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转载我就提刀杀了谁

禁止转载,转一个拉黑一个。
迫真·自己爽就得了·选手。
KY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对杀一双。

【锤基】畸形。[31]

鸣叫的黑鹊总是吵得他头疼,Thor发现属于Loki的宠物非常非常的粘他,对方总是会找机会落在他的肩膀上站的笔直,有时候他甚至能在这只鸟的身上看到趾高气昂的姿态。他不清楚Loki是从哪里弄来的这只鸟,只是这黑鹊确实是很通人性,Thor有的时候还会觉得它能听得懂人话。

每当周围没有人而Loki又不知道跑到哪里去的时候,他都会在自己的身边看到它,那双眼睛剔透的亮,有的时候甚至亮的让他有些心悸。

黑鹊的嘶鸣太过尖锐,以至于一度让Thor觉得这只鸟是魔法的产物,毕竟从来没有一只鸟能给他一种洞察人心的感觉。

他知道自己的弟弟在魔法上面的天赋究竟是有多强,所以几乎是不用他担心,只是些许的时间就能捡起大部分的知识,而他同时也清楚,在那个被他从法国街头带回来握住了雷神之锤而重新获得神权的Loki,也恢复成了他本来的模样。

那个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因为霜巨人的原因,而与生俱来的能够以双性现世的模样。

脑海里还记得曾经还小的时候,大概是成年了不到十年的时间里,他们还只是将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在玩上的年纪里,Loki悄悄的变成女性的模样爬上他床时候的样子。Thor是真的觉得Loki像是一条蛇,还是那种颜色好看的滑溜溜的蛇,想要吃什么的时候盘起身子能把猎物活活绞死,但是谁想抓住他都难,因为那每一片鳞片上都淬着毒。

一直以来Thor都觉得自己并不是个同性恋,特别是年轻不经事那会,在发掘自己能对弟弟硬的起来的情况下还是很害怕的,毕竟是孩子,更何况当时的情况是个正常人都得恐慌。可是他后来又发觉并非是这样,因为女孩子靠近他他还是会脸红。

但是在懵懵懂懂感情又刚在发芽的那一年,这些事情他没办法去和母亲开口,而作为当事人之一的弟弟他也没办法去说,于是一个人默默的琢磨,从他们开始蹿个儿就开始琢磨,一直琢磨到他拿到Mjolnir为止。也正当两个人成为了青年,终于不再是为了谁应该吃最后一口布丁而吹胡子瞪眼的年纪,Thor才明白,其实他并非是什么异性恋同性恋或者双性恋,他只是喜欢Loki。

喜欢到他不论对方究竟是什么性别,男或者女,他都无所谓,只要是这个人,在他眼里都没有区别。

他甚至能知晓Loki在不同性别的时候摸哪里会感到舒服,怎么亲会比较听话,甚至是因为性别转变而稍稍带有的性格不同他都知道,Loki还是弟弟的时候他会舔舐对方的耳朵,手掌放在腰窝上能让Loki心情愉悦,当人从弟弟变成妹妹,即使对方嘴上说着不喜欢,可是Thor也明白怀里的人最爱他亲吻她的双ru,要使劲一点,要用力一些,对待男性的身体要温柔,对待女性的这一具反而需要粗暴些。

两个人在一起从来没有做过任何措施,任何一个男人都希望自己的jing液能够全部灌进爱人的身体里,无一例外,他也是如此。只是当年年轻并没有对于会怀孕这种事情有什么概念,甚至Thor从来没能想到这一点,直到他的朋友跟他炫耀与姑娘们的浪漫过往的时候,他才从中得知,原来这样是真的会有孩子的。

他无比的恐慌。

Thor不明白他的恐慌来自何处,他当得知Loki或许会为他生孩子的时候脑子轰的一声就炸开了,他不是欣喜,也不是惊恐,而是一种难以言表的手足无措。

他都不知道自己的手该放到哪里,他剧烈的呼吸着,他甚至在想Loki如果真的怀孕了他们是不是就不能zuo爱了,他还在想对方大着肚子跟他睡一张床的样子,包括孩子是男是女,也包括孩子叫什么。

