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转载我就提刀杀了谁

禁止转载,转一个拉黑一个。
迫真·自己爽就得了·选手。
KY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对杀一双。

【锤基】荒河。[2]【时间逆转AU】

【75】

Loki浑浑噩噩的醒来,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睡了过去,只是在那寒风之中独留一人的孤独袭击了他,让他难以再支撑着那具身体继续独行。不安的眨了眨眼睛,发现视力好像突然变好了一些,周围的温度也没有那么的寒冷,这种巨大的变化让他很快就清醒了过来,眼前的景象不再是白茫茫的荒原与落雪,干净而又温暖的阳光从一边打了过来,Loki直起了身子才发现他刚刚是靠在一个人的肩膀上。

转过头将目光打过去,他看到了一只灰色的眼眸,那是他熟悉的模样,只不过看上去年轻了许多。

不只是许多,是很多。他惊讶的半张着嘴用手抚摸上了那张脸,依旧是苍老的面孔,但是没有之前那样的干瘪与粗糙,也没有看上去的那么了无生气,对方就看着他笑,也不管他的手在不在脸上捏着那张老脸皮,只是小声的问,是不是睡醒了。

Loki点了点头直愣愣的看着对方,然后他看着窗外正在倒退的风景,才回过神来,原来他们在一辆大巴车上。

车上一个人都没有,只有他们两个依偎着坐在一起,当自己终于冷静下来以后Loki才有一种他似乎是变年轻了的感觉,膝盖不疼了,胳膊能抬起来了,连呼吸的时候都没有那种沉重的重压感,他紧紧的打量着对方的脸,确实是年轻了,可他们依旧很老。

两个人穿着布料柔软的衣服和黑色的皮鞋,他的怀里有一根拐杖,拿在手里看了一眼就知道不是原来的那一根。Loki不知道他所谓的原来能不能说成是‘原来’,只是在默默的看着窗外的树与花变成模糊的色彩不断倒退着,然后于阳光渐渐变得浅的时候问出了自己的问题。

“我们这是要去哪儿?”

“你都问了一路了,去找河啊。”

他不知道是要去找什么河,只是静静的靠在对方的肩膀上等待着时间的流逝。车子开得很慢,老旧的大巴车上面的设备都已经褪色了,他的腿边是一个很大的行李箱,边角包裹着的皮料都磨坏了,Loki望着窗外的绿荫与天光,慢慢的才终于有了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Thor的手被他握在掌心里,里面是温热的温度,不似之前那冰冷道透骨的寒冷,没有肆虐的北风与难捱的低温,他们穿着轻快,连身子骨都硬朗了许多,眼皮不再因为太过老朽而感到沉重,这是一种难以言说的存在,是他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感觉。Loki用舌头抵着自己的上颚,原本干哑的喉咙都舒适了很多,他想,或许他不用一直喝粥了。

当这个巨大的改变的劲头过去之后,Loki才突然意识到他握着的是谁的手,这种从心底猛然涌起的思绪卡在了胸腔里让他没能缓过劲儿来,沉默的坐在被阳光照着的位置低下了头,他不想让对方看见他此时的模样,虽然Loki知道Thor的右眼是看不见的,可是他也依旧难以自持。

醒过来的时候枕着对方的肩膀,而他又重新躺了回去,慢慢的举起了自己的手臂,将手掌贴在身边人柔软的白色衬衣上,感受着隔着一层衣服而能够摸到的明显鼓动的、跳动的心脏,Loki蹭了蹭自己花白的头发,让眼泪顺着自己的脸侧留了下去,没能让任何人看见。

他想,这样是好的,这样真好。

对方好像能够感觉到他情绪上的变化,于是低下头来凑到了他的耳边问怎么了,Loki挤了挤自己湿润的眼睛,在用一系列小动作掩饰下略红的眼眶后才回了一句没什么。

他不知道现在他们这是在哪里,也不知道现在这个身体究竟是多少岁数了,那与世隔绝的时间里并没有任何能够让Loki真正的接触到周围环境的东西,也没有能够丈量时间与时代的一个度,他们晚年的那最后一段时光里像是无人知晓也无人过问的遗失者,生的时候没人知道,死的时候也没人知道。只有坐在这辆颠簸的巴士上,眯着眼睛能够看到车头前面那个握着方向盘的司机的背影时他才终于明白,原来他与Thor并不是世界上最后活着的人了。

