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转载我就提刀杀了谁

禁止转载,转一个拉黑一个。
迫真·自己爽就得了·选手。
KY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对杀一双。

【锤基】畸形。[35]

Loki躺在Thor的身边,三台摄像机还架在房间里没有关闭,他从床头柜的抽屉里翻出了一包烟和打火机,点上后就靠着枕头吸着,从嘴里吐出来的烟雾冲着身边人的方向飘过去,他听着对方被二手烟呛得咳嗽的声音,嘴里含着一口烟低沉的笑。
Thor被他折腾的不轻,他把对方的胸肌上啃的全是牙印,要不是怕玩脱了他甚至想要给Thor打乳环,不过为了自己的命着想Loki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毕竟自己的哥哥要是真的生气了,会把他杀死这种事情并非不可能。而他现在很享受如今的生活方式,并不想再来重生一遍由头来过。
那个铁铐还铐着Thor的双手,Loki也没打算现在给他解开,他两只手指夹着烟,自己吸一口就从唇间拿出来,抬着胳膊放到对方的嘴边。于是两个人就你一口我一口的抽着,等着这支烟烧到了手指Loki才把它捻灭在床头上,于木质的家具表面留下了一个圆形的烧焦痕迹。
等到缓了缓,他撑起身子坐起来,随后用手把哥哥被汗湿粘在脸上的长发理开,再张开嘴从肺里吐出最后一口烟吻了上去。
他们两个人的唇齿间是烟草灼烧后残留的苦涩滋味,致幻剂的效果过去后Thor就没那么容易掌控了,虽然还依旧桎梏着对方的双手,但雷神从来不是这样就能任人宰割的。
Loki享受的笑,他享受能承担着来自于兄长的情欲,也享受着对方事后的愤怒。这种由于他自己自作自受而会收获的恶果令他感到兴奋,他兴奋的想Thor之后会把他怎么样,是把他按在床上再操一顿,还是干脆用皮肉之苦让他收获教训。
但是两个人都明白,不论哪种方式都不可能,他就是本性难移。疼痛会激发他的叛逆,伤疤会让他更加的极端,只有满足了眼下的欲望,才能得到一点平稳的安宁。
他把Thor就这么留在自己的卧室里,并且将电视之类的娱乐设备搬了进来,将床头的栏杆抬高让他的哥哥用舒服点的姿势待着。他们一起看电视节目,他做好了饭菜一勺一勺的喂给对方,到了晚上就亲自端着水盆给Thor擦拭身体,随后相拥而眠。
他有时候会想就这么囚禁着对方也不错,今天想吃茄子那么不论Thor再怎么讨厌也得吃下去,他想看什么电视节目就算体育频道的拳击比赛到了决战时刻也坚决不换台。哪怕Thor拿着胸肌蹭他的手臂他也绝不妥协,绝不。
“Loki。”
“嗯?”
“我后背痒。”
“自己挠。”
“挠不着。”
“那就憋着。”
“憋不住。”
“那就憋死。”
“你好狠心。”
“我一直这样。”
“我想看电视。”
“这不是看着吗?”
“我不想看一堆姐妹花为了升职加薪嫁一个亿万富翁而勾心斗角的肥皂剧……”
“你不觉得很生动形象吗?把中庭人的人性丑恶表现得淋漓尽致。”
“Loki,我说句实话……”
“有屁快放。”
“我说了你不能打我。”
“你到底说不说?”
“我觉得那个经历了渣男死gay还被骗婚堕胎的破产妹妹的性格挺像你的。”
Loki停下了吃薯片的动作,伸出舌头卷走了嘴边上的渣屑,然后对着身边上的Thor露出了一个非常明媚的笑容,随即下一秒伸出腿把人踹下了床。
伴随着人砸在地板上的声音,Loki拍着手把吃空的包装袋丢进垃圾桶里,提着自己的沙滩裤走进了厨房开始准备两个人的晚餐。
他端着草莓蛋糕奶油起司抹茶泡芙与加糖奶盖进屋的时候看到了Thor脸上崩溃的表情,他得意洋洋的用小铁勺刮着蛋糕上面的果酱,一边盖着小毛毯一边满脸幸福的吃着东西看着电视剧,只有重新爬上床的Thor震惊的看着他拉开横向床桌才勉强放的下的甜品,非常痛苦。
他们根据晚上应该好好吃饭而不是吃这种油腻的、过分甜腻的东西展开了辩论,他说他喜欢就是爱吃,可对方却一再的强调这是在谋杀舌头还容易得糖尿病。当Loki听到‘糖尿病’的时候挑了挑眉,他不得不放下手里的小杯糕和蝴蝶酥,转过身用他那双沾着甜粉的手捧着Thor的脸,然后告诉他,神不会生病。
“你这几年是在中庭呆傻了吗?我要去复仇者联盟好好问问他们把我哥怎么了。”
“我没??”
“得了吧你现在越来越傻,比死之前还傻。”
“你怎么突然开始抨击人了?我说真的你不能每天都吃垃圾食品每天都疯狂吃甜食,你居然还学会了抽烟!”
“那我去纹个身再去泡个吧?”
“你敢!”
“你知道的,我敢,而且就算我去了你现在被我锁在这里也什么都做不了不是吗?”
他把酸梅从包装袋里撕开,然后把果肉塞进了喋喋不休趴在他耳边想要开始循循善诱的Thor嘴里,懒得看对方那张被酸得变形的脸,他瞪着眼睛表示出‘你敢吐出来就再把你踹下床’的意思,开始掰着手指头清点起最近的生活。
“我是神,一不会中毒二不会生病,你没来找我的时候基本上我是日夜颠倒的,白天在家里睡觉晚上出去,要么去有名的赌场出千赌博,要么就去名人常驻的贵族酒吧约人,我现在能老老实实待在家里陪着你看这个该死的恶俗的五角恋电视剧并且亲自下厨做糕点,你就应该感恩戴德了。”
“咱们完全可以换个频道。”
