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转载我就提刀杀了谁

禁止转载,转一个拉黑一个。
迫真·自己爽就得了·选手。
KY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对杀一双。

【锤基】畸形。[29]

Thor发现了一个事情,他发现Loki的身边多出了一只黑鹊,那只黑鹊从来不说话,只是默默的跟在对方的身边盘旋着。他不知道这只鸟儿是从哪里来的,也不知道为什么对方会突然想要养宠物,毕竟从小到大Loki都不曾养过东西,因为他们两个不论是谁都养不活宠物,所以自始至终都没有一只动物可以陪伴他们长大。

可是Thor却发觉这只黑鹊不一样,因为作为宠物的话它的自觉性太高了,可是作为一个动物,它又太粘着人了。因为这点奇怪之处他对于这只鸟的关注度有些高,高着高着便发觉了一些不平常的地方。

他发现Loki会对着这只鸟说话。

并非是自言自语,而是那种有目的有内容的话题,他曾经企图去听,却发现什么都听不见,这让Thor很是苦恼。他希望Loki如果有什么事或者麻烦会主动跟他说而不是跟一只鸟讲,可是这些话他不懂得如何去表达,毕竟他的弟弟就是那种宁可自己憋死也不会把柔软的内心交给别人看的那类性子。

突然觉得有些失落,Thor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有些莫名认为自己这个哥哥做的有些失败,毕竟估计除了他以外没有谁的弟弟隔三差五想要毁灭点什么,生气了拿刀子捅人,高兴了就出门骗人,受了委屈憋着不说还得他想办法善后,事后不但不感激还能蹭一鼻子灰回来。

可是就算别人说Loki千般不好万般差,在他心里那永远是他在婴儿时期就一直陪伴到现在的人,即使河流干涸、山峰倾塌,他与Loki都不会被分开。这也是为什么当初他力排众议一定要将对方从中庭的法国街头带回来的缘故,他不能离开他。

Thor明白他自己其实是很矛盾的,至少说是对待Loki是很矛盾的。从小的耳熏目染让他知道什么是善什么是恶,什么是能做的事情,什么是就算死也要拒绝的选择。包括他所代表的神明的意义,他这个身份才拥有的荣光,父亲的严厉与母亲的慈爱都让Thor觉得他应该是正义的代表。即使不能代表正义,也该明白做出什么样的选择。他从拥有Mjolnir开始就在帮助九界排除霍乱与纷争,所以当他知道Loki变坏了的时候是多么的震惊与不可置信,那一瞬间他甚至以为是有人在骗他,有人要挑拨离间,差一点杀死了那个拼着命来报信的人。

在他的心里他的弟弟是喜欢恶作剧的,人也不是很外向,就算不去做个好人也不会是个坏人。可等过了那个震惊劲儿后Thor再去思考这个事情,却又觉得这很正常。

因为他太了解Loki了,了解到心里明明清楚这是非常可能发生的事情,但是却又自我麻痹与欺骗着不会成为现实。与其说他的恐慌是因为Loki变成了他的对立面,不如说是因为当身份和立场不同之后他将举起自己的武器跟对方兵戎相见。

他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举起自己的锤子来攻击自己的弟弟,更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们会成为仇人妄图致对方于死地。这就像是一场噩梦折磨着Thor的心,可是百万年来的行为处事与观念让他无法看着Loki作恶,也无法眼睁睁的旁边对方吃下自己的恶果。

Thor告诉自己,他这么做是对的,是正确的,是应该的。他应该去制裁他的弟弟,不是经过别人,也不是自我逃避而把这个机会拱手让人,他得打败对方,然后带回来告诉他,他这样做是错的。

