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转载我就提刀杀了谁

禁止转载,转一个拉黑一个。
迫真·自己爽就得了·选手。
KY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对杀一双。

【锤基】畸形。[41]

  等两个人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已经过了好些天,如果不是最开始Loki丢给前台主管的筹码足够他们在这家拉斯维加斯的高档情侣旅馆住上一个月,或许在第一天他们把床折腾塌了的时候就会被赶出去了。

那张床上乱七八糟的都是他们留下来的jing液与niao液混合着的东西,湿的不能睡人,于是两个人把其他干净的床铺往地上一铺,抱在一起就囫囵的睡着了。

Loki醒来是因为太阳穴被Thor的肌肉硌得疼,睁开眼睛的时候对方的脸近在咫尺,由于玩得太狠导致两个枕头全部报废,于是在终于能够沉沉的睡过去之前他直接征用了自己哥哥的手臂,但是看样子还不如直接脑子贴着地板眯一晚。

刚刚醒来的时候意识还是很迷糊,至少Loki是想了好几秒我在哪儿我在干什么,等到Thor被他的动静吵醒闭着眼睛哼哼唧唧搂了一把他的腰,酸痛的感觉从脊椎一直爬到了后脑勺上Loki才想起来他们究竟度过了怎样疯狂的夜晚。不只是夜晚,白天也是如此。

清晨的阳光从窗帘的缝隙中照了进来,他眯着眼睛在金光色的光芒里看着Thor被照的闪闪发亮的金发,伸出手揪着的时候发现了对方鬓角的小辫子里夹着一缕黑发。他好奇心上来了便轻手轻脚的小心的拆着手里的发辫,当他揪着这一缕头发要chou出来的时候却被Thor突然抓住了手腕,那双蓝色的眼睛猛然睁开了。

他们就这么对视着,Thor很明显也迷迷瞪瞪的没醒透彻,只是当眼神看到他手里拿着的东西的时候才清了清嗓子,问他在干什么。

他将头在对方粗大的手臂上滚了两圈后提着那缕头发,咧起了嘴角笑眯眯的问,问这是Sif的头发吗,他哥哥在听了这话后愣了好久,随后才没忍住突然笑了出来,手臂一抬就将他圈在了怀里捧着脸吧唧吧唧的亲。

“等……等等你干什么!”

吧唧吧唧——

“你他妈等会我满脸的口水!靠你磕到我的牙了!”

抬头把Thor的脸推到一边,Loki感觉自己的手根本使不上劲,但是Thor还是依旧锲而不舍的将口水甩了他一脸,一大早上两个人就没有什么正常的问早方式,而是在你推我打间谁知道进行了多少了吻,而且更令人崩溃的是Thor始终坚持着非要亲出响声来,Loki觉得他拒绝的不是一个Asgard的众神之王,而是一个五位数年纪还行为幼稚的巨婴。

他想要从被子里站起来都被Thor搂着腰拖着,Loki简直觉得对方是不是吃坏东西了,直到他的哥哥笑得傻不拉几的告诉他,那不是Sif的头发而是他自己的头发的时候,Loki才有点不知所措。

“哦,你害羞了兄弟。”

“不,你只是恶心到我了。”

“我们都知道你是多么的口是心非,而且往往在事关你自己本意的时候才会这么急着反驳。”

“我不想听你的自以为是了我要起床。”

“你就不来给我个早安吻吗Loki,我可是张开怀抱一直在等你。”

Loki回过头看着赤luo着上身露出精装肌肉的哥哥,而对方满脸是笑着对着他长开了手臂,他的脸部肌肉一直在动,嘴唇颤抖了好久才克制住自己不要对着对方字正腔圆的说出一个‘滚’字。

“我们家的人从来没有早安吻这种习俗。”

“谁说没有,我就有。”

“那你去亲,爱亲谁亲谁。”

“可我就想亲你啊。”

这些话Loki听在耳朵里莫名其妙的从心底里涌起一股子难言的烦躁,他不知道这种烦躁到底出自于何处,就像是突如其来的不速之客,就这么在一瞬间扎进了他的胸口里,影响着他的情绪。

Thor以前会这么对他说话吗?

