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转载我就提刀杀了谁

禁止转载,转一个拉黑一个。
迫真·自己爽就得了·选手。
KY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对杀一双。

【锤基】畸形。[24]

在很久很久以前的日子里,Loki就在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他会那样的沉迷于谎言的魅力,宁可它们让自己远离众人,让自己和其他的人产生隔阂也从未想过要放弃。

他的童年不曾有过朋友,而Thor不一样,他总是诚实的,他拥有着自己一直不曾拥有的东西,那些善良与真诚,还有这些东西附加的名声,朋友,同伴以及追随者,这些他都不曾拥有过。

他嫉妒吗?嫉妒。他羡慕吗?羡慕。可是Loki却从来不曾想过自己会拥有其他什么东西,比如朋友,又比如同伴。因为这些角色Thor一个人就足够扮演,Thor是他的哥哥,是他的朋友,是他的玩伴同时也是他的所有。Loki知道有个词叫做宁缺毋滥,所以他一直一直都很庆幸着,庆幸Thor能成为他这么多的存在,而他,也只需要这一个。

可所有人都在说,说他太贪心,说他不知足,然后到头来Loki却发觉真正贪心的其实是Thor,他又想站在朋友那边被说义气,又想回过头来找到自己来企图说服他从而做个好哥哥。他觉得这真的是太可笑了,他无法去说Thor这么做是错的,但是几乎在童年时期没有一次,他的哥哥是主动站在他这边,而不是私下里再来找他缓和关系。

他知道对于Thor来说他并非是朋友、是玩伴,他只是弟弟,充当着一个可以顶的上这个头衔的人。他们会因为他长得跟Thor不像而不带他玩,也会因为他谎言之神的头衔而主动疏离,在还小的时候他确实为此掉过几滴猫眼泪,可过了些时候他才发觉其实他压根无需为此伤心,因为他们根本就不是一类人。

他们看不惯他的刻薄孤僻,他也看不惯他们的愚蠢莽撞,Thor处在中间作为他们几个人熟知的枷锁,而他的哥哥却从未真正的将天平放在他这边。

学习魔法的时候他主动问过Frigga,是否是因为他的哥哥觉得他不好了,当时母亲将他抱在怀里,结束拥抱后握着他的手递给了他一块小甜饼。

 

“Loki,你要知道其实人们总是会伤害自己更加亲近的那一个,因为他们会认为我跟你很好,所以即使伤了你的心你也会原谅我,可是对待其他人就不一样了,如果我让旁的什么人生气了,那就要麻烦许多了。”

 

Loki把母亲的话听在心里却并未当真,他觉得这肯定是Frigga为了安慰他才说出来的话,毕竟真要是喜欢怎么可能舍得人生气,能够在两者中做出选择那必定是会偏向于更重要的一方。Thor不曾选择过他就只有一种可能,那便是不喜欢。

不喜欢就不喜欢呗,Loki想,谁没了谁活不下去一样。

那段时间是他和Thor关系最僵的时候,不同于之后的分道扬镳,那是他们还生活在一起却没有了任何交集的过往。他将自己的寝宫房门下了魔法,每天比平时早起半个小时就为了跟哥哥岔开时间,再也不经过那些他们可能会遇见的路,就算Thor堵在他的房门口他也有办法从窗户翻进去再把门关上。

这并非是小孩子之间一时的赌气,而是Loki真的觉得这不太公平。

大概就是自己唯一有的并且只想唯一拥有的那个人,居然除了他自己之外还有许许多多的人。是那种你是我的唯一,我却只是你众多拥有者中一个的那种不平衡。Loki一直明白他自己的性子是什么样的,不讨喜还比较偏激,那种我认定的东西却没有认定我的感觉就如同被背叛,他宁可不要也不想凑合。于是他喜欢了好久好久的哥哥在他半夜翻来覆去睡不着的时间里就决定摒弃了。

