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转载我就提刀杀了谁

禁止转载,转一个拉黑一个。
迫真·自己爽就得了·选手。
KY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对杀一双。

【锤基】畸形。[45]

心脏里是被填满的红色的沸水,冒着泡泡滚啊滚啊,一刻不停的在跳动,一刻不停的在挣脱,有一只手好似在紧紧的握着这颗通红的心,从里面流出来的水散发着金黄色的光,每一滴都叫嚣着自由,每一道光都在诉说着yu望。
Thor看着Loki因为他的话而睁大了眼睛,他们就无声的对视着,好像就在互相的较着劲儿,夜晚的风从大开的门口吹了进来,将系在一起放在最前方台子上的花束吹散。对方收回了被他放在自己膝头上的手,Loki一言不发,只是最后没再跟他玩这种幼稚的对视游戏,垂下了眼睛靠在了椅子上,然后从兜里掏出了一包皱皱巴巴的烟盒,费了老大劲儿从里面把最后一只烟拿了出来,随即咬在嘴里后打了个响指,绿色的光焰从指间上窜了出来,点燃的烟火让两个人之间又重回了沉默。
他也不急,就默默的等,身边的人翘起了二郎腿,头上戴着的比原来小了好几号的鹿角盔与其说是头盔,不如说是护额,金色的小犄角只比他的手指长一点。对方两只手指间夹着的烟很快就吸完了,Thor在一边闻着二手烟也没觉得不好,外面原本还隐隐约约能够听见的欢呼声也不见了,深夜降临,一切都归于平静。
其实Loki一直不说话让Thor心里也直犯嘀咕,他在想是不是他又是哪里说错话了,或者说又是什么地方做的不对,一想到这一点他就浑身难受坐立不安,在破损不堪的椅子上拧来拧去的换着姿势,一边动着还一边企图掩饰内心的不安。他祈祷着Loki千万千万别生气,是不是话说的太直接或者太露骨了,要么应该委婉一点或者婉转一点?但是Thor又觉得他都委婉婉转了几千年了,再模棱两可兜着明白装糊涂说不定也就一辈子这样了。
他是真的不愿意就保持这种不上不下爱人未满兄弟以上的关系,对于他来说,两个人的关系已经不可能停留在仅仅是兄弟的层面上,当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以后,唯一能让他安稳下来的也就只有真正的追求到手之后得到的平静。再没有什么你出事了我不知道、或者你要死了我还在睡觉等等一系列的情况。他希望当Loki遇见什么之后第一个能想到的是他,而唯一有权力去过问的那个人,也必定要是他。
可即使这么想着,只要是有可能造成让Loki觉得不自在的情况却也让Thor非常非常的苦恼,特别是当身边的人坐着什么都不说,那个烟头都要烫到对方的手指了也没有什么动静的时候,Thor冲着天花板翻了个白眼,他在想他是不是又搞砸了。
——不会吧,我觉得我这段表白已经很精彩了。
或许是他的动静真的太大了,Loki似乎是终于忍不住了,弹掉了手上捏着的烟,转过了脸看着他,哭过的嗓音很是沙哑,虽然现在已经听不出来有什么哭腔,可是残存的感觉还是在。他听见Loki问他是多动症还是屁股下面有火,就不能好好坐着吗。
“我觉得你需要给我一句答复。”
“你要什么答复。”
“你不能明知故问Loki,我第一次一次性说了那么多话,句句都是真心实意,比金子还要真。”
“是吗,我信。”
“真的?”
“真的,我信。”
“你回答的太不假思索了……你要是不信你可以把你手边上的Gram刺进我的胸膛问我这个问题,我敢保证它能回答的比刚刚的话还要真诚。”
对方并没有回答他这一句话,反而是把整个身子都转了过来,脸朝着他的方向,问了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问题。
“你知道Gram能做到什么地步吗?”
他终于能从正面看到Loki的脸了,他看到对方的眼眶凹陷,那对黑眼圈从下眼睫的地方开始一直像是个半圆的弧形挂在上面,眼睛里红色的血丝跟绿色的眼睛成为了鲜明的对比,灰头土脸的模样再没有身为仙宫小王子时候的意气风发,Thor直接就愣在原地,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么问题,自己哽了两秒只能毫无办法的摇了摇头。
目光里的那个人突然就笑了起来,说不上是自嘲还是单纯的想笑,因为那里面所包含的感情是Thor也说不清的,只是突然之间Thor的心里有点慌,他不知道该怎么办。那笑似乎就化作了一把刀子,没有所谓文学作品里所描述的那种春意盎然的愉悦或者是光一样的灿烂,在这个紧靠着沙漠里的城市里,在这个满是娱乐与婚礼的地方,他们两个人肩并肩的坐在一个破旧的教堂里摇摇欲坠的木椅上,脚边是之前打斗中破碎的碎片和咬得只剩下核的苹果,而他的弟弟正在冲着他笑。