“我宁愿看女一女二互扇巴掌也不想看两个肌肉壮汉对摔胳膊。”
“你对肌肉有什么意见吗??”
“不,我就是想看你吃瘪。”
Loki对着Thor笑,然后把草莓蛋糕上的草莓挖出来一口吃了,他一边咀嚼着一边啧啧称赞,称赞电视剧虽然拍的辣眼睛但好歹里面的几个花瓶长得不错。谁的胸型好,谁的屁股翘,甚至对着屏幕比划起来,特别是女二号金发蓝眼一脸积极向上的人设,Loki举着勺子点了点,说你看,我就觉得这个妞儿不错。
在一边看着他吧唧吧唧吃着带劲儿的Thor终于移动了视线看向了电视机,然后凑到Loki的身边抱着他的腰挤进了他正在端着东西的手臂间,两个人在床上打闹起来,他喊着Thor你这个棒槌快起来我的奶盖要洒了!可是自己的兄长却完全不当回事,卡着他的腰把人按在床上大吼着我要吃饭我要吃肉我不想吃甜品我要饿死了Loki Odinson你这个恶毒的人你要谋杀我!
“我不是给你做饭了吗?!”
“我不吃这些东西!”
“那你想吃啥!”
“我要吃肉!”
“吃自己去!”
“你要我死!”
“那你去死!”
“你还指着别人说你喜欢那样子的!”
“我的天你是巨婴吗你快起来!”
“你还铐着我不让我出去!Loki Odinson等我逃出去了我要揍你!”
“我不姓Odinson你这个傻子!”
他们像是每一对相爱却很别扭的兄弟一样互相嬉笑怒骂着,Thor被封了神力也没真的生气,因为他们都明白这种情况不可能一直持续下去,连Loki都没真的认为他会这么一直一直的把自己的哥哥留在身边,等到有天他从外面买了两倍热咖啡回来,穿过马路走到公寓下面刚刚按下电梯按钮的时候才发现原来他们这样生活了大概有两周。
咖啡散发着浓郁的清香,Loki低下头站在电梯里吸了两口,他没有把任何眼神施舍给身后跟着的人,只是自顾自的从口袋里将钥匙掏了出来,然后开门进去。
踢掉了脚上穿的鞋,Loki一路推门进了卧室,他先是把带给对方的那一杯塞在了Thor的手上,然后带着一身的寒气蹭到了哥哥的颈窝里,嗓子里哼哼唧唧的发着声音,也不管背景音乐是不是电视机里传来的拳击锦标赛的现场呐喊,他就是突然之间觉得有些舍不得,舍不得这片刻的安宁。
Thor抱着他手里还拿着热腾腾的咖啡,对方笑着说你这个金色的犄角戳的我有点疼,他就鼻子里挤出一声冷哼,回答说你想要看那个大一点的吗我现在能拿着它捅穿你的肚子。他们并排着抱着被子喝着里面的饮料,哥哥伸出捏着他的小犄角,说这么些年了你这东西还真的是从未离过身。他想了想,觉得还真是这样,倒也不是什么非要戴着,只是戴着戴着就习惯了,而习惯过后就这么一直保持着了。
有些时候Loki会觉得他的喜好还真是比较难以言明的东西,简单来说他自己是个十分有自知之明的人,知道自己三分钟热度也知道自己很容易喜新厌旧,上一秒还在嘴里说着赞美的话下一秒就可能随手将其丢掉,对人是这样,对物也是这样。这么些年了,他出生的时候中庭的人类还经历着饮毛茹血的生活,而如今却已经高楼耸立科技发达,他掰着手指头算了算,也算不清他曾经拥有过多少的情人喜欢过多少的玩物,可如今还能随身带着的除了他自己头上的那个鹿角盔,心里头念叨的也就剩Thor了。
在拳击赛分出冠军的时候Loki悄悄的打开了Thor的铁铐,两个人都聚精会神的看着那个击败了对手的冠军在人群的呐喊中举起了象征着胜者的腰带,等到鲜花和掌声都消散,Thor从床上站起来,走到他的面前从他怀里拿出了一个小蛋糕放进嘴里咀嚼着,他们就这样的对视,他的哥哥歪了歪头让落在肩膀上的金发垂下来,最后露出一个微笑。
“我该走了。”
“是啊,你该走了。”
“那么回见,Loki。”
“回见。”
他们随意的对着对方摆了摆手,Loki眨着眼睛看着他的哥哥背过身走出了门,原本两个人的房间瞬间空旷了下来,他听到了外面神盾局的特工似乎找上门来了,可是Loki并没有做出任何反应,他拿起遥控器关上了屏幕,倒在枕头上闭目养神。
嗅着孤独的气息,手里攥着Thor来的时候拿给他的钥匙昏昏入睡了。
梦里什么都有,有odin,有Frigga,有Thor,他们站在荒原之上,他的父亲跟母亲依旧是死前的模样,只有Thor,他站在他的对立面,对立着他们所有人,手上拿着一把巨大的斧头。他想问,你的锤子呢,你怎么会变成这样,可是当Loki低下头,却感觉到了手臂上拉扯着的重量,他看到Mjolnir正在自己的手上握着,原本永远抬不起来的重量变得和鸿毛一样的轻,无法形容的震惊在心中流窜,耳朵里是Thor巨大的怒吼声,他的父亲与母亲站在身后,不知道为什么手臂就突然充满了力量,曾经用尽全力都无法移动的锤子随着他的脚步而挥舞出去,两把武器撞击在一起的气流与反作用力撞得Loki的虎口生疼,他看着Thor那张愤怒的脸,完全不记得是怎么回事。紧握着锤子的手根本不听使唤,仿佛并非是长在他身上的肢体,冲着兄长的致命处袭击而去。
最终Loki在噩梦中惊醒,冷汗将被褥浸湿,他爬起来看着手掌心的那枚钥匙,发现血迹沾染了金属的表面,疼痛使他脱离了不切实际的梦境,只有还留有余温的身体记忆着之前发生的一切。
捂着脸的手垂在了被子上,Loki呼吸的很急,急得开始喘息起来,他从床上爬起来,跌跌撞撞的走到卫生间里用凉水洗了好几把脸,抬起头的时候看到了镜子里的自己,是一只黑鹊的模样。

