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转载我就提刀杀了谁

禁止转载,转一个拉黑一个。
迫真·自己爽就得了·选手。
KY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对杀一双。

【锤基】畸形。[46]

快25W了终于写到Loki承认自己对Thor的爱了我深藏功与名[.....

——————————

如果要让Loki说一说他最重要的的东西是什么,那一定就是他这条天花乱坠的舌头了。

他用谎言与虚伪构建了自己的一生,用薄如蝉翼的假象装饰他的皮囊,每一个字句里都填满了黑色的污垢,想要拿出点什么东西来低头看去却又全是幻觉,伸手一摸什么都没有,那些数不尽的蛀虫啃食着他的身体,将他变成一具脆弱又丑陋的空壳。

不论他怎样的陷入绝境,不论经历了什么样的苦难,只要他的这条舌头还在就像是溺水的人抓住了一片刀片,明明知道没有任何的作用,明明知道或许会被划破手指,但只要这刀还握在手里,他就能继续拥有不可磨灭的求生欲,他就能一直一直的活下去。

不得不说最了解自己的恰恰就是他自己,那个从未来回到过去的自己,那个大笑着让他将Gram插入扩散球中直面真相而永远无法说谎的自己,或许就是当初他占据了这具身体时许下的诅咒。

三位在世界树下永远循环往复的命运女神在最开始的时候就已经预言了所有的事情。

过去他是欺骗者,现在他是变幻者,当Thor知晓一切的时候,他就变成了那个最可悲的被诅咒者。

被诅咒着永远功亏一篑,永远得不偿失,永远无法达到自己的目的,永远只能抱着愧疚和仇恨度过一生。

他永远无法改变既定的结局,即使他真的刨开了自己的胸膛,将那颗被混沌的黑泥所染成墨色的心脏裸露在外面,想要剥离出他曾经拥有的这些东西,却等到最后才发觉,想要离开的是他,想要摒弃的是他,然而舍不得丢掉的,也还是他。

在发觉失去了诉说谎言的能力之后Loki是真真切切的感觉到了自己身体里神力的消散,属于他的神格似乎正在无声的消失,连提起手中的Gram都十分的吃力。最引以为傲的由母亲亲自教授给他的魔法也无法再随心所欲的调动。他想,那个未来的自己是真的成功了,成功的让他再也没有任何的反抗的余地,也再没有任何办法去挣扎求活,去改变那个让他不甘的未来。

这是他想要隐藏一辈子的秘密,这是他最不愿意放在阳光下令人看到的不堪,也是他宁愿粉身碎骨都要烂在肚子里的肮脏。

当Thor问出那个问题的时候Loki便明白了,这一切都是他逃不掉的宿命,就像是千万年前他从命运三女神那里得到的答案一样,总会有一天让他尽数还清。

他的心里流过了无数种无懈可击的回答,不论是隐瞒还是假话,用语言来作为欺骗简直是他最天赋异禀的事情。可是他说不出来,哪怕想要吐出一个灌满了虚假意味的字眼仿佛都能将他的喉咙烫穿。

眼前是他的哥哥,是贯穿了他一生的人,他的喜怒哀乐与七情六欲,他的救赎与荣耀,他的苦难和业障。这是他最难以启齿的感情,也是他最痛恨的过往。Loki想要伸出手想要掐住他自己的喉咙,想要让那些即将说出口的话直接拦腰折断。可是他做不到,只能强忍着颤抖,强忍着自己无处安放的仿徨,直视着Thor那双蓝色的眼睛,将他所有不堪入目的罪孽全部都说了出来,全部。

 

——我是那不可饶恕之罪。

 

这便是他的真实,他的本质,他即使重生了无数次也摆脱不了的东西。

当属于Thor的雷霆落下来的时候Loki仿佛看到了极致,他甚至在想,对,你就该如此愤怒,就该这样充满了杀意,最好掐住我的脖子,用你那双强有力的手掌掰断他。这样他就能真正的死亡,这样他们就能从彼此的生命中画下句号,成为最刻骨铭心的痕迹,永远不会在时光中褪色。

耳边响起了Thor的怒吼,疼痛从背后传来,Loki从地上爬了起来,虽然刚刚失去神力还没能真正退化成一个人类,但在这种状态下直面神王的震怒还是太过勉强。

 

“——你杀死了他!”