即使Loki不听,他也应该去裁决那些由他的兄弟造成的恶果,去当着所有人的面告诉大家,我的弟弟我制裁了,所以我要带回家去了。

这是一种公正的裁决,却也是一种不公平的私心。他用这种方式想要保住他的弟弟,而不是被中庭或者其他什么地方的人带走惩罚,他得保住Loki的命,也要保证对方不会在他不知道的地方被什么人所折磨。可是Loki永远不懂,永远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积极的与其作对,也不知道自己每一次举起Mjolnir时受伤的心。

Loki从来不明白什么叫做适可而止,所以每一次他都学会了把人带回来后用铁铐铐着,可即使这样自己的弟弟也会想方设法的逃出去,一次又一次的,让他所有的努力都做了空;也一次又一次的,他重新打起精神来,再去把人带回来。

这是他作为哥哥的职责,也是他作为Loki最亲近的人唯一能做的事情了。

他是Asgard的王,他是众神之首,是雷霆的主人,是整个仙宫的领导者,他不能让Loki成为敌人们报复阿萨神族的工具,也不愿意对方真正做出了违背真心的事情而感到后悔莫及。围城之事一次就够了,真的一次就够了,他再也不想看到Loki那张充满了痛苦与悔恨的脸,也不想再经历一次生离死别。

即使所有人为邪神的死而欢呼雀跃,可是唯独只有他一个人会痛的撕心裂肺。

有些时候Thor甚至会想,你就恨吧,你就误解吧,你就把我推开吧,你看看除了我还有谁能受得了你。但是这个想法刚刚萌芽往往就又被他跟按了下去,因为他对Loki的喜欢,对于对方的感情不是说两句气话就能压下去的,只要听到了自己弟弟的名字,他整个心都会为之颤抖。

什么时候变得呢?什么时候他突然发觉Loki对于他的吸引力已经仅仅不是‘兄弟’两个字能概括的?说实话Thor也不清楚,只是他们在日日夜夜的相濡以沫中一点一点的磨合,一点一点的融入,不知不觉中就相伴了千万年,每一个时辰都可能是感情变质的时候,每一次睁眼也可能是交出真心的那一天。

他几乎所有的事情都会和Loki分享,他的喜怒哀乐,他的点点滴滴,甚至是磕了碰了恼了怒了,等到晚上都会盖起被子来跟他的弟弟说上一番,他在Loki面前是没有任何秘密的,包括他对于父亲的抱怨,他把自己的小宝剑藏在了哪里,甚至是以后妻子的理想型,他知无不言。

可是Loki却从来都吝啬于跟他分享任何东西。任何——东西——。

他想要了解对方,可是Loki只会把他推开的远远的,一切都是他自己去摸索,去得知他想要得知的,当他跟母亲倾诉这个的时候,温柔的神后告诉他,这说明他的弟弟还没有完完全全的信任他,他应该给予对方更多的关爱。

 

“可是我已经足够爱他了,我最爱他了。比父亲还爱,跟您齐平。”

“或许Loki爱你超过父亲也超过我,甚至是超过你爱他呢?”

“如果超过您了您不会生气吗?”

“当然不会,Thor,你们是最亲密的兄弟,你们才应该是这个世界上最相爱的人。”

 

很久以前Thor就认为如果Loki不对他敞开心扉那就一定是他爱的不够,所以他更加努力的去做任何能让Loki高兴的事情,他把自己的朋友介绍给对方,把自己喜欢的东西、喜欢吃的全部都留一份放在Loki的床底下,甚至是最喜欢的那把小宝剑,他都答应Loki,等到他长大换新的,就把他的第一把剑送给他。

Thor将自己所能给予自己弟弟的所有,倾囊相赠。

除了白天要训练的时间以外他们几乎无时无刻不在一起,他想他要把自己填满Loki的所有生活中,这样对方就一定可以感受到自己的爱,他非常的确信自己爱Loki胜过弟弟爱他自己。

可是不久后他便发现,Loki根本就不喜欢这些,不喜欢他送出去的东西,不喜欢他的朋友,不喜欢他跟他讲的所有属于他的冒险故事。Thor感到很惶恐,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他去质问着Loki,到底是哪里做得不对,可是他的弟弟却只是翻着书眼都没抬一下,他说,他太烦了。

