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转载我就提刀杀了谁

禁止转载,转一个拉黑一个。
迫真·自己爽就得了·选手。
KY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对杀一双。

【锤基】畸形。[23]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Thor刚刚睁开眼睛就看到Loki手里抓着他的头发在编辫子,对方的脖子上全是他昨天晚上啃出来的痕迹,他伸手一捞就把人捞进了怀里,强迫着自己的弟弟再陪着自己睡一个回笼觉。

自从那天后谁也没再提那件事情,只不过Loki也不再想着跑到外面睡,每天晚上他都搂着弟弟的腰,两个人抱着满怀睡过去。

他知道Loki什么都明白只是不说,他也藏着自己那点小心思不去点破,两个人非常有默契的相处,在外人面前还是关系很好的兄弟,回到房间里关了门就抱在一起互相亲吻。

Loki好像无师自通就知道怎么样能让他十分兴奋,这具卡在成熟边缘的身体接受起他来毫无阻碍,对方喜欢仰起头伸出舌头舔他的嘴唇,而Thor只要稍稍低下头就能把自己的气息全部渡过去。他们又回到了Asgard还存在的、他们还年轻的时候,只要找到空隙就会迫不及待的黏在一起,过去他与Loki都是王子,而如今他已经是王。

身为王的Thor压下了所有反对的声音,任凭Loki重装他的寝宫,和他分享同一张床,即使他明白在枕头下面藏着一把锋利的匕首也没有任何改变主意的倾向。

他跟以前一样只用了几天就摸清了Loki那身麻烦的衣服还怎么脱,站在对方的背后用披风把人裹起来,背对着都能用手盲解那些麻烦至极的暗扣和拉链。

他的弟弟喜欢叫他名字,只有在床上的时候才固执的叫哥哥,一声一声的,就像是故意用这种称呼来刺激他心底暗藏着的背德欲,他会按着对方的脖子去咬,或者掐着腰去舔,他喜欢躺在床上看着Loki用那一款修身的衣服包裹着被他亲吻的青青紫紫的身体,一直将暗扣扣到脖子最上面,把他留在上面的吻痕盖在布料下,但只要他伸出手指稍稍拉低对方的领子就能看到昨天晚上他们两个疯狂后的痕迹。

Thor摸不清Loki到底是怎么想的,对方既不否认他们兄弟的关系,又从来不拒绝跟他亲近,他们虽然都是不知道几千几万岁的神明,可重头来过的Loki确确实实也只有十六七岁,用根本没有成熟的身体主动的迎接不属于他年龄承受力的性爱。他们现在做着不是兄弟能做的事情,却依旧保持着这种关系,Thor感觉到很烦躁,可是他无法去责怪Loki,因为在他的眼里是他在他们本来能驻足眼前不再过线的时候主动把人拉下水的。

渐渐的他发现Loki也在改变,变的更像曾经那个Loki,变的看书能看一天,变的言辞犀利态度嘲讽,变的更加的不合群,喜欢开着别人玩笑。不止一个人来找到他,跟他说Loki正在越来越像那个无恶不作的邪神,跟他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跟他说赶紧趁着还没酿成悲剧先下手为强。

他听在耳朵里嗯嗯啊啊的回复着,但是却从来没放在心上过。毕竟他想Loki再坏能坏到哪里去呢,他再坏也不过是死之前的那副模样吧。对方那样他都能接受没道理现在这种小打小闹他接受不了。

说实话是真的有些造化弄人了,在曾经他和Loki只有八岁那么大的时候他们曾经躺在一张床上互相想象着彼此以后的另一半,他说他要找个金发蓝眼睛的姑娘,要善良可爱,要为人随和,最好是能天天跟他说,她喜欢他的人。可如今看来Loki不论从哪一个方面去对比都跟他八岁时候的理想大相径庭,差别巨大。

他们的理想不同,三观不同,对待事情的看法不同,甚至是对于生与死的态度都不同,Thor跟Loki两个人互相拉扯了不知道多少年才找到了一个能给彼此喘息空间的平衡点,等他平衡下来了却发觉,其实Loki要的东西并不多。