他自恋自私又自大,他觉得他的感情天下第一,也觉得他的喜欢是一种恩赐,Asgard的小王子那天晚上把Thor送给他的据说被晨曦仙子亲吻过的灯丢进了最底层的储藏室里,并且打算再也不要拿出来了。虽然他只有这么一个哥哥,但是当初幼小又伤心的他觉得他的哥哥配不上他独一无二的喜欢。

他的喜欢和他的哥哥比起来,还是前者更重要些。

于是就这么僵持着,他不去跟他哥的那些朋友们抢人,也不去听Thor的那些毫无水平的甜言蜜语,母亲在教他魔法的时候会替Thor说两句好话,可是他会告诉他的妈妈,他并不想成为对方朋友的消遣,也不想成为Thor跟他朋友们友谊更进一步的桥梁。

他觉得这样挺好的,不用每天晚饭的时候等在原地千等万等才把人等来;常常说好的两个人的时间总是会加入其它奇奇怪怪的人来;不会因为那些他不喜欢的人在他哥那儿受气;更不用每天晚上和对方挤一张床还要忍受那震天响的鼾声。

那段时间是他过得最舒心的日子,而也是在那个时候Loki才发现其实他并不是如他所想的那样离不开Thor,只是他没有尝试过罢了,等他尝试了才发觉一个人是多么的舒服。

他照旧的远离一切能和Thor碰面的机会,他的魔法造诣让他逃跑起来不费吹灰之力,当Loki放下他那点嫉妒心后会感觉到无比的轻松,不用天天揪着心去担忧着他的哥哥会在他与那些朋友吵架的时候站在哪一边,也不用厌烦他理应跟对方在一起的时间里被其他人占据,他也不用总是挤出自己的空闲去迎合Thor的时间。每天都有大把的闲暇时光自己支配,他可以去后山看风景,也能自己安安静静的寻个地方看书,半夜再也不会被另外一个人的动静吵醒,他的愉悦让整个Asgard都知道那个阴郁的孤僻的小王子最近心情颇好,那些知道他的人都在猜测这个无人陪伴的小骗子是不是交到了新的朋友或者有了喜欢的姑娘。

抱着书咬着苹果的Loki将所有的话听在耳朵里,他从不去反驳也不去解释,因为他发觉或许谎言之神是真的更适合一个人,他享受孤独的滋味也愿意独自消磨着时间,交朋友会浪费他许许多多的精力跟感情,他是个十分吝啬的人,吝啬于将这些东西免费的赠与他人。

原来的Thor享受着这个待遇,可是Loki发觉他需要在Thor身上花费比旁人多好几倍的用心才可以,而这多出来的几倍功效也不一定能换到他想要的东西。

所以他才觉得,Thor才是那个更贪心,更不容易满足的人。

一开始人们发觉了小王子的变化,后来便发觉了大王子的变化。他无数次的听见旁人说Thor又惹Odin生气了,或者说是又砸了什么东西,冲着谁谁谁大吼大叫,那牛脾气越发见长,就算是Frigga出面处理都费了很大的功夫。他的哥哥越来越暴躁,有几次还在训练场上受了不轻的伤,他在一旁听着,听在耳朵里却没放在心上。

他想,Thor不一直都是这样吗,冲动易怒,毛毛躁躁。

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多久他已经记不得了,他悠哉悠哉的过着他的小日子,没事拿魔法吓唬吓唬人,闲下来就自己干点什么事情自娱自乐,有必要了就去拜访一下母亲吃两块小甜饼,他以为他就要这么一直舒坦的过日子,只不过没想到有一天他会在自己的房间里看到坐在他床上的Thor。

Thor看见他的时候那双眼睛里的情绪着实是吓到他了,像是饥饿了许久的野兽突然看到了能够饱腹的食物,Thor就如同什么怪物一样突然就扑了上来,动作之快吓得他根本没有做出相应的反应,他的哥哥直接把他扣在地上,从喉咙里发出沉重的喘息声,那声音大的简直不像是人能发出来的,温热潮湿的呼吸喷洒在他的脖子上,几乎让Loki有了一种下一秒Thor就会咬断他脖子的错觉。

