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转载我就提刀杀了谁

禁止转载,转一个拉黑一个。
迫真·自己爽就得了·选手。
KY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对杀一双。

【锤基】畸形。[39]

终于到20W字了我暴毙……

————————
大概没有什么能比一切希望都被现实敲碎时产生的绝望更令人难以接受了,至少Loki是这么认为的。
他将手机里的通讯录全部清空后丢进了风衣口袋里,这些天他想了很久,或许所有发生的事情都是对他曾经所作所为的报复与轮回,没人能在‘果’即将来临是还要后悔以前做下的‘因’,毕竟能够穿梭在时间的缝隙里,在不知名的黑暗深处重新来过的人,是最明白这所谓的因果当真无法逃脱。
一周前,他在Verify的帮助下冲进了仙宫的监狱里,他用手指触碰上那堵坚实的墙壁,当砖块分离开露出一个人能通行的道路时,光照在了里面,他看到了坐在石头王座上笑得狰狞的人。
那是他的噩梦,是他的业障,是他无论如何都逃不开的结局,是他最害怕也最恐惧见到的东西。那不是幻象也不是魔法,是真实存在的,是从他不知道的地方跨越时间与空间也一定要回来报复他的那一抹执念。
他睁大了眼睛,巨大的荒唐感在胸中冲撞着,那噎在嗓子里的话语全部都消失了,Loki扯了扯嘴角从喉咙里挤出一声冷笑,那笑声里夹杂着数不清的惊诧与拒绝,他由衷的拒绝这种发展,也发自内心的拒绝这种结局。眼前的景象让他想要仰天大笑,笑到嗓子发哑,笑到无法呼吸,笑到胸腔里的氧气都被榨取干净,然后蹲下来抱着肚子缓解着身体上的疼痛,到最后流下眼泪来。
Loki从未觉得自己这样的震惊过,他不曾震惊自己的死,不曾震惊Asgard的毁灭,甚至也不曾震惊有一天他自己真的会想要改邪归正,可世间总有那么些东西喜欢在人面前成为跨不过去的门槛,翻不过去的沟壑,非要劈碎前方的路,还要劈到人的心坎里,让他被捻灭成灰,让他肝肠寸断。没人能一辈子一帆风顺,Loki也不觉得神明就该逃脱这些命里的坎坷与阻碍,可是为什么他总是这样,总是得不到他想要的,拿不到应得的,身世是假的,王储之位是假的,父母之名是假的,那些从他嘴里说出来的话是假的,连他自己本身,都是假的。
记忆里在围城事件之后自己留下的那道投影,在跳下宇宙之前面对着他的兄长是癫狂的发过疯的。他当时是怎么想的来着?是想他自己本就是一道虚假的影子,还是想Thor对于他的存在只字不提的虚情假意?
立在一旁的火焰散发着灼热的温度,Loki看着对方身上暗红色的火光露出了自嘲的神情,他不知道该笑谁,是笑那个因为过分自负而失去自我的那个苍老到皮肤松弛的自己,还是笑那个天真到令人作呕的年幼的自己。亦或是如今,面对着眼前的一切毫无反应只能被迫接受的,这具被虫子蛀空的行尸走肉。
隐藏在阴影里的那张面孔是他最熟悉的模样,熟悉到闭上眼睛都能回想起任何一个细节,皮肤上的褶皱,手指的长度,身上留下的每一道伤疤,他都心知肚明。
那是他不可能会忘却的本性,是他伴随在灵魂里割舍不掉的恶念,也是他不愿直面的来自于自身的拷问。
巨大的金色鹿角反射着冷冽的色泽,这光印在他的视线里让眼睛都觉得刺痛。那张垂垂老矣的脸像是充满了沟壑的沙丘,只是一双即使混沌了的眼睛也依旧亮的可怕,对方用手举起了一个盒子,Loki的目光移动了过去,才发现那正是自己用Gram刺穿Thor身体后,用来盛放黑色雾气的媒介。
那在之前突如其来的心慌感似乎被剥开了一层云雾,对方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站在了阶梯之上,居高临下的张开了手臂,就像是他曾经面对中庭的人类那样,像是一个国王宣布着即将发布的宣言,自傲又充满恶意。

“哦——吃惊吗?”