一瞬间他感觉到了一种被欺骗的荒谬感,这种感觉一直萦绕在心头久久不曾消散,他眯着眼睛压制下这种陌生的心绪,但是Loki又觉得他没有必要去隐瞒自己的这些不满,于是他伸出手扣住了身边人的下巴,将脸转了过来直视着对方,老人尖锐的指甲有些粗糙,但是掐下去的力道也足以让他感觉到一种细碎的皮肉被刺破的触感,Thor小声的叫了一声,这点动静被汽车持续不断的引擎声给压了下去。Loki望进那只蓝幽幽的眼睛里,过于靠近的距离能够看清Thor老去后眼睛虹膜的颜色边缘开始晕散,而灰色那只里面早就混沌成一团了。他从嗓子里挤出了几个没有什么意义的单词,而Thor却有些大声的问他说了些什么,他说他听不见,让他大点声说。

Loki没有再去重复这些话,毕竟他觉得一个老年人听力不好也不是什么会让人意外的事情,他问Thor为什么要带他走,问你这是要带他去哪里,而即使自己的指甲在对方的下颌骨边缘留下了一道伤疤Thor也没有将他推开,只是拿干枯的手抹了一把伤口处留下来的血迹,然后用着十分明显的带有安稳性的口吻说,我们要去搬家了。

说完便从肩上挎着的布包里拿出了一瓶水和几片药,对方把那几粒放在手心里数了几颗,随后把水一起递给他,说你不记得了那就先吃药吧,Loki盯着对方手掌里躺着的药片,抬起头回复着我没有病,我不要吃药。眼前的人干笑了几声,先是把杯子塞在他的手里,然后歪着头,那点儿胡子都跟着垂了一下。

“好的,这是糖,你吃吧。”

“我看起来有这么好骗吗?”

从嗓子里说出来的话不会再跟之前那样让喉咙跟火烧了一样疼,于是Loki就比以前更愿意开口了,但这并不代表他是个话很多的人,只是这种禁锢着身体器官的一个枷锁被打开后,便总是蠢蠢欲动着打算干些什么,即使他现在依旧老的脸皮起皱,老的嗓音嘶哑,老的关节疏松。

他很生气对方的这种态度,这种不把人当正常人看的态度,Loki清楚的知道他没有病,更不是什么需要人用谎言去欺骗才会去吃什么药的性子,被如此对待让他觉得被冒犯被羞辱,他将水瓶丢在了地上,巨大的响声回荡在整个车厢里,Loki用眼角余光看到了前面的司机回过身朝他们这里望了一眼,而Thor还一直保持着举着药片的姿势。

他明白自己的这股气莫名其妙,可是Loki也并不打算去掩盖着这样的情绪。他一睁眼就是那种要死不死的模样,坐不起来也走不动路,漫天的大雪里只有两个枯槁的快要咽气的老人,他不想再回到那个时候,也不想再看着Thor这个唯一在他身边陪伴到死的人闭上眼睛。而对方此时此刻正举着药让他吃,并且还十分习惯的骗他这是糖,这不能不让他多想,想他会不会已经老得无法思考问题,想他会不会在下一秒就变得什么都不认得了。

然而思绪在进行到这里的时候Loki才意识到,原本的他本来就什么都不记得,而寥寥的一段记忆里,也只是Thor。

Loki无声的跟着对方冷战着,他觉得自己现在是一条丑陋的可怜虫,他想要走却不能不给对方留一条后路,或者说是给自己留一条后路,因为他没有地方可以撒手而去,也不认识这个世界上除了对方以外的任何一个人,这个世界对于他来说是陌生的,是毫无印象的,而他即使是耍脾气都要控制着留一条线,不然自己真的无路可走。

午后的阳光将Loki的肩膀晒得有些热,他转动着眼珠看着从鬓角垂下来的白发被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晕,Thor还坐在他的身边想要牵起他放在膝盖上的手,他就耸拉着眼睛看着对方的手指挣扎着向自己这边移动,伸出来又缩回去的,最后他不耐烦了,反而是主动着去牵起了对方的手指,放在两个人贴着的膝盖上,默默不语。

