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转载我就提刀杀了谁

禁止转载,转一个拉黑一个。
迫真·自己爽就得了·选手。
KY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对杀一双。

【锤基】畸形。[44]

夜晚的拉斯维加斯就是一场狂欢的夜,而正好今天好像是什么演出会又闹得人山人海。娱乐设施相当多的城市靠着沙漠,Thor在街边的一家餐饮店里点了一份果汁的功夫就有好几个人走过来问他要不要进击演艺圈或者当兼职模特,他摇了摇头转身走开,没想到刚往路边上一站就有好几位妆容艳丽的女郎走上来企图把名片塞在他的裤腰带上,吓得他差点没把嘴里含着的饮料喷出来。
印象里北欧的神明已经足够开放了,但是他们那边也没有这种给站在马路边上的成年男性的皮带里塞联系方式的习俗,Thor是眼巴巴的看着Loki从自己的手里跑掉的,几乎是一瞬间他对于自己十分稀烂的魔法造诣感到了无比的头疼,他甚至想要问候一下某个非要自称自己是doctor的朋友,有什么办法能够在一天只内让魔法突飞猛进,但是Thor砸吧砸吧嘴里的椰果,他觉得估计不太可能,毕竟Loki是九界之上最出色也是最厉害的魔法师,反正真要是比起这些奇奇怪怪的能力来,即使是雷神也得甘拜下风。
嗅着空气中的气味,Thor顺着魔法的痕迹往外走,走到一半便发现这股子味道消失了,不论他怎么嗅都嗅不到对方身上独有的青草的香味儿,Thor猜测要么是Loki想办法掩盖掉了自身的气息离开了这座城市,要么就是还待在这里,企图混淆他的视听。
不论怎么想两种方式都可能发生,他咬着吸管站在原地十分的苦恼,正在天人交战是追出去还是在这里等等的时候身后传来了一声巨响,他回过头看去,看到了炸满了天空的烟花照亮了整个苍穹,人们在原地欢呼着,远处的露天体育馆里照出了五彩斑斓的光,礼花和彩色的横幅在人群中传递着,接着音响的歌声从四面八方响起,突如其来的狂欢充斥着这座沙漠里的城市,Thor看到那些光印在自己的眼睛里,他想,如果Loki在就好了。
如果对方在,他会领着人去街对面的冰淇淋摊上买最大的雪球,然后从身边的人手里接过两条彩色的缎带系在额头上,他们一路顺着小吃摊吃过去,什么烧烤啤酒,什么甜点饮料,等到了人群中央再唱两嗓子,最好是跟着礼车一起走,最后站在一家酒店的阳台上一起喝着酒聊着天,看远处照亮天空的烟火。
想完了这些Thor就低下了头,他只能自己安慰自己即使Loki不在也没有关系的,他可以经历完了这些之后找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带着爆米花和碳酸饮料,再拿两桶烤鸡腿去对方的公寓里,一边吃着一边跟他讲这天的烟花有多么好看,演唱会里有你喜欢的歌星,哪几家店打了折。这大概就是最美好的假期了。
Thor哼着歌跟着人群走,世界赌城里比起赌博这个闻名天下的博彩业更加出名的其实是娱乐业,这里几乎算的上是不夜城,即使是漆黑的夜也被五光十色的霓虹灯照的透亮。Thor一路上吃了无数的东西,跟着身边的男男女女一起笑,他不知道自己在笑什么,只是单纯的想笑,或者说某一天他真的去找Loki谈论他今天的经历,那一定要是发自内心的快乐才可以。
或许他是真的不会明白Loki的想法到底是什么,毕竟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完完全全彻彻底底的了解另一个人,但是他会学着努力去体会,体会那些他从来没有经历过的挣扎和悲伤,或者说试着换位思考、试着将心比心。有些自己不在乎的事情不代表别人不在乎,觉得无所谓的选择也并非所有人都无所谓。就如同小时候那样,他想要许许多多的朋友,而Loki只想要他一个,在不太成熟的年纪里他称呼Loki的这种想法叫孤僻,可如今看来,这并非是孤僻,而是爱。
每个人爱别人的方式也是不同的,他对Loki的爱说到底就是在相濡以沫中积攒出来的包容与疼惜,这不是怜悯也不是凑合,不同个体之间的情感表达总归是不一样的,而那些最开始的兄弟之情渐渐的发展成了眼下的控制欲与独占欲,Thor也说不清这些剪不断理还乱的感情究竟有多少种,这是他用语言无法去形容的东西,是以人类的认知也不可能说得清的存在。因为时间太长了,因为故事太多了,那么多的不可能都变成了可能,那么多的不原谅也都变成了原谅。
单纯用‘爱’这个字眼来概括太单薄,可是非要用一个词来形容,那也只能是‘爱’了。