他想反正他们都是一个姓,男孩就起一个英雄的名字,女孩儿就起一个公主的名字。他都没有思考过这个年纪有孩子是不是整个Asgard的头一例,直到热情冷却下来,那种无言的恐慌才重新涌上心头,Thor这才想起来,那是他弟弟,那是他家人。

这不是什么会被值得期待的孩子,他们一声都会活在嘲笑与讽刺中,父亲与母亲会以他们为耻,或许大人们以后将一辈子抬不起头,而他们的孩子也会活在这种阴影里。

所有的喜悦都被一桶冰水给浇灭,他的年龄无法承担一个新的生命,他的认知不能接受这样的结局,于是他害怕,害怕成为一个父亲,也恐惧,恐惧Loki真的会生孩子。

说到底还是太年轻了。

没有经历过人世沧桑,还没能于成人的大染缸里滚上几回,还没在尸山血海里走几遭,更没看见过更广阔的天地与山河,不明白情爱其实和性别无关,更不论那真相还没戳穿,一切还是美好的模样。

不止一次看见过Loki在清晨的时候干呕,Thor是真的怕了,他语无伦次的找到对方说了自己的不安和担忧,他知道他们曾经真的中标过,这种中标他说不清是幸运还是不幸,直到Loki站起来摔门而去,直到自己的弟弟愤怒的伸出手指指向他,他才回味过来,自己说不定真的会失去些东西。

但是Thor也是明白的,他是对的,他该这么做,即使长大过后,成为雷神,成为复仇者,成为众神之王,他也从未觉得自己当初的选择是错的。

因为他和Loki谁都没办法承担起这种责任,他们当年仅仅是连qing欲都无法正确去发泄的少年,一个孩子?那是无稽之谈。

所以当他知晓了Loki重生的秘密后,在生气与愤怒之外,便是又想起了那个自己双性的弟弟或许应该换种方式来留下。他愿意被恨被误解,却不愿意对方再次走上那条与所有人背道而驰的道具。

Thor知道,Loki一直有一种自毁倾向。

他在床上用力的去插入对方,用力的将他所有的感情都宣泄在对方的身体上,用撕咬的方式来代替亲吻,有用禁锢的方式来替换甜言蜜语,他的目的非常的明确,他想要Loki留下。

即使继续欺骗他也没有关系,继续把他当做谎言下的笑话也无所谓,他会依旧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继续的跟Loki过着这种不明不白浑浑噩噩的生活,一直到他们衰老,一直到他们死亡。

自己的弟弟苦涩的如同嚼蜡般的毒药,可甜美起来却又比九界里最香醇的糖果还令人沉醉,那个铁铐是他亲手带上去的,他不后悔,真的不后悔。

因为Thor知道,Loki如果真的做好了一切准备,那么除了这种方式他根本就留不下人,他已经经历了两次对方的死亡,他经历不起第三次了,没有人可以接受深爱的人在自己面前失去呼吸超过两次。

这是残忍的,惨无人道的经历。

仙宫里的所有姑娘都盯着他身边的位置,Thor将一切都看在眼里,可是他根本无心去关注这种事情,却也无法明目张胆的说,他爱他弟弟。

被铐着脖子失去法力而无法变回来的Loki是他十分想念的模样,虽然这张好看的脸蛋没有他第一次见到的那么成熟却也意外的吸引人。Thor不可否认的是他自己确确实实是带着私心的,这个私心让他更加的喜欢他的弟弟,也更加的在床笫之间疼爱他。

可是Loki的拒绝却令人难过,虽然这确确实实的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他听到对方歇斯底里的扯着嗓子对他喊,喊他是个败类,是个禽兽,是个表面风光靓丽实则内里早就腐朽的蛀虫。他听着,这是千万年来他一直都在听的声音,也是他一直都在接受的谩骂。他说过对方,也不想拿着这么尖酸刻薄的话去对待自己的兄弟。Thor不知道他是不是流泪的,只是在两个人又因为怀孕的事情吵了架后,又再一次的毁了这个精心布置的寝宫。

“你就是这么看我的?!看我只是一个可以生育的对象是吗?!如果是这样你何不去找那些争先恐后想要爬上Asgard新王床上的女人!你为什么要找我?!”

