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士】癔症。[END]

吉尔伽美什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关于这个问题他自己其实听过很多。

他的子民会说他是残暴的王,又会说是贤德的王。敌人看见他会说是个自私自利的人,神明见了他会有求婚却也会在最后以‘莫名其妙’来去形容他。

他看到过太多的东西,神代时期的璀璨并不是如今这个末法时代能够比拟的,人性的方方面面他都看了个透彻,神性的部分让他和普通的人类站在了不同的高度上。一直以来吉尔伽美什都是以一种观察者的身份去统治着他的子民,如今从英灵座下来,即使是以全盛时期出现,但是经历的也是他漫长一生的全部。

没有之后的大彻大悟,却有青年之后所有的记忆与眼界。

因此配上年轻时候的脾性,他自己都知道自己的性子并不是能被普通人所接受的,可是他作为一个王,又何须在乎蝼蚁们狭隘的认同呢。

至少他一直是这么认为的。

无所顾忌、无忧无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因为是王所以拥有为所欲为的权利,赞美人类的创造性又鄙视人类的劣根性,喜欢去品尝那些极端的感情,那种味道就像是美酒一样香醇,至少吉尔伽美什觉得,他一辈子都不会腻。

曾经对言峰绮礼是这样,挖掘出无欲无求之人心中最卑鄙的愿望,看对方在情绪的支配下变成令人发悚的恶人,看这个神父背叛了自己的信仰成为一个伪善者,然后注视这这个人最后作茧自缚,死在了自己servant的手下。

虽然说他也得到了苦果,但是就这个过程来说也是值得付出的代价,人这一生短暂又渺小,唯一能让世界最古老的王降下宠爱的,也就是那些燃烧出生命而点亮的烛火了。

什么是‘本性’,什么又是‘愉悦’。

不会亲自去做恶事,但却会驱使自己感兴趣的剧目按时上演,本质上他并非是什么反英灵,但是处于混沌·善阵营的他来说,比起‘善’更优先的应该是‘混沌’才对。

巡视世界这个王的后花园,观赏着那些低劣的人类上演的可笑闹剧,偶尔品味一下这个世界带给他的惊喜,然后蛰伏在黑暗里回味着感情深处涌出来的令人愉悦的滋味。

喜欢顺从自己意愿的人,然而这个世界上有多少人能够真正做到顺从自己的意愿呢。

言峰绮礼算一个,卫宫士郎算第二个。

然而对比起来前者是被他开发而来,后者则是无需他人的介入自身发展成如此的;更何况单纯的以他人的不幸作为自己的养分与想要拯救所有人的正义之梦,高下立分。

虽然说他看过太多眼界太高,但作为一个王确实真真实实的发自内心的肯定着这样不切实际的梦。然而肯定是一方面,嘲笑又是另一方面。毕竟以‘王道’来评价卫宫士郎的理想,只能说是痴人说梦了。

但正因为这样,吉尔伽美什嗅到了从未品味过的美味的香醇,这应该是他从来没有遇到过的,极好的属于人类才能拥有的,最能取悦他的东西。

因此即使差点被杀死他也没有对卫宫士郎有了杀意,反而是在拖着残破的身体从大圣杯的孔中脱离出来后第一时间的找到了对方。他想,他已经看透了。

看透了卫宫士郎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果不其然对方并没有拒绝他,而是和料想中的那样二话不说就接受了。没有费太多的口舌,也没有大张旗鼓的对峙,就这么简简单单的生活在一起,然后相处,然后磨合。

吉尔伽美什每天就看着卫宫士郎上学放学回家做饭,无聊到三点一线简直是浪费时间。可在这种简单之下却能让他尝到一丝甜头,这是奇怪到连英雄王自己都说不明白的,甘甜的味道。

于是就此插手,决定以他想要的方式去塑造一个更能让他愉悦的人来。

他好歹也是经历了两场圣杯战争的英灵,不同于saber那个小丫头,他可是真真正正的在这个世界里生活了十年的时间,摸透了很多东西,又重新学习了很多东西。因此在为人处世与对他人潜移默化的影响上,他简直是游刃有余、手到擒来。

改变整个卫宫宅的装修风格与布局,慢慢地从卧室开始一直渗透到厨房,然后养成对方习惯于忍让他与包容他的思维,甚至连补魔的时候都一点一点的给对方一个心理暗示,在面对这个人的理想的情况下再施加言语上的作用。就这样慢慢地、慢慢地腐蚀掉卫宫士郎这个人的某些特性,就像是将其熔掉,最后再塑造成他想要的模样。

至少来说,算得上成功。

他没有想要毁掉这个人的想法,因为没有必要。也同时没有什么报复的心思,毕竟也没有什么意义。他就那么看着这个人逐渐的成长,按照他预想的方式,却又没能流失掉本属于卫宫士郎自己的、最吸引人的部分。吉尔伽美什这个时候就会想,快点,再快点,他就可以拆封品味了。