Thor小心翼翼的用自己的口袋装着两颗苹果,他想要带回去给Loki吃,这是他丢飞镖丢出来的奖励,据说是这座城市里最红也是最甜的两颗。他笑着塞进兜里,也不管他这么高的一个人裤子口袋中装着两个水果会不会很奇怪。他一路向着城西的方向走,顺着街道去那个沙漠的边缘,他走过了演唱会的热闹场面,走过了人群中的狂欢盛典,甚至走过了好些个金碧辉煌的著名赌场,他一直走一直走,直到走到了这条路的尽头,看到了许许多多的教堂。
即使是夜晚,也有许多的新人在举行着婚礼。
新娘们穿着洁白的婚纱,而新郎们的礼服则是颜色各异,有的是黑有的是白,甚至有一位黑人小伙穿着粉红色的礼服,牵着新娘的手捧着花儿走进了殿堂。
Thor就靠着墙边喝着酒开心的笑,他觉得或许是因为酒精的缘故他甚至有些想要知道Loki穿这身是什么样子。Asgard的婚礼礼服和中庭人不太一样,那必然是最盛大的服装,一生只会穿着一次,每个家庭的女人们都会有一条从祖祖辈辈的老祖母那里接过的衣服。记忆里母亲也有一条,上面的绣金是流动着的河水,每一颗珠子都是九界的珍宝,他想,Loki穿上一定很好看。
毕竟对方成为女人的模样确实相当的漂亮,比每一个他认识的姑娘都要性感。可是话说回来或许Loki压根不愿意穿裙子,或许他该敲敲自己老爹的棺材,问问Odinson家里有没有两套祖传的男性礼服。
当Thor意识到他居然在联想今后和Loki的婚礼的时候他差点没把手上的啤酒给丢掉,站在原地思考了很久,他在想的并非是自己居然会有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而是Loki愿不愿意跟他结婚。
他们两个人的婚姻大概是不分男女或者主次的,他会给对方平等的对待,没有所谓的强势方,虽然叫‘夫妻’,但是两个人将都是‘夫’同时也都是‘妻’,他将在Asgard举报最盛大的婚礼,他甚至愿意将代表了权势的那把权杖的一半交给Loki,再找一颗最亮也是最大的钻戒套在对方手上。
估计还要去邀请中庭里他的那群朋友,来一场最最盛大的排场,他要让全九界的人都知道,他的弟弟是他的爱人。
眼前的婚礼还在进行,Thor看着新郎牵着新娘的手,身后跟着两个带着翅膀小花童,被邀请的人们拍着手鼓掌,而看着一对新人的老父亲热泪盈眶,男方回过头在老人的耳边说了些什么,然后礼花绽放,两个人走到了神父的面前。
好像地球的婚礼仪式是需要父亲或者母亲将人交到另一个人手上的。Thor的母亲已经死了,父亲也不在了,如果真的要经历这一遭,没有父母的祝福确实让人失落。可他又觉得,估计到时候Loki和他会因为到底谁由父亲交到另一个人手上这种事情争执个三天三夜。Thor相信Loki一定十分热衷于让他穿裙子嫁给对方,他这个弟弟面对什么事情会怎么做他太了解了,这种把戏两个人从小玩到大。
新人们互相的凝视着,肩并肩手牵着手在水晶灯下站立,神父的手里拿着一本很厚的书,几乎不用看着上面的文字便能把婚礼所需要的宣誓问题背出来。新娘与新郎幸福的回答着‘我愿意’,没有什么突如其来的桥段,也没有破坏气氛的事件,在人们的欢呼里新郎给自己的妻子套上了新婚戒指,然后于主的祝福中拥吻在一起。
Thor在远处鼓着掌,他不知道Loki是否也能看到这样令人觉得美好会不由自主送上祝福的场景,他默默的重新走在了道路上,手里的啤酒已经喝完,随手丢进了垃圾桶里,刚想着要不要出城寻找他的弟弟就感觉到了一阵十分强大的魔法波动。
只是在脑子里敲响了一下,Thor便知道这是属于Loki的能力,稍微分辨了距离和方向他就察觉爆发波动的地点跟他所在的地方非常的近。
他揣紧了兜里的两颗苹果直接用锤子飞了过去,一路不停的冲着目标地点过去,Thor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能让本来掩盖着自己的气息的Loki爆发出如此巨大的动静,那估计不是什么小事,波动大到了能让他察觉到里面包含着的巨大的杀意。
几乎有两年的时间他没能在对方的身上再嗅到这种冲天的杀意,风里夹杂着说不清的急躁与愤恨,他在一处简陋的小礼堂里看到了Loki,对方坐在破损的木质长椅上,周围是打斗后落了一地的残渣,弯着腰捂着头将整张脸都埋在掌心里。
Thor走过去,他非常的吃惊,在几个小时之前刚刚离开他的弟弟还很好,只是过了这么短的时间就变成了这副模样,他不知道为什么感到胸口发闷,才凑上去刚迈出了一只脚就突然被剑尖指向了脖子。Thor能非常明显的感受到尖锐金属抵着他的喉结,而散发着的金黄色的光则是拥有十分炽烈的温度。
Loki抬起的脸上有难以察觉的泪痕,那双眼睛里布满了血丝,黑色的发丝粘在了脸侧,灰烬和尘埃将对方苍白的肤色给染成了黑色,Thor用手指夹着指着自己喉咙的Gram并移开,他想伸手去摸一摸Loki的脸却被对方躲开。没办法他只好无奈的叹了口气,他发觉了弟弟紧绷着的神经与蓄势待发的攻击状态,最后只能退后一步摊开双手问。

