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转载我就提刀杀了谁

禁止转载,转一个拉黑一个。
迫真·自己爽就得了·选手。
KY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对杀一双。

【锤基】畸形。[6]

大概最令人珍惜的记忆,就是曾经还一起嬉笑怒骂的过往,没有苦大仇深也没有你死我活,父亲母亲还都健在,兄弟朋友热热闹闹,Asgard的阳光依旧明媚。可这一切都是过往云烟,该有的没有了,不该有的还顽强的活着,掰着手指头细数着往昔最幸福的时光,是还没长大,是依旧天真。
好像连小时候的Loki都是令人喜爱的。Thor想。
在飞船上当着所有幸存者的面坐到了指挥官的位置上,他的身边是Heimdall,是Valkyrie,还有Loki。
在早些时候他也有过一次登基大典,比这个要庄严,比这个要盛大,在金碧辉煌的宫殿里,有着鲜红的一直延伸到楼梯下面的地毯,他的父亲和母亲为他而骄傲,他的弟弟立在一侧送上了祝福。
那时候的他是不愿意的,那时候的Loki是虚情假意的。
只不过他还没看透,也无法看透表面平和之下的暗潮汹涌,天真的认为所有的事情都该往好的地方去发展,没有伤害和苦痛,他可以依旧的大口吃肉大口喝酒,被最好看的女神求爱,被最别扭的弟弟嘲讽,这是他千年来一如既往的日常,而他也一如既往的希望过着这样的日子。
Thor小的时候一直很疑惑一个问题,他是雷神,是雷霆的神明,他的弟弟应该是什么风神雨神,就算是冰雹神他都会很高兴,可那谎言与恶作剧之神的名头却让他很是伤心。这不是失望,而是伤心。他一直以为他跟他的弟弟亲密无间,所以他们该是最毫无疑问的一对,而雷霆显然跟谎言搭不上一点边,在很小很小的时候,小到他们刚刚会说话,Thor就从自己的儿童床上爬到了Loki的床上,非要跟自己的弟弟挤一个被子,然后窝在被窝里把黑暗留给星空,他们悄悄的点一盏小灯放在彼此之间,最后悄咪咪的说起话来。
他特别特别伤心的问Loki你为什么是谎言之神,伤心到口吻里带着哭腔,然后把被子盖过了头顶,眨巴着蓝眼睛等着Loki的回答。可他的弟弟却也跟着眨巴着绿油油的眼睛,然后揪起了他垂在枕边的金发,凑到小煤油灯的火星里给点着了。
对方的笑声伴随着他吱哇乱叫的声音,他们打翻了灯在地上,趁着守卫没来的时候Thor急忙爬回了自己的床上,等着人走了以后才从被子里露出一只眼睛来,他看着对着他笑得Loki,也露出了自己的大白牙。
Loki笑他傻,他就嘿嘿嘿直笑得摸自己的后脑勺,等年纪大一点了才学会了反驳,他觉得他得告诉对方,不是的,你的哥哥可厉害了。
在父亲说他们可以去角斗场学习武技的时候Thor高兴的快要跳起来了,他抱着身边的Loki转了好几个圈,他的胳膊环在一起正好能把Loki抱个满怀,他高声的笑,说Loki我们可以去学打架了,可他的弟弟却一脸不高兴的让他松手,然后站到了母亲的身边说他要去学魔法。
他当时就跟一盆冷水泼下来一样,Thor生气的跑过去把Loki拉到自己这边来,他跟对方说你不能去学魔法,你得跟我在一起。