Loki坏吗?他坏,坏死了,草菅人命、恶贯满盈,犯下的错误足够让他被Asgard的审判处以极刑,可是Thor却从来没有这么想过,当年他把对方从中庭带回来交给Odin的时候,也是知道父亲不会要了他的命,最多是关在监狱里。他那个时候还没能真正明白Loki的想法,从小到大被灌输的正义的行为作风无法让他真的撒手不管,他是看着Loki被戴上镣铐推了下去,也是亲自看着对方在笼子里撤去了魔法露出本来面目的人。

Thor曾经也是挣扎过的,他的弟弟变坏了他该怎么办,他是Asgard的雷神与正义者,他的责任就是铲除那些威胁自己家园的人,可每一次他都能对着敌人们痛下杀手,却也每一次都会放Loki一条生路。几曾何时他也怀疑过自己是否不合适这样一个位置,怀疑过他自己是不是根本就没有资格成为仙宫的守卫者,可是他无法接受有人顶替了他的位置后去下界捕杀他的弟弟,他宁愿自己在这里纠结犯愁,被内心的善意所谴责,也不想那个离开了他的兄弟受到来自他人的威胁。

可是Loki从来不曾理解他。

有时候Thor是真的会有杀意,关于他那个无恶不作的弟弟。他并非不会恼怒不会生气,只是当对象是Loki的时候他总是无可奈何。

周围人的意见从理智上说是对的,但是Thor知道他不会听从,这种持续存在的烦躁感一直弥漫在他的脑海中,Asgard的余晖从天窗里打了进来,他抬起头看过去,看见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便一直跟在Loki身边的那一只黑鹊,那鸟站在栏杆上一声不吭的盯着他,一双眼睛亮的比光滑的石头还要剔透,一瞬间让Thor想到了Loki。

开门声响起的时候黑鹊张开翅膀飞走了,他回过头看见了Loki向他走了过来,手里提着一盏油灯,里面是飞舞着的萤火虫。他的弟弟走了进来,手指敲打着他面前的实木桌子,指节和木头相撞发出的声音异常的清脆,然后翻身坐在了桌子上,两条腿踩在他的膝盖上,随后将灯放在一边,告诉他,他无聊了。

Thor随即放下了手上要做的事情,Loki的想法谁也猜不透,可能上一秒想要看书,下一秒就想要作恶,而且不分时间不分地点,兴致来了谁也挡不住,比如现在,他看了看门外面倒在地上躺的横七竖八的侍卫,叹了口气看着对方。

“怎么了Loki?”

他发现自己的弟弟脸上是一种让人捉摸不透的神情,身上带着被吸食过生命里的死气的味道,那张年轻的脸看上去也忽然苍老了不少,他下意识的眨了眨眼睛,一闪而过的灯光将这一景象全然打碎,再看过去的时候就什么都没有了,一切都正常的不得了,仿佛刚刚出现的东西只是他的一个幻觉。

他觉得自己看错了,可是有觉得自己并没有看错。他伸出手抚摸着Loki的脸,他觉得他摸到了那光滑的皮肤,可是他又觉得自己什么都没有摸到。

Loki坐在他面前的桌子上对着他笑,这让Thor想起了他们小时候。他们两个还小的日子里总是会有很多很多的回忆,没有王位的纷争,没有战争的阴影,他们会为了几个糖果而争吵,却也会因为不敢一个人睡觉而和好。

在他对着松果与玩具刀剑感兴趣的时候Loki早就开始读书了,似乎从很久很久以前开始,他的弟弟就要比他更为懂事,或者说更为早熟。能在五岁的时候背诵Asgard的刑罚教义,能在他还未故事里的大英雄献出心脏而痛哭流涕的时候嘲讽他幼稚,还能在十岁那年学会穿搭和用餐礼仪,从小Thor就觉得Loki比他活得更像是一个王子。

至少是聪明的,早慧的,能讨父母欢心的王子。

他们在年幼的时候会一起去后山打猎,天晚了会趴在草丛里等那些只有夜晚才会出没的萤火虫飞出来,他原来和Loki说过这种昆虫的颜色非常的好看,他的弟弟则是回过头来问他,是因为他们的颜色和你的发色一样吗?

