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转载我就提刀杀了谁

禁止转载,转一个拉黑一个。
迫真·自己爽就得了·选手。
KY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对杀一双。

【锤基】柘榴/Lithops。[4]【神父锤X吸血鬼基/地狱之歌AU】

  前文地址。←点我。



这个城市其实是有病的。

至少从风和日丽建筑华美的梵蒂冈坐着船跨越了英吉利海峡来到这片土地上的Thor是这么想的。

白金汉宫确实是金碧辉煌,但是对比起法兰西的凡尔赛宫还是差了不止几条街。嘴里咬着隔壁一家店卖的饼,英国人的舌头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做的,如同嚼蜡一般的Thor随手把手里只啃了两口的东西丢到了街边上乞讨的老人的跟前,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目前作为顶着日不落帝国名号的英吉利从世界各地搜刮了无数的财宝,皇室用在了哪里他倒是不清楚,但肯定是没怎么太过的用于铺张浪费,跟几百年前到现在依旧骄奢淫逸的法兰西人完全不同,至少在经过了大革命之后,贵族们依旧没有收敛起自己的行为,还是沉迷于纸迷金醉的生活挥霍着从殖民地上抢劫而来的财物。

伦敦的风景说实话是不错的,但是细看却能发现分成东南西北四个城区的城市里,就像是被刀割了一样变成了两个部分,泰晤士河横在中央,一边是提着繁重的裙子与华丽的羽毛扇的贵族夫人,一边是包着头巾带着口罩行走在雾霾中的纺织工人。

Thor的怀里搂着一位用束腰勒着腰部的爵士小姐,虽然说本身是个神父但Thor并不是很受教条的约束,吃香的喝辣的,喜欢大胸脯的姑娘,也喜欢热闹的酒会,况且现在是被整个英国警卫队与外交部私下通缉的情况,藏身地点还堆着一堆药带回梵蒂冈做研究的吸血鬼的尸骸,出不去又没有容身之处的Thor觉得比起郁郁寡欢还不如及时行乐。

虽说现在是处于蒸汽机带动人类发展的时代,对于这种东西在教会方面的抵制还是挺大的,但Thor却从来没觉得有什么不妥,不过就是新出现的单词占据了人们对于雅威的信仰罢了。

更何况在对比搜刮钱财压榨人类的历史上,教会的行为和主张那才是头一份。

梵蒂冈的每一个教堂地上的红漆都沾着异教徒的血与赎罪卷的恶,想到这一点,就算帝国皇室再怎么剥削底层,于Thor看来都是大巫见小巫的事情。

上了年份的美酒,东方运来的茶叶,新挖出来的宝石矿物,甚至是精致奢华的衣物与过分宏达的建筑,这些东西在Thor小的时候就见过太多。

只不过是不断换着国名与领地的国家罢了,论这方面的底蕴,确确实实无法跟持续存在于这片大陆上不知道多少年的教廷相抗衡。

但,也不得不说,有钱还是真的好。

旁敲侧击的跟怀里的小姐打听着最近出海的船只消息,但结果依旧是不尽人意。就像是知道他需要尽快出海一样,毕竟手里堆着的那些东西是真的不能久放。整个当局为了抓他,以航海著称的日不落帝国直接封锁了这边的全部海岸线,就为了找到他这个偷渡过来还不知道目的是什么的梵蒂冈第十三课课长,也是地下世界的真正的‘最强人类’。

作为怪物击杀工具培养长大的Thor自然是明白应该如何行事,但在海面上能够做到的事情总归是比在陆地上药麻烦很多,不说别的,光是那些浸泡在福尔马林里的断臂残肢,那些瓶瓶罐罐就很难偷渡出去。

