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转载我就提刀杀了谁

禁止转载,转一个拉黑一个。
迫真·自己爽就得了·选手。
KY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对杀一双。

【锤基】畸形。[21]

记忆里自从那次他们不欢而散之后Thor就再也没看见过Loki变成女人的模样了,倒不是说他更喜欢女人样子的Loki,但确确实实觉得有些奇怪,他有些时候看到那群黑发碧眼的神女会不由自主的想起Loki变性后的面孔,他会不由自主的对比起来,然后会发现,谁都没有Loki好。

Loki的xiong]]部简直是按着他手掌的大小长的,他一只手就能捏满一整边的ru[[房,而且最近好像被他揉的变得更大了一些,屁股也要更挺翘,腰细的很,随便一抱就是满怀。何况那张脸也漂亮的不得了,阴郁的、深邃的、沉重的,却又不乏优雅和骄傲。虽然会很不敬,但是Thor是真的觉得那些神女们都没Loki好看,无论什么方面。

他曾经去问过Loki,问对方为什么突然之间再也不变成女人了,对方用眼角的余光瞥了他一下,随后低下头去看那些奇奇怪怪的诗集,然后漫不经心的开口。

“你喜欢女人就去找女人,不用找我凑合。”

“没有!和你在一起怎么是凑合呢?”

“那你问这个干什么,难道说你终于发觉自己不应该和自己的弟弟、和自己同样性别的人在床上zuo[[[[[爱,反而应该循规蹈矩的做个正常人去和女人睡觉?”

“当然不是,只是有些好奇,你别这么说。”

Loki看了他一眼然后从喉咙里发出了非常奇怪的声音,像是在讥讽他却又好像是在自嘲,他们经常这个样子,好像是他哪句话没说好了原本还算是平和温馨的气氛就突然改变,变得剑拔弩张,变得一触即发。

他不知道自己哪里又惹Loki生气了,因为对方总是气的莫名其妙,他想要去弄明白这是为什么,如果是他的过错他会去道歉,可Loki永远都是抿着嘴挑着眉,讽刺他虚情假意,认为他没有真心。

Thor明白他不是这样的,但是他不知道怎么去说,怎么跟Loki讲,不是的,我不是虚情假意,我不是没有真心,我是真的喜欢你。

不论你什么样子我都喜欢你。

他曾经试图说过,可是Loki永远都在反驳他,永远都跟他说你不要说这些话,听起来太假了。Thor不知道如何让自己听起来不那么假,因为不论他用什么词汇去表达他的想法,也永远越不过Loki去。


“为了以防万一,这不是你希望的吗?”

他看见Loki起身走了,根本不留给他说话的余地,他站在后面一声一声的喊着对方的名字,他追过去想要抓住对方的手,可是Loki跑得很快,快到他都追不上,然后他们追逐着一直到了拐角的地方,Thor看见了Loki的身影在夕阳中消失了。

对方总是这样,用魔法伪造一个自己,等到想要脱身的时候他总是抓不住,而他的魔法造诣简直烂到一定程度,烂到他的母亲都直摇头。甚至他无法分辨什么时候的Loki是真的,什么时候是假的,直到后来他们分道扬镳后他才想起来见到人了要用石子丢两下来分辨。


他从梦中醒来,睁开眼看到绿幽幽的床帘过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这是Loki布置的新家具,他躺在床上下意识的往旁边摸去,发现没摸到一具热乎乎的身体,摸到的只有冷冰冰的床铺,几乎是下一秒Thor就从床上坐了起来,他掀开被子发现确实只有他一个人,他走下床在屋子里来回的看,他叫着Loki的名字然而却没有人回答他,醉宿后产生的迷蒙感就这样褪去,Thor抬头看了看天窗外面的天色,发现还没亮,于是就随便披了件衣服走出了房门。

他手里拿了一根蜡烛,微弱的火光照亮了黑暗中的路,他顺着走廊一直走,走两步就喊几声Loki的名字,声音喊的不大,但是在寂静的夜晚却能传的很远,Thor满脑子都是Loki去哪儿了,他找遍了整个寝宫都没有发现一个人影,他突然恐慌了起来。