Loki垂下眼睛看着他的哥哥,人还是那个人,笑得还是那么傻,看着还是那么蠢,脸依旧是那张大众审美里的英俊与好看,连肌肉也还是那么线条流畅充满爆发感,但是Loki就是莫名觉得他的哥哥哪里不一样了。

这种变化非常的细微,细微到如果不是他这个和对方相处了千万年的人绝对不会发觉,即使是,也没有他这么了解。这种变化就像是微弱到肉眼都看不见的颗粒,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就冲进了他的生活里,改变了他最熟悉的东西。

这种改变令他慌乱,如果只是平常来看Thor几乎和平时一模一样,一样的大大咧咧一样的开朗外向,可是细细品味起来,从对方进门开始这种迹象就有了,Loki说不上来这是什么感觉,总而言之便是,态度变了。

而这种改变像是一刻不停的鼓点敲击着他的耳膜,这种最亲密的人突然在不知名的时间里产生了些许变化,Loki不知道这变化是好是坏,但是却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所谓的态度转变也就是藏在语言和行动里不去仔细感觉是完全不会被发现,这一丁点的变化不会影响他的生活分毫,可是Loki却在意极了,在意的让他情绪相当的烦躁,烦躁的想要拿出小刀再给Thor来那么一下。

他又想去做一些莫名其妙毫无理由的事情,包括自己的哥哥对着自己笑脸相迎他都觉得难看极了。或许是被之前的事情所影响,那些不甘和愤怒又重新开始滋长,那些被qing欲和xing爱勉强压制下去的负面的感情又好似觉醒了,许许多多尖锐刻薄的话都涌上了心头,Loki品味着这些言语的味道,在思考着该怎么样的说出来,好让Thor知道,他本性难移。

哥哥的话如同nian稠的蜂蜜流淌在Loki的耳朵里,他的心一边因为这个而颤抖,一边又慌乱的不知所措。记忆里的对方从来不会流露出如此的情感,就如同他不会说出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一样,一直以来他们都是如此。可是眼下好像对方直接打破了这个认知,让他在两个人之间的交流中无形的处于下风,他说不清这些改变到底是什么,是说不清有道不明的东西,只是一种十分敏感的感觉,就像是软体动物的触shou感知到了世界的变化,而这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认知在一切热潮消退后就突然膨胀,他低下头看着依旧等着他亲吻的Thor,伸手捏上了对方的下巴。

“你胡子多久没剃了?”

“呃,挺久的吧?”

“起来,我给你修面。”

他们两个人什么都没穿就走到了卫生间里,这个酒店之所以昂贵也是因为配备的设施十分的齐全,Loki在工具架上来回的拨弄着里面的东西,最后放弃了自动剃须刀而是找了一个手用的。他自己也不嫌弃凉,直接坐在了大理石材质的洗手台上,手指扣着Thor的下颌,把洁面膏擦在了对方脸上并且弄了一手的泡沫后才举起了刀片,像是在琢磨一条放在砧板上的鱼应该从哪里下第一刀。

可是他的哥哥一点都不在意,反而是将两条手臂撑在他的身边,扬着一张脸任凭他高兴。

“你怎么一直都不喜欢我的胡子,我觉得它们可帅了。”

“扎。”

“哪儿有,它们很柔软,我知道的。”

“你怎么话这么多?”

“你都不亲我还觉得我话多?”

“你已经亲了很多遍了。”

“早安吻不一样。”

“现在已经中午了。”

“那就午安吻。”

“你信不信我这一刀下去把你嘴撕了?”

Thor扁着嘴哼哼唧唧的,他手里捏着对方的下巴,手指的指腹摩挲着自己哥哥脸侧的骨骼形状,把那些刮下来的金黄的胡子都用水冲走,然后看着由于两个人都不熟练,所以在不经意间留在对方脸上的划伤,低下头凑过去把渗出来的血珠舔进了嘴里。

他品味着Thor的血液,神明的骨血总归是跟人类不一样的,很甜很可口,让他突然之间有一种想要继续吃下去的冲动。他眼睛里的瞳孔突然拉长,像是蛇类的眼瞳突然暴露在刺眼的阳光下一样,Loki明白他被影响了,被Asgard与未来自己的捉弄、被无法改变一切所造成的恐慌、被或许会把那些秘密暴露在世间的不甘所影响,而可能最致命的那个理由,则是Thor不明不白的改变。

Loki用清水把对方的脸洗干净了,下巴非常的光洁,除了在脸侧留下的那一道伤口外几乎可以说得上是完美。他把刀片随意的丢在水池里,然后从台子上拿起了烟,也没想着去穿什么衣服,还是坐在原来的水台上点着了火,Thor从一旁也拿了一根,伸手抓住了他的脖子向下搂,两支烟的烟头触碰在一起过渡了火苗,白色的烟雾升到了天花板上被通风孔吸走,镜子里倒映着Thor背后被他抓出来的挠伤。