怀里的小姐想要凑上来索吻,Thor第一时间不着痕迹的拒绝了,那位穿戴奢华的贵族小姐并没有生气,反而是眯着眼睛用扇子半遮着脸,邀请他去舞池里跳一支舞。

为了达成目的而专门乔装过的Thor自然是答应了,身后的白色燕尾服随着小提琴与管乐的声音飘荡着,女士们因为裙撑而鼓起来的蕾丝裙摆一下一下的扫着他抛光的皮鞋鞋面,挂在屋顶上面的水晶灯折射着明亮的颜色。

中场所有人松开了自己手上的舞伴,在下一秒交换人员。按照正常来说他会结过身边的一位绅士手里穿着亮紫色礼服的夫人,结果等到自己的手被人握住之后才发现,原本在前几天还被他把头削下来在地上咕噜噜滚的吸血鬼,正画着精致的妆容,笑眯眯的将手揽在他的腰上,代替了那个本应该被他抱在怀里的夫人,于舞池之中开始了下一只舞。

这个发展让Thor青筋直跳,用着能捏碎岩石的力道去捏着对方放到了他掌心中的手,但结果自然不言而喻,吸血鬼根本不在乎这点劲儿。

对方绿油油的眼睛在水晶灯下似乎是能发光的,苍白的脸色也被这光镀上了一层光怪陆离的色泽,抿着的双唇很薄,让明明面相精致的这只吸血鬼看上去刻薄不少。这人直接在钢琴的第一个键按下的瞬间就以女步的步子强行带着他这个完全没心思跳舞的人动了起来,周围的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他们,于是他们就穿行在燕尾服与繁重的荷叶裙摆中前行着。

面前的吸血鬼完全看不出当初的狼狈,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英国贵族独有的气息,黑色的发丝一丝不苟的束在脑后,上衣的料子与模样都是最昂贵的款式,连领巾上点缀的宝石都是真品。

对方明明没有呼吸,但是却喜欢凑到他的耳边呼气,宴会里的乐队请的是很著名的演奏乐团,但这个人从喉咙里发出来的笑声却好像比低音提琴的穿透力还强,让Thor有些踩不住音乐的节拍了。

 

“课长大人的舞跳得不怎么好啊。”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Dracula会主动与人类跳女步。”

“那就是课长大人孤陋寡闻了。”

 

吸血鬼眯起眼睛笑了一下,咧开的嘴露出了牙齿,让Thor看到对方尖锐的牙。强忍着把对方的尖牙掰下来的冲动,Thor陪着这只吸血鬼依旧在跳舞。不同于最开始的那场舞会狩猎,他是做了完全的准备与结界才下的杀手,而眼下的情况没有一点预料,甚至是作为吸血鬼本身两者的实力就太过不同,在这里出手就等于宣布怪物是真实存在的,而如今科技与宗教相互碰撞的时代,大航海时期的末端与工业革命的起源正在交接,暴露这种处于黑暗世界才会知晓的信息,无异于在跟表面世界宣战。

即使是冠以‘最强人类’名号的梵蒂冈十三课课长,也不会干这种明显不带脑子的行为。

而这只吸血鬼非常的聪明,就是知道这种情况下他根本就不可能出手,所以才大咧咧的跑到了贵族们的舞会上与他见面。

这也是拥有了一次看似和平对话的前提。

 

他俩之前在哪个昏暗的塔底杀的要死不活,他完全想不通为什么一个看起来不缺钱也脑子好使的吸血鬼会选择在一个废旧的纺织工厂的地底下生存。即使对方这种怪物并不需要呼吸,空气中的雾霾与棉絮不会令这个东西染病并死亡,可他却也知道,吸血鬼这种怪物在生活质量方面简直可以说是矫情的不得了。

基本上是被开膛破肚的伤,对方也被他杀了几次但都没死,Thor沉着脸色望着这只似乎可以死而复生的吸血鬼,嘴里头骂着四字单词,心里头问候着英吉利特殊处理部队居然能把这玩意儿放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活了几百年。

被改造过的身体虽然已经到了能够抵挡火枪子弹的程度,但持续不断的割裂伤确确实实也说不上好,更何况比起这个他更加要防备的是一不注意被这只吸血鬼咬上一口,那结局不是成为行尸走肉一样的食尸鬼也就是自己自杀的结局。