“不……”

“——你又杀死了你自己!”

“我……”

“你杀死了我深爱的弟弟!你又重新的成为他!Loki!”

 

这些话像是沉重的钟声敲在了Loki的心上,让他的整个身体都震动着,让他无法再说出什么反驳的话来,因为Thor说的都是真的。

是的,他又杀死了他自己,从最初的那个邪神开始,他就一直在经历着死亡并且从未停歇,那个年幼的本来应该拥有这美好未来的自己被他杀死了,他想他知道这是为什么,也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再多的理由也不能真正的成为看似冠冕堂皇的借口,因为最真实的本质就是,他嫉妒。

他嫉妒明明都是他,而对方能够真实的触摸到他的哥哥,能够毫无芥蒂的去接受来自于Thor的爱与欲,能够走向那条他无论如何都不敢妄想的没有阴霾的未来。

他嫉妒着不曾拥有的温度和感情,嫉妒着那些望尘莫及的美好与荣光。这些东西就像是最璀璨夺目的宝石,能够将他这条在阴沟里苟延残喘的虫子衬得体无完肤,也能让他自己无地自容。

嫉妒让他越发的狰狞,极度偏激的感情令他无法在一具鸟儿的身体里待着,这样脆弱的躯壳根本承载不了Loki迅速膨胀的欲念,于是他想到了掠夺,他想要亲自去承受兄长给予他的一切,爱也好,恨也罢,就算只是厌恶也没有关系。只要是Thor给予他的东西,无论是什么Loki都将甘之若饴。

同样都是他,同样都是自己,同样都是Loki,没道理他不能得到,没道理他不能拥有。

可也正因为这样,这些过往成为了套在他脖子上的枷锁,成为了囚禁他的牢笼,Loki出不去也无法出去,每天小心翼翼的生怕被人察觉,他不想要失去一切,一切他视若珍宝的东西。

Thor的怒意洞穿了空气扑面而来,疼痛让他稍微清醒了些许,他想到了那个在Gram影射的另一个维度里,同样被真相影响后只能说出实情的自己,听到的是Thor怎样的话。

 

——你偷了我弟弟的尸体将他占为己有!

不是的……

——你若无其事!

我没有。

——你永远无法成为他!

我就是他!

 

他害怕,害怕这些话也会被他的哥哥从嘴里说出来。他害怕,害怕他的哥哥永远无法承认他。

眼泪从眼眶里掉落出来,他想要告诉Thor,告诉他不是的,我就是Loki。

在顷刻间,他终于明白了这些年里他究竟怕的是什么,他害怕到头来Thor真正在乎的只是那个已经死去的老邪神,那个陪伴了对方千千万万年最终湮灭于虚无的那个谎言之神;害怕对方想要的,是那个无拘无束鬼灵精怪没有了现实套在身上的桎梏,没有再会重蹈覆辙的可能,拥有着他想象不到的美好的未来的Loki;害怕自己的兄长唯独不想要的,就是这些个被两个自己同时所抛弃的代表了不甘与寂寞,象征着懦弱与失去,就连未来都嗤之以鼻的被嫌弃的无人接受的自己。

他一直都知道的,他是最初的邪神身上最鸡肋的那一道软弱,是投影身上持续消散的自我怀疑,是重生后依旧存在的自卑,是黑鹊体内翻涌不息的嫉恨。

他如此的不堪,才能造就如此的自己。也正是因为他如此的不堪,才会在即将得到一切的时候又将所有东西都失去,这双手永远抓不住任何东西,抓不住光,抓不住影,也抓不住Thor。