两个人嘴里都含着一口气,然后糊里糊涂的拥抱在了一起,肌肤相亲的过程就是在身心交融,苦涩的尼古丁让Loki的意识清醒了一点,他在想,Thor在其中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呢。

会不会他和那三位圣母其实是商量好的,或许是在最初就明白了他是个复制品,是个冒牌货,是个永远被诅咒着的可怜虫,只能一个人在夜里自舔着伤口没有办法真正的解脱,所以才那么的歇斯底里非要做出改变,非要改写他曾经的命运,然后找到一个全新的未来,只为了心安。

可是Loki又想,如果他这个哥哥知道了的话,可能在得知真相的一瞬间就会甩着锤子找到他,然后用那双充满了力量的拳头打得他脑浆迸裂,而不是在这里,在全球知名的赌城的一家高档的情侣酒店跟他站在卫生间里赤luo着yong吻。

他想去好好的问问Thor,问问自己的哥哥究竟是怎么想的,到底有没有在乎过,或者说到底有没有认真的思考过这个问题,可是Loki问不出来,他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去告诉对方,他当年究竟做了什么。

当夕阳的最后一缕光芒掩盖在地平线之下的时候,他穿好了衣服打算出门,而他的哥哥跟在后面形影不离,直到走了好几个街区,他在变换了性别、外貌、年龄、甚至是种族的时候依旧没能甩开人的情况下,终于忍不住自己的情绪,对着身后的人甩出了第一把刀。

他说,滚。

对方就站在紫红色的火烧云下接住了那把刀,没了胡子的脸让Thor看上去更加的英俊,Loki已经不知道他要掩盖下内心的疯狂究竟用了多少的力气。当情爱退潮后,那些暂时熄火的委屈和不可置信又再次的作祟,他知道那个垂垂老矣的、腐朽的像是一节枯木的自己正在头顶上看着他的笑话,在等着他的万劫不复,等着他把自己折腾到死不瞑目。他不能让对方如愿,也不能让对方就这么嘲笑他的一无是处与天真,没能改变的未来他会改变给他看,即使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也在所不惜。

但是这一切绝对不会有Thor的影子,这是他自己的战争,无人可置喙。


“你该走了。”

“我不想走。”

“你该知道我们两个之间的规矩。”

“我们两个之间有规矩吗?”

“床上该怎么样怎么样,下了床就分道扬镳各奔东西,这是在最开始就规定好的。”

“那是你自己的想法,可是我不这么想。”

“那你想怎么样?”

“嗯,我想和你一起吃个晚饭可以吗?Loki,我好饿。”


听着这样的话让那种察觉到对方改变的思绪又重新翻了出来,Loki咬着牙不知道该怎么去回答这样的问题,他只想说‘不行’,‘不可以’,‘你给我滚’这样子的话,已经死了很多次所以说让他自身的性格和行为处事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甚至身体都更换了不止一具,但不代表他最持久的恶劣本性会有一丝一毫的消磨。Thor这种明显越界的做法让他开始不知所措,他说不清心里这种感觉到底是什么,除了仿徨,除了排斥,除了不安,好似还夹杂着其他什么东西,这是他非常陌生的,几乎是没能体会过的感受,让Loki叫不出名字,也无法去认真的形容。

就像是他辛苦维持了很多很多年的那道关卡突然被人冲破,而他作为守门人不知到底该觉得庆幸还是愤怒。庆幸他终于不用苦苦地费尽心神害怕着这道阀门的破损,愤怒这道浇灌了他所有辛劳的东西被人毁坏。一直以来两个人从来没有一个想过触碰这条不该去跨过的线,当Thor的一只脚只是稍稍踩到了边缘,Loki心里的警报器就在嗡鸣作响。

从最开始他都觉得这样挺好的,他们该吃吃该睡睡该玩玩,谁都不要插手对方的生活和行为作风,谁都不要过分的干涉对方的私人领域,高兴了就滚在一起睡一晚,睡完了提起裤子就该干什么就干什么,没人会去知道他们的关系,也没有人能比他们彼此更加的亲近,他不会管Thor作为Asgard的神王天天待在中庭做什么,而自己的哥哥也不会过问他一晚上是包一个女人还是包两个女人。哪怕是打劫了抢劫犯们的劳动成果来了个黑吃黑,他的这位兄长也只是会蹙起眉表示这样不好随即严肃的教育他人要拾金不昧,并不会把他带到复仇者基地来一场多人辩论赛。

他们约定好了,他将不再去想着毁灭世界,就保持着这种十分稳固的关系到天荒地老,即使没有明确的说明,但这种默契确实存在。

可眼下Thor所有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在表明着对方后悔了,后悔继续这种对两个人都非常有益也没有影响的距离。

眯起眼睛看着面前人脸侧被他造成的伤口,那一部分的皮肤还泛着红,这让Loki又想抽烟了。

“你脑子里全是水吗?”

