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转载我就提刀杀了谁

禁止转载,转一个拉黑一个。
迫真·自己爽就得了·选手。
KY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对杀一双。

【锤基】畸形。[30]

雷神并非是无懈可击的,即使他成为了众神之王也是一样。他会难过,会感到沮丧,甚至会委屈和伤心,只不过这些情绪并非是所有人都能看见的,他不会外露出来,只有当特定人做了特定的事,他才会由一个坚强的没有弱点的雷神变成一个有七情六欲的人类。

而往往这个特定的人或者特定的事都会扣上Loki的名字,更何况Thor已经知道,自己的所谓的弱点,也不过就是对方罢了。

他养着自己重生后幼小的弟弟,几乎能倾尽所能去满足对方,他可以将自己的一切都捧过去,这并非是补偿或者施舍,这是他真心诚意的爱。可是即使重生回来的Loki,也不愿意接受这些,对方偏偏要曲解和无视他真正的心意,非常将那些美好和纯粹的东西变得形状扭曲才会安心的收下。这样才能心安理得,也只有这样他才能罢休。

他不懂Loki,他不懂为什么一定要这样才会接受,好像所有人的善意都是有目的的,他非要找到一个可以接受的理由,才会抱着一种居高临下的态度来接受他的好意。

当把人带回来的时候Thor其实是很无措的,他不知道Loki会不会接受,又或者再找些让他接受不了的借口。可是对方并没有,就像是什么都不记得,什么都不知道,重生的太彻底,彻底的记不得他是谁,更记不得邪神是什么。

得知一切的时候他大脑一片空白,Thor不知道他该怎么办,该怎么和Loki解释这一切。

他为了Loki还活着而疯狂的喜悦,喜悦到那些膨胀在内心里的狂喜将所有的阴霾都冲散了,原来沉重到割开骨肉的痛苦也尽数褪去,当他得知对方没有死去,没有从他的身边离开的时候Thor甚至没想过他的弟弟活过来会不会给这个世界再次带来新的危机,他只知道,他离不开他。

仅仅数个月的分离就让他像是被蛀空了壳的树,浑浑噩噩的生活了好些日子,Loki原来的死去带走了他所有的激情和热忱,可当重新再听见了这个名字,那些失去的东西又全部回来了,他的生命重新被照亮,即使所有人都拉扯着他的身体拒绝让他去寻回那个满肚子坏水儿的Loki,他也依旧会披荆斩棘的找到对方。

即使对方什么都不记得,也即使对方换了副模样。

他高兴,太高兴了,看着比自己矮了两个头的弟弟,他是真心的高兴,这种失而复得并非是所有人的幸运。他把人带回来,毫不介意的介绍给了所有人,即使仙宫的大家都不愿意接受,可是Thor想,他需要给Loki公平,他得告诉所有人,他的弟弟回来了。

这个Loki和原来死去的那个一点都不像,他狡黠聪明并且调皮捣蛋,但是却再也没能披上名为阴霾的外衣,他牵着对方的手,个头还没到他肩膀的孩子看起来娇小极了,他回想着Loki小时候的模样,发现即使在长相上有些差别却依稀能看出来,他们是同一人。

重回青春后的Loki那张脸嫩的能掐出水来,他试图这么干过并且还成功了,他的弟弟把他的手拍掉还嘟嘟囔囔的问他是不是有什么不为人知的恶趣味,他嗯嗯啊啊的回答着,每天都抽空来看看对方,可是时间长了Thor却觉得有些力不从心,因为他无法把Loki真的当做弟弟看。

有时候他会想,Loki如果没有忘了一切该多好,他过了这么多年,不该记不得所有的东西,即使对方还是那个作恶多端的性子,也没有任何人有权利带走他所拥有的记忆。

他想要Loki想起来所有,可是他却不知道怎么做。因为这里不仅是为了对方抱不平,还夹杂着他自己的那些私心。

我与你同在千万岁月,你怎么能忘了呢?

年轻的弟弟不知道他们曾经发生过的任何事情,那些胆战心惊的过往,那些激情澎湃的感情,那些悬在心头的死别。所有所有的经历与痛苦,还有施加在上面的嫉恨与欢愉,都随着一场死亡灰飞烟灭了。

只有他一个人记得,并且还抱着在千万年里沉淀下的爱,这太不公平了。

Thor无法制止住自己对于Loki的思念,就算对方站在他面前,他的这颗心也想念的不得了。他想要把人抱在怀里亲吻,想要将对方搂在床上亲热,他们应该赤luo着皮肤贴着皮肤,胸膛挨着胸膛,而不是这样站在一个让彼此都不尴尬的距离,嘴上叫着兄弟,心里却忐忑不安。

有时候躺在床上他回想起来他们以前那些好的回忆,毕竟大多数人在失去些什么的时候便总会去回味美好的过往,在Thor的眼中却是Loki坏,但在他心里,坏是一方面,他还是喜欢他。