喜欢打的电子攻略游戏专门挑了一款看上去挺像卫宫士郎的女性角色,故事线也是他很感兴趣的那种类型。游戏结尾打出来的结局是BE,女主角最后决定离开,走的时候在他的心里埋下了一个种子,最后这颗种子发芽长大变成了一颗参天大树,而主人公成为了这颗树的养料,死在了女主角的爱意下。

并非是一个惊悚类的故事,连最后的结局也是用树与死亡作为一种比喻。但吉尔伽美什并不很满意这个结果,毕竟他是抱着攻略的心态买下来的,因此这款游戏最后被丢进了角落里再也没能拿出来重新打一回。

虽然断了一条手臂但也没能影响到他什么,依旧是该吃吃该睡睡,该睡卫宫士郎的时候风雨无阻也要睡。本质上他就是个男女不忌的类型,活着的时候大餐吃的太多,随意偶尔换两口清汤淡水也不是不可以。一直以来作为补魔的方式,对象是这个人他还是介意过的,可当真的下嘴去吃的时候却发现味道意外的不错。或许就是曾经言峰绮礼说的那样,油腻吃的再多,最终能够下咽的还是清淡的口味。

能够回味,足够清香。意外的还能够让人引起施虐的兴趣。

他在zuo爱的时候,确确实实是产生过各种各样不可言说的心思,毕竟卫宫士郎这个人朴素到可怕,然而一不留意就会发觉其掩盖在简单之下的吸引力,足够伤人了。

于是便打算顺其自然。

他看着卫宫士郎每天撸起袖子在厨房里忙一两个小时,每天跑过来问他想吃什么有什么忌口的,最后到了一种能够自行安排食材并让他吃得很开心的地步。不得不说这种行为是真的取悦了吉尔伽美什,光是为了这一日三餐他都觉得不能让这个小鬼死的太快。

他是知道的,知道卫宫士郎早晚就要死的。

虽说并没有用‘千里眼’这种东西去窥探过对方的未来,但也能根据眼下的情况去看、去分析。

那个红色的Faker的结局他也不是不了解,即使这两个人会走上不同的道路,但到底来说坚持着这个不切实际的梦想的人,说白了就是疯子。

然而没有疯子会长寿的。

想通了这一点的吉尔伽美什就在思考,他该怎么从这个人身上榨干所有的养分,拿那些甘醇的美味来满足自己。

本质上,他还是一个追求‘愉悦’的王,永远会优先满足于自己的欲望,优先去实现自己想要得到的东西。

这个卫宫士郎不该成为Faker,他该更优秀些才对,也不应该碌碌无为的回避自己的命运,他该燃烧才对。

像一团永不熄灭的火焰,熊熊的在空气中燃烧,将自己的生命当做木柴,放进高温的红色道路里,不断的捶打,不断的锻炼,最后于烈火的灼烤中化为乌有,在活着的最后一刻里迸发出耀眼到刺透人心的光芒,成为再也无人能够超越的,最亮丽的烟火。

这才是卫宫士郎应该拥有的,短暂却璀璨的一生。他能够实现自己的梦想,贯彻自己的道路,也能够以最完美的姿态来取悦、来满足他这个永远无法被填满的空虚的王之心。这应该是最好的结局才对。

他阻止了既定道路上的那一次阿赖耶的切入,他让卫宫士郎断绝了会重复Faker道路的可能性。

但是他还会让他去死。

毕竟卫宫士郎这个人怎么可能死在他不知道的地方,死在了为别人而献出生命的可悲结局里,死在无人关注的命运里。

他那时候站在所有卑鄙又胆怯的人类前面,伸出了一只手指指向对方,他的笑都快要止不住的从唇齿间流出来,只为了那即将送到嘴边上的,最盛大又豪华的美味。

 

他说,就是你了,罪人。

 

一直以来吉尔伽美什都觉得他说的并没有错误,卫宫士郎严格意义上来说,的确是罪人。

他给了那些本该死去的人希望,让那些本该死去的人拥有了不切实际的期待,从而成为了能够杀人的杀人犯,并且让这场战争持续不断的开展下去,让矛盾激化,让那些本该心怀感恩的人逐渐露出了自己丑陋的嘴脸,将武器对准了本该感恩的人。

他就这么看着这场悲剧逐渐成型,并没有任何想要阻止的意思。最后在发觉卫宫士郎已经真的改变之后,就决定亲自推动,然后得到他想要得到的。

 

任何创造,其实都比不上一位英雄的死来的壮烈。

 

他站在人群里,看着卫宫士郎的身影不断的走向那个既定的处刑台,对方的脸还是那副样子,只不过跟记忆里的似乎有些偏差。白色的发似乎能够辉映出这个人即将走到陌路的事实,他就看着那把闸刀高高的悬在对方的头顶上,然后在某一时刻轰然落下。

他看着那个人的头颅掉落在地上,冲着他眨了眨眼睛笑了,吉尔伽美什并不知道这个人在笑什么,而且处在狂喜之中的他也不想去深究这一点。

他太高兴了,是一种无与伦比的兴奋。他亲眼看到了,看到了这个人走向了他所指定的末路。他在人群中睁大了眼睛低下头,伸出了一只手张开五指捂着脸,从眼睛里流出来的眼泪滴落在肮脏的地面上,喉咙里挤压出破碎的笑声。

