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转载我就提刀杀了谁

禁止转载,转一个拉黑一个。
迫真·自己爽就得了·选手。
KY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对杀一双。

【锤基】畸形。[19]

啊,十万字了,恭喜我自己一下。

——————

曾经在Asgard还悬在世界树最顶端的时候,他的哥哥就经常抱着枕头跑在夜深人静的走廊里,然后推开他隔壁寝宫的门,二话不说带着满身的冷气钻进Loki的被窝里,被他嫌弃的踹下床去。

等年纪大一些了身材长开了,他就无法再成功的把人踹下床,毕竟Thor的身材确实是比他好,从他们未能学习武斗与魔法的时候,他的哥哥就长得比他要高大了,原本那张儿童床也塞不下两个长腿的男孩,Frigga当初还专门给他俩定做了一张双人床,就为了Thor半夜来爬床的时候能不被他给挤下去。

小时候Loki也十分严肃的问过Thor,说你自己没床吗为什么非要挤我的,他记得他那个哥哥笑得特别特别的傻,躺在枕头的另一边对着他说,因为我们是兄弟,当然要睡在一起。

他们这个样子一直持续到学习技能的那一天,第一次去Frigga那里报道的时候没有回去,是在神后的宫殿里呆了一晚,第二天等到天亮了走回自己的屋子,推开门才看到Thor睁着满是血丝的眼睛坐在床头上,听到门被推开的动静的时候猛然抬起了那双蓝眼睛,然后几乎是风一样的跑过来抓着他的手臂问他去哪儿了。

 

“我在母亲那里。”

“你都不给我说!我准备了一肚子的话打算在睡前告诉你的!”

“我没有回来你可以回去睡。”

“不行的,没有你我睡不着。”

 

Loki心里想着这所谓的‘没有你我睡不着’,然后看着Thor的那张脸觉得这几千年来对方睡得挺好的,至少没看出哪里是被失眠折磨后的样子。Thor牵着他的手一路走到了他的寝室里,推看门看见整个大变样的装潢和颜色风格,只是挑了挑眉然后把目光转向他,随即伸出了一只手比划着对着整个房间思考着应该怎么措辞,但最后还没挤出来几个字就被Loki给打断了。

 

“你是想说绿色很好看对吗?”

“呃……是挺好看的,但是你不觉得这个窗帘……”

“这个窗帘是精髓。”

“……好吧,我觉得咱们俩的这张床——”

“我用的是绣着金边的墨绿,可花了我不少功夫。”

“行吧,但是这个书柜太大了吧?!”

“我要读书Thor,我不想以后和别人说起Asgard要用上‘大’,‘金’,‘闪’这种毫无建树的词汇。”

 

然后他就看着Thor闭上了嘴不甘心的用手又比划了几下,最后给了他一个‘行行行你说得对’的眼神,走到了寝室里面开始换衣服。他走过去扯着对方的披风,凑过去踮起脚把手搭在自己哥哥的肩膀上,然后将袖子里爬着的那条蛇递了过去。

 

“你不喜欢?”

 

他和蛇一起抬着头看着Thor,大有一种你敢说不喜欢我就咬死你的冲动,Thor笑了笑拍着Loki的肩膀,然后只穿着背心坐在了床上。过于柔软的床让他的哥哥吓了一跳,坐下去后陷得有点深,随即便指了指和他一起盯着对方的蛇问。

 

“你变出来的?”

“不是,是真的。”

“你没骗我?”

“我可不想在这种无意义的事情上面还绞尽脑汁编造什么听起来十分精美的谎言。”

“哦好吧,你现在看起来和它像极了。”

“你看起来是有什么不太好的回忆?”