严格来说,就连Loki的坏,他也喜欢。

这种明显让人知道了就完犊子了的想法他早就破罐子破摔了,Tony原来说过中庭人有句话,叫zuo爱情和咳嗽是无法掩藏的。他觉得这句话说的非常对,对到他已经蠢蠢欲动快要压制不住自己的思念,也对到他的朋友看似已经察觉到了什么。

Fandral的话还在耳边响着,他的朋友虽然不理解却也没过分的置喙,可是这种事情就已经标志着他压在心里的感情已经快要抑制不住的涌出来了,就算是泄露了哪怕一点,也会被人察觉出来。

并非是他不愿意让别人知道他的感情,或者说是他已经在乎着被人指指点点兄弟luan伦或者说同性相爱的事情。他既然都破罐子破摔了也就被必要再抱着剩下的那些碎片挣扎过活,只是Loki还小,还不记得那些他们在一起欢愉的时光,他这个兄长本来就是从天而降突然扎在生命里的一个人,千万年的光阴是他一生的陪伴,但是对于Loki,只有那么短短的十几年。

他们无话可说,因为说不出来。

他会嗅着Loki身上的味道,没成年的少年的后颈上会有一股很淡的奶味儿,混杂着熟悉的绿色植物的清香,几乎是闻那么一下都会让Thor心神不宁。他看着身材精瘦的少年会在阳光下将袖子挽到手肘处露出光滑的小臂,会看到对方一个人坐在落地窗前安安静静聚精会神的涂着黑色泛着莹绿亮光的指甲油,在等待风干的时候会伸着十根细长的手指,坐在床边上翘着腿让他喂甜点。又或者在阴暗的角落里将连衣兜帽戴在头上,整张脸都被盖在布料下面,他比对方高了太多,两个人并肩的走在路上只能低着头看见那个尖下巴从阴影里露了出来,唇红齿白的模样,看得他心绪不定。

Thor喜欢抱着对方,因为他的弟弟比他小了两圈还多,抱在怀里能抱个满怀,用自己的脸去蹭对方也不会突然被小刀扎个对穿。他喜欢这么做,可能是出自于对自己所有物的宣示权,他喜欢把自己的气息留在对方身上,悄悄地,不为人所知的,只是用这种兄弟间最平常的拥抱来满足自己那点说不出口的私心。

有时候他望着Asgard的夕阳,会觉得这样也不错。Loki什么都不记得,因为不记得所以不痛苦,因为不痛苦所以不会受伤。就算自己这点感情被辜负了也没有关系,就想当初他曾经跟Frigga说的一样,即使Loki不爱他,他也会依然爱着对方。

抱着这样的心态他压下了自己躁动的心,全心全意的打算看着他的弟弟长大,他等得起,神的一生很长,他能跟Loki互相磨合了那么多年,没道理剩下的时间里他就磨不起,他就等不起。Thor的性子很倔,倔到认准了一件事情之后就再也不会更改,即使在墙上撞得头破血流,只要人没死,就要继续把那堵墙撞破。

名为‘Loki’的这堵墙他撞了一半,撞掉了半个脑袋,他们两个谁都没落下点好,可是这堵墙不让步等着他来撞,他自己也不打算放弃,他要撞给对方看,非要一条路出来。

只是回过神来这墙却越来越高了,Thor站在墙下感到了迷茫,他的心还在为此跳动,只是说实话,即使他是神,也会感到沮丧。

莽撞的爱了这么久,是人都会累。Thor觉得幸亏他是神,他不只有百年的光阴,如果他是人,那么即使从落地出生的那一刻开始到闭眼死去的那一刻为止,他都无法撬开对方的嘴,哪怕是得到一个吻。也就只有在这种时候Thor会庆幸他是个神,他有千万年的时间可以跟Loki打拉锯战,他想要让对方相信他爱他,也想让Loki尝试着接受他的爱。

单方面追一个人说实话他根本就没经验,因为作为Asgard的大王子,曾经的他从来不明白什么叫做追求,他所有的经历和经验全部是来自于对付Loki和母亲偶尔的提点,而母亲到死都没能知道,其实他并非是想要讨弟弟的开心,他是喜欢,是爱,是想要得到眼中所望之人的回应,是想要得到Loki的那一句回复。

他说了无数次,无数次的我爱你,可是Loki从来没有回答过一句。

他的心还在跳,热情还在燃烧,但是Thor真的不晓得还能烧多久,或许就算烧干净了只剩下渣滓,那些留下来的灰烬里也饱含着爱意,但烧干了就是烧干了,再也拿不出什么东西烧的时候,便只能这样了。

Thor掰着手指头数着日子,觉得他现在还算是烧得旺,他还能继续的带着一腔热忱把自己的感情放在Loki面前任他无视和嘲讽,任他嫌弃或不屑。他们已经不是那种要么生要么死,又或者好或者坏的关系。当两个人真的在一起太久太久,久的从黏糊到矛盾,从矛盾到纷争,从纷争到习惯,从习惯到无法割舍,这其中的经历和时间不是能用人类的想象来做界限,他们已经模糊了兄弟的概念,不属于情人,也并非完全的敌人。