可Loki终究没能跟他在一起,在角斗场摸爬滚打,而是每天穿戴整齐身姿挺拔的去学习母亲最擅长的魔法。每天清晨Thor都眼巴巴瞅着自己的弟弟跟他在房门口分别,一个走向长廊的这一头,一个走向长廊的那一头,等一天最美好的时间过去了,他们才能重新见面。
他是真的很不高兴。
记忆里其他人的兄弟都是一直一直在一起的,吃喝在一起,训练在一起,玩闹也在一起。可Loki从来不这样,他总是看不起他的一切东西,比如说他在训练中流的汗,他交的那群朋友,还有就是他嘴里每天讲的故事。
曾经母亲告诉他,兄弟是这个世界上最亲密的关系,比父子,比朋友,甚至比夫妻还要亲密,因为他们从生长开始就在同一个地方孕育,他们拥有同一个母亲,他们度过同一个童年,将来也会扶持着一起长大,他们心连着心,血脉相融。
Thor憧憬着,并向往着这样的关系,他的弟弟,他的Loki将会是他最亲密的人。他企图跟母亲所说的那样拥有这么一个最最亲爱的兄弟,他要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好最强大的哥哥,来保护他最喜欢也最重要的弟弟。
可这个计划在最开始就失败了,Loki并不热情,也不热衷于跟他搞好关系,对方喜欢独来独往。本该一同成为雷霆之神的兄弟却变成了众神都疏远的谎言之神,Thor虽然失望但是从未介意过这一点,他每天热衷于跟Loki黏在一起,甚至是把他们的小床推到一起相接,把自己的被子藏起来,非要跟对方盖一床。
他想,没关系的,Loki捉弄他笑起来的样子那么好看,说谎就说谎吧,反正他弟弟特别特别的好。
他期待着某年父亲能同意他们进行训练,那样他会带着Loki在角斗场,在一群战士中无往不利,他会成为最厉害的那一个,然后获得Loki羡慕的崇拜的目光。如果有人打败了Loki他就去把那个人打败,如果有人欺负了Loki他就去把那个人揍趴,他们兄弟会成为Asgard名声最响亮的人,他们会成为父亲和母亲的骄傲,而他也会带着Loki接受着最崇高的荣光。
在他们的小床拼起来之后Thor躺在床上跟自己的弟弟畅想着未来,说到兴奋处甚至会手舞足蹈,而Loki一句话都不插嘴,只是扑棱着眼睫毛巴巴的瞅着他,然后等他的声音引来侍卫之后就被赶回去好好睡觉了。
可他最擅长的就是装睡了,人走远了他就又从床上滚起来,小声的喊着弟弟的名字,一声一声的Loki叫出来,叫到他的兄弟气的坐起来吵他。可Thor从来都不生气,只要Loki理他了他就笑,然后抱着人挤在两张床的床缝上睡着了。
所以当他得知Loki选择了魔法而不是武斗后他气的耳朵都能冒烟,可对方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一样转身就跑了。原本能拿起武器进行训练成为一个保护弟弟的大英雄的幻想破裂,连进了角斗场好几天都没能让Thor的坏心情转好,他不可思议的抱怨着Loki简直铁石心肠,放他一个人在这里被打得鼻青脸肿,可等着对方拿着药膏说着不耐听的话来找他的时候,对方那条银舌头都亲切许多了。