“这跟生育有什么关系?!我只是不能再允许你离开!”

“你凭什么不允许我离开?!你有这个资格吗?!”

“我他妈是你哥哥!你说我有没有资格?!”

“好,好,又他妈是‘哥哥’!你除了这个还有别的话可以说吗?!”

“我能说的话多了去了但是你听吗?!”

“你那张嘴能说出什么好话来?”

“你为什么就不能相信我呢?!”

“因为你就是个骗子!”

他听到Loki说他是个骗子,在那一瞬间Thor就已经笑了出来,他自嘲着笑,看着对方愤怒的绿眼睛,看着那张变成女性后漂亮的小脸儿,不由自主的就笑了出来。他不知道Loki是哪里来的谦虚之心居然会有一天说别人是骗子。笑声打碎了之前争吵的气氛,他一个人低头坐在位置上,在声音弱下去之前略带痛苦的抬手捂住了脸,没能让眼里的情绪泄露出去。

自己的弟弟总是擅长于用语言来中伤他人,而往往这些东西比现实中的皮肉之苦还要痛。

每天要做的事情就是去Asgard的各种地方找到想要逃跑的Loki,上到大殿之顶下到深山老林,他没想到一个失去了法力和普通人没有任何区别的弟弟还能敢做这么危险的事情,对方为了躲避他甚至是跑进了女性浴池中待着不出来,就为了能够跑出去到他再也不知道的地方。

在Thor得知Loki还是那个Loki的时候他几乎就已经预见到了眼前会发生的事情。说句实话他对于禁锢着自己的弟弟,剥夺对方的自由没有一丁点的兴趣。可是作为一个哥哥,作为众神之王,作为一个爱慕者,他真的没有办法再去说服自己,说服自己Loki不会死,说服自己他能再面对着对方兵戎相向。

他就这么由着对方作、由着对方闹,他不去解释也不去阻拦,甚至是就这么默认着Loki保持着女性的身体,他让所有人以为这是他的新情人,事实上他也是这么抱着一颗追求的心,去对待这个把刀子捅进他胸口里还不自知的弟弟。

很久以来几乎整个仙宫的人都知道Thor喜欢黑发碧眼的女性,毕竟从他开始有第一个女性情人开始,无一例外从没变过。当夜晚他们拥抱着躺在床上时,Thor看着怀里人的脸,会想到曾经他们一起躲在被子里畅想未来的时候。

那时候他对着Loki说,他要找一个金发蓝眼的美丽姑娘,对方要善良大方,要热情开朗,当时他问Loki你喜欢什么样的,记忆里的弟弟只是睁着那双绿眼睛告诉他,他跟他一样。Thor还开玩笑说那以后我们肯定会喜欢上同一个姑娘,到时候就只能决斗了。可是Loki却没笑出来,只是沉着一张小脸问他,你会为了一个女人而打我吗?