“我脑子里全是你。”

“我不是那些会对着你的肌肉尖叫的姑娘们,你可以省省了。”

“我没有这么想,我只是真的饿了。”

“拉斯维加斯遍地都是餐馆,你背后就有一个,行了我走了。”

“不行Loki,没有你我吃不下。”

“我对你吃不吃得下东西并不感兴趣,你就算一万年不吃东西也不会饿死。”

“Loki——”

他听着Thor叹了口气,径直的走向他,然后伸手从他的衣服口袋里把他的手机拿了出来,自顾自的翻着通讯录与通话短信记录,在看到里面空白一片的时候无奈的笑了一声,随后抓住了他的手腕。

“我就知道,你又要跑对吗?”

“我没有。”

“你在撒谎,我还不知道你吗?两年前把你铐起来是我的不对,但你也有责任,因为你想跑。更早一点你还当着我的面跳下了宇宙,再往前的旧账我不提,这一次你想跑去哪里?Asgard?还是别的什么星球?”

“你管我去哪。”

“我当然得管着你!我可再也受不了你突然之间人又没了!天啊你还想让我看着你第几次消失不见!你就这么铁石心肠一点都不心疼我的吗?!”

“哦,让你伤心了我可真是受宠若惊。”

“得了吧小骗子,你这回哪儿都别想去,我要看着你一辈子,别想出去赌博也别想出去找姑娘!我看见一次就把人丢出去一次!”

“你学我干什么?”

“只许你掀我的床不允许我掀你的床?”

“是的,不允许。而且我不想跟你吵架,这很幼稚,你放手,我不想跟你在街上拉拉扯扯,这里人很多,我还有事情要做。”

“你想做什么事情?嗯?又在想什么理由要骗我吗?!”


夜晚在降临,所有的东西都被镀上了漆黑的颜色,那些黑泥,那些在死亡之时会看到的黑色的淤泥从脚下涌出,好似包裹着Loki的身体在把他向下拉扯。那个未来的国王Loki的笑声回荡在耳边,那位疯狂的讥讽与嘲笑全部都在头脑里回放。这是他自己本应该实现的未来,他想起来在Asgard的那个房间里,对方所说的总有一天会发生的事情。

Thor将成为仙宫最荣誉的王,而他将会站在尸山血海里,面对着对方的攻势,在雷霆震怒间刀锋相向。

口腔里充满了血腥的味道,舌尖上的疼痛让Loki感觉到了无言的难过,沉默在两个人之间弥漫着,等到他的手指也使不上力气后,终于忍不住含在嘴里的那一声嗤笑,他直视着对方。


“对,我就是个无可救药的骗子,就是个本性难移的恶棍!Thor Odinson你也别太自以为是了!总觉得你会原谅我所有的事情,你不能!你做不到的!”

在终于忍受不了这种在他控制之外的来自于Thor的情绪变化后Loki爆发了,他将手上的刀刺进了对方的手臂里,这是在他化作一道回音回归之后就再也没有做过的事情。似乎是以这种行为作为开端,原本想要改变的未来正在扭曲,那些阴谋诡计与无数恶念突然的涌上心口,剧烈的魔法波动正在身体里横冲直撞,那些曾经的罪行在脑子里回响着,Loki看见了天光的一角,那是他未来将会达到的结局。

他是知道的、总会有Thor原谅不了的事情。他的兄长是正义的是被世间所有美德造就成的神明,拥有最端正的人生态度,秉承着最坚定的行为准则,他是英雄,他是王。

头上戴着的鹿角盔似乎变得沉重了起来,这种重量他觉得很熟悉,大概是最初的那个苍老的自己所佩戴的款式。Loki低下头,看见了Thor的鲜血在他的手掌里,而他的手,从年轻人光滑的皮肤,变成了枯槁的、又充满了褶皱的质地。


——————————

我为了能HE真的是煞费苦心…

评论 ( 12 )
热度 ( 28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