“不,我特别喜欢蛇。”

 

他的哥哥对着他咧嘴一笑,然后摸着下巴环视了周遭被改变的寝宫,随即毫无阻碍的就接受了这样的变化。这种反应倒是让Loki很是意外,毕竟在他的计划里至少Thor会拉着他企图花上一整夜的功夫来跟他做辩论,直到快天亮了才会被他说服。毕竟一直以来对方都是这个样子,但如今看来完全不需要他睁着一双眼睛瞪着对方互相耗到天亮。

他眨巴眨巴眼,将手指按在了坐在床上的Thor的胸口,那只蛇顺着就爬了过去,Thor伸手接过,蛇信子舔着对方的皮肤,然后盘在脖子上围成了一个圈。

他们互相看着,Loki一言不发,而自己的哥哥明显想要找什么话题,可是到最后也只是开口问了几个根本没什么用的问题,他听在耳朵里嗯嗯啊啊的回答着,尴尬的气氛徘徊在两个人之间,虽然说只有Thor觉得糟透了,而Loki只是坐在一边对此表现的毫无察觉。

他能知道自己的兄长在想什么,因为Thor一直很好懂,好懂到不需要他去想办法揣测什么,只要稍微用一下脑子就能明白对方要说什么做什么干什么。

他是Thor一生的敌人,也是Thor现在除了Odin之外唯一的兄弟,更是从过去到现在还维持着床伴关系的对象,如今他死了又被复活,还换了个什么都记不得的、更加年轻也更像是曾经还未成年的躯体,他记不得一切做过的恶事,他在仙宫里谁也不欢迎,只对他一个人展现了自己的依赖。而这种‘唯你不可’的、‘只依赖你’的感情会让他的哥哥感觉得手足无措,同时不论是谁,都会产生一种欣喜若狂的情绪。即使他被人排斥,即使他无人接受,在为自己弟弟所拥有的并不乐观的环境感到苦恼的一方面,他的哥哥难免的也会觉得这样不错。

因为那个永远抬着头不放下任何姿态的Loki终于表现出了自己软弱的一面,而这一面只对Thor表现。

他的哥哥虽然是神但并非是圣人,他知道的,Thor一定高兴死了。

 

——你倒很喜欢玩这种小心思。

“至少Thor那张傻脸看着也很喜欢。”

——他要是知道你故意骗他就有意思了。

“不可能,他看不出来。”

——他如今可没那么容易起欺骗了。

“你错了——”

 

Loki笑着抓住盘在Thor脖子上的那条蛇的尾巴,然后让那爬行动物顺着他的手臂爬进他的衣服里,随即笑着看着对方,凑过去扯他哥哥的金色长发。

 

“——他爱死我了。”

 

Loki在过去笑Thor的天真,笑对方什么都信什么都抱着好感,他这句话虽然说在嘴里但却从未真正的放在心上,心口不一,乱说谎话确实是他的作风,因为他从来不觉得Thor对他的感情有什么实实在在的爱。

特别当他以这种身体重新回到Asgard的时候尤为确信。

他们两个,实在是矛盾的不行。

不止一次了,他的哥哥挥舞着那把锤子高声吼叫着要让他死,砸下来的雷霆与闪电从来没有减弱半分,像是洞穿了虚无的力量,要把他这个满口谎言的人劈得粉碎。对方从来都是用着最精准的词汇来形容他,即使他的哥哥在别的方面用词令人感到十分的抱歉,却总是能准确无误的找到那些恰当的语言来勾勒他这个人的一生,比如阴险狡诈,比如罪恶滔天,又比如捉摸不透。

他的哥哥毫不吝啬对他的杀意,但同时又不会真的杀了他。他们会坐在一起看两集无聊透顶的电视节目,还会一起吃同一桌的食物,偶尔兴致来了便往床上一躺解决生理需求。等他死了他的哥哥又一边说着他的丰功伟绩一边感慨万千,说他想他,说他不能没有他。

Loki是真的觉得他这个哥哥足够有意思的,看他像敌人却又不想让他死,原来面对他的时候基本没什么好态度,但等他变成了年幼的模样却又变得温和许多。

Loki撑着脸直愣愣的看着对方,一直到Thor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了才笑了起来。

 

“你脸红了。”

“是你非要这么看着我的,听着Loki,你有什么事可以直说,不用这样盯着我。”

“你这么厉害还会脸红?”