Thor在他们牵在一起后整个人都活泼了起来,虽然说‘活泼’这个词并不适合满头白发腿脚不灵的老头,对方又开始絮絮叨叨的跟着他搭话,Loki想要知道些东西,眼下的情景不再是那窄小逼仄的木头房子,没有让人喘不过气来的身体状况,更没有荒无人烟的旷野,阳光是这样的舒适,他们互相靠着坐在空荡荡的车厢里,他问一句对方答一句,一点都没有不耐烦的感觉,似乎是很享受跟他这样没话找话聊的过程,Loki侧着脸过去想要看着身边的人,他的颧骨贴着对方的长发上,眼睛里是那只透着光没有什么神采的灰色的瞳孔。

好像从一开始就是这样,他单方面的吵架,再被对方单方面的和好,落在地上的水瓶又滚了回来,Thor弯下腰去捡,随后就自顾自的开始说起了话。

对方说,他们这是在新西兰,这是一辆租来的大巴车,因为目的地太偏僻,如果不是专门联系人是不会有人开车进来的。Loki看着Thor发亮的眼睛,一蓝一灰的莫名还挺好看,当两个人都不那么那么老了以后,他能从对方的面孔中看出Thor年轻时候的模样,阳光的、刚毅的、英俊的,这样的一个老人不应该跟他在一起,至少在Loki仅有的认知中,他们并不合适。

车子停在了一个空地上,司机回过头来说,已经走得太远了,不走了,就到这里吧。Thor听闻后对着前面笑了笑,然后从地上将他们的行李箱拿了起来,下车前对着车厢尾部喊了一声,Loki才发现后面还有一只狗。

他很吃惊,两个人肩并肩站在空地上看着巴士走远了,狗在一边摇着尾巴,天边是还未落下去的太阳,Loki望着茫茫一片开阔的土地,一瞬间他又觉得内心空旷。

他的身边还是只有Thor一个人,不过比起之前多了一条狗,他低头看着这条说不清是什么品种的动物,突然回忆起在那颗树下面的时候,身边的Thor告诉他他们曾经有过一条狗。

Loki不知道他该不该摸一摸这个所谓的他们的宠物,这只也很老了,老的像是他们一样,毛色暗淡皮肤松弛,站着的时候都很懒散,他的手里牵着Thor的手指,两人一狗就在泥路上走着,顺着太阳落山的地方前进。

他不喜欢这种地方,可是他却只能跟着对方走,一直走一直走,似乎要把这一条路走到尽头,走到脚下再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踩的地步,那只老狗贴着Loki的小腿,耳边是它粗粗的喘息的声音,他们走一会儿就要歇一会儿,Thor说因为Thori走不动了,对方太老了,可是听到这话Loki却有点不太高兴,他想,你为什么不觉得我太老,我走不动了呢。

但是这些话他没能说出来,他吝啬于跟Thor分享他的任何情绪,不论是高兴还是怀疑,生气还是质问,本性里的自己并不愿意跟对方扯上任何关系,然而他们就像是一根线上的两只蚂蚱,谁都离不了谁。

茫茫人世到如今他眼里能看到的只有Thor,他不知道他该去哪里又或者他是谁,在这之前他只知道Thor的名字,现在即使多了一个Thori,但说到底这两个也没什么不同。

在太阳落山之前,Loki看到了远处山坡上的一棵树,那棵树很大很大,大的他们站在很远很远的地方都能看见,阳光成为了金红的色泽,天边逐渐过渡成了紫红的光晕,那棵树成为了黑色的标志,Loki怔怔地望着那地标一样的图案才终于意识到,他们这是在哪里。

在脑子里得到答案的一瞬间Loki便丢下了人转身就跑,他这个身体现在跟原来那具半死不活的不一样,他能跑,能跳,虽然很吃力,但相比起来简直就是天壤之别,身后是狗叫声与Thor呼唤他的声音,可是Loki根本没有回头,他手里拄着拐杖在跑,他害怕,他恐慌,他一想到之前所经历的一切他就完全不能接受,Loki在期待着,期待离开了这里那么之后的一切都不会发生。

他不会躺在老旧的木屋里直不起腰来,不会吃一个柿子都要将其含化,不会陪伴着一个在胡子上留有油腻的残渣的糟老头每天和衣而睡,也不会在漫天大雪的时候抱着一具腐朽的身体在树下望着远处结冰的河。

Loki想要逃离这个地方,去哪儿都可以,只要没有Thor,哪里他都可以接受。

然而在曾经被他甩在身后追不上来还摔了一跤的Thor却很快就在后面抓住了他的手臂,Loki感觉到了对方的怒气,但并非是那种很外放的暴怒,反而是一种习惯了之后的无可奈何,Thor站在他身边喘着气,后面那只叫Thori的狗也紧随其后,他睁着眼睛看着对方白色的胡渣里干瘪的嘴唇上下碰着,然后问他为什么要跑。

“我不想来这里。”

“可这就是你要来的地方!”