他不知道对方这是在撒哪门子的疯,他听见他的哥哥重重的呼了几口气,然后按着他几乎是用吼的问他为什么不跟他见面,为什么晚上不睡一张床,为什么早晨不等他一起出门,为什么不一起吃晚饭,为什么不和他一起玩。无数个为什么就这么从Thor的嗓子里吼了出来,吼得是震天响,吼得他房间里的东西都在打颤,吼得他的耳朵嗡嗡作响。

 不仅这样,他的哥哥还问他是不是有了别的朋友,是不是有了喜欢的女孩子,是不是他哪里又惹他生气了,是不是觉得他不好了,是不是不要他了。

最后问出来的时候他听到了Thor的哭声,哭到对方说话都说不清楚,最后那几句话都含在呜咽中让人听不见到底说了些什么,他的哥哥把他按在地上,他觉得明明是他被欺负了,可是Thor却哭得像是死了老婆一样,哭得整个Asgard都听见了,也哭得仙宫头顶的苍穹上出现了厚厚的云层,伴随着Thor莫名其妙的大哭而电闪雷鸣。

这动静太大了,大到惊动了Odin和Frigga,等人到齐了他的父亲和母亲就命人把Thor从他身上拽下去,可是对方就跟一个磁石似的贴在他身上,死死的搂着他的腰,把一脸的眼泪鼻涕都抹在了他的衣服上,哭着喊着说什么他不要他了,他的弟弟不要他这个哥哥了。哇哇叫的所有人都头大,Frigga在一旁示意他说赶紧哄哄人,可是Loki那个时候一点都不想哄他哥,因为他觉得Thor简直就是恶人先告状,到底谁先不要谁的?

可是他的父亲和母亲都在看着,外面站着的一排卫兵也在看着,最终他还是把Thor从自己身上给扒下去了,对方哭到最后不停地打嗝,脸也不洗就吸着鼻子牵着他的手非要跟他睡一张床。

等折腾到后半夜所有人都走了,Thor还攥着他的头发不放,一遍一遍的跟他说,他说Loki你是我的弟弟,你得永远和我一起,你不能把我推开。他听在耳朵里嗯嗯啊啊的敷衍着,Thor却像是得到了什么肯定一样滔滔不绝的跟他讲,讲他的那些想法,讲他不应该不见他,不应该不跟他亲,这让他很伤心。

Loki躺在床上翻了个身,他面对着Thor问那你会保证你会跟我最亲吗?他的哥哥用力的点了点头,说会的,我一定会的。

后来他知道Thor为了进他的屋子强迫自己跟Frigga学了一个月的魔法,就为了能进屋见他一面,Loki想Thor既然都这么跟他道歉了,他就勉为其难的原谅他好了。那时候他们都太小了,道歉的容易,原谅的也容易,随后距离Thor答应他他们将是最亲密的兄弟之后的一个月,他的哥哥在他们约定好一起就餐的时候跟他讲,之后一个月都会去他的朋友那里住,白天不会跟他在一起,晚上也不会回来了。

Loki想,去你的Thor Odinson。

他这辈子就信了他哥的鬼话一次,从此之后Thor再跟他讲什么他都是左耳进右耳出。他觉得母亲说的很对,人总是喜欢伤害他们最亲近的人,可同时,被伤害的人也总是被他们最亲近的人所伤害。

他曾经猜想过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末日来了,他的哥哥肯定是先救那些他不认识的,再救他相知的,随后是朋友,最后才是他。他活着还好,他哥还能掉几滴眼泪说几声谢天谢地你还活着,他要是死了,他哥就得跟所有人说,说我弟弟会理解我的,因为我们是兄弟。

可是他从来不会有什么大无畏的牺牲精神,也不会有那些甘于奉献的命。他跟Thor太不一样了,他只会在乎他在乎的,只会关心他关心的,还未长大的他一直在思考,同样的情况下他们两个的选择截然不同,那么Thor到底值不值得他掏心窝肺的去对待。

他哥总说他喜欢他,总说他是最重要的最亲近的,可是Loki永远都看不出来这个‘最’体现在哪里,也永远不知道这个‘最’在Thor心里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分量。

 

“那你会怎么做呢,Loki?”