我原谅你了,Thor想。
他从小就喜欢鲜艳的颜色,他穿红色的披风,穿银色的铠甲高高兴兴的去给Loki看,向他炫耀他最新的装备。而Loki却一点都不感到高兴,虽然嘴上说着恭喜的话但他很明显看得出是敷衍。
慢慢的,Thor发现了他的弟弟和别人都不一样。Asgard的众神们开朗热情,可Loki从来不,他内向,或者说是感情敏感,喜欢一个人待着,讨厌太吵闹。
就像是一条独自一人的小蛇,每天吐着蛇信子盘在一起晒太阳,高兴了就去欺负小老鼠,不高兴就张着牙要咬人。而且他想了想,Loki最喜欢绿色了,于是就像是发现了一个什么天大的秘密高兴的手舞足蹈,从那天开始Thor一个光明向上的雷霆之神开始喜欢上了魔鬼的信徒。
他觉得蛇可爱极了。
八岁的时候他曾经因为一条小蛇而感到惊喜,Thor想悄悄地把它捡起来藏在袖子里,然后带回去自己养着。他想,他会给小蛇取一个非常非常厉害的名字,等它长大了就拿出来给Loki看,跟他的弟弟一起去分享这条特别的小蛇。
可是Thor从来没想过这条漂亮的爬行动物会是他弟弟变的,Loki突然解除了魔法跳了出来,对他眨了眨眼睛笑,他当时就沉浸在对方的绿眼睛里愣住了,回过神来就被Loki手里的小刀捅了个结实。
他捂着肚子躺在地上,疼痛让他流出汗来,而Loki捂着嘴看着他笑,那双绿油油的眼睛该死的像蛇的鳞片,而Thor抿着嘴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当时还以为是他惹对方生气了。
直到事后他才明白,这只是Loki的一个恶作剧而已,Thor感觉到很伤心,因为他的弟弟用刀子捅他的时候一点都没手软,好像他是他的敌人,要不是因为Loki的力气没有他大说不定那把刀能一直捅进他的肠子里。
他和Loki相处了千年的时间,从婴儿时期就躺在一张小婴儿床上,他懂Loki的一切,知道对方性格阴暗,缺乏安全感,总是喜欢恶作剧。
甚至对方的恶意从来不掩饰,Thor清清楚楚的明白,什么是谎言,什么是邪神。
他的弟弟从来不是个好人,他漠视生命,他无恶不作,他极度混乱。因为别人倒霉而幸灾乐祸,又会因为无法满足私欲而大发脾气。
但是在Thor的眼中,他的弟弟除了这些小毛病之外都很好,即使这些毛病是真的足够致命。
最开始当他知道大家在背后说Loki不好的时候会很激动的跟对方争论,横着脖子要求去决斗场一决高下,然后等到晚上被打到鼻青脸肿的跑到Loki的房间里,也不清洗满身的灰,就这么一屁股坐到对方没有一丝褶皱的床铺上,大声的夸赞着自己的所作所为。可是他从来没得到过Loki的感激,弟弟总是垮着脸要求他从床上站起来,并且强迫他给对方洗床单。
等到后来,他发现除了他之外大家都不喜欢Loki,这让Thor很着急。他觉得他弟弟那么好,怎么可以没有人喜欢他?他焦躁不安的跟Loki分享他的苦恼,可是对方却抱着书对他露出了一个十分奇怪的表情,随后笑了起来。Thor被告知,他没有任何兴趣跟任何人搞好关系。Thor不明白为什么Loki如此的孤僻,他就喜欢热热闹闹,就喜欢大家在一起。