“我厉害和我脸红没什么关系吧?”

“只是没想到你会这样。”

“你有话直说,你想要干什么?”

“没什么,你肌肉挺不错的,”

 

他看到他的哥哥一个踉跄差点没摔了毫不掩饰自己的嘲笑,Asgard的新王咳了好几声来掩盖自己的窘迫,对方很明显看起来有点因为他的话而手足无措,至少是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去回应,一张嘴张张合合了好几下也没能把话给说出来,看起来简直是蠢透了。

 

——你故意的。

“是的。”

——你可从来没夸过他。

“我说的是事实。”

——很可笑,什么时候你也会说真话了?

“我也并非是无时无刻都在说谎话。”

 

Loki想,或许这就是因为他从来没有真正的发自内心的赞扬过Thor什么吧。他知道他的哥哥在过去善良,纯真,开朗,外向,对什么都抱着友善的心,这些在许多人看来都是美好品质的东西在他眼里却宛如毒药,他认为这很愚蠢,总有一天会害了对方的命。事实就是他认为的没有错,因为Thor确确实实总是在犯错,因为他那幼稚到可笑的善心,也因为那看什么都觉得是好东西的天真。

虽然现在好了很多,他的哥哥变得聪明,知道变通,没那么死心眼,果断多了也明白事理,没那么冲动和容易生气,毕竟是谁吃了好几十年的亏也不可能一点长进都没有。但说到底也还是那一副性子,永远的向着阳,永远的日不落。

就好似能照的他原形毕露,能衬得他是多么的卑鄙无耻,他就像是阴影里暗自滋长的苔藓,潮湿阴郁又无法见得天光,一辈子锁在自己的角落里碌碌无为,一辈子看着几寸之外的阳光嫉妒痴狂。

他从来都不想跟对方比,因为他们两个不一样,一个性格开朗又体格健壮,擅长斗争与武力,他是Asgard的光,是每个人的榜样;可他不是,他敏感又多虑,没有仙宫人健壮的身材,也无法真正拥有冰霜巨人的体格,他格格不入,他是因为无法选择而学习了魔法,他没有所谓的真正的属于自己的神力,他只能靠自己的脑子,这是他唯一能拥有的,不是Odin的施舍也非Laufey赐予他的东西。

可是话说回来他又喜欢能和Thor一争高下,他想要得到比对方更好的视野去看待世间的万物,他不觉得自己哪里比哥哥要差,至少在很多方面他都有Thor望尘莫及的能力,可是不论是谁都不曾给他一个公平公正的评价。Loki摊开手掐死了那条小蛇,将蛇的尸体丢在地上,落地的一瞬间化为粉尘消失不见了。而Thor只是看着他的这些行为没有作声,也不和以前一样大声的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只是安安静静的等着他心情平复,没有再做任何多余的事情。

Loki觉得,他不应该这么做。他好像太心急了。

 

——你在怕什么呢?

“不,我什么都没怕。”

——那你在慌张什么呢?

“我什么都没慌张。”

 

他抬起头看着他的哥哥,然后伸出手把人推到在柔软到过分的床铺里,他扑上去撑在他哥哥的身上,两个人的身高差和体型差让这个姿势在外人看来颇为好笑,可是两个人却谁也没笑出来,Thor在等Loki开口,可他却只是抿着嘴不说话,用手伸进了对方的发间,然后抓着下面被单的布料。

他想要做什么呢,想要说什么呢,Loki不知道,他难得的感觉到了迷茫,难得的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现在的发展和生活非常的好,过去的那个被他所摒弃所厌恶的过去已经死了,死的透彻死的毫无疑问,甚至是死的光荣,死的让这些仙宫之人想起来都觉得无话可说。他回来了,回来的恰到好处,回来的无人置喙,没有人会怀疑他就是那个曾经无恶不作恶贯满盈的邪神,也没有人再会故意为难他这个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忘记的少年,Thor会因为愧疚而包容他,他成为了整个Asgard除了新王外唯一的王裔。他可以潜伏着韬光养晦,而他这一声最大的乐子就在他的身边,不需要再去绞尽脑汁的思考怎么作恶,也没必要想方设法的给对方找麻烦,只要Thor在他的眼前,他总有大把的时光来耗费,并且趋之若鹜。