这是Thor第一次冲着他吼,Loki当时就愣住了,他看着眼前这个瞎了一只眼睛的老人紧紧的攥住了他的手腕,然后粗喘着浑浊的气,他把拉扯到小路的一边说。

“你不能每一次都这样!你做的决定我陪你来做,是你要到无人知晓的地方度过余生,是你让我放弃一切陪你来这里!你不能临到头就反悔!Loki!我们是一体的!”

“不是的,我们不是一体的。”

Loki想,他们哪能是一体的呢。他们是单独的个体,是不同的人,他的记忆里根本就没有几天,而这几天里都被Thor单方面的填充着,根本就没有询问过他的意见。记忆里那个枯槁到丑陋的老人用模糊不清的嗓音告诉他,说他们是爱人的那一刻Loki就感觉到了天旋地转。不该是这样的,至少对于他来说,不该是这样的。

他从来没有想过要到这种无人知晓的地方度过余生,也没想过要Thor抛下一切来陪他离去,Loki望着天在想,这些话是他什么时候说的,而这些事情又是什么时候发生的,只是当他看着Thor的这张脸,布满皱纹却没有当初那么枯槁的脸时,是真的很震惊他们之间的关系居然要用‘爱人’来定义。他低下头注视着自己干巴巴的手掌,比之前有力,比曾经有活力,至少包裹着骨骼的皮肤还有最后一丝弹性。他想,他现在一定不是90岁。

Thor听到了这样的回复直接就愣在了原地,满脸不可置信的表情,对方先是微妙的看着他,随后挤出了一个颇为难看的笑容,在犬吠声中他们站在夕阳下拥抱,而Loki的鼻腔里全是一种衰老过后的人类皮肤上会散发的味道。

Thor的嘴唇贴着他的耳朵说,不,Loki,你说的,你说我们是一体的。可是Loki的记忆里并没有这一段,他回想着他们在冰天雪地里的那几个月,他确定他从来没有说过这些话。

两个人走在路上,Thor坚决的要牵着他的手,而Loki认为两个老头子手牵手很恶心便拒绝了,但是身边的这个人从来都非常固执,从过去的大雨里非要在凌晨起床去摘最后一颗柿子的时候他便明白,对于这个人做下来的决定最好还是不要想着反驳。

毕竟反驳没有什么用,还不如沉默。

他们走在这片荒原之上,杂草丛生又荒无人烟,Thor问他想要在哪里住,Loki看着那颗挺立在土地上唯一的一棵树,伸出了一只手指指向了树冠说,就在那个附近吧。

他明明是想要摆脱的,至少是摆脱那个结局,可是在被Thor牵在手里的时候他又不那么认为了,他想要重回当初苟延残喘的那段时光,回到那个他们因为衰老而腐朽,因为腐朽而肮脏的暮年时光。

可如果回去了他要干什么呢?Loki不知道,或许他会跟Thor说你的晚年很凄凉,又或者说带着这个人离开那个远离尘世喧嚣的地方,然而当他看着不远处的那棵树和早已废弃的木屋的时候才察觉到,大概很多事情本身就是注定了的。

他们收拾了这个屋子,Thor包下了所有的事情,对方只是让他坐在一边休息就可以了,于是Loki便从行李箱里开始翻找起了两个人的用品,箱子很大,大到里面几乎是装满了所有的东西,在挑挑拣拣中Loki看到了一本台历,他拿在手上盯着上面女人的印刷照片才会想起在刚刚睁眼的那段时间里,他看到的那一本台历就是这个。

没有那么破旧,纸张也没有泛黄,他翻开了第一页发现上面的时间是1976年。

“Thor。”

Loki冲着门外叫着Thor的名字,在一边搬着模板的人听到后回过头来望着他并发出了疑问的声音,而他看了看手上的台历又看了看对方变得舒缓了许多的面孔,原本压制在心头许久许久的问题终于破口而出。

“我们今年,多少岁了?”

