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洞洁白

十分感谢repo,虽然只是懵懂的明白你所说的嫉妒,但能够让你喜欢上这个故事我是真的很高兴。谢谢了!

Lanius Lazuli:

——致【癔症】, @Louis 




【这时候的河水是什么样子?】


【它很平静,就像什么也没有发生。它太平静了,就像一切都发生过了。】


——昂放《蓝》,节选段。




对L某而言这是余味很糟的、粗糙分类在相爱相杀条目下的cp。——笔者不能成功的话大概也没法成仁。会里外不是人那种。




看正文前作为根底的尊敬,希望是要抱的。L某没有忌口。正剧向的话,合乎情理的文明就是毋庸置疑好文明。




看完后觉得啊,真好,好在这唯一问题还是L某的脑子钝化了才会觉得这种文是【朦胧梦中现】是落胎某处僻静脑海的异端儿。能和这个文里面一样让事情按应当发生的那样发生,能顺水推舟,真的是好文明。




Louis君写了个悲伤的HE呢。文的口感顺滑得让人嫉妒。顺滑到单指故事的话,写得居然看上去有点像很多排布了人物就能让他们自己开口了的写东西活像纪实的那一类文豪先生们的做法。啊,——王樣也该是这样的啊,士郎也大体是这样的啊。不是说好的不能再好了,但全程违和感都令人发指地低,低到可以无视了。




如今叫座的写手里,很多不仰赖文学性,而是有这种比温泉蛋还要顺滑的故事。——故事指向读和写这个主题的人某种共有隐秘的希望,在希望里,故事正该按某一种基调弥散,然后笔者写出的所有分支都属这种基调的赋格。收尾也是收得像一切都有好好发生过的样子,对笔者对作者对角色都是HE啦。可喜可贺可悲可贺。




认真喜欢而不是疼爱士郎这个角色,就会不由得变得建设性一些,多看多创造几个外力融解那种因为合理而显现恶意的原初未来的if。半认真的心指王樣,大概一部分也是因为这王有一条热爱星庭和人理的人性逻辑线而又充满了暴力打通各种HE的if的潜质,——居然一般还都是无关悲喜剧不过大手笔的HE。




于是故事就是这样发生了,安静悲伤空旷喜乐。如平安夜第二天凌晨广场上的大雪景。如装修好之前的装有白色电灯的商场壳子。




……提前暴言我大概会去买本【癔症】纸质书。




天佑这种那么顺利成章发生的故事。




啊,【癔症】的作者真让人嫉妒。




为你写了这个而在此致谢哦,Louis君。

©Lou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