被鲜血浸湿的Thor看到了闻到了鲜血气味的吸血鬼变红的眼睛,他们两个像是从红色颜料里捞出来的尸体,直立着只是为了告诉对方——我还活着。

太阳升起的时候也没有阳光穿透进地下的塔层,本来以为两个人会一直持续着僵持,但最后是不成人样的吸血鬼用变红的眼睛看着他,说了一句‘我困了’就离开了。

出现的时候莫名其妙,连离开的时候也是这么的莫名其妙,搞得Thor虽然生气但也不得松了口气。

毕竟真的两个人一直一直的杀下去,即使是最强的他可能也遭不住,就算不可能输,但两败俱伤的结局不过就是杀死了一只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老怪物,然后他这个课长客死他乡,可能等到尸体烂成骨头了才会被梵蒂冈的事后处理部队给刨出来。

那样的话说实话,他亏了。

从塔底下走出来的时候也没能知道对方想要说的那种‘交易’到底是在指什么,然而古往今来原意和怪物做买卖的人从来没有一个人拥有好的下场,这一点从Thor进入天主教中心之后,他的辅导教父就天天耳提面命的告诉他,凡事沾上那些东西的影子,就别想全头全尾的出来。

更何况这些年也见过太多真实的例子,所以提‘交易’?滚蛋去吧。

 

踩着乐队所演奏的音乐的节拍,Thor搂着这位不按套路出牌的吸血鬼的腰,一路转着圈跳着舞打算远离人群中心。对方很明显的看穿了他的动机,也不戳穿,就跟着他的节拍向外移动着。

两个人都穿着繁复的礼服,在这个时代即使是男人的衣服也是花枝招展有着一沓一沓的荷叶蕾丝袖边,脚上踩着的皮鞋后面是实木的高跟,哒哒的声音湮灭在人群交响乐中,即使是踏在舞池里的大理石地板砖上也不会有人在意。

怀里抱着的吸血鬼满脸享受的跳着舞,仿佛只有他一个人紧绷着神经害怕对方突然发疯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来。

一曲终了,他把人逮到了城堡外面,月黑风高的时候连月亮都不是那么的圆,手指扣着对方的下巴强迫着吸血鬼半张着嘴,他能看见对方口腔里鲜红的色泽,手上的力道加重了许多,然而这个人依旧是随心所欲的模样,拿着一双绿油油的眼睛凝视着他,像是一条蛇,也像是倒挂在溶洞里,瞳孔会发光的蝙蝠。

Thor是真的在思考着要不然趁着现在把对方一刀毙命,然而已经做过尝试得出来的结果是这只吸血鬼不论是刺穿心脏还是把头割下来都不会死亡,本来应该处于劣势的是怪物才对,然而有了这个前提后投鼠忌器的反而变成了Thor。

在不知道真正的击杀方式下,无论是开展谋杀行为还是有什么其他动作都会造成被普通人类发现的后果,而这种把‘神秘’翻出来晒在阳光底下的行为是他无法承担的后果,于是便看见了小人得志的吸血鬼即使被他捏在手里也笑得肆意的表情,Thor挑了挑眉用拇指摩挲着对方干净的下巴,然后凑上去说。

 

“我即使目前杀不了你,但是你想想,用圣具钉在十字架上放在阳光底下灼烤,似乎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哦?这个威胁确实是有点水平了,但是你觉得你能抓住我吗?”