Thor像是很习惯了他这样的问题,一只手支撑在外面的砖墙上,一只手提着木板告诉他。“我们今年75了。”

Loki在嘴里默默的咀嚼着这两个数字,他在想90和75哪一个更大,而90和75应该谁在前头谁在后头。等他想明白的时候Thor已经走过来牵起了他的手,然后他们站在被收拾妥当的木屋里,望着外面漫天的繁星交换了Loki醒来后的第一个吻。

这个吻很平淡,没有激情也不够热烈,它像是印在两个人生命中的一种习惯,平淡如水,没有丝毫的波澜,可是Loki却无法说它不好,即使Thor的嘴唇上面的死皮刮着他的嘴角,即使对方的胡渣磨蹭着他的下巴,他也无法说不好。

在听到75这个数字的时候其实Loki就想明白了这一切发生的事情,可是心里还是有一种急于证明的心态在催促着他,于是他便在两个人躺在同一张床上的时候,望着被对方抬进里屋的那个炉子问,我以前有没有说过,炉子坏掉的那个冬天,你就该死了。

Thor被他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弄得摸不清情况,但是这个人居然没有因为这么一句明显很是冒犯的话而生气。

“是吗,那我死了的时候你还活着吗?”

“应该还是活着的吧。”

“我死在了哪里?家里吗?”

“没,你死在了树底下。”

Loki从床上坐了起来,他指着窗外那颗大树的方向告诉Thor,他说,你会在那颗树下闭上眼睛。

对方却先是对着他眨了眨两只颜色不一样的眼睛,然后也坐了起来往外望着。漆黑一片的天空下并看不见什么东西,然而Thor却没再纠结他的‘长眠之地’,反而是转过身帮他把被子盖好,两个人又重新躺在了床上。

“我死了,那你在哪儿?”

“我在你身边。”

“那很好。”

Thor伸出手摸着他的脖子,然后两个人在厚实的被子里拥抱着,对方用胡子蹭着他的脸,他们亲密到能够呼吸着对方的呼吸,感受着对方的体温。几乎在一瞬间Loki能够感觉到Thor散发出来的不安的情绪,这个残疾的老人紧紧的抱着他的身体,似乎两具苍老的身体在交换着彼此心中的颓然,他听见了对方低沉的嗓音徘徊在耳边,一声一声的,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里面夹着沉重的感情,沉重到Loki的心也跟着急速的下坠,然后砸在了地面上留下了十分深的痕迹。

“我死了,你可怎么办啊。”

 

或许是在最开始的那段时间里Loki便已经经历过那种孤独的时光,于是在和Thor两个人的生活中并没有觉得有任何的不适,对方在小木屋的前面刨了一小块的地,当歪歪扭扭的篱笆都要做好的时候他才想起来问为什么要做这些,而Thor用沾满了泥土的白线手套拍了拍腿边跟着跳进去的Thori告诉他,因为这是他们曾经说好的。

“你说我们会有一片玫瑰花园的,虽然我们离开了原来的房子,但你总归还是喜欢鲜花饼的。”

在仅有的那些回忆里几乎每一句对话Loki都记得十分清楚,并非是他故意去记这些东西,而是当90岁的时候他们也不怎么说话了。对方是曾经说过有些日子里他们会去吃这种鲜花饼,于是他便用舌头舔了舔自己的牙然后跟Thor说,我饿了,我想吃。

Thor看着他这副样子笑了出来,然后对着Thori吹了一声短暂的口哨声跟他说,明天我去镇子上买点花种回来。

Loki没有见过镇子,唯一一次还是在对方的口中听到的,Thor说最近的城镇在十公里以外的地方,他对这个所谓的‘十公里’并没有什么概念,只是大致能猜出来很远很远,远到他们两个生活在这里几乎没有人知晓,远到等他们死了的时候身边也就只有彼此。

老Thori真的是一条很老的狗了,老到他们两个从废旧的仓库里找到一辆废旧的三轮车的时候都没想过要带着这条老狗上路。

Thor坐在前面蹬着脚踏板,而Loki就坐在后面望着他们的房子越来越远,Thori跟在轮子的后面跑,然后张着嘴汪汪的叫着,叫声回荡在这片空旷无边的荒野上,然后越来越远越来越远,他看着这条狗跑不动了变成了走,然后走不动了停在原地伸着舌头喘,木头的房子已经变成了一个点,他环视着无边的天空,那棵树还矗立在山坡上,成为了这个地方除了木屋以外唯一立着的东西。

虽说两个人年轻了十五岁,但到底来讲还是个垂垂老矣的老人,这辆小三轮已经很破旧了,踩起来也费劲的不得了,于是他跟Thor两个人就互相换着踩,但是当他坐在前面握上扶手的时候Thor却从后面跳了下来,跟他讲,你骑着,我走着。

他知道,这是对方不想让他太累了,Loki望了过去,能看到Thor脖子上流下来的汗,他没去反驳也没去客套,骑得很慢,两个人就在荒无人烟的小路上聊着,聊着聊着Thor就哼起了歌,Loki听不出来歌词也听不出来什么调子,只是听起来非常的悠扬,很适合这个一眼看不到边界的旷野。

“我们还有多远?”

