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转载我就提刀杀了谁

禁止转载,转一个拉黑一个。
迫真·自己爽就得了·选手。
KY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对杀一双。

【锤基】畸形。[28]

Loki和Thor冷战了起来,他哥哥天天试图跟他说话,而他则是天天试图跑出去再也不回来。可是他现在这个身体真的是很难躲藏,没有魔法的支持,再加上脖子上这个玩意配备的定位器,跑到天涯海角哥哥都能找到他。不论是爬到树上还是钻进深山老林里,亦或是躲在女性浴池中不愿意出来,Thor都能准确无误的找到他,并且他把从这些地方给刨出来。
对方不曾和任何人解释过他是谁,也没去说原来那个Loki去哪里了,现在他这副少女的模样除了Thor以外谁都没见过,所以都以为说是新王最新找的一位情人,只不过这个情人性格很不好,而且年龄很小。
Thor抱着他的时候完全可以让他坐在手臂上,宽大的袖子里藏着匕首,每一次要扎下去都会被发现,他洋洋得意的等着对方生气,等着那一道道令人震惊的雷霆砸下来把他劈个粉碎,可到头来对方只是会用这种借口脱了他的衣服凑上来亲热,将他所有打算实施的阴谋诡计全部推翻。女性的身体比男性的更适合接受男性的xing爱,因此当Loki发觉他的身体非常的愿意迎合Thor的时候,就更加的生气,他痛恨自己脖子上的这个铁铐,虽然说在以往的作恶中他得到恶果后经常佩戴,却不代表能习惯这种事情。
为男为女他都不在意,毕竟本身属于双性皆备的存在,而神在这方面也不如中庭人那般看得很重,只不过性别上的差异让很多事情都变得难办了起来,比如他的逃跑,比如他的挣扎。
他原本以为自己的哥哥仅仅是变得聪明了,变得更加懂得怎么面对权势,却没想到这人还变得更加的不要脸了。
“你要是这么饥渴去找你以前的小情人好吗?不想奉陪了!”
“我真要是去你不得把Asgard的房顶全掀了?”
“我不会!”
“得了吧Loki,你会的。”
什么冷战不存在的,每一次他都发誓再给Thor说一句话他就从窗台上跳下去,对方都能找到办法逼他开口,不论什么方式,虽然更多的交流都在床上。
Thor将那个他摔的乱七八糟的房间又重新修好了,所有的布置都跟他之前安排的一模一样,连他当天下午读的那本诗集也好端端的放在了书柜上,Loki对此嗤之以鼻,并且企图跑出去再也不跟他哥哥触碰一下,当着人的面拿着树枝画了个三米的范围,他严肃的警告对方,敢踏进三米之内他就自杀。
“你不会的。”
“我会的!”
“别了,我宁愿相信你打算趁着我抱着你睡觉的时候给我一刀,都不信你能自杀。”
他瞪着自己的眼睛看着Thor,气得牙根痒痒。而Thor总是傻笑着上来要抱他,拿着那张胡子拉碴的脸蹭他的脖子,他竭嘶底里的生过气,也疯疯癫癫的骂过人,但是对方软硬不吃就是一副你说得对我做错了的样子,每天傻笑着毫不好不耐烦的接受他的折腾。他冷眼相对也用十分尖锐的语言嘲讽着,除了最开始对方生气的对峙过以外,今后的任何时候这位神王都笑着接下了他所有的刀子,并且绝不让他在对方眼前离开超过两个小时。
这种让人不胜其烦的方式搞得Loki都没什么脾气,他气也撒了,人也骂了,刀子也捅了,但他哥哥就是乐呵呵的天天跟在他身后跟个狗皮膏样一样,怎么甩都甩不掉。他就算找到机会跑出去了也会因为脖子上的跟踪器在很短的时间内被找到,甚至找他都不用跑,用飞,甩着雷神之锤从天而降把就他给带回去,天知道距离逃跑最近的一次他都差点搭上了去中庭的特快,一条腿都跨了下去,愣是被Thor搂着腰给抱了回去。
“你是没断奶的巨婴吗?!没了我你就不活了吗?!”