恐慌这一切都是如梦泡影,恐慌所有的现实都是他的臆想,他孤独的一个人举着一根快要燃灭的蜡烛站在空无一人的大殿里,一个人也没有,甚至窥不得天光,那些因为失而复得的欣喜若狂都是虚假的幻想,那些重归于好的欢喜与愉悦都是不曾真正拥有的东西。这一刻巨大的悲怆袭击了他,Thor的整个思绪都是Loki,他得去找他,他得知道他还在这里。

Thor手上的蜡烛因为他跑的太快而被风吹灭了,巍峨的仙宫里此时此刻一个人影都没有,他跑遍了所有他能想象到的Loki会在的地方,可是无论哪里都找不到人。他的心突然被巨大的孤独和荒芜所掏空,他看着空旷且黑暗的大厅笑出了声,笑的很是压抑,压在嗓子里一点一点的挤出来,然后坐在楼梯上面把脸埋在手掌里。

他不知道自己哭没哭,但是好似只有这种动作才能让他好受一点。他睡不着了也不想睡了,他只是觉得这些年来好像做了那么多事情都于事无补,他还是觉得不对,觉得不够,觉得白费周折。

他不想要王位,不想要这个金碧辉煌但是他压根就不想拥有的仙宫。他记得他跟Odin说过,他不要当王,他要去中庭跟Jane一起。他那个时候不知道王位上的Odin就是Loki,他以为Loki死了,他难受得不得了,他什么都不想,只想要离开。

那一年他以为他是真的喜欢Jane,真的爱Jane,他以为他和Loki已经远离了当初那段病态的、畸形的关系,他们都能毫无芥蒂的睡其他的女人,能够毫无排斥的接受对方有了新的情人,他以为他们已经从这段不伦不类的关系里毕业了,不管是他还是Loki,人总是要看清现实,总是要成长。

亲吻别人或者亲吻Jane的时候似乎没有什么不同,激情有,qing[[[欲有,也总归是感觉味道不那么对,总归是少了些什么。那段时间他和Jane在一起确确实实的是感觉到了快乐,没有那么小心翼翼,也不需要他去想方设法的哄对方开心,不用生怕哪一句话说错了就会产生争执,这简直算的上是最好的、最棒的感情经历。

可这终究不对,他说不清是哪里不对可就是不对,不该是这样的,他和Jane这样并不合适。

可在他的想象中与另一半的相处模式就该是如此,即使没有非常的愉快那也应跟父亲与母亲那样相敬如宾,但当Thor真正的拥有了他心目中的感情的时候才明白,其实不是的,或者说并非是他以为的那种,才是他想要的。

他最终与Jane分了手,然后回到了Asgard做他应该做的事情。有时候Thor会想他到底想要什么呢,Jane那么好他不要,Sif也不错他还是不要,半夜躺在床上的时候他把头埋在枕头里思来想去才察觉到,他其实满脑子都是Loki,满脑子都是他的弟弟。

可是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并不是总愉快的,特别是他,总是要格外的小心谨慎,说什么做什么都害怕会惹Loki生气,他不愿意跟任何人分享他对Loki的感情,两个人si[[[[密着像是在偷情,一丝一毫的情感都不能说出口,不仅如此还要受到良心的谴责世俗的指控,Thor不知道为什么这么一段关系最终会让它压过了一切,压过了他努力了那么久的Jane,童年陪伴了几百年的Sif,甚至是那些漂亮的把他当做太阳的神女们,偏偏会是Loki。

他们争执他们吵架,他们彼此仇恨又彼此无法分割,这样的相处模式真的太折磨人了,在一起的时候觉得无法忍受,他受够了Loki变幻莫测的性子和捉摸不定的作风,也受够了对方莫名其妙的针对和不留余地的嘲讽,对方会打扰他的约会并睡了他的情人,Loki会把一切都搞糟,然后撒手而去把烂摊子全都留给他。