Thor当初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只记得最开始他站在母亲寝宫的门口偷偷的往里瞧,他瞧Loki挺直着腰板伸出双手,那些从对方指尖散发出来的光辉都是这样好看的颜色。他送过自己弟弟一盏灯,那盏灯被晨曦仙子亲吻过,里面的灯光并非是一般的烛火,而是那些昆虫在黎明时分散发出来的最微弱的亮。

 

“你很喜欢他们吗?”

“喜欢啊,你不喜欢吗?”

“不喜欢啊。”

“为什么呢?”

“我不喜欢任何你喜欢的东西。”

 

Loki打开了那盏灯,里面的萤火虫飞了出来照亮了整个房间,他看着这些虫子飞在天上最后因为燃尽了自己的生命最终死亡,也看着Loki那双绿眼睛被金黄的光亮所渲染,然后被这死亡的过程所取悦。对方将落在桌面上的昆虫捏在指尖,然后拿在手上把玩着,他不知道这是玩得哪一出戏,等到他听见外面传来了其他人的脚步声,Loki才伸出手把他看向门口的头掰了过来,捧着他的脸问。

 

“你会一直站在我这边吗?”

 

他的回答嚼在嘴里,还没等说出来便看着Sif气冲冲的走出来,身后是Fandral、Volstagg和Hogun。他看到Sif的一头金发被削光,这位英姿飒爽的女战士此时此刻提着剑再没有平时的风采,而是被愤怒支配直接不顾身后同伴的阻拦冲进来要越过Thor将剑刺向Loki。

他抬手化解了这番攻击,身后的Loki不慌不忙的坐在桌子上撑着脸看戏,其余的人七嘴八舌的想要拦着冲动的Sif,可是这位平时十分优雅善战的女性却冲着Loki骂道——

 

“——你这个怪物、叛徒、杀人犯。”

“——你这个导致Asgard坠落的罪魁祸首。”

 

“够了!”他听见了自己的怒吼,像是雷霆一样砸在耳边,他看着Sif的眼泪和那消失的头发,再看着浑身是汗的他的三位朋友,而他面前的这些人全都用一双眼睛看着他身后坐着的毫无悔意的Loki。

根本不用解释Thor就能猜到发生了什么,他想要回过头去质问他的弟弟为什么要这么做,可是对方之前询问他的那句话还历历在目。也就是这么轻飘飘的一句话,让他什么都说不出来,也什么都不知道如何去说了。

Fandral优先走了出来对他行了一个礼,用十分官腔的语气阐明的事情的经过,他的勇士们要求他给一个答复,至少是要公平的明确的一个答复。

平心而论如果放在以前Sif将Loki按在地上揍他估计都不会帮一下忙,因为曾经的他总是更偏向于自己的朋友,而当他的身体长成20多岁的状态时更是如此。可眼下心境变了情况变了经历变了,Thor站在原地没有出声,他的朋友们则是叫着他的名字、叫他王,问他为什么要包庇一个有前科的罪人。

Sif跟他讲,她并不需要他将Loki给予多大的惩罚,她只要求把人带出去揍一顿泄愤,她不要求什么,只要这个公平的说得过去的请求。

Thor在犹豫着怎么开口,Loki却先从桌面上跳了下来,然后伸手将那盏灯推到地上打碎了,一瞬间巨大的碎裂声响起盖过了所有争执的声音,在场的人的目光都打向他,顿时鸦雀无声。他看着Loki笑了出来,然后走到他的身后扯着他的披风,Thor不知道对方要干什么,就瞅见自己的弟弟对着他勾了勾手指头,随即他鬼使神差的低下了头,他以为Loki是有什么事情跟他说,结果Loki伸出胳膊搂住了他的脖子,当着他四个朋友的面亲吻了他。

寂静成为了整个耳边唯一的声音,他睁开眼看到了Loki近在咫尺的脸,也同时看到了对方笑得眯起来像是蛇一样的瞳孔。他们大概亲了有十秒,不过只是保持着唇碰着唇的动作并没有更深入些什么,末了结束这个吻的时候Loki还专门伸出舌头舔了他的嘴角,Thor想,他的朋友们一定都看见了。

Sif站在原地愣住的表情让Loki笑出声来,他看见他的弟弟上前一步走到了Sif的面前,双手背在后面抬着头微笑着问对方看够了吗,他已经分不清是谁的声音了,有人问这是怎么回事,他刚想张口解释这个吻却没想到Loki先出了声。

 

“就是一个很普通的兄弟之间的问候,怎么,你们没有亲吻过你们的家人吗?”       