“呃,正确来说是的,晚上不枕着你的胸bu我睡不着。”
听到这种回答Loki愣在原地,他反应了好一会才明白过来他的哥哥刚刚说了什么,脸上的表情一瞬间风起云涌,他崩溃的扯着对方非要给他穿上的女式nei衣冲着人嘶吼道。
“我——的——天——你这是在用语言猥xie你的弟弟吗?!你什么时候学会这个了?!我要砸开Odin的棺材告诉他他儿子居然调戏自己的弟弟!!”
“冷静点冷静点,这很正常不是吗?”
“你还笑?你还在笑?!这哪里正常了!”
“或许你该换个说法,毕竟你现在——嗯——是妹妹。”Thor说完还用宽大的手掌在他的胸前比划了一下,并且帮他把扯得乱七八糟的女式nei衣重新穿好了。
“我去你的Thor Odinson!”
自从被戳穿了真实身份后Loki就没过过一天舒心日子,因为他哥哥会时不时的坐在他的身边强迫他回忆两个人美好的过去,比如说他们在原来的Asgard的那段时光,又比如他们并肩作战,又或者是一起带着剩下的人民搭上飞船去往中庭的曾经。
他怀疑Asgard估计在明年就可以被覆灭了,毕竟他们有个不务正业天天粘着自己的弟弟手都不撒的神王,Loki甚至恶毒的想过,Odin要是知道这件事情会不会起的从棺材里跳出来把Thor掐死。可他只能想想却无法将其变为现实,因为Thor作为神王是众望所归,也因为对方绝对不可能成为昏庸的君主。
他并不喜欢Thor给他带来的女式的内衣,可是对方说他现在是个姑娘,不能跟男人一样天天穿空档,他对此嗤之以鼻,拒绝任何能勒住他胸bu的东西。然而Thor却更加的固执,对方会把他压在床上,用手拢住他的胸感受着双ru的尺寸,然后从一堆文胸中拿出一款黑绿的非要给他穿上。
挣扎的过程中基本就是rou体的碰撞,Thor低头吸他的乳,结果还是演变成了两个人在床上滚了起来。Loki内心唾弃自己的不争气,等到下一次在发生类似的事情还是毫无还手之力,他甚至郑重其事的找Thor谈过,可是对方却也郑重其事的跟他讲,这种事情应该是双方的责任。
“你还学会平摊责任了?”
“你要是不反抗绝对不会擦枪走火。”
“shit!”
他们的谈话终究是不欢而散,每天晚上两个人被迫睡在一张床上,他哥哥身上的气息非常的具有攻击性和侵略性,特别是当他们大吵之后的冷战期间,这种味道就越来越浓郁,Loki感觉他整个人都身处于对方所搭建的巢穴内,成为了一块小糕点,可能随时会被吃掉。
Thor搂着他睡从来都不撒手,半夜想要爬出去逃跑都根本不可能,明明睡得鼾声四起,他只要有意图翻身起来对方就会睁开眼睛,在黑暗中用那双蓝眼睛注视着他,那里面写满了委屈。
天知道这人委屈什么,Loki想他自己都没委屈呢,简直恶人先告状。
他们就这样迷迷糊糊的继续保持着这种奇怪的关系,Loki记得那天Thor抱着站在玻璃渣里的他,告诉他他爱他。他不相信也觉得不可能,那天自己哥哥受伤的表情看在眼里,他没觉得心疼或者揪心,只是觉得非常的畅快。
Asgard最常有的便是宴会,他穿着墨绿的长裙蹲在角落里,那动作不像是位神女能做出来的,可是他不在意,也没有心情和以前一样搞什么恶作剧,便无所谓姿势得体的问题,混在人群中喝着酒。