Loki想要张开嘴告诉他的哥哥,我是Loki,我是你的弟弟,我就是那个千千万万年跟你纠缠到死至死方休的人,你不要怀疑我,你也不要痛恨我。我受不住了,我什么都没有了。

可是无数地雷电劈下来的时候盖住了他所有想要说出口的话,那些漫天的雷照亮了整个天空,Loki甚至有一种Thor是真的会杀死他的错觉,这种感觉令他条件反射的握住了那把名为Gram的剑,刚想要抬起手将剑锋对准对方的时候,那一场投影好似又在面前展现了。

 

回忆里的Thor用手攥住了他的剑,对方的脸因为愤怒而开始扭曲,靠近了他的气息里满是火气,质问他为什么会拿着传说中的英雄之剑,又有什么资格将世界上唯一的真实握在手中。

他或许是第一次真心诚意的说出‘please’,他恳求Thor能够好好谈谈,他一遍一遍的重复着强调,我还是的,我还是你的弟弟。

记忆回溯真的能够让人崩溃,Gram让他看到了真实下的预言,Loki即使是如此的绝望也不愿意松开握着剑的手,可能只有当他依旧拥有这把武器才能继续说服自己,他是真的。

Thor拎着他的领子站在破碎的墙壁下,Loki能听见对方粗喘着气的声音,他伸出手想要去抓住对方的衣服,去真正的触碰时却发现怎么样都抬不起手,整个身体似乎在一瞬间全然崩塌,就如同一具千疮百孔躯壳,在失去了支撑和伪装后只能化作灰烬,连形状都无法保持下去。

Loki想,不会的,他之前看到的都是假的,Thor不会不相信他,Thor也不会怀疑他,他们如此的了解彼此如此的亲密无间,没道理在这种时候被这些莫须有的东西混淆了视听,他从来都没曾想过要真的欺骗。

多少次他想要告诉对方,他不是第一个Loki的残次品,不是第二个Loki的复制品,他只是他自己,他就是他本身。

可是他从来都不敢,他恐慌着也仿徨着,心里是真实的害怕许许多多的东西,比如比起他这个混沌的没有过去的人,Thor更加怀念最初的那个腐烂的灵魂;或者说真正爱着的是那个重生后拥有朝气的、被他因为嫉妒而杀死的孩子。不论是哪个答案都能将他在一瞬间打回原形,变成那只窃窃私语的黑鹊,变成空无一物的虚无。

Thor就是他的光,是他碰一下就会燃烧然而没有就会死亡的养分,是捧在手里拿不起来又放不下的执念,是无论怎样说服自己都不可能真正摒弃的东西。

所有人里,他最喜欢Thor了。

他浪费着Thor的耐心,嘲笑着Thor的作风,玩弄着对方的感情,一直一直的假装看不见,也一直一直的当做没发生。Loki相信着无论如何他的哥哥都会爱他,就像是他也如此的爱着对方一样,哪怕是他要杀了他,哪怕是他无止境的作恶,都不会磨灭这样刻骨铭心的爱,这样混杂着千千万万中感情已经无法用语言描绘的爱。

可是这个时候Loki又不确定了,他看着愤怒到把持不住情绪的Thor,他急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他想要哭,想要大喊,想要和以前每一次一样能够得到原谅,可是他却觉得这是奢望。

等到眼下,Loki才察觉到,他真的是透支了太多太多来自于Thor的爱,他手里似乎已经没有了任何能够任性的资本,他做下一切的时候本该就做好了会被发现了准备,可是临到头当所有的事情都被掀开,Loki才发觉他根本就没有做好任何的准备。他无法想象没有Thor的日子,无法想象未来真的就打破了那个让两个人都心照不宣的界限成为了真正的不可逆转的敌人。

 

开什么玩笑,他怎么能没有Thor?

 

“不,哥哥,我还是我。”

“你居然还叫我哥哥?”