“不远了。”

“你之前也是这么说的。”

“真的快了,我们再说一会儿也就到了。”

有人陪伴的情况下时间就过的非常快,至少对于Loki来说,他们之间的路途在你问我答的过程中就渐渐流逝掉了。

他们从清晨出发,一直到了下午过后才看到了有其他的房子立在地平线上,Loki睁大了眼睛看着,这是他第一次即将看到成群的人,不是没有人气,也不是只有Thor。两个人把三轮车停在了一家寄宿者的后花园里,然后Thor牵起了他的手行走在边陲地带的村庄里,人不多但是也足够了,牛羊在圈里叫着,泥路上奔跑的小孩穿着老旧的衣服看着他们身上柔软的布料和明显不是一个风格的款式指指点点,Loki皱了皱眉,在明显表现出厌烦感之前便被Thor拉过去安慰着,对方跟他说,你都这么大了,别生气了。

Thor好像一直都知道他的脾气,Loki也明白他的性子说实话一点都不好,如果不是这样苍老的身体限制了许多的事情,至少在很多时候他都是难以相处的。

他不愿意跟一个和他一样老的身上都有味道的人躺在一起,也不愿意听着对方总是跟他说一些他从来没有记忆的事情,还包括每天那个被胡渣蹭得难受的吻,他想要逃却无处可去的现状,这些都让Loki心情烦躁,可他又是个聪明人,他知道自己除了Thor一无所有,而Thor则可以为了他什么都做。

Loki站在原地看着对方去跟这些村民们交换着东西,他一个人注视着对方结实的后背,他在想,90岁的Thor看起来有这么壮吗。

他从来不去问对方他们两个为什么一定要来这种地方生活,也没有问过那个所谓的‘爱人’究竟是被如何定义的,还有那个在最开始的时候被告知的那条河究竟是什么样,他们就这样含含糊糊的过着日子,至少对于Loki来说,是含糊的。

他们回去的时候是第二天,带着许许多多的东西,Loki坐在后面看着Thor艰难的踩着三轮车,白色的头发被一根牛皮筋扎在了后面,汗水顺着脖子的线条流了下来,他就撑着脸在后面看着,丝毫没有想要帮忙擦一下的念头。

小路的两边是各种各样的风景,成片成片的野草有膝盖那么高,灌木丛多的望不到头,天空中的云企图与地平线接壤,而Thor则是一边喘着气一边问他还喜不喜欢这里。Loki想,这有什么喜不喜欢可言呢,他只住过这个地方,只待过这个地方,如果是跟之前那个小镇子比确实是喜欢的。没有讨人厌的孩子,没有脏乱的牛羊,也没有那些看起来忙忙碌碌但是让人提不起兴趣的村民,他只有Thor外加一条快要老死的狗,如果说这么看来,他确实是喜欢的。

玫瑰花种下去之后长得还挺快,Thor照顾这些娇嫩的植物倒是很得心应手,然而对方却告诉他其实玫瑰并不娇嫩,而且以前他们的小花园里的玫瑰比现在还要多。

“以前?我们有吗?”

“有啊,你非要我种,当时镇子里还不太允许私自在自家门口刨地种东西,那一片的社区负责人找了我好几次还拔了我的花,那时候你可生气了,恨不得冲出去拿着拐杖跟人家决一死战,要不是我拦着你说不定你现在还在当地警局里蹲着呢。”

Loki听到这种话只是对着对方翻了个白眼,他想象不出来自己要拿着拐杖揍人的模样,因为他觉得这样太有失水准,不过Thor脸上回忆起曾经的那种笑容却在阳光下熠熠发亮,他就这么看着这个陪伴着他到现在的老头子一边弯着腰摆弄着花草一边逗着旁边蹦蹦跳跳的狗,而夕阳已经垂到了那棵树的树冠上,将一切都照成了橘红的颜色。