没有任何一对兄弟是这样的,也没有任何一对爱人是这样的,所以他在这之前从来没有觉得Loki爱过他,正如他知道对方也不曾真正的明白自己爱他。

他们的关系谁也说不清,是兄弟却也不是兄弟,是爱人但并非爱人,是敌人有时便不是敌人,他们亲吻他们拥抱他们zuo[[[[爱,可他们也对峙他们相杀他们仇恨彼此,他们想要对方死,也想要对方活。

Thor觉得这太奇怪了,奇怪到病态,奇怪到连他自己平心而论都觉得可笑至极。Loki活着的时候他想要离开,离开让他无法呼吸的、沉重的这段关系,他们如果是兄弟就得好好地维持着这个界限,可他们如果是爱人就不该互相的折磨彼此。但真等当初Loki死在他面前的时候那一瞬间身体被一阵酸痛袭击,像是痉挛chou[[[搐着他的心脏,他把人抱在怀里许多话都想说可是说不出来,他语无伦次的讲他会告诉父亲一切的,可当对方变灰着脸告诉他他做的这一切并非是为了父亲的时候Thor感觉到了一阵荒谬。

他的弟弟死在他的怀里,他感觉到了痛苦,却也感觉到了解脱。这是说不清的一种感情,他痛苦但不代表他悲伤,他解脱却不代表他欢愉。至始至终Thor都理不清着究竟是一种怎样的情绪,他将Loki的名字纹在手臂上,将对方的头发系在辫子里,之后许久都没有一种Loki死了的感觉,他依旧过着他的日子,和Jane一起生活,和复仇者们一起谈笑。只是某天突然走在路上,他穿着格子衬衫手里拿着卷饼,一个人吹着从曼哈顿的另一头掠过的风的时候,就被突如其来的悲怆给击倒了。

他感觉到了真实的悲伤。

那天天气很好,天很蓝,云很厚,街边都是刚出摊的早餐推车,他嘴里嚼着没咽下去的生菜卷饼,捂着嘴走到了一处街交口,然后找了个楼梯坐了下去,一个人把头埋在结实的小臂里无声的哭,他就是突然意识到Loki死了,死在了他的怀里,死在了他看起来勇敢但是实则漏洞百出的计划里。他一想到他弟弟没了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就坐在肮脏的楼梯上哭,一直哭一直哭,哭得眼泪鼻涕混在一起,哭得他的泪腺止不住的分泌着液体。没人知道这个像是死了老婆的高大男人就是那个叱咤风云的英雄人物雷神Thor,也没人知道他哭得对象是那个令人闻风丧胆的大坏蛋邪神Loki。他觉得他快要把自己哭瘫了,这几千年来在Loki那里受的气、栽的跟头、讨的委屈好似商量好了一样在这一刻全部爆发了,他手里的饼哭到凉也没再吃一口,他的手臂和袖子上全是泪渍,他哭到打嗝也没能让自己停下来,因为只有那一刻他才真正的懂了,他的弟弟是会离开他的。

他们早就不是过去那种‘你去哪,我也去哪’的关系了,也不是那种‘你不能和别人睡,你只能和我睡’的关系,几曾何时他认为即使父亲老去母亲逝去,他的弟弟也会跟着他一起到天荒地老,就算他俩相处不好或者站在不同的立场,那也得活在一起死在一起。

从Loki在他怀里闭上眼睛到他跟Odin说要下界与Jane在一起,直到如今不知道过了多少个月,在经历了没有Loki的恶作剧,没有对方时不时的嘲讽与作恶,不用天天为着怎么平和相处而绞尽脑汁的日子后,他终于发觉自己就是受不了这种安逸与舒心,就是不能好好享受安静的人生。

他想Loki了,他好想好想Loki。

可是他的想念无处诉说也无处发泄,他最终无法和Jane真正的在一起,因为Thor知道这已经不是爱了。

在那一天他哭得死去活来,哭得让路人都不禁侧目而视,复仇者们得到消息赶紧去找他生怕是发生了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才导致他如此的伤心,但是等到他把原因说出来后却发觉所有人在安慰他,但所有人都不觉得这件事情客观来说需要伤心。