关于他究竟有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具体是怎么回答的他已经记不得了,只是现在想起来自己肯定会回答不会,但事实上是他似乎是真的做过这样的事情。

他把脸埋在Loki柔软的胸脯里,那一瞬间他甚至就想这么憋死自己,可是未成年少女的身体发育还不足以达到这种要求,于是退而求其次的,他将那白花花的双ru亲的泛红,在柔软的双feng上留下指印,将其捏成他想要的形状,随即又在红色的乳yun上留下牙印。

有时候他会在床上听到Loki说,你怎么还没精尽人亡,这个问题Thor是真的仔细的认真的想了想,他突然莫名觉得就这么死在对方的肚皮上也不是什么接受不了的事情。他甚至还会去想,如果真的是这样死去,他的弟弟会不会惊慌的抱着他的脑袋掉那么几滴鳄鱼的眼泪,还会不会发自内心的哭上两声。

他们在床上相伴的时间太多了,多到不需要床都能抱在一起的程度,他每天都在想,每天都在盼,希望能得到一个消息,又害怕Loki会在他不知道的时候让他失去这个消息。

来自于对方的质问声传来,他们又是日复一日的争吵。Thor终于觉得他受不了这种没有理由的指责,他喊,他叫,他对着Loki吼。

“那就生下来啊!”

他瞪着眼睛看着对方,在怒火烧起来的瞬间那一种说不清的情绪也涌了上来,从肚子里发酵一直冲到了胸腔里,像是一只手捏着他的心脏,将几千年来的委曲求全都捏碎了。他好不容易把眼睛里酸涩的哭意压了下去,他不敢再说一句话,哪怕是发出一丁点声音都怕会哭出来。

说这活了几千几万年的神明因为跟自己弟弟吵架吵哭了这事儿说出去Thor自己都觉得丢人现眼,可是他早就不在乎这个了,唯一不想哭的原因大概也只是不愿意在Loki面前示弱罢了。

他爱Loki,爱自己的弟弟,爱这个给了他痛苦又让他成长的人,他觉得他们该是这个世界上最亲密最契合的一对,就算Loki不爱他也不能否定这个事实。

他不想跟任何人好,也不想跟任何女人共度一生,他甚至愿意就这么丑陋的、痛苦的、畸形的跟Loki一起互相折磨到老,折磨到他们垂垂老矣再也抬不起手,然后在诅咒彼此的过程中死去。

而且并非是Thor要逼迫自己的弟弟怀孕,他只是希望两个人之间能多一条纽带,多一个共同拥有的感情寄托,甚至是他祝福这个孩子,他会倾尽所有的爱他。

同时他也妄想着,会不会有了骨肉之后Loki会尝试着接受他,或者尝试着不再离开。

他低头望着比自己爱了半个头的弟弟,沉默着帮对方把划破的衣服重新理好,然后低下头问,怎么样你才会试着接受我。

Asgard的夜晚在童年的记忆里充斥着闪闪发亮的星光,而如今就只剩下孤零零的圆月留在天上。他顺着月光走在空无一人的宫殿里,周遭只留着他一个人行走的声音,

Thor在一个拐角处看到了Loki,他看到对方站在远处的走廊里,他们之间有好几个落地窗的距离,淡淡的血腥味传来,他移动着视线看到了被月亮照的淌在地上反光的血迹,黑色的羽毛散落在旁边,而Loki的一只手提着半只黑鹊的身体,一只手拿着他给对方戴上的镣铐。

属于女性的声音渐渐变得低沉,看就这么直观的看见了对方隐藏在黑暗中的身体曲线开始变化,等到在光亮处站立,便成为了他所熟悉的,男性的模样。

当初的那一声回答还仿佛萦绕在耳边,他听见了Loki的笑声,低沉却莫名很是尖锐,像是刺骨的刀子,从他的额头一侧深深的扎了进去。

“等什么时候我不再说谎了,我就答应给你生个孩子。”

————————

感觉除了看过《仙宫特派员》漫画的,没人知道最后Loki发生了什么……

而且我感觉我伏笔写的也不深啊居然有人跟我讲很多地方没看懂[.]

Loki最后会为自己说的话付出代价的,嘿嘿嘿嘿嘿嘿嘿,等锤儿见到Verity小姐姐Loki就可以GG了。

Loki:有人想要害朕……

Thor/Verity:为友谊干杯。

评论 ( 31 )
热度 ( 41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