 

刀削一样的指甲刺向Thor的时候他下意识的松了手,两个人重新隔了几步的距离遥遥相望,绿色眼睛的吸血鬼有些嫌弃的拍着身上的灰,然后抬起头来站在不远处从城堡里露出的黄色灯光下,对着他笑。

 

“好歹是刚刚一起跳了一支舞的舞伴,不用这么痛下杀手吧。传闻犹大名下的带领人是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莽汉,这么看来着实是名不符实啊。”

“真是对不起了,从身体素质方面来说倒是能擦的上边,不过这传闻是谁传出来的,我觉得我需要想办法把他的脑袋拧下来。”

 

即使两人嘴上说着打趣的话,但口吻里剑拔弩张的那种气氛却也并不是假的。吸血鬼还是人模狗样的穿着华丽的衣服梳着一丝不苟的发型,甚至是往那里一站就颇有一种能够欺骗人眼的贵族气质。Thor在心里盘算着这人是不是真的生前是个大贵族,然而成为了活不成也死不了的怪物之后,这人究竟是什么身份对于他来说也并不重要了,毕竟在人类最强兵器的眼中,怪物基本就等同于尸体。

藏在袖子里的铳剑已经蓄势待发,虽然并不想在这里就跟对方大开杀戒,然而面对这种等级的吸血鬼还是需要时刻保持着警惕心。说来也是令人发笑,曾经的过往行动中只有怪物见到他四散奔逃的场景,哪有现在这种需要他来紧张的情况。然而对于一直以来没遇见过什么对手的Thor来讲也算是新奇的体验,带着些许莫名其妙的期待与兴奋,铳剑金属的温度贴着他的皮肤传来,让他能够稍微冷静一些,而不是因为本能的好战而打响不理智的斗争。

对方找他抱着什么目的他心里还是有些数的,然而不想谈就是不想谈,即使是对方看起来对他没有太浓重的杀意,却也不会让Thor忘记前几天在纺织工厂地底下发生过什么事情。那些伤好起来着实是费了不少功夫,身体被改造过也并不代表没有知觉,能够忍耐疼痛也不代表他可以无视痛疼。

因此这只吸血鬼目前在Thor看来,已经成功的挤掉梵蒂冈战斗部队的指挥官红衣主教的位置,成为了他最想杀死的对象之一。

然而这个被最强人类放上必杀榜单的吸血鬼毫无自觉,歪着脑袋看着他的脸说。

 

“舞会还没结束,你把我带出来总归是要带我回去吧?”

 

根本不可能转身就走丢下一句‘你自己回去’,Thor觉得这只吸血鬼真的是心大的很,在还没有做出什么回复的时候对方就悄无声息的凑上来挽着他的手臂,一点没有两个人的身份地位是对立的自觉,也没有两个人是同性的情况这种动作压根就不合适的感觉。想到之前这个人直接跳着女步来找他,Thor眼皮跳了两下也就抛之脑后了。

这情景简直就是一场闹剧,作为怪物杀手专家的武装神父、与一只年头久远的吸血鬼手挽着手站在贵族舞会的花园里,没有你死我活,也没有血肉横飞。

 

被一城堡的人牵制的Thor侧过脸看着对方,收敛起来的杀意一直堆积在胸口的位置,不上不下却似乎时刻都能爆发,他咬着牙压着嗓子,斜过身体把对方圈在了自己与墙壁之间,他的影子落在了对方的脸上,然而那双眼睛已经亮的透彻。

莹绿的、在暗淡的月光下似乎能够发光,就像是注视着猎物的蛇,悄悄地卷起了尾巴。

Thor独自散发着会让一般的吸血鬼慌乱流汗的胁迫力,以这种无声的彰显自己实力的行为强迫着眼前的人赶紧道出自己的目的,而对方却一点也没有受什么影响,伸出一只苍白的手来,手指纤细骨骼好看,但Thor看了一眼就移开了视线,知道那些坚固的能够掰断人类骨骼的手指爬上他的胸前,攥住了他系在脖子上的,白色蕾丝边镶嵌着宝石的领巾。

 

“我知道你想要干什么,也知道你现在的处境。课长大人,我有一条船,也可以无所谓你想要带离英吉利的吸血鬼尸体,我可以让你登船,前提是,你必须带着我一起走。”

 

 


评论 ( 3 )
热度 ( 146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