“那你跟他们在一起吧,别来烦我。”

Thor睁大了眼睛看着Loki,他震惊于对方的话,当时他就跳了起来语无伦次的跟Loki说,我不会丢下你的,我得跟你在一起。
他觉得他的弟弟真的是疯了,他怎么可以认为他会因为别人而不要他。Thor觉得肯定是有人当着Loki的面说了他的坏话,他生气的时候外面的云都厚了起来,因为年纪太小控制不好自己的能力还劈碎了Loki房间里的灯。
两个人站在神后Frigga的面前承认错误,Loki完美的用他那条灵活的舌头重现了当时的场景,然后Thor背了所有的黑锅。
虽然说这锅他背起来一点都不冤。

“Loki!”Thor拉住了对方的手臂,他们站在走廊里,火焰在墙壁上燃烧着照亮了阴暗的角落。他盯着对方绿色的眼睛,他发现Loki的长相很有特点,比起很多很多的男性来说要柔和许多,但细看却发现五官非常深刻。
有时候他和朋友们喝酒的情况下听到人们会谈论起他的弟弟,说他阴险狡诈,说他性格孤僻,Thor都听着,他学会了不再去做无用的反驳,可是他明白,他弟弟虽然的确如此,可他就是喜欢。
而意外的,所有人都受不了Loki的性子,但毫无疑问没有人能昧着良心说Loki不够好看。而一些女神在互相倾诉的时候,会专门提到Asgard的小王子,拥有一张充满魅力的脸蛋。
而坐在一旁听到这话的Thor脑子里的警铃呜啦呜啦的响,他突然感觉到一阵心慌,慌到他的朋友喝醉了酒搭着他的肩膀说着Loki的坏话的时候,他都无意识的点了头。
不该是这样的,Thor想。
他曾经一直因为无人能理解Loki的好而感到生气,他会为了别人的话而大打出手,甚至是当着所有人的面高声的反驳,即使有些人说的都是对的,他也不允许他的弟弟被人侮辱。
他心里都知道,Loki才八岁就能拿刀捅他的肚子,这小混蛋从小就不学好。不仅如此还总是进行令人讨厌的恶作剧,并且这种行为越来越过分,过分到有些时候需要母亲出面来解决的程度。可Loki每当被人发现就装作一脸无辜的样子躲在母亲的后面,他作为哥哥都想要教训对方。
正应了那句话,虚心认错,打死不改。
他会在每个人面前夸他弟弟的好,即使没人会领情他也不减热情。只是突然间,Thor觉得他没必要再这样了。
大家喜欢Loki他会很高兴,可真的等到有人发现了Loki的好,他又不那么高兴了。
他觉得不应该这么想,这是不对的,然而从心里涌起的酸涩感却逐渐影响着Thor,他从位子上站了起来,将身后叫着他名字的同胞抛在原地,他奔跑着出了训练场,他风一样的跑,吓到了端着水果的侍女,惊飞了休息着的鸟儿。
Asgard的阳光依旧明媚,夕阳红的像是一团火焰,亮的能把世间所有的阴霾都驱散。他的心扑通扑通的跳,脑子里全是乱七八糟的思绪,他企图忘记那些神女们谈论的话题,可无论如何,Loki的名字都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Thor喘着气在跑,他从来没觉得他能跑的这么这么的快。
他一直跑一直跑,跑到嗓子冒烟,跑到汗流浃背,他最后站在了母亲的宫殿门口,他看到Loki挺着腰站的笔直笔直的,长款的墨绿外套垂在他的小腿处,而他的弟弟举起双手,有金色的光芒从对方的指间飘洒而出。
如同晨曦的那一缕光辉,细碎的撒在还朦胧的大地上,Loki背对着他,那光芒散落在那双绿色的瞳孔中,亮晶晶的。
Loki笑着看着他的魔法,而Thor也笑着,看着他的弟弟。
那年什么都很好,父亲的身体依旧强健,母亲的手艺依旧完美,连Loki都还没能长大,个子比他小半个头,大概到他耳边的位置,只要他悄悄侧过脸就能亲吻对方的发旋。
几乎在看到这个场景的时候,Thor就决定了,他决定就这么顺其自然,不让任何人知道他弟弟的好,小心翼翼的掩盖他这个自私的心思,他会成为一个卧底,在所有人站在Loki背面的时候一声不吭,然后悄悄地披着伪装很自己的弟弟站在一起。
即使受到内心的拷问也无动于衷。

“Loki。”
思绪被现实拉扯回来,他的母亲将弟弟交给他,并且不再追究打碎灯的过失了。壁火哔哩啪啦的燃烧,他站在走廊里抓着对方的手臂,垂着眼看着Loki那张被火光照亮的脸,突然发觉他自己的舌头打了结。
对方的身材挺拔但并不健壮,骨骼被匀称的肌肉包裹,但线条非常好看,不会让人觉得女气,同时也能观察出被衣料覆盖在下面充满爆发力的力量。
Thor搂着自己弟弟并排走在路上,他的手搭在Loki的腰上,以难以察觉的动作顺着对方的腰线上下滑动。他能很明显的感觉到对方凹下去的腰窝,Thor极力的压制住自己想要摸一摸的冲动,转过头对着Loki露出了一个微笑。
“我屋子里有一盏被晨曦仙子祝福过得灯,你的那个坏了,把我这个赔给你吧。”

——————
张嘴,吃糖。

锤哥写起来马上傻白甜,没有他我可怎么强行HE……且甜且珍惜。反正也快白切黑了。

评论 ( 26 )
热度 ( 746 )
TOP