这像是什么呢?像八岁的时候他从地上捡起青色的小蛇时,蛇眼里露出来的光;像是曾经那个变成女人的弟弟第一次来找他的那个夜晚,对方鲜红的嘴唇咧着的弧度;像是对方掉下了彩虹桥的时候眉峰上挂起的笑;像是在围城事件的时候火焰燃烧起来的温度。
“你知道我通过Gram看到什么了吗?”
像是蛇在捕猎前吐着舌头的嘶声,带这些微不足道的气音,于这个偏远的地方轻悄悄的传进了耳朵里。几乎在同一时间,Thor仿佛看到了最初的那个Loki,腐朽的苍老的,满是毒液的Loki。可是当他眨着眼睛重新看过去的时候却又发觉不是的,这是那个重生过后跟他一样经历了不只是死亡的兄弟,他想,他在死亡的时候收获了走马灯一般的人生,令今后的所有一切都能重新来过,那么他的兄弟,则又是看到了什么而决定回头,决定重新开启属于谎言之神的一生?
这些他都不曾去了解,因为这是很隐秘的,属于最不能去揭开的秘密。
Thor看着Loki对着的笑,这张脸和曾经以前的那一张已经有了很大的区别,但是不论怎么变,万变不离其宗,他总是会认出来的。
就比如那个原本是投影的Loki,那个换了具身体变成小孩子的Loki,转化成女人的Loki,不论哪一个他都能知道,甚至是那只黑鹊,他都曾经有过猜测。
这是他们两个人之间不用明说的默契,可是在这个时候,Thor却不知道他眼前的这个Loki,到底算的上是哪一个了。
“你知道吗,我看到了一些事情。”
“什么事情?”
“我想想啊,那大概是我最想要看到的事情,你举不起你的锤子,所有的反派与恶人成为了正义的英雄,所有的英雄们却成为了无恶不作的坏蛋,我成为了Asgard的守卫者,拿着Mjolnir在月球上和你决一死战。”
说真的这个故事让他非常的意外,至少在Thor的印象里Loki从来不说这些一听就是玩笑话的小把戏。他下意识的去感知Mjolnir的存在,在发现一切照旧后于心中舒了口气。虽然说Loki常常说着不着边际的谎言,但是在他的面前从来不曾无的放矢,他不清楚这是幻觉还是对方的一场梦,为了将这个话题进行下去,Thor便又问。
“那结局是什么?”
“结局啊……”
Loki在这里停顿了一下,顺便把尾音拉的很长很长,而Thor就坐在旁边等着听,他无所谓这个故事是真的还是假的,或者是一场梦又或者是其他维度反射过来的影像,他只是想要陪着对方说说话,仅此而已。
然而Loki却没有继续下去这个话题,只是又说了点别的,比如问他最纯洁的魔法能变出彩虹色的独角兽,像他这种是不是只能变出来蛇?他说不是的,你还能变出来青蛙,还能变出来黑鹊,然而我觉得比起独角兽,还是你原来变得那几条蛇比较可爱。对方用眼睛看了他一下,换了条腿翘着,胳膊上挂着Gram似乎在想些什么。
对方如今的模样像是失去了些东西,Thor一直在心里猜测Loki失去的是什么,可是等到他想破了脑袋也没能想到结果。月亮从彩色的玻璃窗户中照了进来,变成了五颜六色的光印在地板上。他们已经很久没能这样安安静静的坐在一起只是沉默,虽然话题非常让人摸不清头绪,但是却也异常的寂静。
寂静的不像是他们之间该有的气氛,寂静到让他十分的享受这种只有两个人的独享着的时光。或许在夜晚时分就是能让人有一种特殊的感受,Thor放松身体瘫在椅子上,把自己的头靠在了Loki的肩头,就保持着这种姿势在夜色下吹着冷风,他听见Loki说了一些奇奇怪怪的话,他没能记得话里的内容,他只记得对方说了出来。
似乎像是某种咒语,静静的在夜里流淌,这样的Loki让Thor觉得死气沉沉,他不愿意对方以这种模样来面对眼前的事情,于是他又开始天南地北的扯,扯谁家的饭菜好吃,扯哪家电影院里又要上映什么片子,扯复仇者联盟里的一切琐事,扯一些他自己都觉得不好笑的笑话。金色的长发被他枕在耳后垂落在对方的锁骨上,Thor移动着视线看了过去,Loki比起以前剪短了头发,原本梳到后面的黑发也变成了两缕刘海贴在脸侧。
深夜出没的鸟类从窗户外飞来进来,落在了栏杆上扇动着羽翅。他看着那黑色的鸟儿,伸出手指对着Loki说,你看那只鸟像不像你以前养的哪一只,开心点,我以前活蹦乱跳的小Loki哪里去了?
这句话就如同砸在平静湖面的一颗石子,将一层一层的涟漪砸了出来,Thor本来是笑着说的,等他察觉到Loki的不对劲后才收敛了自己所有的笑意,他看着对方像是重新缩回洞里的蛇,整个脸都陷入了阴影中。
弟弟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他枕在对方肩膀上的头也被推开,面前的人充满了他熟悉又陌生的气质,Thor看着阴影里的Loki睁开了眼睛,那双绿幽幽的眼睛盯着他,就像是在打量一块肥美的鲜肉。