 

Thor听着Loki的回答心里突然觉得很不对味,他们的关系虽然一直是秘密的且不见光的存在,害怕着被人发现也恐惧着被人察觉,生怕人们的指指点点的闲言碎语来打破它们之间的平衡。Loki的回答没什么错,可Thor在对方揪着他的领子亲上来的时候心里却涌起了一阵狂喜,这是再也不用掩盖秘密的解脱,也是不用偷偷摸摸的机会。那个瞬间他曾想,就这样吧,和所有人说他和他弟弟就是这样不伦的关系,然而Loki的一番话却直接将他的热情全浇灭了,比寒冷的冰水还要让他感到身心疲惫。

他听见了Sif的怒吼,也听见了其他人不可置信的疑问,Loki还是那样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再也没人去问那头发怎么样了,只是将全部的注意力打在了刚刚发生的那件事上。       

 

“可是你怎么能——”

“我怎么就不能了?”Loki抬高了嗓音打断了这一声质问,对方又用着他熟悉的那种语调和口吻,熟悉到他刚听到开头就明白接下来一定是让人无法反驳的、也是无法接受的嘲讽与讥笑。

“我是Thor的弟弟,我和他在襁褓中就在一起,从小睡一张床拥有同样的父母,我知晓他的一切包括无比私密的事情,他的敌人他的业障他的心魔都是我,我为什么不能亲他?难道说你觉得你这种只能站在他身后看着却一辈子不曾把心思表达出来的懦夫才有资格与他做这种亲密的事情吗?还是说嫉妒让你愤怒,你认为像我这种满口谎话、从不真心的骗子得到了你梦寐以求的东西所以无法接受了吗?”

“你不要胡说八道!”

“我有没有胡说八道你自己不清楚吗,顺便你们都是这么想的吧?”Loki伸出手指打着圈的指向了他面前的人,然后收回手摸着下巴,那双眼睛里是戏谑跟自嘲,绿色的眼眸在幸灾乐祸中显得更加的明亮,黑鹊扇动翅膀的声音近在咫尺,他看见了Loki逐渐收缩拉长的瞳孔,那是一双比蛇的眼睛还要犀利的目光。

 

“这可是我这个谎言之神难得的真心话呢。”

 

Thor没再听进去什么,他只是想到了曾经他与Loki两个人在小时候的一段对话,那是沉寂在记忆深处很深很深的东西,埋了不知道多少年,差一点让他都回想不起来的深度。那时候他牵着Loki的手走在漆黑的山林里,漫天都是即将在黎明死去的萤火虫,这些虫子们在最后的几个时辰里燃烧着自己最后的生命力,散发出了能比肩晨曦的光芒。

 

“你为什么不喜欢我喜欢的东西啊?”

“因为你喜欢的东西我觉得不好。”

“可是我觉得我最喜欢的是你,你也会觉得自己不好吗?”

“你这是在开我的玩笑吗?”

“那如果我不喜欢你了,你岂不是成为了最好的那一个。”

“不,如果你这么做了,我会把你剃成秃子。”

“你又骗人了。”

“这可不是谎话,这可是我难得的真话。”

 

——————

什么缓一天不存在的……叫我路隆平好吧?

Loki很皮,虽然时间线走了漫画但是人物性格还是掺杂着MCU电影。

顺便漫画里Loki是真的剃秃过Sif 的头发,只不过Thor知道后一拳把人揍到地上去了。

而Loki剃秃人家的原因简而言之大概是【她和Thor拥有一样的金发,而且她喜欢Thor】

评论 ( 16 )
热度 ( 447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