这样的前景简直是好的不能再好了,甚至让他觉得这是他计划自己的死亡后得到的最好的回报。

可总归觉得少点什么。

Thor一只手搂着他的腰怕他摔了,两个人的呼吸混杂在一起,他闻到了对方唇齿间散发出来的酒气,Loki眨眨眼睛俯下身去,故意用自己的睫毛去扇对方的眼睫,弄得Thor感觉到痒后便打破了沉默,他们摔在一起搂在床上,他发现自己的哥哥依旧因为酒精而有些迷醉,他悄悄的一边往对方身上喷洒着自己的呼吸吸引注意力,一边想要伸出手去摸枕头下面的匕首。

黑鹊就站在高高的天窗上不声不响,可是Loki盯着对方那双眼睛却觉得,它在笑。

他也在笑。

Loki觉得他这些年来的初衷早已变得面目全非了,如果说最开始只是想要得到Odin的承认与一视同仁,那么现在这个想法却被很多事情所代替,他的目的,他的执念,他的野望,许许多多的东西填充着他这颗无底洞一样的心,但最后归根到底,每一个的尽头都是Thor。

简直可以说是阴魂不散。

毁了中庭Thor难受却不悲伤,毁了Asgard对方悲伤却不痛苦。Loki手里握着匕首,他在想如果这一次他真的将刀刃扎进去一直扎到刀柄,而不是和曾经的每一次那样留下一手,会不会就能达到他预期想要达到的结局。

黑鹊只是站在一旁紧紧的看着这即将发生的闹剧,他知道自己身后还有一个自己在等着,等着结局的产生,毕竟没有任何事情可以再变得更糟了。他看着Thor的脸,用手掐着对方的下巴掰来掰去的看,俯下身去不仅能嗅到酒水的味道,还有那些神女们常用的庸俗至极的香气,而他的哥哥此时此刻已经醉的快要不省人事了。

Thor收紧了手臂搂着他的腰,对方的胡渣蹭着他的脸还蛮疼的,他最终还只是把刀放在手心里转了个几个圈后插进了枕头里打消了那个念头,几乎是一念之差的,Thor的性命就交代在他手上了。Loki抚摸着对方的脖子,故意用拇指的指腹按着Thor的喉结,他第一次知道伟大的新王、曾经的雷神能这么的不设防,哪怕是一个毫无力量的幼童拿着刀都能杀了他。想到这里Loki不由得觉得曾经的自己太愚蠢了,为什么不在床事之后喝瓶酒下手呢,或许这样以来他也能自由了,彻彻底底的自由。

他的哥哥赤裸着上身抱着他滚进了被子里,对方的酒气好似也感染了他,让他想到了很多东西,那些思绪在黑夜的暧昧中扰乱着他的意志,有什么东西似乎破土而出,要从他的喉咙里长出来。

在某些话说出嘴的时候那种欲望前所未有的庞大,大到像是被催生,大到他自己都无法预料。这好似埋伏在他心底许久的包袱,蛰伏了太长时间都快要糜烂到认不出来,等他突然意识到如今可以将其从土里挖出来重见天日的时候却又惶恐不安。

那些话是他千年来一直掩盖的秘密,也是他从未想过问出口的希冀。本该死在过往时光中的东西就这么被生生的刨了出来,丢在阳光下任其暴晒。他的舌头就好像不是他的,他的嘴巴也仿佛不是他的,上下嘴皮子那么一碰,就简简单单的说出了口。

他回头看了一眼黑鹊,而那只鸟的眼睛闪烁不定。而在最后一个音节落下时,他看到了Thor睁开的双眸。

 

“你把我当什么?”

“弟弟。”


评论 ( 19 )
热度 ( 456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