非常奇怪的,说是兄弟luan伦但没有血缘关系,说不是兄弟却以这种名头生活了一辈子甚至到现在都是以此定义,摸到了那条背德的线,他和Loki在战场上厮杀,在床笫间撕咬,与最大的仇敌做最亲密的事情,说爱也不爱,说不爱却疯狂的爱慕,要死是真的会下死手,但在死亡的边缘却也会癫狂的将人拉回。

他们是扭曲的异变者,是病态的原发体,是一对非要用对方的身体和灵魂当做养分才能活下去的、畸形的东西。

 

没人会知道Asgard的神王的外表下会对自己的弟弟抱着这样的心思,也没人会知道他不仅不以此为耻,还打算一直这么下去。一直把自己撞得头破血流撞到无法起身,也一直把自己燃烧殆尽烧到只剩灰烬。

他看着Loki慢慢的露出马脚,看到对方故意的欺骗或者捉弄他来达到目的,他都知道,但是不说,依旧把自己的弟弟带在身边,吃一起睡一起,并且依旧挡掉每天的进言。

可是Loki总是有办法打破他的计划,他刚刚做好的决定就这么全然崩盘。那天晚上突然冲进来的弟弟打乱了他所有的镇定,Thor没想到Loki会作这么一通只为了跟他睡一张床,本来都平静下来的心就因为对方那一句话而跳的飞快,快到马上要从他的喉咙里蹦出来,把他的五脏六腑都搅得不得安宁。

心心念念的对象又躺在了身边,每天晚上他其实都睡不好觉,每天晚上也压根睡不着觉。睁着眼睛看着Loki他都能从天黑看到天亮,光是享受这种宁静的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光都会让人不忍入睡。如同捧着一樽易碎品,走着路怕摔了,抱在怀里怕碎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只能站在原地踌躇着徘徊着,不知所措,也幸福的让人颤抖。

Thor也不是没想过这都近水楼台了怎么就不能捞一把月亮,可是他又想着,Loki不记得,不知道,不明白,而且他的身体还那么小,他不能吓着他,也无法打破目前为止营造的良好气氛。他就还这么的当着一位称职的好哥哥,打算就这么一辈子为着对方遮风挡雨,没有阴谋,没有夺权,没有战争,也没有你死我活。

可是永远都是他想的和事实不一样,Loki还是那个Loki,邪神还是那个邪神,弟弟还是那个弟弟。他还是察觉了,还是发现了,他被欺骗了。

Thor沉默着一个人坐在房间里,他想要砸东西可是那是Loki搬进来的,想要嘶吼宣泄却又怕被旁人知道后就完了。强忍着怒气自己平复着心情,Thor觉得他的胸腔都要炸开,他当初的所有痛苦和所有狂喜都仿佛是对方谎言下的一个笑话,那一瞬间,Thor又感觉他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不剩了。是被掏干了内里还要难受的一种感觉,像是把外壳都尽数敲碎,那种被欺骗的次数明明足够多,却又在本来以为习惯的时候突然发现这种事情其实压根就习惯不了。他能去接受Loki因为谎言让他身处险境,也能容忍对方用欺瞒的方式让他饱受苦难。唯独、唯独无法去相信,Loki既然能以自己的死亡为骗局,来构建一个新的谎言。

他为对方的死而痛苦,Thor还记得那天早上他抱着一个饼哭得稀里哗啦难过到快要呕吐出来的时候,那种庞然大物一样的悲伤,还有那些像是洪水猛兽袭击而来的痛楚与绝望,就好似是玩一样,对Loki来说就是午后的一句玩笑话,看不进眼里,放不到心上。

Thor很累,也很委屈,这种委屈不是中庭人经常话语里的那种情绪,而是弥漫在身体里的不可置信和意料之中,矛盾却也不矛盾。他总是觉得他是特殊的,至少是对于Loki来说,即使不是唯一的床伴,那也会是唯一的哥哥,他该享有这点特权,毕竟他们是为数不多到如今还认识的人。

可是Thor也知道,他知道Loki就是这种人,就是那种想要骗谁根本不会去思考对象的人。可有时候他又会想,是否不是因为不挑对象,而是他自己压根就不在Loki会挑的范围里。

他想了很久该怎么办,该如何是好,可是当一切都已经发生的时候Thor又觉得哪里会有什么办法,他面对Loki从来就没有办法过。于是他一如既往的当做自己不知道,一如既往的看着对方企划着什么他不知道的东西,一如既往的与其相处,跟所有人说没事的,我能处理。

只有当他看到那只飞翔的黑鹊,看到Loki召唤出揭示者的时候才突然开始心慌。他知道的,他知道他的弟弟根本不会安安心心的待在他的身边,也知道即使Loki骗过了所有人,也不会甘心就这么成为一个默默无闻的幼小神明,他会离开,他会重新回归成邪神的模样。

就像是每一次,他去追逐对方的时候,明明都仅仅差了一步,而Loki却选择了转身放手。

————————

大家好,这是明天的更新,我明天一定不更,说好了明天不更我真的不更。

我他妈不打到钻石二不更新,谢谢!

评论 ( 20 )
热度 ( 40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