“你总得给我个位置坐着吧。”

他将兜里的苹果掏了出来递给对方,Loki并没有接过可是Thor也不介意,他抬起腿在Loki身边的位置坐了下来,然后把两只苹果举起来靠在塌了一半的靠背上自顾自的说。
“我呢,在你走了以后参加了一个庆典,不远处就是一个演唱会,我看了下里面有你喜欢的歌星,路途中有很多很多的餐饮店在打折,甜品一条街都在做活动,还有一家专门卖布丁的,本来想给你买一盒的,可是我想想吧拿在手里不方便,不如下次你有空闲时间了我陪你一起去。今天晚上的狂欢人超级多,又多又挤,我吃了好多烧烤。你饿不饿啊,应该没吃东西吧,要不要我带着你一起去看看,拉斯维加斯有一点比较好他们有些店24小时都不关门的。路途中有个小活动是丢飞镖,最大的奖励是个巨大的玩具熊,我想你肯定不喜欢,我就故意没正中红心换了两个苹果来。Loki你看,这个苹果超级红,我一个你一个,好不好啊?”
他凑过去去看弟弟的脸并把手里的苹果举了起来,对方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然后把视线放到了苹果身上,他加大了脸上的笑容。
两个人并排坐在一起吃着苹果,整个教堂里都是他们咀嚼着果肉的声音,最前面的小舞台上的桌面还放着一捧新鲜的捧花,粉红色的花朵在夜里开放的异常美丽,Thor又凑到了他弟弟的身边,看着对方小口的捏着苹果咬着接着又在说。
“我来之前路过了一条街的教堂,以前Tony跟我说地球上还有个‘结婚之都’的时候我还很吃惊,今天还是真的见识到了。人们直接就在马路上宣誓,好几对都是这样,没有场地也没有神父,提着婚纱就跑到地方去申请结婚,虽然看起来很荒唐但说实话真的是够幸福的。嗯,我是说Loki,你是喜欢热闹一些还是安静一些的?我觉得你可能会喜欢安静,但是你又特别喜欢大排场,关于这一点喜好我还真就不清楚了。”
Loki的眼眶还红着,看向他的目光里并没有什么很特别的情绪,非要说的话有点过分的冷漠。对方将苹果吃完之后就随意的丢在了一边,手里的Gram并没有放回剑鞘里,Loki抬起头并挺直了腰,将那双绿色的眼睛转到他的方向,他们直视着。
“你知不知道你很吵。”
“我只是觉得我应该说些什么。”
“你可以什么都不说。”
“不,我不能的。”
他摸上了Loki的手,把对方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膝头上摸着,Thor低下头看着自己弟弟纤长的手指,上面有几个泛着绿色哑光的黑色指甲因为之前的打斗而蹭了色,他颇有点心疼的用指腹摩挲着,随后揉捏对方圆润的手指继续的说。
“你以前就是这样,一个不留神或许就跑了。有时候你也不跟我说我到底哪里做的不好,我就只能猜,一直猜,好多好多年我才明白你不喜欢什么又讨厌什么。高兴了不说,难过了也不说,什么事都闷在心里,说实话你这样特别让我苦恼。有段时间我一直觉得你不喜欢我,因为我什么都分享给你,我的欢愉和悲伤,哪里疼了又什么时候饿了,爱吃什么不爱吃什么,但是作为交换你那张嘴紧的像是一直蚌,撬都撬不开。
你做过令人闻风丧胆的坏蛋,也做过骗了我的小骗子,现在你又是想要改变的特派员,倒是你不论怎么变对我来说都是Loki,没有任何区别。
我不是没想过放弃,但是我不甘心,我想你对我是如此的重要,几百年都坚持下去了,没道理之后几百年就不行。
其实两年前我重新活过来的时候想了很多事情,那时候你已经走了,我想我得再主动点,毕竟你本来就是个不紧紧跟着就会越走越远的人。”
Thor想,可能他一辈子都没有说过这么长的话,长的他自己都有些吃惊,于是只能断断续续的说,前言不搭后语的,中途说了一半还停了一会在脑子里想着措辞,因为他知道,虽然他说出来Loki不一定能听进去,可是如果不说,对方一定不会知晓。
知晓即使沧海桑田,即使斗转星移,即使活到连他们这种神明都垂垂老矣的年纪,他依旧不会放弃他,依旧会跟第一次分离后的重逢那样,给他一个拥抱。


————
我,路易,甜文写手,在此抱拳,告辞!

评论 ( 29 )
热度 ( 337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