶修从手上丢下了一枚硬币,而硬币在桌面上转动了许久才停了下来。

那个正在看着报纸的老人抬起了头,用手指扶正了歪着的老花镜,先是用那浑浊的眼睛看向了后面站着的周泽楷,慢一步才重新把目光打向了叶修。

“自然人?”

“是的。”

“哦豁。”老人发出了一阵令人心悸的笑声,然后把手上的报纸折叠起来放在一帮,眯着眼睛用难以言说的眼神看着周泽楷,这目光太过犀利,让周泽楷不禁握紧了手指,“你这是要给我送来珍贵的实验体吗?虽说我不介意人体试验,但你什么时候这么大方了?”

叶修笑了笑用手指轻叩着桌面,稍稍侧身不动声色挡住了对方看着周泽楷的视线,“别想多了,哪儿那么美,这只是我的下属罢了。”

“你的下属?”老人发出了一声怪异的疑问,随后又歪了歪头看向被叶修挡在后面的周泽楷,“小子,你活腻了?跟着他不怕英年早逝啊,还不如来我这里,佣金高昂,还能免费给你最好的器官强化条件。”

可还没等周泽楷开口拒绝叶修反而有些不耐烦的拿着老人的报纸卷起来敲在桌子上:“干什么呢,当着我的面挖墙脚?”然而老人只是笑了一声,露出黄色的金属牙齿后不做声了。叶修随后便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一指长的圆柱状的容器将之扣在了对方的面前,还用手指点了点顶端的开口,单手插着腰。

“这是这次袭击任务中被捕获的犯人,他的大脑已经被掏空只留下了这枚芯片,里面的内容你自己看着办,能补全就补全,剩下的随便你吃下去。”

这句话一说完那老人就要伸手去拿,可叶修随即将其抛了起来,容器在空中转了几圈落在了他的手心里,了,老人的眼睛里冒着光,半张着嘴一副看到宝的表情。

“给我啊,我保证能还原回完整的记忆数据!”

“那你吃下去的那部分呢?”

“你上次要我答应的事儿我接了。”

叶修发出一阵短促的笑声随后把手里的东西丢给了对方,周泽楷站在后面看着这两个人互相抬着杠感觉非常的没意思,只是自顾自盯着头部固定在流水线上的傀儡机械体,看着他们一个接着一个的移动出去。

光滑的白色表面像是瓷质的质感,即使留在地板上的影子都是淡淡的灰色,因为移动惯性的缘故偶尔会互相碰撞,球形的关节转动着发出窸窣的声音,全身上线都是圆润的形状,从头部到脚趾都是如此。

等到周泽楷在抛光傀儡的身体上看到黑色的反光的时候才发现叶修已经站到了自己的身边,他将视线打在对方的侧脸上,发现这个人的皮肤细腻的如同真人,能看到细小的绒毛和难以察觉到的毛孔。

和人类真实的血肉没有任何区别。

他看着叶修,发现这个人不论是皮肤肌理和毛发和自然人也没有任何的区别,一想到之前这个人身上的表层植皮被烧干后裸露出来的银黑色金属部分就觉得太不真实。

“好看吗?”

那人的声音还是那么淡淡的,周泽楷垂下了眼睛摇了摇头,等他察觉到的时候那张桌子和老人都已经不见了,走廊里变得空旷不已,只剩下自己身边的叶修和流水线上移动着的傀儡素体。

他一脸疑问的样子好像是逗笑了叶修,身边的人对着他挥了挥手抬腿就往走廊深处走去,周泽楷沉默着跟在对方身后,一路上没有人说话也没有再看见任何一个活着的人,墙壁两头也仿佛是没有尽头的流水线,左边的向前移动,右边的向后移动,走了不知多久,原本挂在两边完整的傀儡素体变成了一条条白净的手臂,前方是一个向上延伸的斜坡,两根黑色的轨道架在中央,叶修先一步打开了移动电梯箱的门,做出了一个邀请的动作,耳边是机械肢体互相碰撞擦的声响,清脆又诡异。

