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转载我就提刀杀了谁

禁止转载,转一个拉黑一个。
迫真·自己爽就得了·选手。
KY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对杀一双。

【锤基】畸形。[15]

Thor一直知道的,他知道所有人都讨厌Loki,所有人都防备Loki,他们毫不掩饰自己的排斥,包括他那个说过Loki是他的儿子的父亲,也不得不在面对很多事情上选择了更为冷血的那一条道路。Thor觉得他在来自所有人的压力下选择复活他的弟弟并不是一个很难坚持的抉择,这一个念头从对方当着他的面跳了下去的时候就已经产生了。他是知道的,一道投影无法坚持在宇宙中飘荡,这和曾经对方松开他的锤子掉下去的时候不一样,这完完全全的不一样。

有些事情或许就是这样,千夫所指万人拒绝,可你就是要这么做,就是要一个人走在路上,把风尘都甩在身后,管他是洪水滔天还是苍穹倾塌,哪怕没有一个人跟随,哪怕荆棘满身。

Thor无视了全部人民,包括他的父亲,他的朋友,他在中庭复仇者的同胞,他得去找Loki,他能承受一切。

承受那些按在脊梁上的闲言碎语,承受那些因失望而施加来的重量,他得一如既往的走在这条路上,一步一步的,不会因为重压而弯下脊背,也不会因为逼迫都垂下头颅。他握着Mjolnir,雷霆的力量将伴随左右,Thor知道,Loki一定在等他,等他到他的面前去,去对着他伸出手,他会告诉他,他想他了。

别再做傻事,下次搞阴谋诡计可千万别再玩脱了,良心发现的时机也别太巧合了,稍微的信任一下你的哥哥,我会想办法处理好一切的,你不用身先士卒。

可这些话Thor却只会在心里想想,他明白Loki从来不会想要听这些,对方会认为这是他高傲自大的发言,这是他作为胜利者的宣告,是一种怜悯和恩施,是对他所做的一切的否定。

即使他的弟弟也明白他永远不会这样,可当他们面对面的时候却永远很难真的心平气和的讨论这种事情,因为他们立场不同,也因为他们背道而驰。

作为Asgard的雷神,新王与守护者,Thor从来都跟感情纤细挂不上钩,他都是有话直说有事就做,唯独在面对Loki的时候,满腔的热忱说不出口,一身的感情拿不出手。而他坚持到底,明知道后果不堪重负也必须去做的两件事,一件是当年强迫Loki陪他度过一场成年夜,一件就是宁可面对全仙宫的怒火,也要去寻找Loki的灵魂。

他不会妥协,也不可能妥协。

回想起曾经那些过往,他作为对方的哥哥,只是知道这些事情却从来不曾直面过Loki小时候跟他说过的,那些来自于人们的恶意。Thor牵着Loki的手,对方的个子大概只到他的胸那么高,瘦瘦小小的,一副营养不良的模样,说起话来轻声细语的,一点没有曾经指着他的鼻子评头论足的气势。他伸手揉了揉对方柔顺的黑色短发,然后蹲下身来和对方平视着,他观察着这个孩子,发现他有一双跟原来一模一样的绿色的眼睛,害怕的时候也会眯起双眼,那双手放在他的掌心看起来小了很多很多,但是那冰凉的体温也依旧没有任何变化。

他知道这是Loki,是他的Loki。这副面容看着和他们小时候的很是相像,可是Thor却知道不论对方变成什么样子,只要是Loki,他就一定认得出来。

他蹲下来看着对方,他的Loki还小,还不记得曾经发生过的一切。他不知道这到底是该庆幸还是该难过,庆幸对方还没有做出一切让他只能站在对面互相对峙的事情,难过他们纠缠了那么久那么久的时间跟经历,他的Loki一点点都不记得了。