他看着Thor身边的女人跟不要命一样的向前凑,一眼看过去什么发色的都有,穿着各种款式的裙子,不过无一例外全都是绿色。Loki拿起小蛋糕放进嘴里咀嚼,他就这么看着他的哥哥窘迫的想方设法体面的拒绝每一位女神,然后艰难的在人群中找他。当对方的视线扫过来的时候他便转过身继续吃他的东西,丝毫不管一个单身的没有妻子的神王面临的是怎样的绝境。
当他准备端起旁边的小盘子干掉他心心念念的布丁的时候却突然被人抓住了手腕,他看了过去发现原本应该在远处继续招蜂引蝶的Thor气喘吁吁的走了过来,对方帮他拿了好几叠的布丁后强迫着把他带出了人群,并且和众人表示这场宴会可以持续一天一夜,然后就在众目睽睽之下离开了。
门后面是人们的欢呼,Thor一只手端着布丁一只手牵着他往外走,一直走到无人的长廊里的一处空闲的隔间里,对方先是一口一口的把东西喂给他吃,吃完后还问他吃饱了没,Loki搞不清这是闹什么就点了点头。然后Thor的手就顺着他的裙摆往里摸,一边摸还一边问。
“你之前和好几个人交换亲吻了吧?”
“中庭人的贴面礼,怎么了,不可以吗?”
“我还看到有人摸你腰了!”
“拜托,跳支舞的事。”
Loki仰着脸一副无所谓的表情,他着实不觉得这是什么大事,反正他们这种神就是这样,不论何时在宴会这种场合多多少少男女之间都会发生这类事情,可是Thor看起来生气极了,他把他压在台子上掀起了他的裙子,凑上来贴着他,然后咬着他的耳朵恶狠狠的说。
“你又不穿nei衣!连下面都是空的,别人发现了怎么办?!”
“除了你谁他妈掀我的裙子?!”
他想把自己的衣服盖下去,但是Thor直接撕了他的裙子,对方红着眼睛气的整个人周身的气息都变了,Loki突然有点怂,缩了缩脖子没说话,然后他哥哥就揉着他的胸咬他的脖子,一边咬还一边嚷嚷他是故意的。
哦,我是故意的。他张开双腿抱着对方毛茸茸的脑袋承接着狂风暴雨一样的chou插,那条裙子早就变成了被撕烂的破布丢在了地上,到头来每一次遇见这种事最后的处理后果都是这样,Loki对着天花板翻了个白眼,在第一百次掐着对方脖子警告不许射进去之后被第一百零一次nei射了。
他被Thor用红披风裹着带了回去,到了房间里就肆无忌惮的发脾气,他的肚子里全是自己哥哥射进来的jing水,Asgard没有避yun药也没有安全套,他这具身体再这么下去绝对会怀孕,他歇斯底里的拒绝这种事情,每一次xing爱过后他们都会爆发一次激烈的争吵,激烈到甚至能把仙宫宫殿的房顶给掀开。
可是Thor作为一个神明却一直觉得zuo爱过后不让nei射他的爱人简直就是无理取闹,但Loki觉得他哥哥这么说才简直是无理取闹。
“等等,爱人?你不是在开玩笑?”
“我记得我说过我爱你!”
“你说的多了去了!你跟Sif说过,你跟Jane说过,你甚至以前还说过‘我爱我弟弟’这种话!我已经告诉过你了我绝对不会再相信你哪怕一次!”
“该死的我觉得我已经说的很明确了我爱你!”
“你爱我你还给我带着玩意儿?!”
“你敢说你没有再次计划逃跑吗?!”
“我没有!”
“你撒谎!”
Loki瞪着眼睛不出声,Thor一看他这个样子气愤的叹了口气然后把他搂紧怀里勒着腰啃,一边啃一边批评他是个没心没肺铁石心肠无情无义的小王八蛋,批评完还觉得不够劲,把他翻过来又开始揉他的胸bu。
“我就知道不锁着你你还想跑!你要跑哪里去?嗯?是不是非得我戳穿你了才消停?跑出去遭罪完了你又要侵略,不跟我站对立面你就浑身不舒服??才死了一遍好不容易活过来你还要去送死?”