意料之外的这个移动电梯居然是手刹而不是自动的,周泽楷看着玻璃窗外面的手臂变成了躯干,圆润的球形作为腹部,流线型的外壳作为胸腔,单看有些笨重,并不如之前的肢体那么赏心悦目。

等到这条冗长的坡度到了头,外置的电梯厢停了下来,叶修领着周泽楷走了出去,他的脚刚刚踏上白色的瓷地砖身后的电梯厢就滑落了下去,周泽楷回过头看着想过山车一样的轨道上那个厢房在持续的返回,不一会就消失在了视线里,只留下摩擦着轨道的声音。

前面走着的叶修并没有回头,他一直跟着对方的身后观察着,他发现对方露在外面的手指看不出球形关节的形状,就算是手腕也如正常人一样是扁平的,指甲偏向粉红的肉色,个子并不高,至少没有他高,但是身体比例非常的好,连头发都看得出十分的柔软,服服帖帖的垂在脸颊两侧,要不是能看到对方脖子后面十分明显的四个端口的痕迹他都要以为自己眼前这个人和他一样是自然人了。

这个义体太优秀了,比他之前接触到的任何一个义体都要优秀。

几乎是条件反射的,他伸手摸到了对方的后颈,指腹下传来了柔软的触感,冰冰凉凉的,是属于机械的温度。叶修转过身来看着他并没有阻止,周泽楷的手指间是对方鬓角的黑发,顺滑且柔软,他像是最开始捧着那个破损的机械脑壳一样捧着叶修的脸,轻轻的按压这对方的眼眶,用拇指摩挲着指下的皮肤。

细腻的,并且带着些许韧性,稍稍用力能勾勒出人造植皮下方金属的骨骼,那双无机质的眼睛像是透明的砂,周泽楷抚摸着细长的睫毛,当指腹按在眼球上并没有感受到水分的时候才终于有一种对方是义体人的真实感。

等他垂下手臂的时候手指点过了叶修的下唇,他看着对方带着浅浅的笑意察觉到了自己刚才的冒进。有些慌张的想要解释,结果对方却伸出一只手指贴在嘴唇上,示意他不要说话。

“所以说你现在的身份很特殊,上边人的牵扯也很复杂,一部分人想要你死一部分人想要你活,里面的弯弯绕绕不是你可以去了解的,而我呢作为第三方负责人,就负责把你按在我的眼皮子底下,24小时随时随地待命,一方面你是我的‘监护人’,另一方面你又是我的‘使用者’。”

“使用者?”周泽楷能明白‘监护人’的用意却无法理解‘使用者’的意思。

“很难理解吗?”叶修伸出手搭在了周泽楷的肩头,搂着对方的脖子将其拉近,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近到周泽楷的呼吸能打在对方的脸上,他看着对方这张完美到不像是自然产生的面孔突然来了点不知名的兴趣。“就是你可以随心所欲的使用我啊,各种方面。”

然而对方却一副不来电的模样皱着眉,虽然没有推开人,但是那副生人勿进的气场并没有改变,一方面叶修惊讶于一个自然人的气势这么强劲,另一方面又觉得明明讨厌他人靠近却唯独没有推开他的行为很是可爱。

在正式将之调进第十区之前叶修是做过调查的,这是一个相貌异常突出,个人素质也异常优秀的人,唯一的缺点可能就是过于沉默寡言了,一天到晚说不出十个字来,可是根据这两回的接触叶修却发现对方说出来的话绝对是多于两位数的。

虽然可能是因为之前的事件太过突然对于周泽楷的刺激还没过劲儿,但这点出乎意料的变化也足够引起叶修的兴趣了。

过了一会周泽楷再一次开口,“你不怕死吗?”