Loki跟Thor说,他想去吃山那头的柿子,Thor眨了眨眼睛说好,说我明天就去给你摘。这是Loki头一次说谎,他看着头顶上跟柿子一样的颜色,他想,他还是不太适合这里。

一大早Thor就起床出门了,说是要给他去摘山那头的柿子,Loki在对方走了之后就从床上爬了起来,他把自己穿戴整齐,也拿走了那根打磨的很趁手的拐杖,出门的时候天刚亮,Thori还趴在狗窝里没有醒过来。Loki站在门口一片玫红色的花前思考着他该去哪里,后来他想,他至少得去看看那条河。

那条在Thor死前说过的,在冬天会结冰的河。

Loki思索着,他就看一眼,看一眼就走,看一眼就离开这个荒芜空旷的地方,离开那个没了他就不知道做什么的Thor。一想到这一点Loki就觉得有种莫名的兴奋,他的谎言从口中说出,而对方全然不曾怀疑的信任令他油然而生一种说不清的情绪,他顺着那颗树的方向走,一直走一直走,走过了那成片的麦子地,走过了低洼的泥路,走到他喘不上气来却依旧没能找到那条河。天色暗下来之前他听到了旷野那头Thor的呼唤,一声比一声高,嘶哑的低沉的呼唤着他的名字,而Loki则坐在杂草里,闭着嘴一声不吭。

他也说不清自己想不想被对方找到,于是就被高高的杂草掩盖住了身体,他听着对方的喊声越来越远,而心思也越来越沉,Loki是想要走的,可是他都走到这里了却又不想走了。他的双腿沉重膝盖酸痛,手指抚摸着自己满是褶皱的皮肤,在他听着风里的虫叫声时眼前的杂草被人开,Thor通红的眼睛看着他,然后挤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

“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说完就从兜里掏出了几颗小柿子放在了他的手里,两个人一站一坐,风从很远的地方吹了过来,把这半人高的杂草吹得起起伏伏。

“不是让你等我吗,我要是找不到你了怎么办?”

Loki觉得Thor快要哭出来了,他没说自己要去哪里,也没说自己打算离开,但是他知道对方心里是清楚的。这是一种很难说明白的感觉,就像是流淌在血液里的一种默契,他知道Thor很生气很难过但是没法对他发脾气一样,Loki也知道对方明白,他想要走。

这大概就是一种有恃无恐。

对方有些紧张的牵着他的手走在回去的路上,Thor说你想吃鲜花饼吗玫瑰快要长好了我给你做,说你最近是不是无聊了我带你去镇子上看一看,你还喜欢台球吗,要不要我做了个给你。诸如此类的话层出不穷的从Thor的嘴里蹦出来,而Loki只是咬着嘴里的柿子没有接话,他们在夜幕下走着,他也不知道Thor跑了多少地方去找他,他不想去问,毕竟这并没有什么意义。

当他们一起站在房门口的时候屋檐下还点着一盏昏黄的煤油灯,Thor转过身跟他说,说Loki,我爱你。

这句话在那个大雪纷飞的时候就已经听说过了,Loki回忆起当时Thor眼里的神采,像是阐述着一件不可动摇的事实,像是在冰雪中吐露的最后一丝温度,当时他没能回复这一句话,而如今站在漆黑的夜空下,橘黄色的灯光照在了对方灰白的那只眼睛里,Loki依旧没能回复这一句话。

他们两个人就这么对峙着,Thor最后什么也没说,只是牵着他的手进了屋,还是跟以前的每一天一样,帮他洗漱帮他脱衣,随后两个人交换了一个吻闭上眼睛睡着了。

Thori死的那一天是个大晴天,那只老狗趴在了两个人的旁边,哼哼唧唧的再也没能睁开眼睛。Thor蹲下身去抱着这条狗,而一直会因为对方的拥抱而摇着尾巴的宠物却再也没有了动静,Thor用手捏着Thori耸拉下来的耳朵,最后抱着这狗哭的撕心裂肺。

对方的哭声沙哑又沉重,Loki坐在椅子上拿着一本泛黄的书就眼睁睁的看着,没有安慰也没有询问,他看着对方的眼眶里持续不断的流出泪水,连那只灰色的看不清东西的眼睛也异常的湿润。本来好好的日子因为一条狗的死而附上了阴霾,他看着对方伤心欲绝的模样没由来的感到心情烦躁,烦躁到一整天都没有跟Thor说过一句话,烦躁到对这条狗的死无动于衷。