他并非是因为卫宫士郎的死而感到悲伤,而是过度的刺激让他不由得流出了眼泪。

这是一种什么滋味呢?吉尔伽美什也说不清。

就像是目睹了最钟爱的剧目终于迎来了gao潮,因为过于爱而爱到杀死的情人闭上了眼睛。那一瞬间的喜悦迸发出来的情感快要将他淹没,这是无愧于强大到能够厮杀掉过往所有经历过的愉悦,以一种决然不会失败的地位占据了他的内心,成为了从生到死最甘甜的美酒一般,充斥着他的口腔,一辈子不会褪色,一辈子不会消散。

他品尝着由卫宫士郎的死亡带来的快乐与香醇,带着极度的兴奋与激动离开了这片土地,他久久不能忘怀那个头颅落地的时候带给他的冲击,是一种无法用语言去描绘的场景,时刻的显现在他的面前,令他无法忘怀,令他不曾遗失。

他在这个世界飘荡了十年,不断的去寻找下一个能让他吃掉人生然后品味的人类,但是怎么去寻都寻找不到,甚至连言峰绮礼那种水平的人类都无法令他落下目光。

卫宫士郎带给他的太厉害了,厉害到吃过一次后就再也不能降低要求,每天都在回味,每天都在品尝,落在舌苔上的那点味道如今也依旧鲜活,他想着卫宫士郎喂给他的食物,想着卫宫士郎那张青涩又耐看的面孔,想着对方因为他而成熟的躯体,想着那个人无时无刻散发出来的能够下口的美好灵魂。最后他捂着自己的脸想,他还是需要卫宫士郎。

这是一个无论什么人都无法去替代的人。

因为再也不会有这么一个,拥有着愚蠢却极其偏激的理想,又愚蠢的想要去将其实现,并且不卑鄙、不丑陋、不虚伪、不伪善,同时能够承载他强烈扭曲的爱意的人存在了。

于是,他拿出了从对方死亡的断头台上捡回了那个被闸刀切成两半的,他亲手送出去的黄金吊坠,在某个夜深人静的时候杀了两个企图抢劫他的人,用那些人的血画了一个召唤阵,在月光正浓的时候将对方的遗物放在了阵的中心,缓缓地念出咒语来。

他在想,当卫宫士郎看到他的时候会是什么表情呢。该是震惊又或者该是仇恨着的吧。可是想到了对方死前的微笑,吉尔伽美什又觉得或许以对方的性格来说不会跟他兵戎相见,但作为英灵召唤出来或许对于时间的理解不同,也说不定呢。

他就在阵法亮起并掀起风的时候笑着揣测属于自己的servant降临时候应当拥有的情绪,他在想,他会给卫宫士郎一个受肉现世的机会,然后两个人就这么互相撕咬着互相折磨着度过漫长且永远不会死亡的人生,然后带给他永远不会褪色的、也永远不会腻味的乐趣。

 

然而什么都没有发生。

 

又过了十年,他甚至推动了时钟塔重新开启了圣杯战争,甚至切下了当年行刑者的头颅,以当初那个小镇作为整个召唤的灵脉,去往远坂家抢走了所有能够作为参考的东西与资料,甚至是重新买下了无人的卫宫宅也无济于事。

那个召唤阵里,再也,再也,再也没有出现任何一个人,任何一个英灵,任何一个动静。

他像是一个追逐目标的疯子,想尽了一切办法,每天晚上舔舐着自己的唇角,把卫宫士郎留给他的味道一遍又一遍的去品尝,去回味,去重新记忆。但是就像是望梅止渴一般,永远无法安抚她躁动的欲望,无法满足他这颗想要重新得到的心。

王之宝库里拥有太多的东西,躲到他自己都不明白囊括了世界上多少宝物。最后他回想起某样东西通往与抑制力对话的渠道,手里捏着能够作为圣遗物的断裂的吊坠,他去找到了阿赖耶,去看到了那个,属于卫宫士郎的噩梦的意志。

 

吉尔伽美什想,这一次无论如何,就算是绑架,就算是厮杀,他都要把卫宫士郎从阿赖耶的手底下抢过来,大不了一起带到盖亚侧的英灵座上,不论怎么说他都是带着必胜的心态去面对这个星球的意志。

他觉得他就快要得到了,得到他这些年心心念念的人,唇齿间还留有那最后一点余温,是卫宫士郎的死带给他的,能让他饱腹到现在也依旧回味无穷的东西。

这一次他想,不需要‘死亡’时的绮丽来给他献上生命最打动人的模样了,只要对方还存在,他就能一直一直的汲取那人身上的养分,永不推开,永不腻味。

 

可阿赖耶在面对他的质问的时候,只回答了三个字。

 

“他没来。”



-happy end-



————————

晚点写个后记吧。

©Lou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