 

Thor沉着嗓子的声音从耳边传来,Loki抬起眼睛望过去,他看到了对方通红的眼睛,里面幽蓝的颜色都镀上了令人心悸的红。闪烁着光芒的雷电在对方的手指上跳动着,屋子外面劈下来的雷电从窗户映射进来,震耳欲聋的声音让夜晚不再平静。Loki感觉得自己的心脏在剧烈的跳动着,剧烈到都要从喉咙里滚出来。

对方的拳头砸在脸上的时候是久违的疼痛,是记忆里他们针锋相对的年代里他经常能够感受到的痛处。Loki捂着侧脸低下头笑,笑声从嘴里流露出来,而眼泪被接在手掌里,谁都没看见。

衣领被扯着,Thor的脸近在咫尺,近的好像他再抬一抬头就能吻上去。如果在以前Loki一定会笑着凑过去,可是现在他突然很恐惧,他不敢,他真的不敢这么做。

 

“你居然还能叫我哥哥?!我以为你早就忘记了!忘记我原来是你的哥哥!”

“我没有!我从来都没有忘记!”

 

他受不了了,他真的受不了了。

眼泪像是决堤了的川,从眼眶里不听使唤的流淌下来,他扯着嗓子跟对方对吼着,声音大到他的声带都开始发疼。他从未有过如此如此的绝望,这绝望比死亡还要恐怖,比失败更加剧痛,这是他从未感受过得一种无言的感受。

歇斯底里也不过如此了。

Loki跪在地上,他用自己的膝盖磕着地上尖锐的碎石,他的眼泪将布满灰尘的地面打湿,被Thor砸断的一只鹿角躺在不远处的废墟里闪烁着黯淡的光。Gram被丢在一旁再也起不到什么作用了,他的舌头已然没有了过往的能力,甚至是魔法,Loki的这双手了也再也燃不起任何的火焰。

只有在这个时候,他才真正的意识到,其实他自己除了Thor一无所有。

重新抬起头的时候眼睫上挂着的泪氤氲着视线,他半张着嘴望向自己哥哥的脸,他看到了对方的痛苦,看到了对方的挣扎,当Loki明白其实在这件事情上可能Thor的心比他还要煎熬的时候,终于忍不住积攒在嗓子里的呜咽,他撕心裂肺。

手指抓上了对方鲜红的披风,他跪在地上将脸埋在Thor的小腹上,他的眼泪他的哭嚎都尽数在雷霆万钧的时刻全部尽数而出。他再也隐瞒不了自己的怯懦,再也无法掩盖自己的软弱,这些最令他耻辱的感情在Thor的面前无处遁形,他害怕Thor就这么走了,真的是害怕他的哥哥就这么不要他了。他是恶徒是杀人犯是罄竹难书的罪行是无可饶恕的诅咒,在没有了谎言作为装饰的假面的情况下,他就只是Loki了。

一个什么都不曾拥有,一个穷途末路的贫民,而Thor就是他的所有家当,他的所有财产。

他不能失去他。

 

大雨落下的时候Loki用Thor的披风包裹着自己,他的膝盖磕在对方的面前,将额头抵着站立在面前的兄长的大腿上,他的手指紧紧的揪住那点如同救命稻草一样的布料,力气大到快要把自己的指节掰断。

他哽咽着,他哭喊着,他抽泣到说不出话来,只是一遍一遍的拥抱着对方,然后不断的重复着一句话。

 

“对不起……对不起……求你了Thor,不要离开我……”

——————————

我终于写到漫画剧情里3.0跟Thor说对不起那块了,虽然漫画是被Thor提溜到Asgard里去了……

啊,我的甜心,麻麻心疼你……

其实我后面改了好多剧情啊不过这种能让Loki哭出来【不】的台词我是真的不会放过。为了写到这里我干脆利落砍掉了轴心事件。

估计快完结了嗯。

评论 ( 24 )
热度 ( 333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