当时他就伤心了。

伤死心了。

他哭着跟Loki吵了一架,然后吱哇乱叫的跑去找到了Frigga,泣不成声的痛斥着他的弟弟没心没肺铁石心肠简直一块捂不热的石头浪费感情浪费青春还伤他的心。他哭得直打嗝还停不下来,母亲就拿着小甜饼一边拍他的后背,一边问这几天到底发生了什么。等等支支吾吾断断续续说出来后,他的母亲又开始慢慢的开导他。

 

“每个人都要有自己的空闲时间的。”

“我觉得我已经很空闲了。”

“可是Loki也需要啊,你不能在弟弟需要方便的时候也跟在后面,你要给对方一点距离。”

 

他想也是,说不定是他太黏糊了所以让Loki觉得不好意思了,于是他学会了跟自己的弟弟拉开距离,他甚至是想过,会不会等Loki发现他不跟他亲了,就会害怕的找上来,告诉他其实他是爱他的。

可是Thor却发觉自己什么都没有等到,没有弟弟泪眼汪汪的控诉,也没有更进一步的发展,反而是他跟Loki越来越远了,从某一天开始,他就再也看不到Loki了。

惊慌感充斥着心脏,他去问每一个人Loki去哪里了,是不是遇难了还是迷路了,但是他询问过的人都告诉他,Loki就在Asgard,在几个时辰前或者是几分钟前刚刚见到。他奔跑在仙宫的宫殿里,去每一个角落寻找他的弟弟,他已经好几天没有见到对方了,天知道每天强迫自己不去跟对方亲近花费了Thor多大了毅力。他在想,想Loki不见他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他非常的着急,他害怕自己的弟弟有什么意外,他急吼吼的穿越在人群中,可是所有人都不以为然。

因为所有人都知道,Asgard的小王子好得很。

过了好几天,Thor终于明白,不是他的弟弟出事了,只是对方不想见他了。

他愣在了原地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他抓着自己的头发想,到底是哪里做错了,还是说哪里出了什么问题,他想方设法的去找对方,不论是熬夜不睡觉蹲在对方的寝宫门口,还是跑到Frigga那里打算截胡,甚至是企图动用自己大王子的权利让卫兵出巡找到Loki,可是不论他用什么方式,他都见不到Loki。

他生气,他发脾气,他砸东西都无济于事,因为他的弟弟隔绝了他所有的消息和所有的话,他甚至在想,如果自己死了是不是Loki都不会知道。

一个人躺在床上睡觉的时候就格外的怀念两个人同床共枕的那些日子,半夜里Thor没少掉几滴眼泪,然后大声的冲着漆黑的夜空喊,喊Loki Odinson是个没心没肺铁石心肠的人,他才不要喜欢他呢!

可是喊完了Thor又后悔了,他怕Loki真的会听见,自己一个人抱着脑袋抓耳挠腮了好久,然后又重新站到了窗户面前,对着月亮磕磕绊绊的喊,他还是最喜欢Loki了,就算他是一块捂不热的石头也喜欢。

在不能相见的日子里Thor真的觉得他的心在煎熬,就有点像是母亲故事里那个把心掏出来交给魔鬼放到火上烤的那种感觉,不是疼,是酸,是涩,是稍微牵动一下心绪,就感觉到眼睛难受的那种煎熬。他变得易怒,变得不可理喻,变得会随时随地的发脾气,他怕他再这样下去就真的会崩溃,他想Loki,想到半夜失眠睡不着,他不知道自己的弟弟是怎么能忍受的了这么长时间不跟他讲话不跟他见面,如果是他,他肯定在第一天就缴械投降了。

 

“Loki一定是不爱我的,我知道的。”

“你是怎么知道的呢,Thor?”

“如果他爱我,怎么可能不受这种煎熬,怎么会忍得住不见我?”