连声音都一模一样,Loki抬起头看向对方,他甚至能想到千万年后自己的模样,一定也是这样的,这样的苍老又充满阴霾,无端的傲慢同时也令人厌恶,说话的声音像是破损的风箱,沙哑着咬着一些毫无意义的字眼,用尖锐刻薄的词汇去中伤每一个靠近的人,然后带着那顶沉重的鹿角盔,就仿佛在头上盖着一把巨大的枷锁,压着用来呼吸的脖子,使得他的脊梁变形,最后再也没能直起腰来。
他在原地站了许久,才重新找回自己的声音,将震惊的表情全部收敛起来,沉下了脸色,连眼睛里的光都黯淡下来。Loki用舌头舔着上颚,直视着对方的面孔,他觉得他今后不该是这样的,至少不该,是如此的模样。

“我……有猜想过的。”

是的,他是猜想过的,猜想那让他一个神都能做上噩梦的不安到底是因为什么,他绞尽脑汁甚至是自我折磨的去强迫思绪达到从未有过的广度来思考这个问题,然而所有的精神线路都指向一个答案,这是他最恨也是最怕的结局。
好像永远都是他怕什么就来什么。
对方走下了楼梯,听到他的回答似乎像是在看什么闹剧一样,咧开的嘴角无情的嘲笑着一切,这熟悉的表情出现在视野里反而让Loki很是不适,因为看着面前的人就好似能看到未来的他,未来那个他最不愿意实现的样子。

“不,你没能猜到,因为你还在自欺欺人,觉得‘哦,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会发生呢’。我的天,我的亲爱的,你不会真的这么想吧?只要一想到你能这么天真我都恶心的想要呕吐——”对方的尾音里带着笑,笑让词汇都变了调,那个他原本自己制作的被眼前人拿在手里的盒子丢进了火盆里,火焰灼烧着那东西,黑色的烟雾徐徐升空散发出刺鼻的味道。
“你是不是该哭了?说不定也该撒撒娇,觉得这一切都是假的,然后就能高枕无忧的回去,告诉自己什么都不用怕,反正都是谎言!都是虚伪的幻象!都是假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刺耳到让人无法忍受的嘶哑的笑声回荡在阴暗的牢笼里,他看着对方捂着肚子仰天大笑,那些从咧开的嘴里传出来的声音像是一把锯子,好似就贴在他的腰上,随时随地都能将他拦腰折断。
和他一样拥有黑色指甲的手指隔空指向了他,这让Loki想起了Verity对他说过的,她印象里的邪神该是什么样的。——阴险狡诈,作恶多端,恶贯满盈,光是看到那张脸就能与无数这样的词汇联想到一起。Loki拔出了剑,他的手在颤抖,紧握着Gram的那条胳膊传来了刺痛,他知道他绝对不能怀疑。
怀疑自己无法直面这些事情,怀疑自己真的要死在这可笑的闹剧里。
Loki举着剑刺进了对方的身体里,跟他刺穿Thor的胸膛一样,一剑贯穿。代表了‘真实’的传说之剑能够令所有虚假与伪装无处遁形,可当他看见中了剑的人并没有如期消失后,Loki终于感觉到了什么叫做不知所措。
一股能让火焰结冰的冰冷从后背袭来,他颤抖着身体拒绝着让他的心脏都会停止跳动的惶恐,Gram的剑柄似乎是一团火,烧的他的皮肤化作脓水,连骨骼都能融化。对方枯槁的手指握住了他的手腕,那树皮一样的皮肤刺的Loki感觉到了难言的疼痛,这人毫不在乎胸膛里捅进来的长剑,伴随着传说之器散发出来的光芒,狰狞又阴毒的笑容近在咫尺,他听见了对方癫狂的大喊,像是一个发了病的神经质,感觉不到疼痛也毫不畏惧‘真实’,就这样敞开怀接受着被利器刺穿。