“他被我杀了。”

周身的空气好似全部凝聚了起来,像是骤然经历了低温的浪潮,把风里的一切都冻成了冰块。Thor的心被那只手突然攥紧了,浑身上下传来了一阵透彻心扉的冷意,而在他睁开眼的时候看到了极致的火光。
那冲天的烈焰里包裹着一具幼小又死气沉沉的身体,如岩浆般流动的金光里塞满了不属于现世的恐怖梦魇与虚幻泡影。
眼里不曾漫上恐惧的神情,幽绿的眼瞳里装着未曾动摇的执念与妄想,紧握的双手里什么都没有,鲜红的披风被金黄的火焰舔上末端的布料,炽热的温度灼烧着裸露在外的肌理。
无所谓那仿佛能将一切燃烧殆尽的阴霾,沉稳的步伐踏上同样代表了某一个极端所在的方向,对方单薄的身躯从狰狞的混沌中逐渐显露。Thor直视着对方针一般戏的漆黑瞳孔,仿佛什么都听不到了。
震惊充斥着他的胸膛,比这冷冽的风与炽烈的火还要折磨人,他睁大了眼睛将不可置信写满了周身的情绪里,他并不相信这些都是真的。

Thor想,这大概又是Loki的谎言吧?对吧?是吧?
蓦然间温和下眉眼,无视空气中燥热的温度与气氛,他强迫自己柔软下蒸腾着的心,企图让包裹着他们的冰冷的风开始逐渐升温。
对方沉着的面孔依旧没能显露出其他情绪,Thor微笑着曲起手指用指节扣着对方的胸膛,沉闷的声响回荡在整个教堂之中,他寻找了很久才将自己的声寻回来,让他们在此种情景下的第一句话从喉咙里流淌而出。