“或许Loki也想见你,只不过你还没能闯关呢?虽然不太确切,但是故事中想要见到喜欢的人的王子,总是要过关斩将才能见到自己最亲爱的那一位。”

“可是如果并非是这样呢,如果对方就是不爱我呢母亲?”

“如果Loki不爱你了,你还会爱他吗?”

 

他抬起头看着Frigga,看着母亲那双慈爱的眼睛,在挣扎沉默了很久以后点下了头。

 

“会的,只要他还是Loki,我就永远爱他。”

 

在那次谈话后Thor便下定了决心要去学魔法,至少是能想办法打开Loki那扇下了法力的门,他这个跟魔法绝缘基本已经告别法术系统的神王之子破天荒了一个多月没去决斗场,而是静下心跟自己的母亲去学最基本的开门之术,而这个入门级的入门级Loki花了一个小时学会的东西,他在母亲这里收了一个月的折磨才学会,当天下午他趁着Loki不在的时候终于打开了对方寝宫的门,他刚刚站进去就差点又没哭出来。

自己的弟弟把房间里所有属于他的东西都丢了出去,一点都没剩。

他忍住了把眼泪憋了回去,然后扑到了那张原本他们两个一起入睡的大床上,把脸埋进枕头里疯狂的嗅着属于Loki的味道。

他好想好想他,想到满脑子都是对方,想到自己都委屈,可是委屈完他又觉得难过,不是难过自己被这么对待或者心意被糟蹋,而是难过他居然没能早点想到用这个法子来见弟弟。

坐在床上等待的时间简直就是煎熬,直到夜晚降临心心念念的人推门而入,他的那些思念和爱像是洪水一样倾巢而出,像是火焰一样滔天而起,他扑了上去把人按在地上,野兽一般的将自己所有的情绪都宣泄了出来,他吼着,他哭着,把这些日子里所有积攒起来的感情一股脑的都倒给了对方,他想要Loki知道他到底有多愤怒,也想让对方明白他究竟有多伤心。

作为Asgard的大王子,王位的继承人,他从未当众哭得那么撕心裂肺,哭得那么肝肠寸断,他不要面子的嘶吼着,哭到话都说不清楚只能从嗓子里挤出一声一声的呜咽,他抱着Loki不撒手,用尽了自己所有的力量将人禁锢在怀里,他贪恋着对方冰凉的体温,也回味着那清爽的气息,就算是父亲来了也不能把他们分开,不论是谁,都绝对不能分开他们。

Thor是真的觉得他所有的眼泪和难过全都给了自己的弟弟,父亲去世的时候他没哭,母亲被杀死过后他没哭,只有Loki,简简单单的一句‘烦死了’,就能让他溃不成军。

 

这是不公平的,Thor想。

他的弟弟太贪心了,从他这里得到了一切,他所有的一切,他的高兴他的喜悦他的愤怒他的悲伤,他成为了他的弱点,却又义正言辞的告诉他,他就是个骗子,他不爱他。

Thor都快把心掏出来给对方了,可是Loki依旧嗤之以鼻,因为自己的弟弟还想要更多,他觉得这些不够,他要把他掏干了才能罢休。

Thor太了解Loki了,他太了解这个兄弟了。

就算他把Asgard的王位拱手相让,就算他将Mjolnir赠与出去,Loki还是会高高的抬着他的下巴告诉他,他不需要任何怜悯与施舍。

伸手揉了揉眼睛,Thor觉得身心疲惫,千万年来他将自己所有的激情与热忱全部都塞到了Loki的手上,可是对方只会将那些东西轻飘飘的丢在地上,然后说。

 

“你烦死了。”

 

————————————————

赶在零点前二更……

明儿放我一马……我休息一天。
说实话我特别热衷于让锤哭,真的,我觉得他俩小时候肯定是锤比基哭的多[。]

评论 ( 31 )
热度 ( 47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