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转载我就提刀杀了谁

禁止转载,转一个拉黑一个。
迫真·自己爽就得了·选手。
KY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对杀一双。

【锤基】畸形。[47]

当雷声骤停,大雨淅淅沥沥的成为了夜晚里交替响起的声音的时候,他还在哭。Thor已经停止了自己的愤怒,那些似乎能燃烧一切的火焰也被雨水所浇灭,Loki依旧跪在原地,而对方也依旧站在他的面前当做一根柱子承载着他的重量,用来宣示婚姻的教堂已经经历了两次搏斗而变得残破不堪,他把自己裹在对方鲜红的披风里,好似一只一叶障目的鸵鸟,自欺欺人。
Thor一声不吭,两个人之间只留着他的哽咽声,Loki还在说着道歉,廉价的毫无用处的对不起似乎要被他在一天之内将一生的忏悔都说完,他的哥哥没能回答一句,甚至是没能给他一个安慰,似乎也只有真正的经历过一次,Loki才明白,没有人能够一辈子百分百的迁就另一个人。而他们神明的一辈子,或许都能从物种起源开始说起了。
他能听到对方鼓动的心跳声,能听到Thor胃里发出的动静。而他则是浑身战栗着,像是一个等待处决的犯人,一分一秒都是煎熬,悬在头顶上的那把斧子被极细的线拴着,仿佛下一秒就能断裂从而切下他的头颅。
Loki一直在等Thor的回复,他等的如此的折磨,他一边希望下一刻就能得到答案从而解脱,又希望就让这一刻永远的停留在这里,永远不要再走动,永远不要让他听到他不愿意听到的回答。
Thor拉过他的手将他攥着披风布料的手指一根一根的掰开,他现在没有了神力,失去了谎言之神的命格根本无法和对方的力气做搏斗,Loki抿着嘴不愿意松开,他就徒然挣扎着,直到被掰开,直到对方后退了一步他摔在了满是石渣的地板上。
Loki趴在地上,他听到了头顶上Thor的声音,也带着些许哭腔的沙哑,像是一盘石磨在碾压着柔软的谷物,将其细碎的捣烂,最终看不出任何形状。

“Loki,你总是这样。”
他躺在地上翻了个身,仰着头看着Thor重重的叹了口气,然后红着眼睛看向天上,隔了好久好久才重新开始说话。
“你总是这样……非常突然的做这种让人真的难以原谅的事情。我很生气,真的,我想杀了你,是真的。”
是的,是真的,Loki知道,这是真的。
因为他是直面了那震怒的雷霆,直面了那震慑万分的杀意,几乎是在这种愤怒扑面而来的刹那间甚至能感觉到来自于那把锤子最沉重的打击,来自Asgard的万神之王不顾一切的疯狂。这样的情绪已经算得上是力量,无形的强大的力量。Loki想,如果他不是神的躯体说不定在那种气息到来之前就能被碾成碎屑,成为一把握不住的沙子散落在地上,血液将沸腾着铺满整个地板,死的透透的,死的再也无法和曾经一样留下一道投影作为往生的途径,他将永远的闭上眼睛。
可是Loki不甘心,他不甘心这样。在第一次死亡的时候他不甘心就这么离开了Thor的生命成为一个符号代表着过去,所以他留下了投影;当投影被抓回去的时候他不甘心就以一种这样的身份留在对方的身边仅仅是前者的一个假象,所以他从宇宙上跳了下去;重生为小孩子的时候他不甘心就这么跟自己的哥哥固定在‘兄弟’这种十分可笑的关系上,于是他解放了最初的自己留下来的回音,将其变成了黑鹊;而黑鹊不甘心他永远都无法拥有自己所爱的唯一,于是他杀了自己。
他做了这么多这么多,他弯弯绕绕的用一堆的阴谋诡计来计划了自己的生和死,到头来只得到这样的结局,他怎么可能甘心?
如果问他后悔吗,后悔做下了一切,后悔杀死了自己,后悔他做了这么多这么多也没能得到他想要的结局?每一声质问都狠狠的敲击着他的胸膛,将他的肋骨敲碎,将他的内脏绞乱,可即使是鲜血流干骨骼尽碎,他都会坚定的说,不后悔。
他不后悔站在对方的对立面,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与其比肩;他不后悔成为最令人痛恶的谎言之神,只有这样他的名号才能与那个充满光辉的神格相提并论;他不后悔即使老到满脸沟壑也要绞尽脑汁的破坏所有他能破坏的,这样他才能有冠冕堂皇的理由看对方一眼,而不是蜷缩在冰冷的洞窟里自舔伤口。
破碎就破碎,残缺就残缺,他不在乎。
自作自受是他,本性难移是他,热衷自戕还是他。污垢是他,肮脏是他,爱恨情仇与念念不忘也还是他。即使时间重头来过,Loki想他也一定会继续选择这条满是荆棘的道路,他要一直走一直走,一遍走不通就走第二遍,两遍走不通就走一千遍,他没有别的办法,他无法去走别的路,当他存在在这个世界上的时候划在他生命长河里的那座山,只有一条路。
他依旧会成为一切的恶,然后再吞下自己造成的苦果,他会杀死自己,只为了寻求一个可能性,即使微乎其微,即使无限接近于零,即使在其他无数个平行宇宙或者维度里他都没能成功,Loki也依旧不会放弃,因为这是他唯一拥有的,也是最不能割舍的东西。
他的欲望,他的奢求,他的一切一切不合实际的妄想都在叫嚣着成为把他推向深渊的那只手,他想要得到所有,所有他想要得到的。那些已经混杂着邪念的初衷,那些已经模糊了本质的心意,在真正撕破脸皮走上另外一条道路之前,Loki终于想起来他想要的究竟是什么。
是平等,是关注,是承认,是赞美。
是爱。
明明他要的东西这么这么的稀疏平常,为什么却总是拿不到手里,握不在掌心。
已经失去了最有效的铠甲,Loki再也无法用谎言将自己裹成一只蚌,他将最柔软的内里都尽数展露出来,摊在阳光下面暴晒,像是一个豁出去命都不要的可怜的贝类,等着他最喜欢的那只鹳用尖锐的喙啄食他的骨肉,将他吞咽下肚。
大概没有什么是不能丢失的,他躺在地面闭上了眼睛,Thor压抑着的呜咽声还回荡在空荡荡的教堂里。Loki觉得自己的喉咙里憋着一口血,吐不出来也吞不下去,就这么卡在嗓子中央,让他难以呼吸。
一直以来他都是那个最疯狂的赌徒,他赌上了全部,他的魔法,他的神格,他的未来,他的性命,这是他赖以生存的保障,是他能够继续活下去的信念,可当Loki真的以为再没有什么不能作为筹码赌进去的时候才发觉,只有Thor,他赌不起。
Loki想要翻身起来,但是身体上的疼痛让他连这点动作都做不到,他剧烈的咳嗽着,咳嗽的声音盖过了对方的抽噎,视线里一双手占据了他头顶的位置,他的哥哥将他从地上抱了起来,像是在抱着一滩破布似的搂在了怀里。
他们两个胸贴着胸,鼓动着的心脏也在同一频率的跳动,Loki感觉到自己的哥哥用下巴抵着他的头顶,眼泪顺着他鬓侧的刘海流到了他的脸上。Thor用力的拥抱让他觉得快要窒息,但是他却甘之若饴,甚至希望就这么死在对方最近的距离里,贴着对方的胸膛,听着那一刻不停的心跳声,成为最后失格的神。
他们互相拉扯着彼此的衣物将眼泪都擦在上面,嚼在气管里的呜咽与抽泣全部都变了调,Loki觉得剥下外壳的自己已然成为了砧板上的一条鱼,成为了低着头等待死亡降临的囚徒,可是当他再次触碰到来自Thor身体的温度的时候,连等死的这一段时间都变得好受起来。