“你还在犹豫什么呢?”

好似有谁的声音从远方传来,惊醒了睡梦中的Loki,他满身冷汗,爬起来的时候看到了手心里带着血的钥匙,Loki心里的不安充斥着他的身体,这颗心脏焦躁的跳动,他从床上起来,连鞋都没穿就跑进了卫生间里,他扶着镜子一遍一遍的看着里面自己的脸,看着自己那张年轻的英俊的面孔,阴郁的略显尖锐的模样,最终他确定,他还是他。
没有其他什么人,也不是那只可怜的死于非命的黑鹊,他还是Loki,是邪神,是骗子。
仙宫三圣母找上门来的时候他又恢复了原本的样子,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他带着钥匙爬上了高山,找到了那个放着Odin打造的箱子的山洞,五把钥匙都准备好了,当他拿着Thor送给他的那把时有些迷茫,手指摩挲着冰冷的金属的温度,只是在这之外,他好像摸到了什么粘腻的东西。
那是血,那是皮肉,那是骨髓,流在了他的手掌里,他握着名为Gram的长剑,谎言之神拿着代表‘真实’的宝具,简直令人发笑。
就如同他在那些日子里感受到的一样,死去的Thor,愤怒的Thor,虚假的Thor,意识中存在的Thor,言语里苟活的Thor,这两年来他见了太多太多不一样的Thor,却没有一个是他的哥哥。
当虚伪占据了眼瞳,他不能迷失自我,他需要一步一步的向前走去,穿过迷雾,寻找到那个真正属于自己的东西,真实的存在着的东西。
Loki从复仇者大楼的外部进去,他看到了Thor冲着他挥舞着的锤子,一如梦境里那样,充满杀意又毫不保留。他不知道到底是哪里出了错,重生回来的Thor再也没有他记忆里的那副模样,被不知名的东西支配着,变得越来越陌生。
他想到了三位圣母的话,想到了他手里握着的真实之剑,Thor在他的面前已经举不起那把锤子,当拳头冲着他的脸袭来之时剑锋同时扭转,深深地刺入了对方的身体。
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一直以来他都知道的。
不论是杀人还是欺骗,亦或是背叛和隐瞒,每一个行为每一桩事件,他为什么做为什么如此打算都是Loki在心里早就思考完整的计划,包括后果是什么,又或者他承不承担得起。
Loki是惜命的,他蔑视蝼蚁却不代表他蔑视生命,当Gram刺穿Thor的胸膛时,他没能看到血也没能感觉到粘腻的触感,只是有一股子莫名其妙的荒诞冲击着他的身心,令他产生了一瞬间的愣然。
他就站在Thor的身后,看着剑身透过的地方散发着金色的光芒,那些光令自己哥哥的身体里飘散出黑红的雾气,他将雾气收在手中的盒子里,抱着这轻飘飘的东西,Loki忽然感觉到了肩膀关节的疼痛。
这是十分沉重的重量,重到他直不起腰来,重的他快要栽进这个潘多拉宝盒里,被啃的骨头都不剩。

————
张嘴吃糖。

评论 ( 13 )
热度 ( 306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