哪怕是变成蛇骗他,又或者是把他变成一只青蛙,这些在原来是对方口中非常值得铭记一辈子的糗事,Loki也不记得了。

不论是好的还是坏的,是令人高兴的还是令人折磨的,那些穿插在生命中的过往,丁点都不剩了。

他不知道该怎么和对方说,也不清楚到底应不应该去说那些Loki在曾经经历过的事情,如果不说他不甘心,他不甘心就这么让对方什么都不知道,连他们千百年来互相撕扯互相拥抱的往事都这么轻易的忘记,可他也怕,怕告诉了Loki之后那些本来蛰伏着的恶念又突如其来的回笼,也怕,怕他不知道怎么去开口。

他要怎么说?说你曾经因我而死,也因我未能来得及伸出手而死。这些话梗在喉咙里,像是一个球卡在食管中,吐不出又咽不下。Thor看着Loki如今的模样,那张脸还没能染上风霜,也没有被死气所笼罩,那是他们最美好的时光中所拥有的样子。他想,他总有一天会说的,但是得等,要等对方长大。

这就像是一个拙劣的借口,却让Thor如同找到了救命的绳索,他得紧紧的抓着,而不是松开手掉下去。

再掉下去他也不知道还能不能飞起来了,不是每一次他都能找到Loki,也不是每一次,Loki都如此巧合的成为了一个什么都记不住的孩子,乖乖的被他牵着手,乖乖的被他带回来。

距离上一次他们这样走在路上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久到对方第一次悄悄的告诉他他的床底下藏了一条蛇,久到那时候他还没能进入角斗场,而Loki也没有和母亲一起去学习魔法。

他们两小无猜,互相贴着额头睡在一张床上,被子里是白天偷偷拿来的星辰,他们蒙着脑袋躲在被褥下面,看着那金色的星星散发着温柔的光。

那已经是不可追回的往昔,是他们无尽岁月里最珍藏的回忆。

 

他知道这个什么都不知晓的Loki并不会因为他是雷神或者说他是复仇者而感到害怕,可是他依旧决定蹲下身来跟对方讲话,毕竟虽然没有记忆但还是那同样一个人,而他的弟弟自尊心高得甚至不愿意去仰视别人,他不想让这个美好的开头有了瑕疵,于是他也放小了自己的声音,牵着Loki的手用眼睛温柔的看着对方,然后告诉他,我们要去Asgard了,你会见到很多人,比如说我和你的父亲,还有其他的勇士们。

小Loki歪了歪头,那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有着少年的青涩与朝气,一扫成年后的阴沉与沉重,只是显得格外让人欢喜,却不至于过分的稚嫩。

十来岁的少年不是特别的高,对方一路上只问了几个问题就再也没有说话,很老实也很沉默,Thor把对方从中庭捡回来的时候是在法国的街道上,他的弟弟玩着纸牌骗着游客们的钱财,他在旁边旁观了一会,不得不说虽然这些小手段不对却也十分的聪明。

弟弟和对方的同伙摸走了他的钱,他则是一路追赶着对方,从小街口一直追到了地铁站里,他把Mjolnir递给对方,告诉他,我带你回家。

 

“虽然你的前生充满了罪恶,但今生今世,我无法想象没有你的日子。 ”

“我令你复活,想要找到你带你回家,弟弟。”

 

他想,他以后要好好的告诉Loki,他不求自己的弟弟转变性子,只是希望对方能做真正让他快乐的事情,而不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谋求那永远填不满的野心与无底洞一般的破坏欲。

Thor翻来覆去的把Loki的手放在自己的手心里把玩着,他很高兴,是真的很高兴。高兴Loki还在,还活着,还没死,没有离开,没有找不回来,也没有和他无法相见。即使换了一副样貌也没关系,就算忘记了过往也无所谓,他不介意也不在乎,只要Loki还是Loki,他的弟弟真正的存活在这个世间,他能感受到对方的体温和气息,那便什么都好,什么都没有关系了。

现在的Loki回到了以前的模样,精瘦但不过分瘦弱,比一般的男人看起来要面容精致许多,十来岁的身体,唇红齿白的,抬起眼睛看着他的时候Thor注意到了那绿汪汪的眸色,连那藏在眼底掩盖的不是很熟练的小心思都能被他窥探到。