或许人在极度悲伤的时候都想要找一个人倾诉,可是当对方的手想要牵过来的瞬间就被Loki打开了,Thor站在原地保持着那种动作睁大了眼睛,一种不可置信与不知所措占据了那一只蓝色的眼睛,Loki不可否认在当时他的心里是涌起了卑劣的快感,他烦躁着对方如此在乎一条狗的命,也兴奋于对方因为他的拒绝而感到伤心。

他质问,问为什么要为了一条畜生而伤心欲绝。可Thor却十分诧异的望着他,然后带着哽咽的语气说,因为这是你送给我的狗,因为这狗的名字都是你起的。

Loki愣在了原地,他低头看着Thor脚边上躺着的狗的尸体,沉默在两个人之间徘徊着,最终在把这畜生当花肥还是找一个地方安置妥当的埋掉之间他还是选择了后者。或许是Thor的这个答案取悦了他,Loki伸出一只手指指向远处的那条河说,我们把狗埋在那边吧。

这个是那个90岁的Thor告诉他的,告诉他他们有一条狗埋在河边。他想,他们除了这条狗也应该不会再有其他什么狗了,他们两个人会一直一直就这样活到90岁,活到那个走不动路咬不下柿子只能在寒风中依偎着的岁月。

Thor牵着他两个人走了一上午,路过了那棵树,路过了那个麦田,路过了沿途中的所有风景,Thor也不知道河在哪里,毕竟这条河只出现在Loki的口中,可Loki也从来都没有见到过这条河,他也只是在Thor的转述中听过。于是两个人就听着风中的声音,一直走一直走,走到了他们都不知道的地方,只能靠着那地标一样的大树来辨认方向,最后终于在一片绿地的尽头听到了水流的声音,Loki松开了Thor的手跑了过去,他看到了十分宽广的河。

这条河就横在他的眼前,把整个荒原一分为二,往上看看不见头,向下望望不到尾,长长的就这么断开了整个土地,像是一把锋利的剪刀扎在了Loki的心上。

他看着河对面的风景,踏出了第一步。

“Thor。”

“嗯?”

“我去周围看看。”

“好。”

他转过身没能让对方看到他心焦的模样,他从下游处找到了一个摇摇欲坠的木板绳索,踏上去艰难的渡到了对面,在踩在这边土地上的一瞬间,Loki似乎感觉到了一股自由,他似乎能够解脱。

这是一种很难能说清的感觉,这是禁锢着他的灵魂被释放的快意,他能感觉到身体在逐渐的变化,那种死亡越来越远,衰老越来越远的感觉正在消失,他弄断了那根绳子,他不想让对方追过来,也不想让Thor也感受这种美妙的经历,于是他站在河的这一头,Thor站在河的那一头,他们遥遥对视着。

“Loki!你要去哪儿!你回来!”

可是他并没有说话,只是对着对方笑着后退了一步,Thor的嘶吼回荡在天地间,一个老年人的愤怒并不能带来什么实质性的威胁,一旁的狗的尸体有一半埋进了土地里,而他想要离开。

在他转身的时候听到了一声奇怪的动静,在他回头的时候看见了跳进河里的Thor,对方冲着他的方向在喊,喊着他的名字,喊着让他回来,原本平静到毫无波澜的河水突然汹涌了起来,Loki就默然的看着对方在激流中挣扎着,即使这样也在向着他的方向前进着。一具老的没有什么作为的躯体在河水中被激荡,那些巨大的冲击声也没能盖过Thor的呼唤,Loki站在原地震惊不已,Thor在挣扎,在抗拒,这时候他有一种突如其来的悲伤,不知道是为了自己的铁石心肠,还是为了对方的愚蠢作为。

河水将Thor越冲越远,Loki知道对方会活下来的,就如同他们两个人一起窝在大雪里的那几个夜晚一样,会活下来的。

远处还是回荡着沙哑的嘶吼,他听见Thor带着哭腔与哽咽的喊叫,湮灭在天地间的最后一句话终究还是传进了他的耳朵里,Loki听到Thor说,说我爱你,说别离开。

——————————

依旧劝退型文风,朋友跟我讲不耐着性子根本看不下去太闷了,我当头就是一榔头。【不】

新年第一天就写的这么丧真的不是我故意的……说好的小甜文……emmmm……会甜的我发誓!

评论 ( 30 )
热度 ( 30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