他们会为了Thor失去弟弟而感到抱歉,却不会因为邪神的死亡而产生波动。在那一瞬间Thor才意识到,如今这个世界上只有他一个人,会真真正正的因为Loki的死而悲痛欲绝,而其他人要么冷眼相对,要么欢欣鼓舞。

他想要呐喊想要嘶吼,想要扯着每一个人的领子说那是我弟弟,他死了为什么你们都这么的高兴。

在以前所有人说Loki不好的时候他并不想要跟别人分享Loki的好,他像是捂着什么宝贝一样自己一个人在被窝里默默的瞧,瞧他的宝贝有多么多么好看,瞧他的心尖肉有多么多么的优秀。可等到他想要去和别人说,我有个特别特别好的弟弟,我特别特别喜欢他的时候却又发现,他已经没有人可以去分享了,因为不会有人去相信,也不会有人来听了。

Thor浑浑噩噩了好长的时间,每一个人都劝他看开,可是他发现自己根本就看不开。Tony找到他,为了开导他跟他讲了父子之间的故事,他听着接受了好友的好意,但是在他离开之前却回过头告诉Tony,这是不一样的。


“哪里不一样了。”

“你和你的父亲在一起多久了?”

“10年吧?或许还不到,但这不能按照时间算。”

“我给你十倍,我算你们100年,你知道我跟Loki在一起多少年了吗?何止你10倍的10倍。”


他将手里的蜡烛丢了出去,Thor觉得自己又快要哭了。他几乎每一次能想起来的哭都跟Loki有关,天还是黑的,黑暗的大殿里就只有他一个人,月光吝啬于将光芒照进来,他觉得这样也挺好的,黑就黑到底,亮就亮到底,没人会看见他在干什么,或许是酒还没醒透彻,才让他傻愣愣的半夜坐在这里感慨人生。

黑鹊扇动翅膀的声音传进了耳朵里,他看到Loki年轻了许多的身影站在他的面前,这一次他没用石子来确认是不是真的,而是伸出手将人抱在怀里,他把头埋在了对方的颈窝中,坐在楼梯上一言不发。

他不去问大半夜的这人去哪儿了,也不去问为什么不好好睡觉出来瞎跑,这些都不重要了,他只要找到了人,知道对方还在、还没离开,就够了。

Thor抱了好一会才把自己要涌出来的眼泪给憋了回去,鼻腔里满是对方身上那种清爽的植物气息,他站起身来想要牵着自己的弟弟往寝宫的方向去,可是他没想到Loki居然甩开了他的手站在原地,跟他差了三步的距离直勾勾的盯着他。


“我不回去睡。”

“你想熬夜?”

“不是,我回我自己那里睡。”

“你不是想跟我睡一张床吗?”

“现在不想了。”

“怎么了?”


他回过头看着Loki那张比围城那次的死亡之前要年轻了许多的脸,不知为何Thor感觉到心脏一紧,他看到对方抬起了那张脸,绿色的眼睛和过去每一次注视他的那一双没有任何区别,那是那么纯粹的色泽,还是那一副看起来深情款款的模样。只是好像还是有什么东西变得不一样了。


“你说我是你的弟弟,可弟弟是不会跟哥哥睡一张床的。我现在觉得自己想开了,不能那么任性,你得有自己的空间了——”

Loki停顿了一会,那只黑鹊落在了对方的肩膀上,像是童话故事里总是带来噩耗的信使。


“——我会学着习惯的,因为我们是兄弟啊。”


——————————

Loki是真的作,真的作,真的作。

讲道理,我要是有这么作的弟弟我早就逼着他给我肝材料了不听话就打出去[不

Thor是真的好哥哥啊,说实话我真的觉得这个世界上除了锤哥没人受得了他,但也正好锤哥爱他[....

其实他们这段感情吧在我看来,锤哥更虐……真的,大锤才是更可怜的那一个……

评论 ( 29 )
热度 ( 52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