真好,Thor想。

他甚至还想过,只要Loki能回来,对方什么样子都行,还是那副被阴暗与野望浸泡的模样也行,或者说满怀着嫉恨与傲慢,用权杖指着他,用小刀飞向他都可以,如果真是这样,他也会笑出来的。

牵着Loki的手走在路上,他跟对方说,你是Asgard的小王子,是我的弟弟,是一名神明,你是魔法的宗师,你最喜欢绿色了,回头我把你曾经穿过的袍子改小一点送给你。

他的弟弟点了点头,顺着他的话问了几句,少年音略有些沙哑,大概是处在变声期的阶段,他侧耳听着,他跟他说他们的父亲叫Odin,只有一只眼睛,是神王,见面的时候要跟大家问好,这让人们才会喜欢你。

Loki点了点头,他们一路上都牵着手,谁也没有松开谁,从法国开始走出了中庭,又从中庭到了Asgard,他笑着拉着Loki走了过去,全仙宫的人都在这里,他想告诉所有人,他找到Loki了,他的弟弟回来了。

可是他没能想到,他会在这种时候,这种地方,这种情况下,直面的感受到Loki以前跟他说过的,那些来自于他人的指责与谩骂,那些深种在内心深处无可撼动的偏见与厌恶,他的人民和父亲,他的朋友和同胞,看着他身边这个还没他胸膛高的孩子,露出了毫不掩饰的嫉恨与厌烦。

他们甚至不知道Loki什么都不记得,也没有想过这个Loki还什么都没有去做,他的父亲手里握着永恒之枪,伸出一只枯槁又苍老的手指,对着Loki的脸指了过去。

Thor听着他的父亲谩骂着对方,一个一个的词汇从那张嘴里蹦出来,他牵着的人苍白了脸,睁大了眼睛看着众神之父愤怒的神情。他感觉到自己握在手心里的那只手想要逃脱,Thor感觉到了一阵心慌,他知道他不能放手,如果他这么做了那么他一切的努力都会白费,他所有的行为都毫无意义,他的弟弟会离开,他的Loki会消失。

他听着Odin的话感觉到了难以言表的愤怒,可是在这愤怒之下他又想起了很多的东西,被掩盖在情绪之下曾经发生过却又被他忽视的细节,那些他无法去想象的,埋藏在过去里不再翻出来的思绪。

这是偏见吗?不是的,这是事实,是真是发生过的,是造成了无法挽回的后果的事实。Odin的话一字一句的打在他的心头,敲碎了他的肋骨,把这些用三寸大小的肉块说出来的言语都摊开了塞进他的胸膛里,告诉他,你曾经也是这样的。

你也曾如此的中伤过你的弟弟,你也曾如此的认为他无药可救。

 

“他作恶,堕落,且罪行累累。他妄言,欺骗,偷盗,且背信弃义。他将我们的王国击得粉碎。”

 

这是他曾经和Sif说过的话,这是在Loki还没有重新遇见他之前,他站在满目疮痍的黄沙之上吐露的真心。

Thor不觉得他说错了,也不认为这句话哪里不对,可等到Odin复活回来对着Loki施以怒火的时候,Thor才回想起了,他在思念Loki的时候心里曾经迸发出的一瞬间的清明。

他来的时候抱着对方的腰从天而降,而Loki跑走的时候甚至没有跟他说一句话,他看着被开走的车,再也压制不住内心的气焰,这怒火中烧到能燃亮漆黑的夜空,他无尽的怒意也在同时按捺下他自己的不安与仿徨,Thor对着他的父亲,这一时刻再也升不起任何的尊敬。

 

“他只是个孩子!”

“没有Loki,这能把你从谎言与亿万年的痛苦中解救出来——可你就是受不了半分清净!”