“怕啊,怎么不怕?”叶修又是笑,周泽楷发现这个人很喜欢笑,笑的时候脸上的肌理小幅度的拉扯着,眉毛会弯起来,柔软的嘴唇也会扯出一个弧度,明明不是那种令人惊艳的相貌却又异常的吸引眼球,“不过令我很满意的是这具身体的强度简直强到令人发指,这一次的事件算是个意外吧,不过也久违的没有受过这么严重的损伤了,不好的一点事由于造价太过昂贵,不损伤到妨碍使用的程度并不会换新,只是在原有的基础上进行修复而已。”

周泽楷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去接这么一句话,毕竟他只是个自然人,对于机械方面的事情只是通过生活中的所见所闻以及学校的课程中进行接触,和叶修这种本身身体都由合金组成的人来讲根本说不到一起去,何况他们进行了这么长久的对话也基本就是对方在说,偶尔他提出一两句疑问罢了。

他看的出来叶修并不是一个话多且健谈的人,所有做出的回应都是根据他的问题所提炼出来的简单易懂的回答,篇幅虽然不短但是却没有一句废话,而且这人说是会回答也真的就是在一板一眼的回答,连很多听上去就是机密的信息也知无不言的说了出来,让周泽楷不知道该如何去处理这些消息。

人生之前的二十三年他一直过得非常的风平浪静,虽然生活中会受到他人的排挤和不理解却也影响不了多少,如今看来原本平凡的生活要一去不复返,同时还绑定了一个看上去并不是很靠谱的‘被监护人’与‘被使用者’,这些东西都需要周泽楷好好消化。

前面的那些问题都和他现在本身所处的环境有关,可突然之间他的脑子里蹦出了一段话,周泽楷看着自己面前挺拔的青年,那人被白炽灯照射着的苍白的脖颈上覆盖着一层黑色的短发,柔软的发丝泛着温柔的光,浅浅的光晕勾勒出一个好看的弧度,他完全无法把眼前的人与那个只能被他抱在怀里的丑陋的机械头骨联系在一起。

鬼使神差的,周泽楷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

“你换过几个义体?”

而叶修好想有点吃惊于他这句话,稍稍愣了一下才回过神来,他看着自己面前这个遇事冷静且不把情绪外露在表面的自然人,歪着头想了一会才举起手比划了一个数字进行了回复。

“这个我还真没数过,不过之前倒是有份记录,从今年的第一天起到现在为止,我一共换过七十八具义体。”

这个数字已经很是惊人了,饶是周泽楷都吃了一惊。而当这个数字报出来的时候他才真正的明白这个第十区理论上最强的兵器究竟进行的是怎样让人难以想象的工作任务。

周泽楷听到了墙壁两端悬挂着的巨大容器发出了沸腾的声音,而叶修右手的食指正指着他心口的位置,他的心脏正在跳动,一下又一下的,剧烈的跳动着。

剧烈到周泽楷能听到心房挤压血液的声音,剧烈到他能感受到自己胸腔的震动感。

叶修笑着直视着他的眼睛,那根修长纤细的手指轻轻的敲打着他的前胸,伴随着一阵低沉的笑声,伴随着液体翻涌的动静。

“你是世界上最后一个自然人,我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完全体义体人,作为某种程度上的两个‘唯一’,小周,好好的使用我吧。”

他看到叶修机械的瞳孔里散发出了红色的光晕,墙壁里黄色的液体全部被吸干,原本漂浮着的眼球坠落在底部,一个垒着一个堆积在一起,像是一群干死的鱼。

仿佛所有的眼球又都在转动,没有了液体的存在而互相摩擦着发出了刺耳的声响,周泽楷越过了叶修看到了对方身后站着一个人,那个人拥有和叶修一模一样的长相,站在走廊的尽头,睁着眼睛紧紧地盯着他。

——————

图片点不开的话

外部链接点我。

 

——————

一坑未平一坑又起…………但是我这个坑目前会优先填完的……

后续我和我基友开了一个惊天大脑洞,圆不圆的回来只有天知道。

我简直是劳模,快夸我!

顺便这篇的老叶才是真天降系。

欢迎各位在评论区和我聊聊剧情啥的<<<

评论 ( 44 )
热度 ( 508 )

© Lou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