“哈——我在融化!我在融化!谁能想到你真的会拿Gram刺穿我呢?哈哈哈哈哈哈!你是不是很绝望,你当真以为我是假的吗?!你以为这把真实之剑会有用吗?!——我是不是打碎了你幼稚的幻想?你真的会觉得我有所隐瞒?不!我比任何时候都要真实,比任何时候都不像一个邪神。难道你以为我是过去的那个老Loki?不!我是未来!我是你的未来!”
Loki被对方揪着领子凑近了,而他的手里还握着剑柄,他能感觉到这个人的澎湃的情绪,就是一个歇斯底里的疯子,他们两个人的鹿角盔碰撞在一起发出了清脆的声响,连那混杂着腐朽气息的味道都能非常清晰的嗅到。
“这不可能,这是Gram——”
“你还在把期望放在这把玩具剑上?”
那张令人惊惧的面孔露出了一个微妙的表情,那张嘴好像能咧到耳朵后面去,畸形的笑容令这面孔更加的可怖,Loki想要收回自己的手却被紧紧的握住,对方的力气就像是一颗巨大的根茎抓着地基的树,令他动弹不得。
“我可不是你这个天真的以为自己能改变所有的傻瓜,我有自知之明,并且明白这些众神的劣根性。他们才不会真的相信你,你居然还真的信了。你知道我看到你拿着Gram捅进Thor身体里的时候我在想什么吗?!天啊,你真的这么做了!”
他们对峙着,而Loki听到这些话根本说不出一句反驳来,他被对方狠狠地丢了出去,背后摔在地面上将石块都掀飞了起来,身体上的疼痛令他的意识溃散,抬起头的时候那人站得笔直,胸口还插着那把剑,笑得狰狞,也笑得疯癫。
Loki觉得站在面前的就是一条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蛇,能够吃下比自己大太多倍的猎物,拥有着尖锐且剧毒的獠牙,一双眼睛里黑色的瞳孔细的像是针,能扎得人咽下嚎哭,只留恐惧。
“是我创造了它。”
“不……”
“是我,是我看见了‘果’然后创造了‘因’,是我回到过去令这把剑拥有了它所拥有的传说!是我目睹了所有的故事,然后铸造了起源!
是我铸就了这把剑!用时间、用阴谋、用鲜血——就为了这一刻,就为了能让你看到真相!面对现实!而现在所谓的‘真实’正插在我的胸口,我不能说谎——
你以为我是谁?是Loki的过往?是那个被你夺取了身体的小孩儿?还是其他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不,看清楚了,呆子,傻瓜,我不是过去,我是未来!”

——我是那个从未来而来,去往传说之时的旅行者,是在知晓了未来的传说后亲手打造了传说开始的人。
——我是那个希望破碎后歇斯底里并且堕落成魔的、痛恨一切的邪神。
——我是那个坐在白骨的王座上,即使老的直不起腰也要和同样衰老的Thor不死不休的国王Loki。

——而我,也就是你。

他趴在地上听着这一切,Loki说不出任何的话来,这些所有的出自于对方的旁白都是真实的,他明白。没有人能在被Gram贯穿胸口之后还能拥有任何虚假与谎言,任何人都不能,这是在那个遥远的传说时代被加注了永恒的魔法后流传至今的宝剑,也是连他这个活了千万年的邪神也不能拒绝的法术。
手掌被碎石划伤,身体被言语震荡,Loki的脑子里全是这些年里发生的一切的重复播放,他看到了自己作为一道回声夺取了那个年轻的自己的身体,并且吃下了原本盛放他存在的黑鹊的尸身,然后代替了那个新的、应该拥有更好的一切的自己,站在了世间。
Loki这才明白,原来从他真正的存在开始,来自于未来的自己就开始密谋着一切了。从Thor将钥匙放在他手中开始,从他将Gram从箱子里拿出来开始,从他莫名其妙拥有令人战栗的不安感开始,来自于自己的诅咒便如影随形,从未离开。
仙宫三位圣母走进来的时候Loki甚至想要笑,他几乎是想明白了所有的东西,他笑着自己的这三位继母居然也能真的违背最基本的信用,将他当成一个免费的笑话。可Loki知道这些女人也并非是真的背信弃义,毕竟做下的恶行确确实实在被抹去,只是她们隐瞒了那个真正的真相。
她们没有问一句自己这个打了几年工辛辛苦苦的特派员,反而是感谢他帮了个忙,只是因为那把剑插在了对方的胸口,能让这些人问出想要得到的答案。
多么的讽刺。