“你从来都知道我最不能容忍的是什么,你也从来都知道该如何的踩到我最后的底线,你从不为此感到愧疚,甚至幸灾乐祸,甚至仰天大笑。”

是的,他是。他就是这样一个让人讨厌也让人烦恶的神,他会因为Thor的仇恨与愤怒而欢欣鼓舞,会因为对方的杀意和忏悔而沾沾自喜,就算是这样能如何,只要是Thor还能恨他,还能以这些极端的感情施加在他的身上Loki就能觉得他还能继续,继续在暗处悄然生长,在无人知晓的蛮荒之地存活下去。只要不是冷漠,只要不是漠视,他照单全收。
不论痛楚与煎熬,还是死亡与深渊,所有所有他能想象到的惩罚与罪赎,都将是Loki的养分,让他越来越强大,也越来越具有韧性。
被神力摧毁打不到他,被英雄制裁杀不死他,被世人唾骂磨不尽他。只有Thor,或许只是对方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他便可以丢盔弃甲,无声投降。
外面的雨还在下,雷声早就停了,Loki突然有些想念那些劈下来能让人胆战心惊的雷电,这样他就能隐藏自己抑制不住的哭声,就能把即使咬着牙也会从嘴里漏出来的抽噎咽回肚子里去。
耳边是Thor沉重的呼吸,温热的气喷洒在发间让冰冷的身体有了那么一丝温度,似乎是对方说了些什么,他睁大了眼睛想要认认真真的去听,可是在话音即将落下的时候,一切都静止了。
他周围的环境全都在改变,Loki从Thor的怀里抬起头,他看到他的哥哥像是石雕一样的停在原地保持着拥抱着他的姿态。时间似乎在回溯,空间又仿佛在扭曲,眨眼的功夫身边的所有都推倒重来,教堂被重塑,他站在了Asgard。
那些神明站在一起面对着他,每一根指向他的手指都在谩骂着刺耳的言语,他们职责他杀了无辜的孩子,指责他永远都不会改变。而Loki震惊的看着这一切,他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只得直面这些诛心的责难。
三位仙宫圣母也站在了他的面前,将所有的指控都摊开了说明,他听在耳朵里,即使没有了魔法他也知道了,这是幻象。
一个在他即将听到来自于Thor的审判的时候,强行挤进这段分秒煎熬的时刻,来叩问他本心的幻象。
Loki站直了身子,他将那些崩溃的情绪尽数收回,他猜想得到这是谁做的,也明白是谁能做到这个程度。他所有的脆弱能够展现在Thor面前却不代表任何人都能够嘲笑他的脆弱,即使是未来的他自己也不可能。
于是便直视着看似冠冕堂皇的仙宫神明们,他从喉咙里挤出笑来,这笑声压制着翻涌不息的讽刺,化作一把锋利的长矛要把眼前漏洞百出的幻影击碎。

“你们到底在指责我什么呢,这不就是你们愿意看到的吗?”