 

这质问沉重的敲在Thor的心头,让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知道他得想想说辞去反驳,可等到所有人都闭上嘴了他都没有想到他该怎么去说,说他不是的,说Loki也不是的。

他只是想要找到对方并带回来而已,只是这么一个简简单单的愿望。

他没再去跟自己活过来的父亲争辩那些没有用的东西,Thor甩着他的锤子飞上了天,他在夜空下寻找着自己弟弟的身影,Loki还小还跑不远,只是那辆车,他害怕对方出什么意外。

把所有的话都丢在了脑后,甚至是无所谓父亲与其他人的劝告和责怪,他满心都是想要找回Loki,趁着对方还没把车开出太远,他想他还是有把人带回来的。

好不容易才能再见面,或者说万幸他还能找回Loki的灵魂令他重生,这简直算的上是最幸运的事情,不会再无法与之相见,也不会今后只能在回忆中寻觅着对方的面孔。那个与自己无数个日夜中陪伴着的兄弟,也将会在往后的无数个日夜中继续与他纠缠,填满他所有空白的时间。

 

——我思念他。

 

从天下落下的时候他带着风,冷冽的空气随之席卷而来,Tony的装甲正对着Loki,他大声地叫着对方的名字,铁人不加掩饰自己的吃惊,朋友的脸上是不可置信的惊诧,那问题没有说完便被他打断,他说是的,他说没错。

 

打开了黄色面甲的Tony看向他,那神情似乎是在说他疯了。可是他自己到底疯没疯他自己心里清楚,Thor挡在了Loki的面前,把那个发生了什么都没琢磨明白的弟弟揽到了身后去,然后直面的面对着他的朋友,他的战友。

他听见了Tony的问题,就像最开始在聚会上对方问过的一样,他不打算做什么没有意义的隐瞒,做了就是做了,而且他心甘情愿。

 

“Thor——听着,你把……”

“没错。”

“千千万万人中——”

“我们不是人。”

“——你偏偏把Loki带回来了。”

“没错。”

 

他知道,他都知道,他从一开始就听过了很多这样的话,每一个人都是这么和他说的,每一个人的说辞也都一模一样,而他也在每一次回答的时候告诉他们,没错。

他听见了他的朋友的话,也知道Asgard的危机,战友带来了科学家与Jane,他没有待在原地,因为Thor知道Loki不喜欢他与一些旧人待在一起,即使对方现在除了他以外谁也不认识,谁也不记得,可他却也没能有任何留下来的意愿,他只是在想一件事,就是带弟弟回家。

重新牵起了Loki的手,他没怎么去回答对方的问题,只是在走了一部分路之后问了问对方要不要飞过去。

重生后没再见识过神和超级英雄的Loki听到这个建议之后,那双绿眼睛亮了亮,对着他点了点头却又表示不想再用抱的方式过去了。Thor有些苦恼,其实他挺享受于对方现在的这种身材,和每一个中庭的少年一样挺拔,但是却完全可以被他单手抱在怀中不费吹灰之力。小Loki跟他讲到后来肯定会变成扛的,所以他选择换一个姿势,两个人站在黑夜下的荒漠里来来回回商量了好久好久,最后Thor发现即使是只有十几年记忆的弟弟他依旧打嘴仗打不过,或许这就是传说中的天赋能力。

最终他妥协了,说了好几个好吧,然后蹲下身去任由对方爬上来。

 

他让Loki骑在了他的脖子上,带着他飞了出去。

————————

申明一下,这章里所有的对话都是出自于原著漫画。

所有的对话都是出自原著漫画。

所有的对话都是出自原著漫画。

重要的话说三遍。

妈了个鸡的我再也不说漫画虐了,小Loki的剧情贼他妈甜,guan方发糖最为致命。

而且最后真的是Loki骑着Thor的脖子被带了回去。

Thor,让他弟弟,骑着,他的,脖子,飞了,回去。

会玩会玩,弟弟是大坏蛋,变成小孩子就尼玛这么宠,以前咋没听你大锤说什么‘我今后不能没有你’,对着以前的Loki说不出口现在不要面子往外直蹦。欺负人小孩子不能把你咋样是不是?

不行了甜死我了我甜两章再虐………………

评论 ( 28 )
热度 ( 55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