“——真相?”
“哈,真相,你们要的真相就是我曾经所说的,未来将是天堂。”

火焰还依旧灼烧着那个盒子,他用来盛放Thor身体中寄宿着的暗雾的盒子。从最初这个被他带回来的潘多拉魔盒里便是自己给自己种下来的‘因’,Loki万万没想到阴谋就藏在这么不可思议的地方,他将未来的自己从Thor身上剥离,带回仙宫又成为了他自己的业障。他听闻着所有,听闻着衰老的自己诉说着美好的未来,Thor将成为Asgard最成功的王,仙宫会重回巅峰,无人可敌;而中庭被治理的井井有条,这是黄金的时代,这是最不可思议的幻想中的场景。
直到这个时候Loki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完全无法想象,他甚至无法对隐瞒这一切的三位圣母发出任何质问,因为他做不到。
没有人会关心一个邪神是否会挣脱他自身的枷锁,摆脱那些曾经做下的滔天恶行重头来过,就如同千万年里他永远孤身一人,永远不得善终一样惹人发笑。Loki从地上站起身,他想要自嘲的笑,笑那些冠冕堂皇又虚伪做作的诸神,笑他们的自以为是和自视甚高,也笑自己从未看清。
一个美好的黄金一般的未来,一个臭名昭著的神明永远挣脱不开的结局,Loki知道任何人都会选择前者。他们会为了这样一个稳定的梦想中的未来而牺牲他所有的努力,牺牲他在千万年的摸爬滚打里终于涌起的妄图改变的意志,他再也无法得偿所愿了。没有人会原谅他,没有人会接受他,就如同没人会选择一个可有可无的脱下桎梏而脱胎换骨的谎言之神,而去放弃前所未有的光明而充满荣誉的未来。
而他的一切恶行,都是推动这样的未来稳固实现的必要因素。
在想通的一瞬间,Loki感觉到了恶心,从胃里翻涌出来的呕吐感捶打着他的胸腔。他看到对方将Gram从身体里拔了出来丢在地上,丢在了他的旁边,真实之剑不再散发着金色的光辉,而眼前这个老疯子最后的一句话则像是一把剪刀,剪断了悬在他头顶上摇摇欲坠的铡刀的线,锋利的刀刃擦着他的后颈让他无法呼吸。

“而我,将还是那个被万人唾骂的反派,永远求而不得,永远功亏一篑,我将在失败中饱尝一切苦果,我将永远孤独一人。”

——————————
恩,3.5国王Loki在门后面,就是3.0自己的未来。
简而言之就是3.5在未来心态崩了回来折腾3.0,然后又把3.0给折腾的心态崩了。
大概就是一种,我在未来知道过去发生的事情,所以我回到更早的时候策划这一切,保证3.0能够拿到Gram,把他从Thor身上分离出来,然后作死。
其实我在想,3.5你为啥藏在Thor身体里……然后就,咦,这里有颗糖。【不是!】
说实话我没想到我3.0小甜心能变成3.5这样的老神经病……想想他未来可能经历的就难受的不得了。
然后众神选择了3.5放弃了3.0,毕竟一个让老混蛋过上幸福的生活,和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当然是选择未来了。
于是3.0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他不可能得偿所愿,他不可能抹去自己所有的罪行,他的未来将永远不能和Thor在一起。
大概就是这样。
妈的guan方虐我甜心我暴毙……

还有这文我能坚持写到20W我真的很吃惊,我以为撑死5W……

评论 ( 19 )
热度 ( 268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