“为了那个黄金的美好的未来,为了让那个未来能够确定发生,不正是你们欺骗了我,并把算将那个令人闻风丧胆的恶徒带回来,成为构建完美的Asgard所必要的一块砖吗?”

“你们所有人都该感谢我,是我,是邪神,是谎言的主宰,是无恶不作的杀人犯让你们能够得到令人神往的未来!是我!是令人憎恶的我!让仙宫的神明们不用脏了自己纯洁无瑕的双手,让你们还能心安理得的继续狂欢的宴会!”

“而另一个我自己,他不会在你们所搭建的牢笼里慢慢的腐烂,他有幸作为他自己而死去——因为他不会变成如今的我!也不会变成被你们藏在Asgard的那个属于我的未来的‘国王Loki’!”

“没有人会为了他的死而哀悼!因为他只要存在就不会让你们得逞!除了Thor!除了我自己!”

那些庄严的圣母们愤怒着将他推离远处,而Loki看着破碎的影像变成灰尘在空气中消散,他自嘲的捂着脸跪在白茫茫一片的无主之地,冷风如同最尖锐的刀子割着他的皮肤,‘国王Loki’就站在冷风里,对方披肩上的皮草被吹出波纹来,他们就这么在大雪里对视着,最后还是由对方打破了沉默。
“惊喜吗?”
“你要干什么?”
“哦,被我打断了你和Thor的言情把戏是不是很生气啊,但是我觉得我这是在帮你,如果Thor真的说出和所有人一样的指责来,你现在了就不会在这里跟我说话了。”
“所以?”
“所以……?所以你该感谢我,让你看清了Asgard所有人的嘴脸,让你认清了现实,我觉得我的这个幻觉做的已经很逼真了,毕竟当初的众神与圣母们确确实实是这样的态度。”
对方张开了手臂走到了他的面前,火焰似乎从背后燃烧,Loki抬起头看着眼前的人,眼前这个疯狂的、愤恨、残忍、邪恶的人,他由衷的拒绝在今后他会变成这副模样,变得神经质,变得嫉恨所有,变得即使老朽也无法抑制住内心的躁动,然后只能从未来回到过去,去折磨自己的曾经来满足那点永远欲求不满的深渊。

“你不用想着Thor的回答了,他不会回答你的。”
“不……”
“我可是经历过你即将经历的所有,他拒绝了我,他认为我是杀人凶手,就如同每一个Asgard的人民一样,发自内心的承认你是个邪恶的谎言之神,是不可能改变的固执之徒,而且事实证明确实如此,我就是你所有欲望与歹念的最直观的映射,当你看到我,你还会认为这一切不可能发生吗,我亲爱的‘过去’?”
Loki感觉到自己的双手被束缚,他的嘴被铁质的口枷所覆盖。当一切又重新推翻重来的时候,周围的环境又变了,他被固定在一把椅子上,而对方则笑着看着他,苍老的皮肤像是失去水分的橘子皮。
因为失去了能力与魔法,Loki如今做不到任何的反抗,他想问,问对方想要干什么,问Thor在哪里,问究竟为什么要造成这一切,可是他固定在脸上的东西让他一个字眼都说不出口,他只是想要回到最初的那个开端,他没有被欺骗,没有被利用,没有因为妄想被打破所以绝望的开端。
他想要重新来过。

“你就不想知道未来发生了什么吗?是什么样的未来成就了我,让你变成我,变成你最唾弃的模样?”

“并非是自甘堕落,也不是本性难移,是失望,是倾斜,是不该抱有的希望,是你太天真了。”

“没人会相信你的,就如同即使是Thor,在有些时候也会分不清你究竟是在说谎还是在叙述事实一样。你我都是一个符号,一个在画下最后一笔的时候便不可能再进行更改的符号,你知道的,每一个神都是如此。”

这如同破风箱一样嘶哑的声音从对方的喉咙里传了出来,Loki甚至以为对方的声带曾经被划开留下了伤疤才能发出这样刺耳的声响。当‘未来’开始跟他诉说即将发生的一切,他的‘未来’、对方的‘过去’的时候,那些澎湃的感情像是巨浪一般咆哮而至,化作了一头巨大的野兽,眼里燃烧着熊熊的烈火,快要将他吞噬。

“并非我们是那‘不可饶恕之罪’,而是所有的人都在期待着我们成为那‘不可饶恕之罪’。”

评论 ( 7 )
热度 ( 303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