“我才没有再想死!”
“但是你想离开我!我的天啊Loki!你想离开我!你想都别想!”
说到激动的时候Thor就会加重手劲,Loki扶着对方的手臂喊着疼,圆润的双ru被捏到变形,随即他又从那红披风里被捞出来丢在了床上,在Thor压上来的时候他瞪大了眼睛觉得不可思议,完全认为这简直是在发疯。神明压根就等同于没有不应期这种东西,两条腿再次被掰开后Loki终于感觉到了崩溃,他支起上身撕扯着对方的金色长发,并把对方的脸拉到他的面前来,他们姿势不雅并且非常奇怪,几乎是用吼得,他面目狰狞又足够扭曲,要不是为了能完整的说出来一句话他绝对会咬掉他哥哥的耳朵。

“这他妈也不是你故意让我变成这副模样然后坚持高强度的xing爱过后还nei射的原因!我要是怀孕了怎么办?!”
“那就生下来!!”
Thor也冲着他用更大的音量吼出了这句话差点没把他吼傻了,他愣愣的消化着这句话,脑子里一片空白,Thor那张脸就在面前近在咫尺的地方,他呆了好久不知道还从嗓子里发出怎么样的声音。对方也不急,就等,等他表态。
他觉得好像过了快超过了一个世纪才重新找回自己的声音,嘴巴张张合合了老半天才发出一个声儿来,但是这声儿也老半天没组成一句话,反而是把Thor逗笑了。
“你哼哼唧唧说啥呢?”
“你喝傻了??”
“我现在非常清醒。”
“清醒的人说不出这种话来!我的天!你想让我给你生孩子?!你脑子没问题吗?!”
Loki企图用他几千年的词汇量来表达对方的这个话是多么的异想天开多么的白日做梦,但是无数的话到了嘴边儿上又只能用非常贫瘠的语言来说出口,这种震惊让他脑子一团糟,已经分不清是生气还是其他的什么感情,只是觉得百感交集,用词语完全描绘不出来的感觉,那是他在被虚无杀死的时候都不曾有过的复杂情绪。
他的心脏剧烈的跳动着,并且有些喘不上气来,瞪着眼睛紧紧的看着对方的眼睛,他发现从Thor的眼睛里完全看不出任何开玩笑的意思,于是他的心突然就沉下去了。
“你在做梦,起来,不可能的。”
“为什么不可能?!”
“我他妈不会为你生孩子的!我是你弟弟!”
“你以前和我说你不是的!”
“那就不是!爱怎么样怎么样!”
“他妈的你为什么不能接受我?!”
“你说为什么?!你居然还来问我?拿你那个基本没什么脑容量的脑子自己想!”
他的身体被对方紧紧的抱在了怀里,紧的让他呼吸难受,紧的让他甚至能感受到对方胸腔里的心跳。Thor的下巴搁在了他的肩窝里,Loki觉得他快要被人勒进他哥哥的身体里去了,调整呼吸都用尽了全部的力气,用力的呼吸让自己避免真的因为缺氧而昏过去,等了好久好久,他才听到了对方的声音。
自从几千年前他们脱离了少年时期后Loki再也没能听到Thor哭,那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他感觉到了对方抱着他的身体在颤抖,发出的声音也在颤抖,同一时刻他感觉到了肩膀上传来了湿润的触感。
“……我真的爱你啊,求求你再相信我一次吧。”

——————
我,力挽狂澜,甜回来了。
惊不惊喜,刺不刺激。
本来要虐到底的突然想起来我他妈要写HE……算了算了下一篇我再作死吧这一篇还是兜着点。

评论 ( 51 )
热度 ( 509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