“我会带着Thor一个人逃出来。”

“那剩下的人民呢?”

“我不知道,我只想带走我哥。”

 

Frigga坐在他的身边问出了这个问题,他觉得他的回答并不够正派,可是面对母亲的时候他不想说谎。母亲没有责怪他为什么不去管Asgard的人民,她只是告诉他,或许他跟Thor背负的东西不一样,所以想到的看到的也就不一样。

他说他不关心这些,他只是知道Thor嘴上说的和平日里做的不一样,母亲问他哪里不一样,他说他看不见Thor口中的那些‘最’,也感受不到他哥是真的发自内心的在乎他,就像是他们之间的联系仅仅是由于‘兄弟’两个字,而非其他什么东西。

Frigga问他,即使你们亲密到十指相扣身心交融?

他答,即使我们亲密到十指相扣身心交融。

 

Loki一直以来都知道,他的哥哥对于他来讲到底是一种什么定位,他早慧早熟,并且理智冷静,他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但是这些感情他自己对自己很坦诚却几乎不会对任何人去开口。这是性格使然,也是环境造就。

他能感觉得到Thor对他是有一种油然而生的优越感,这种优越感并非是对方故意表现出来的,这些他都明白。可是明白事一回事,接受又是一回事,特别是当他在今后的日子里得知有那么一个女人得到了他哥哥所有的欢喜与激情的时候,他才是那么的难以接受。

大概就是所谓的你说好的最喜欢,到最后全给了另外一个人。

可是当一切尘埃落定了,他却又想,爱怎么着怎么着吧,反正都这样了,哥哥不是哥哥,父母不是父母,家不是家,他跟Thor最后那点关联也是假的,或许就是因为并非是真的血脉相连才会让对方对待他就像是一个责任,而非真实的发自内心的意愿。

当初通过冰霜之匣发觉自己的身份后去质问Odin的时候是他唯一一次正面的毫无保留的流露出他对Thor的爱,也正是那次对话让他真正的明白究竟怎样的东西才算做是谎言。

 

谎言之所以能打动人心,是因为它们能够构建一个虚假却让人心满意足的框架,它们能将那些不愿意直视的东西覆盖,不会被所逃避的真相影响,也正因为如此,人生处处有谎言。

也同时意味着,人们对于谎言有着天生的无法去拒绝的病态的爱。

一边斥责着谎言的虚伪,一边又憧憬着谎言的垂怜。他好像无时无刻都在说谎,又无时无刻不在用这种另一方面的真实去对待他的人生。

Loki一直都认为他是享乐派的人,因此在看开过后便随着自己的心意走,要复仇就复仇,要夺权就夺权,要破坏就破坏,要放弃就放弃。他哥愿意怎么样就怎么样,他玩他的他乐他的,没谁离了谁活不了,也没谁分了谁睡不着。Asgard的邪神与小王子从来不是为了这些而矫情到要死不活的人,他的感情从来就不纯粹,qing爱里带着阴谋诡计与滔天野心,真诚中又充斥着谎言与虚伪,他计划自己的死,又安排自己的活,他揣测着Thor的情感,要将他惦记了千万年的东西握在手心里,这样才能真正的满足。

在很久很久以前的过去,他跟Thor要踮起脚才能爬上床的日子里他从来没能想过要拥有这么多的东西,可能到现在,他活了死死了活,他从地狱的尽头爬了回来,他躲开了自己哥哥的杀意,用一道谎言为根基,重现世间后,这颗心,再也填不满了。

不论他是苍老到枯槁的老人,还是青涩的稚嫩的少年。

————————

我,路隆平,夸我好吧????

我每一章差不多5000打底肝都快没了………………

顺便姑娘们我这估计才写了一半多吧就问我要不要出本我很受宠若惊……你们别急至少等我写完………………我到时候看看有多少人想要再说。

你们太热情了我都不好意思了……

顺便,不是Loki没了Thor活不下去,是Thor没了Loki活不下去,两个人都看不清。

评论 ( 37 )
热度 ( 597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