“你别说笑了兄弟,这不好笑的。”

最后一个音节落了下来,Thor觉得他自己都快要哭了,可是对方还是保持着这种模样,站在他的面前垂着头看着他,就像是在看什么物件一样。
没有灯只有月光的夜里令一切都失去了自己本身的颜色,他品味着嘴里还留存着苹果的甘甜味儿,企图记住这令人愉快的味道,压力徒然增大,Thor想要直起自己的腰,可是他却发现他做不到。
Loki的眼睛反射着月光,像是砂质的玻璃珠子,当声音响起的时候,Thor终于明白,其实一切都是假的。
梦幻泡影。

“我杀了他,Thor。我杀了那个小孩儿版的自己。我设计了一条阴谋将他永永远远的抹去,从我自身之中,从我所在的现实之中真真正正的抹去——”

他浑身的血液跟着这些话而凝固,似乎能把他这个神明给冻僵,Thor颤抖着手指说不出话来,而对方似乎是很享受于他这样目瞪口呆的模样,他甚至能听出Loki口吻里幸灾乐祸的感觉。

“我不能说谎了,我被Gram所制裁。哈,谁能想到谎言之神失去了他最重要的那条舌头,谁能想到我自己不仅仅杀死了我自己,还能从未来回来给过去的我自己亲手插上最狠的一刀?

我现在大概已经不是神了,连想要点烟擦出来的火焰都如此的费劲,说不定我会急剧的衰老,就变成你最怀念的,最喜欢的那个最初的Loki一样!”

他看着Loki看似平静万分实则歇斯底里的模样,心中的不可置信快要将他淹没。他消化着这两段话,他这才回忆起来之前爆炸出来的魔法波动或许并非是Loki本身的,而是来自于Gram的真实能量。
这把传说之剑,这把英雄之剑拥有最不可能被欺骗的真实,被它贯穿了胸膛的人将显露出他最真实的面孔,那些虚假和伪装将无处遁形,没有人能拒绝这个不可动摇的魔法,即使是他,即使是谎言之神也不能。
或许是Gram的能力暴走,或许是谎言的神明终于自食其果,Thor下意识的去感知Asgard众神之王绝对强权的能力,在真的意识到Loki再也不能动用那条天花乱坠的舌头之后,才真的明白,这些都是真的。
他的指间散发着蓝色的电光,Thor的心里全是暴怒,他觉得那些红色的沸水里全是世事难料的玩笑话,那只握着心脏的手或许就是母亲曾经在故事里讲述的那团永远不会熄灭的火。

他听见了对方说。

——我就是那只窃窃私语的黑鹊,我是那道尖叫的回声。

Thor想,是不是他的Loki再也回不来了,被黑鹊吃掉了头,羽翼落了一地,鲜血流干,横尸荒野。
他想起了两年前的那个夜晚,在漆黑的长廊上对方手里提着鸟儿的尸体走向他的模样,而在当时,他那个还未成年的弟弟便已经化作虚无再也没有了。
他看着眼前站立着的人,他想喊可是喊不出来。骗子,凶手,恶徒……各种各样的词汇涌上心头,Thor却一个都说不出来,他觉得自己要冷静,要镇定,他甚至想要说服自己这都是假的,是Loki在骗他。然而散发着光芒的Gram却在无声的讽刺着他的自欺欺人,Thor听见了最后一道声音,那声音成为了最锋利的武器,直接将他所有的堡垒全部击碎,令所有的防线全部崩溃。

——我是那无可饶恕之罪。

冲天的雷霆倾势而下,神王的震怒万钧之势顷刻间落入凡尘。
他将Loki举在手中,随后砸进了墙壁里。

——我是诅咒。
——被诅咒者,Loki。

——————
上一章。
朋友:我的天这种剧情你都能甜回来你是神仙吗?!

这一章。
朋友:曹尼玛这种剧情你都能虐回去你是魔鬼吗?!

我:??????

评论 ( 34 )
热度 ( 28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